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特工 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追问灵魂

李伟新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size][/URL] 可不管是凭直觉,还是进一步深入分析,都不可是她。那条白影给我的感觉,并非善类。一想到这点,我的心就不禁打了个寒噤。 “小乖乖,出来。”我心里对灵魂喊。 “干嘛呢?”它跳出来,站在我的肚皮上,揉着眼睛,一付睡意朦胧的样子。 “肯定有事求你嘛。”我柔声道。不能对它硬。你越硬,它越跟你对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5/



可不管是凭直觉,还是进一步深入分析,都不可是她。那条白影给我的感觉,并非善类。一想到这点,我的心就不禁打了个寒噤。

“小乖乖,出来。”我心里对灵魂喊。

“干嘛呢?”它跳出来,站在我的肚皮上,揉着眼睛,一付睡意朦胧的样子。

“肯定有事求你嘛。”我柔声道。不能对它硬。你越硬,它越跟你对着干。

“不会有好事。”它嘟起小嘴。

“我的对手找上门来了。”我脸色严峻地道。以为会引起它的高度重视,谁知它“卟嗤”地笑了,目光却望着波姬丝洁白如雪的背部。我拉上被子,为波姬丝盖身露出被子外的身子。

灵魂一付不在乎的样子,它的意思很明白,盖上被子有什么用?就是用装甲裹住她波姬丝,它也能钻入去。

我捧住它的脸蛋,望着它的眼睛,“我是认真的,不跟你开玩笑。”

它如玉般晶亮的目光也望着我,“我也没开玩笑啊。”

“那你笑什么?难道你知道那条白影不是他?”

“什么白影?”

妈呀,它居然什么都不知道。当时它干啥去了?我真有点生气了,但仍忍着,耐着性子跟它说了在湖边见到白影的事。

“真有那么回事?”

“是的。”

它调皮地巴眨巴眨着眼睛,“不可能啊,我一直都在你身上,我怎么没有感觉?会不会是你眼花看错了?”

我怎么可能眼花?看到它在湖边里了,看到它在树林里了,难道还会有假?可我却不敢冲它发火,仍然对它细声细气地道,“我希望我也是眼花,但我确确实实是看到它了。”

“就像你看到我一样?”

“也没有这么清楚。”

“说说看。”它似乎来了兴趣。

“它比较高大,动作很敏捷,好像没有多大的恶意,但又好像要警告我什么的。”我道。

“照你这么说,它不应该是你的对手嘛。如果是你的对手,它会轻易放过你?你还能和波姬丝睡在这里?”

“你说的也是。那你说它是谁?”我紧张地问。

“也许只是他的探子吧。”灵魂漫不经心地道。

“他的探子都这么厉害,那他不是更厉害啦?”我使了激将法。灵魂不屑地看了我一眼,“这只不过是你的感觉而已。”

“那你说说,你的感觉是如何的?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趁机道。灵魂望了望我,“他也是写诗的。”

“这个我已经猜到。他有多大年纪?具体是干什么的?人在哪里?”

“年纪嘛,跟你差不多。”

嘿,有戏。我心里乐道。继续听它说。

“身材要比你高大,白皮肤。”

“怎么会是白皮肤?他不是中东人么?”我急问。灵魂笑了笑,神态像说:亏你还是个聪明人,白皮肤咋啦?白皮肤就不可以是中东人了?而且,他为什么一定是中东人?

“他的祖先是中东人。”

好,范围又收窄了一些了。我期待地望着它。它挠了挠头,我知道这家伙的小孩子脾气来了,要奖赏了。我心急如焚,嘴上却道,“不着急,慢慢想。”

它的目光转到波姬丝身上。

“行,你先和她的灵魂玩玩。”

这家伙,一蹦三丈高,倏地钻入了被子,爬到波姬丝的乳沟里。它当那里是纯洁的冰川,迷人的雪谷。它和波姬丝的灵魂,就像一对红蜻蜓,在里面飞着乐。

波姬丝睡得很香。

轻轻的鼾息,就像婴儿躺在母亲怀里那种甜甜的柔。

说明她什么也没见到,白影也吓着她。她相信了我的话,以为那不过是个猎人,虚惊一场而已。对她的信任,我心里感到很舒服。一个人被信任,就形同生命被注入了一种力量,一种激情,一种盛开百花般的幸福。我不由侧过身子,望着她的后脖子,轻抚她浑圆的肩膀。她浑圆的肩旁雪白、洁润,抚摸着,如抚摸春天里的嫩芽,有一种清新可人的细滑。

抚摸着她,说真的,我的血液又沸腾了。虽然不是很热烈,也是处于半亢奋的状态。

而我当然不能有进一步的动作。扰人清梦,是一大罪过,何况她睡得那么香,那么甜?

也许是感受到我的轻抚,也许是睡觉中的自然翻侧,波姬丝转过身来,一手搂着我,乳房柔柔地贴着我的胸膛。

“抱抱,抱抱我。”她柔声道。

是梦呓?或是朦胧的喊?

我忙抱着她,一只手臂让她的头枕着。

她身上的肤息氤氲,如玫瑰淡淡的芳馨。

灵魂的时间跟肉体感受的时间不同。好像只是瞬间功夫,我的灵魂就像玩够了,开开心心地跑回来,站到我的鼻子上。像拇指大的小人儿。

“想到什么啦?”我忙问。

“嗯,他是个教授。”

“文学教授?”

“不,是哲学教授。”

呵呵,有眉目了。我高兴得差点没跳起身,抱着它吻。可我忍住了内心的兴奋,问道,“在哪个学校?”

话问出了,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得寸进尺了。

果然,灵魂不太高兴了,说道,“我要是知道的话,早就告诉你啦。还用跟着你做逃亡者,被人家追杀?”

“这倒是,这倒是。”我忙道,然后又心有不甘地问,“大概方位应该有吧?”

“有是有,可大概得太大概了。他一会欧洲,一会美国,具体在哪,我还拿不尽。”

美国?我的对手就在美国?我几乎惊呆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