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四十三章 问得突然

而山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玩笑一阵后,林逸严肃下来,回到正题:“我们必须改变战术,不然,我们撑不住两三个月的时间!”

大家认真聆听,“特别是空军需改变战术!”林逸强调。

“具体怎么改?大家谈谈吧!”他想先听听大家的意见。在座的几位将军中,有几位可是闻名遐迩的军事天才啊!

“我建议在鄂尔坤河与楚库河交集处增加火力,可以考虑把鄂尔坤河一边的第五集团军第二十军的军属火炮团与在楚库河一边的第六集团军第二十一军的军属火炮团集中在一起使用;另,两个军的部队都需向中间部分靠拢一下,以增加我军防线的密度!”周宁涛第一个站起来“放炮”,他是有名的“周猛子”。人民军中有许多人被取名为“某某猛子”,但周宁涛无疑是军衔级别最高的一个“猛子”。

薛青说话的时间少,深思的时间多,他曾任林逸的第二任军务秘书,是吴命陵最为赏识的将才之一,因为吴命陵的推荐,林逸也慢慢发现了薛青的军事才能,现在他比吴命陵更看重薛青。薛青睿智的目光恭敬地望一眼林逸,张开干干的嘴:“如果我们调动部队,沙俄必定也会跟着调动部队,况且,交集地区只有那么大,太多部队堆上去只是浪费!”他这话无疑否定了周宁涛的建议,但周宁涛没有丝毫地不快。

薛青停顿一下,继续道:“我有一个想法,鄂尔坤河与楚库河交集地区不是敌军的重点攻击地区吗?我有一个‘围魏救赵’之策,以解交集地区的压力!”

林逸有兴趣问:“怎么个‘围魏救赵’?”

薛青解释:“我们适量集中兵力,从其它地方加强攻势,必可吸引部分敌军来援!”

这并不是什么高明的计策,谁都能想到,且谁也不愿说出来,因为这是一句空话,无任何的意义。想想,沙俄军何止比人民军多两倍?人民军能集中多少兵力?又能发动什么程度的攻势?人民军有能力吸引沙俄军的调动?再则,即便是沙俄军调动了,也不一定非调动交集地区的部队不可啊?

然而在人民军中有“辽青”之称的薛青居然把它提了出来,雷明、潘攀、周宁涛瞪大双眼糊涂了!他们可不敢讥笑薛青的弱智。

出乎大家预料之外的是林逸居然还连声惊赞:“好!好!好!”

“不过,还可以再辅以空城之计,我们让出交集地区!”林逸补充。

大家越弄越糊涂,林逸笑望薛青,示意:“薛青你来解释一下!”

薛青点点头,笑道:“大家只要改变一下思想,便一通百通了!”

周宁涛是一个急性子,拍着大腿大声道:“薛司令!你就别卖关子了!”

薛青不紧不慢:“我们只要改以陆军为中心的思想为空军为中心的思想,不是什么都明白了吗?”

潘攀第一个反应过来,恍然:“此计甚好!”

薛青详细解释:“林主席不是提出要改变空战战术吗?而把空战战场置于交集地区上空,根本不能发挥出我空军的优势。我提出的在其它地方适量集中兵力展开攻势,其实只是指集中空军兵力,而非集中陆军兵力。通过对敌军的狂轰乱炸,我们可以引得俄空军前来交战,这不是正中我空军之下怀吗?如果俄地面主力防空部队转移过来,则我空军又转场交集地区轰炸,地面部队怎么也不能比空军部队移动快吧!”

“哦!原来是这样!”大家恍然。

薛青接着道:“但,林主席想得更周到!他提出适当的退却,敌人的地面部队肯定是蜂拥过来,这势必会与他们的防空部队拉开间距,这不是正好为我空军的轰炸创造了有利条件了吗?”

林逸补充:“如果俄军不知虚实,不敢冒然上来,也没关系,因为我们需要的只是时间,这就是我的空城计!”

周宁涛扭头一想,问:“有一个问题,空军的轰炸达到什么程度才能引得敌人的部队发生调动?才能引得俄空军前来决战?”

林逸语出惊人,大声道:“投入三个空军轰炸机师不间断的轰炸,再辅以地面部队的攻势,敌人想不调动部队都难!”

