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二部 撤退途中 第七十六章 赖着南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见齐良大惊失色,痛苦不堪的样子,柱娃迷惑问:“爷怎么啦?”

齐良一阵苦笑:“没、没什么!”人家一番好心帮你把棉衣棉裤洗干净总不能还骂人家吧!他也不怀疑柱娃,其所说应是事实,那又洗又搓的当然洗浆了。

“小二哥!可否宽容几日,我这就想办法让人送银两来?”齐良期期艾艾道。

柱娃相信齐良是一个有钱人,应道:“小的去与掌柜的说说!”

几天之后,齐良还发着低烧,期间柱娃又来催促过几次,那小眼睛掌柜刘肚鸡也来过两次,可齐良到哪找人拿钱?不说他没力气出门,就是有力气出门他也不敢啊!

“爷!真的不行了!今天你必须得把店钱付上,不然东家要赶人了!”柱娃十分为难,又十分不忍。

“小二哥!你再跟店家好好说说,让他通融通融,再宽限几日,等我的人一到一定双倍奉上店钱!”齐良话刚落,只听肚子咕咕地响,刘肚鸡已停了他的饭,他已有两餐没吃东西了。

“不行啊!爷还欠着东家的药钱呢,东家已放下话了,如果爷今申时还不能把钱付上,东家便不会再让爷在店里过夜了!”小二怜悯道。

齐良急得团团转,他身上真的已无分文,可这大冷天的如真被赶出去你让他上哪啊?一文钱逼死英雄汉哪!

“求求你,求求小二哥行行好了,求你再去跟店家好好说说!”齐良哀求。

这时,刘肚鸡带着一股寒风闯进来,横眉冷脸喝道:“还跟他罗嗦什么?有钱就住,没钱就赶出去!”

“店家!求求你,让我再住几天,几天之后我的人马上就到!”齐良苦苦哀求。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某天黑夜他在大同府许多墙壁上画下联络记号,希望夜鹰组的人能看见来救他,但直到现在也毫无消息。

“已给你宽限五日,我这小店都快给你吃空了!不要说那么多,你有没有钱?没钱就出去!”刘肚鸡恶狠狠,“走!走!出去!”推着齐良往外走。

柱娃看不过眼,道:“东家!你看这,人家病成这样,是否再让人家住几天,说不定他家人就来了呢?”

刘肚鸡小眼一瞪:“让他吃让他住,你出钱吗?我还没找你算账呢,给我找这么一个白吃白住的人来,还要赔上医药费,我的小店都被你赔光了!他欠下的我要在你薪水中扣!”

“嘿!嘿!东家!东家!你可不能这样算,我……”柱娃大急。

刘肚鸡呵斥:“还不帮我把这吃白食之人赶出去?”

齐良踉跄着被赶出门,外面刮着风,飘着棉絮般的雪花,天又渐黑,他能去哪?

举目无亲!身无分文!饥寒交迫!符合后世电视剧里旧社会流浪街头的人的困境条件齐良现在都占齐了,回头看了看前一分钟还让他温暖的小店,拖着孱弱的身子恋恋不舍地走了。

“爷!您稍等!”小二从店里跑出,手里拿着一包东西,追上后塞到齐良手上,说:“爷多保重!路上吃!”

齐良热泪盈眶:“多谢小二哥!”他真想下跪谢恩终还是忍住,现在他已能充分理解那些灾民当时对他的感恩之情矣!

“爷多保重!”

风雪中,齐良只舍得把那两个硬如砖块的窝头咬两口,而后又精心地包裹好藏入怀中。他在一户人家的杂房里过了一夜,清早起来吓了主人家一大跳,抡着个耙子到处追他。

现在生计成了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南下,可天寒地冻,身无分文,又不识路,贸然南下只能死路一条。他决定去南门口守着,给那些南下的货商打杂,只要能给口饭吃就成。但他首先得改变一下形象,现在他穿着锦衣秀裤人家是不会相信是个做苦力活的的人的,加上他还得躲避清廷盘查及江湖上的人的追杀,他必须改头换面。

在一处断垣下,齐良把自己的头发弄乱,把自己的脸弄脏,把自己的好棉衣弄破并涂上泥,一副落魄先生样子,自觉差不多后才忐忑不安地去了南门口。

他现在的样子与以前相比有着天壤之别,人瘦了三分之一,看起来已完全不是一个胖子,形体大好,倒是意外之喜。

没有人怀疑他,齐良很顺利地出了城门,在城外寒风中等了半个时辰终于见有一支货队出来,他连忙跑上要求免费打工,可人家瞅他一眼,连喘气都不畅,哪像个做事之人,毫不客气地推开了。

齐良悻悻退下,后又出来几支货队,可没有一队愿要他,齐良十分沮丧,其中还出来一队清兵驮队,他一度想入了这清兵驮队算了,但又担心暴露身份放弃了这愚蠢的想法。

他咬了剩下的最后半个窝头继续等待,这次他决定不管出来什么货队,也不管人家答不答应他都缠着人家。

午正,城里出来一支十六人的商队,齐良鼓着勇气上去:“请问你们那位是东家?”

“你是谁?找我们东家干什么?”一个脸上布满皱纹,腰扎牛皮带的老伯问。

齐良道:“小的想找点活干,你们给口饭吃就成!”

一个衣着华丽,眼睛瘀黑的中年人喝道:“文伯!你罗嗦什么啊?还不快走?”

“唉!唉!这就来!”叫文伯的老人撇下齐良不再理会,走了。齐良咬咬牙,跟上。

走出几里后,文伯奇怪问:“你咋跟上了?”

齐良也不说话,慢下脚步离开他们,只是还是不远不近地坠着,见他们驴车、马车卡住了就跑上来帮一把,然后又离开。这样跟了一天一夜,他们停下他也停下,他们吃饼他就吃雪,他们住店他就守口门。到第二天的夜里,由于大雪封路商队阻在途中只能露营野外,商队升起了篝火,见齐良可怜今天又帮了他们许多忙,文伯把齐良叫到火堆旁,那瘀黑眼睛东家也未说什么,文伯又拿出些烧饼给齐良,齐良狼吞虎咽,边吃边道:“多谢老伯!多谢老伯!”他已有两天没吃东西了。

“慢点!别噎着了!”文伯怜悯道,“叫我文伯吧!”

嗯!齐良感激地点头。之后,齐良跟着商队沿着汾水到了太原城,这一路上他终于混了个暖饱。

商队到了太原就不走了,齐良又失去了依靠。此时已近年关,天越来越冷,虽然因战乱而困苦,但家家户户还是团团圆圆在一起准备过年,少有人还在外奔波。齐良不敢独自上路,只能呆在太原城以乞求为生,白天出去讨吃,晚上就到一家破庙过夜,他倒也不用担心狐独,那破庙里有的是人住,全都是无依靠无生活着落的灾民。

出春后,春暖花开,冰雪融化,齐良再次依着老办法南下,有些商队对他好,不仅给他吃临了还给他一点工钱;而有些商队则狠,不仅奴役他还打他骂他,但不管怎样的艰难齐良都坚韧的忍了下来。这样两个月之后,他到了湖北的武昌府。再往南走便是前钱了,没有商队敢再往前走,他只能自己一个人上路,现在他既兴奋又害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