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后序 中国新纪元 二十三 游击战对游击战

ls1030 收藏 7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size][/URL] [内容简介] 原本就在中国空军打击之下,不得不掖着藏着的越军那点少得可怜的物资,又碰到有中国特种兵在背后支持的老挝柬埔寨游击队的骚扰。游击队屡次袭击越军那些后勤补给线,躲在半路射杀越南士兵,以及骚扰越军营地等,扰乱的越军夜夜不得安宁。 国内电视上,整天播出各种捷报新闻。当老挝、柬埔寨配合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17.html


原本就在中国空军打击之下,不得不掖着藏着的越军那点少得可怜的物资,又碰到有中国特种兵在背后支持的老挝柬埔寨游击队的骚扰。游击队屡次袭击越军那些后勤补给线,躲在半路射杀越南士兵,以及骚扰越军营地等,扰乱的越军夜夜不得安宁。

国内电视上,整天播出各种捷报新闻。当老挝、柬埔寨配合中国出兵的时候,国内一片欢呼声。等到河静雨季战役大获全胜消息传来的时候,国内像过节一般热闹。

战地记者把河静、荣市一带防线内战士们的战斗和生活的情况拍摄下来,那些画面整天都在国内各个电视台播出。

虽然战士们住在钢筋水泥的工事内不用遭受风吹雨打,而且主工事内部还有厨房可以向战士们提供热气腾腾的饭菜。可是毕竟越南是热带雨林气候,旱季到来的时候倒还比较好,从11月到次年4月的旱季,气候比较凉爽,人也感到比较舒服。可是现在是雨季,不但空气潮湿,地下坑道内还闷热难忍。平时在工事内的战士们,只能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当有女兵过来时或者有记者来采访的时候,他们穿上一条裤衩就出来见人。

炮火把周围的树林和植被全部轰平,原本生活在野外的动物无处藏身,一部分动物纷纷呢来到中国军队的工事内生活。首先到来的是大大小小的老鼠,那些可恶的老鼠泛滥成灾,后勤战士们辛辛苦苦运来的食物被老鼠糟蹋,甚至有的战士晚上睡觉还被老鼠咬伤。为了灭鼠,战士们想尽一切办法,却无济于事。不过很快,野外的各种蛇类也来到工事内生活。

那些大小蛇类样子吓人,一开始战士们对蛇类的到来感到害怕,还有人动手打死蛇,把蛇拿起煮了吃。谁知蛇却越打越多,一条蛇打死,马上就有更多的蛇过来“寻仇”。后来,有人说只要不去伤害蛇类,蛇类就不会伤人。经过一段时间,很快战士们适应了和蛇类一起生活。一个洞内,有一条蛇,不但老鼠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有一条蛇还能使得洞内的温度降低很多,使人感觉阴凉了几分。反正有吃不完的老鼠,那些蛇类也不会去干扰人们的正常生活。战士们把吃剩的食物给那些蛇吃,和那些蛇培养了深厚的感情。更为奇怪的是,有条蟒蛇还能预知越南人的到来!一般它会定期爬出工事,到外面的野外去觅食。可是越南人即将到来的时候,蛇居然好像知道的一样,它害怕被枪炮打死,乖乖的缩在洞中不敢出来。有了这条蟒蛇,基本上连派到外面警戒的士兵都不用设。

看着电视画面上出现的那些战士们克服困难的条件坚守在防线上的镜头,李玲玲下定了决心前往河静防线看望那些战士。而且,她也想让王欣华和二虎能在那里相遇,这样就有可能成全这对金童玉女。当她提出来前往越南的时候,两个妹妹都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上海新客站,一列绿色的长龙静静停在三号站台,那是上海开往昆明的79次特别快车*(注)。

当广播里传来“开往昆明方向的79次特快旅客列车现在开始检票,往昆明方向的旅客请在三号候车室检票进站”时,李玲玲带着王欣华和江颖,检票进入站台,登上开往昆明的79次特快。