“三个空军师?”众人大惊,连薛青都惊讶不己,他只是从林逸开始的话中猜到林逸会利用空军做文章,但绝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大的动作。

周宁涛急问:“我蒙古方面军有那么多飞机吗?再说,我们这停得下那么多飞机吗?”

林逸雄心万丈:“没有飞机不会从其它战场调吗?有没有飞机杨,问一下潘攀司令员不就知道了!”

潘攀点点头:“近一个月以来,根据林主席早期的指示,总后勤部第二工程兵师与第三工程兵师已在我蒙古方面军前线修建了三个作战机场,四个前进机场,及两个临时机场,足可停下三个轰炸机师,两个战斗机师,一个飞机运输大队!”

“原来林主席早有谋略!”大家心中感叹。

周宁涛又问:“一个月的时间能修得出那么多的机场吗?”

潘攀笑道:“外蒙大多为草原地型,地形平坦,许多地方随便整理一下,建一个指挥塔、了望塔就行了!”

林逸挡住周宁涛想继续问下去的冲动,话锋一转:“不过,我们这样做的主要目的还不是为了打击敌人的进攻,而是为了消失俄的空军部队!”

他语气异乎寻常的重:“因此,在保证防线不得溃退的前提下,所有的战略思想都得围绕歼灭俄的空军力量来展开!”

这未必矫枉过正了吧!大家又莫名其妙了。

林逸突然霍地站起来:“我命令:对敌楚库河东段乌兰方面军第二军与第三军的防御阵地展开饱和轰炸,引敌空军来战,歼灭之;空降特种部队于敌后方,摸清敌空军机场所在位置,实施偷袭,能地面摧毁敌之机场最好,不能,再设法空中摧毁之。”

三天之后,新疆方面军与黑龙江方面军的飞机从西北战场和东北战场转场完毕,现在在正北方向,外蒙前线人民军已集中三个轰炸机师和一个战斗机师,另还有一个运输大队保障空军的作战需要,飞机多达六百架,而沙俄在此一战线的飞机仅有一百五十架!

这三天里,定下新的作战思想、制下新的作战方案后,林逸没有再过问方面军的事,他除了处理一下从北京方面发来的文件外,便是在看有关装甲师方面的材料。各地的坦克均已到达指定地点,并已分队展开训练,装甲师的师部也已建立,但师部的军事主官却还没有任命,这是目前林逸需要考虑的问题。

人民军各级指挥部的筹建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先确立主官,然后由主官提名去筹建指挥部;一种是总参谋部先建好主干指挥部,然后再精选得力主官。以前因部队少,常采取第一种方式,典型的有朱宜松筹建第十二军,许奂筹建第四集团军等等;现在一般采取第二种方式,这种方式有一个很大的好处,便是今后在战场中没有主官,部队也能照常运转。

夜深了,虽已是六月天,外蒙草原的夜晚还是有点冷,薛青披着一件军夹克来找林逸,林逸房里的灯光还亮着。

“薛司令!这么晚了还没睡?”田俊拦着薛青。

薛青停下:“田秘书不也没有睡吗?”然后又鲁鲁嘴:“林主席不也没有睡吗?”

田俊笑笑:“找林主席有事?”

薛青点点头,问:“林主席躺下没有?”

田俊摇摇头:“还没呢!正愁装甲师方面的问题!”

薛青询问:“我进去?”

田俊道:“我带你进去!”

薛青感激:“谢谢!”

外面的说话声早已吵着林逸,林逸出现在门口,大声道:“薛司令进来吧!”

“林主席!我特种兵已在敌后发现敌两处机场,但敌人守护严密,不可能实施地面偷袭,你看,是否实施空中打击?”薛青开口见山问。

“在什么位置?”林逸让薛青坐下来。

“在柏海儿湖地区!”薛青回答。

“不行!那里太远!已接近我空军作战半径之边缘,要是万一出现什么意外,飞机便飞不回来了!”林逸想也没想,一口否决。

薛青站起来:“好!就照林主席的意思,我们暂时不动它,待打残敌战斗机部队后,再给予摧残!”他见夜已深,不想呆太久,耽搁了林逸的休息。

林逸压压手:“你坐下来!新方案执行得怎么样了?”

薛青无奈又坐下:“基本已准备妥当,明天将执行空中打击方案!”

林逸满意地点点头,却突然逼视薛青:“为何此次俄军的进攻你们会退那么多?是不是与彭辽、杨诚志等人商量好的?”

林逸问得太突然,薛青猝不及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