[原创]在省城武汉游归元寺

shengrui0082 收藏 5 444
导读: 与表哥(一个远房亲戚)去武汉办事。事没办成,心情不爽。干脆去归元寺散散心。来了一次,不能白来。表哥大我二十岁。有点秃头。 归元寺门口, 门票十元一张。两人二十,有一个花白头发老太太在售票窗口前乞讨。我摸了摸兜,有一毛钱零钱。给了老太太。 进了小山门,香客进香处。后来得知,全寺仅此处可烧香。地面非常整洁。从右往左,依次进了几个大殿。小摊小贩不少,正在招徕客户。另外连接大殿的走廊处,其中有几个房间上写着:游客止步。我见这四个字,心中打了个机锋:是菩萨不让我进?还是和尚不让我进?

与表哥(一个远房亲戚)去武汉办事。事没办成,心情不爽。干脆去归元寺散散心。来了一次,不能白来。表哥大我二十岁。有点秃头。


归元寺门口, 门票十元一张。两人二十,有一个花白头发老太太在售票窗口前乞讨。我摸了摸兜,有一毛钱零钱。给了老太太。


进了小山门,香客进香处。后来得知,全寺仅此处可烧香。地面非常整洁。从右往左,依次进了几个大殿。小摊小贩不少,正在招徕客户。另外连接大殿的走廊处,其中有几个房间上写着:游客止步。我见这四个字,心中打了个机锋:是菩萨不让我进?还是和尚不让我进?


在大雄宝殿右侧观音菩萨相前。


表哥说:申瑞,这么多菩萨,你也拜拜。


我:佛家讲究因缘。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我若有福,岂用求他。我若无福,求他何用?他们不管这个。


表哥:呵呵


再到五百罗汉殿


再到双面观音,目测大约十米左右。艺术造诣非常高。


再往后,走到一座天王财宝殿。


表哥叫:快进拜拜。拜了发财。


我:我若拜他,他给我赐福。则是收我贿赂。他若有灵,贪贿之神,不配我拜。


表哥无语


再转回头。见许多水泥墩香台。表哥不解:“这些是干什么用的?”


我思虑一下:做法事,开孟兰盆会,超度孤魂野鬼的地方。


追问了一句:“若是孤魂野鬼到了寺门口,没有十块钱,可怎么进?”


表哥:嘿嘿


到钟楼处,敲三下每次五元钱。有两个小伙子敲了。我核算了一下成本。心中暗笑:我要是花一百,那就是60次,我要是花一千发,那就是600次。嘿嘿,那清净之地,就变成菜市场了。嘎嘎。再仔细看,原来有限制,每人每次只能敲三次。靠,让人限制了。


再到了最左边,里面全是卖佛珠,佛像,吉祥物,生肖保护符的。只听那些兜售的大姐,小姐阿姨小贩们口里说着:开关,吉祥,发财,走运之类的话。还有游客与导游小姐讨价还价。呜呼呀。寺中哪有佛,唯土泥土偶耳!!


又,归元寺内藏香客捐赠镇寺之宝,3.2吨籽玉一块。在罗汉堂附近有五百名香客名位,捐献价不等。捐多待遇高,捐少待遇少。唉。。。,后又有香客来看介绍,我手指说:有钱就进,上面就只有四个字而已。


再转到大雄宝殿。听一个老头与位老太在闲侃:那个老头82岁了,高血压有点中风,进了医院。过了几天,突然一口河南腔。他本来是黄陂人,怎么会河南腔呢。还说是别个医院开刀给他开拐了。医院神经科给他查也查不出来。后来那老头又清白了,又认得我们了。。。。


表哥再往前走,又到了观音菩萨相前。将包给我,跑在蒲团上,拜了三拜。表哥问:不晓得,人到了晚上在这里面过夜怕不怕?


我不解:怕什么?


随即释然


到一家玉石小店,大姐正在给客户兜售:这些都是请师父开了光的。快来看看。


香客:这些开关的是不是专门一个一个开光的。


摊贩大姐:一个一个开光那哪行啊。我这里这么多,哪里开得了。都是一起开的光。


香客抬起手腕上一颗类似玉石的佛珠,得意的说:我这个是专门一个师父开的光。


摊贩大姐:你想要单独开关也不是不可以呀。买了再找师父开光得。只是多要些钱。


我打趣道:那你这些是不是用大集装箱一大箱子,放在一起开光,然后拿出来卖。


摊贩大姐:那当然。


随即不再理我。


我与表哥捧腹大笑。


再到大雄宝殿。有导游在为北方游客讲解韦驮。说:这尊韦驮相也有讲究。韦驮手中的金刚降魔杵若是向下,表示寺院管吃管住。如果降魔杵平举,表示管吃不管住。如果金钢降魔杵高举,那就表示,既不管吃,也不管住。而归元寺的这尊韦驮神像金刚降魔杵是向下的。那就表示即管吃也管住。寺院的规格非常大了。


我听到,心中莞尔,惊讶一次。随即仔细打量韦驮神相。心中道:总算见到了一尊佛。边走边思量导游小姐讲的话。越想越觉得有趣。也不知是哪位高僧大德想的这韦驮金钢伏魔杵的三举。


再到罗汉殿数罗汉。见到一尊罗汉面目祥和,便以他为始往前数26,26是我年龄。数到:莲花净尊者。我仔细看了看,面目祥和中带着庄严,如领家大哥,心生亲近。


看到一堵影墙。上面写着劝世人言。其中多有良言。但唯有劝人不言利处不妥。我说:不言利,无以衣食耳。


出了寺门。又见到讨钱老太太。买票进寺的人,面对伸到面前的纸碗无动于衷。老太太回转身到寺门前神兽前,坐下。望着纸碗。朦胧中,身形在颤抖。似乎有泪水落下。或为我眼花。


我突然心有感发。说道:“这么多人都进去拜菩萨,菩萨就在人前无人拜。


表哥不解:你在说什么啊?


我摸兜,掏出一元钱。走上前去,放进纸碗。老太太说道:”谢谢你啊!“


我吃惊,老太太声音清澈,语气诚恳。


表哥:你给一块钱她。她保佑你啊。


我。。。无语。


游归元寺,见两佛。一为韦驮,一乞婆。


本文内容于 2008-9-25 11:41:51 被shengrui008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