一路上,王欣华表现得特别高兴。虽然她不知道二虎还活在世界上,不过也是奇怪,她就好像有心灵感应一样,对越南之行就是感到有一种莫名的喜悦。

火车多次更换车头,经过三天两夜的长途旅行,终于在第三天傍晚到达春城昆明。昆明四季如春,是西南大城市之一,这里还是标准轨铁路和窄轨铁路的交汇处。其实她们完全可以从南宁走,用的时间更省。但是江颖很想顺便去昆明玩一次,所以她们才从经过昆明去越南。

三个女孩在昆明玩了两天之后,来到窄轨铁路客车起点站昆明北站,在那里买了开往河内的火车票,随后她们三人就上了开往河内的窄轨铁路客车。

经过两天两夜的长途跋涉,窄轨铁路客车才走完一千多公里的路程,到达河内。这还算是比较快了!自从越南北部被占领之后,越南人原来那些破破烂烂的机车都被我们拿去回炉,换上了我们中国的火车头。不过由于窄轨铁路的路基、弯道和爬坡度等问题,火车的速度还是非常慢。

河内已经完全处于武警部队和地方警备部队的控制之下,而河内周围,已经完全处于老挝游击队和老挝民兵控制之中,整个越南北部,几乎找不到一个活的越南人,留下来的八百多万越南人,除了一百万左右在战斗的炮火之中丧生外,其他的几乎都被老挝人杀光了。

三个女孩在河内呆了一天,一直没有等到去荣市的火车。原来,荣市那里还是战场,目前前往荣市的只有军用列车,根本就没有客车。李玲玲万般无奈,只好找到一个司机,向他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这才坐在火车头上前往荣市。

六月份的越南,气候湿热,令那些北方来的战士感觉窒息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二虎带着两个狙击手和两个机枪手,活动在鸿岭一带。跟在他们后面的是背着五六式自动步枪、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的老挝游击队。这些游击队战士经过中国特种兵的训练,可以说每个都是神枪手。二虎虽然是特种兵队长,不过他其他的战士在别的地方和老挝游击队一起活动。

他们控制的是一条狭窄的山路,那条山路连两个人都无法并排通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老挝游击队员喊了声:“有人来了!”二虎顺着那个游击队员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有一大群“越南平民”一样的人从狭窄的山路上通过。由于山路狭窄,他们只能排着一字长蛇阵通过。

对于对方到底是平民还是越南武装人员,这个不需要二虎他们去判断,反正老挝游击队员看到越南人不管是平民还是武装人员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就是了。

游击队员把架起一挺五三式重机枪、四挺五三式轻机枪、一门60mm迫击炮,普通队员手持五六式自动步枪和半自动步枪。随着游击队长昭西巴色一声令下,游击队员们手里所有的火器猛烈开火,随着清脆的枪声,前头几个越南人应声掉进深不可测的悬崖。

后面的越南人纷纷趴下,亮出手里的武器对游击队这里开火还击。原来,那群越南人正是越南游击队,他们企图从山区绕过我军的防线,从背后偷袭。如果不是老挝游击队在这里的话,中国人还不至于连说都不说在没有弄清楚对方到底是平民还是武装人员的情况下开火的。

虽然越南人比老挝游击队人数多得多,可是狭窄的山路使得他们根本无法展开兵力。在占据有利地形的老挝游击队攻击之下,越南人损失惨重。

拿着狙击步枪的二虎从瞄准镜里看着那些越南人,他知道这群越南人当中肯定有狙击手,首先要消灭的是越南狙击手。果然,他看到一个越南狙击手拿着SVD狙击步枪鬼鬼祟祟的爬过来,二虎的手指轻轻一扣扳机,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高速飞行的子弹把那个家伙的脑袋砸得粉碎。打完这一枪,他马上趴下来转移位置。刚刚趴下,另外一个越南狙击手发射的子弹就飞过他的头顶。不过那个越南狙击手也马上被另外一个中国狙击手所击毙。

不一会功夫,敌人的狙击手几乎被消灭殆尽。有距离比较远的越南狙击手,被二虎他们引导老挝游击队的迫击炮所轰毙。

越南人见他们的行踪暴露,这里又是他们无法突破的位置,他们不得不改变策略,企图从另外一条小路绕过来。谁知,那里也早有两个特种兵机枪手带着一个排的游击队员扼守,一个连的越南人从那里通过的时候,特种兵手里的M-134机枪一梭子就撂倒一大片,那个排的老挝游击队员也纷纷开火,把那个企图绕小路从背后偷袭的越南人的连打残一半。

越南人越来越多,他们知道偷袭的阴谋失败,只好从山路上强攻过去。

这个时候,中国特种兵战士呼叫的飞豹战斗轰炸机从“岳飞”号航空母舰上起飞,已经赶到这里。四架飞豹战斗轰炸机携带着充填满钢珠的人员杀伤弹,飞过越南人的头顶的时候,机翼轻轻抖动,一排炸弹发出令人恐怖的呼啸声,准确的落在越南人的头顶。一瞬间,天空中无数黑色死神一般的钢珠漫天飞舞,大肆吞噬那些越南人的性命,无数越南人惨叫着倒下,变成浑身布满血窟窿的正在抽搐的尸体。

十六枚炸弹,就把整整一个团的越南人炸掉一大半。可是越南人的噩梦并没有结束,残余的越南人还遭到中国狙击手准确的狙杀。

从老挝他曲起飞的两架武直-10武装直升机赶来,短翼下的火箭发射巢火光闪闪,射出一条条火龙,高爆火箭弹和人员杀伤弹混杂在一起扑向越南人。人员杀伤弹施放出无数锋利的弹片和钢珠,把地上的越南人成片成片的撂倒;高爆弹把石头炸得粉碎,粉碎的石头对那些地上的越南人造成二次杀伤。

接着,两架武直-10武装直升机机腹下的六管机炮发出撕油布一般的“嗞嗞嗞”声,两条火炼狠狠撕咬那些残余的越南人,成片成片的越南人在硝烟之中倒在地上。

激战了两个多小时,空气中到处都充满了刺鼻的血腥味,还混杂着呛人的硝烟味。热带雨林的湿热气候,使得那些越南人的尸体很快就会腐烂变质。那些没有任何重武器的越南人攻击了两个多小时,连一个老挝游击队都没有打伤,自己的这两个团却伤亡过半。遭到惨重失败的越南人不得不垂头丧气的退了回去。

越南人企图用游击战来对付游击战的鼻祖——中国人。可是他们没有想到,中国人既然能教会他们游击战,自己对游击战也是了如指掌;而且中国人还教出了老挝人和柬埔寨人,利用老挝和柬埔寨游击队来对付越南游击队,这使得越南人的游击战术在中国军队面前吃了大亏。

在山区到处活动的老挝游击队,死死扼守住各个险要地形。老挝人对当地地形的熟悉,再配合上中国特种兵熟练的技术,使得那些越南人根本无机可乘。而且,老挝人才不管是不是越南平民,只要看到越南人一律击毙。这样,国际上也无法对我们中国进行谴责,说我们中国屠杀平民,反正平民都是老挝人杀的。而越南人也无法告那些老挝人,真的要说理的话,是你们越南人先侵略老挝,屠杀老挝人民的,现在人家老挝人只不过是为死难的亲人报仇雪恨罢了。

再说李玲玲她们到来荣市之后,从荣市到河静没有铁路,只有一条破烂不堪的泥土公路。

在荣市,李玲玲找到吴浩田。吴浩田见到自己的爱妻的到来,赶到异常惊异,不过他见到跟来的王欣华,还是感到很高兴。毕竟,这次完全有可能让二虎和王欣华重逢。

等到两个妹妹都不在边上的时候,李玲玲问吴浩田道:“二虎大哥呢?怎么没有见到他的人?”

“他一直都在外面活动!我都和他说了多少次了,他现在也是不小的军官,都大校了,还亲自带兵到外面。”吴浩田说道,“不过,他也说了,一天没有让他摸枪,他的心里就闷得慌啊!”

“天!他亲自带队!这可是玩命的事情啊!那些越南人枪法不差。”李玲玲担心的说。她心里最担心的是害怕二虎再出了什么意外,那么这次她们可是白白来了。

*注:现在的K79、K80次是当年的79、80次。在第一次大提速之前,1-98次都是特快,101-298是直通快车。第一次大提速之后,1-298是特快;不过那个时候出现了K字头的车,时速是140公里。到了第三次大提速的时候,K字头和原来的特快掉了个,所以79、80次特快就成为现在的K79、K80次快速列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