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士兵 第一部 吴王争霸 第一卷 初啼 第十三节 投怀送抱

北宋杨六郎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URL] 三天三夜,我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当然这是后来别人告诉我的,至于这个告诉我这个信息的人现在正把她的芊芊小手在我胸前摸呀摸得,摸得我意乱情迷,心口万马奔腾,可惜在下重伤之下身不由己,力不从心,心中有冲动,有欲望,身体却无行动,让各位失望了。当然了,为了不让自己吃亏,我也用我的大手在她身上摸呀摸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


三天三夜,我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当然这是后来别人告诉我的,至于这个告诉我这个信息的人现在正把她的芊芊小手在我胸前摸呀摸得,摸得我意乱情迷,心口万马奔腾,可惜在下重伤之下身不由己,力不从心,心中有冲动,有欲望,身体却无行动,让各位失望了。当然了,为了不让自己吃亏,我也用我的大手在她身上摸呀摸得,摸得两个人都面红耳赤,浑身发热,间接取暖了,省了柴火了。

我不知道这看起来高贵无比的吴夫人(就是那万众瞩目身穿黄衣宫装的华服丽人)是如何把我从湖底捞了起来,又顺流而下,漂出了二十多里,才把我拖上岸,又温暖了我早已冻僵的身体,拯救了我的生命,给了我重生的机会。

但现在这高高在上,神仙一般的吴夫人现在却离我如此之近,如此真实。一张俊俏艳丽的笑脸悄无声息的贴了上来,一股醉人心脾的芬芳令我痴迷,我仿佛听见了一群小人在我心房内摆开100面大鼓,尽情的敲打,敲得是那么的投入,那么的专一,敲得我自己都数不清多少下了。

吴夫人本名赵姬,是丞相赵远的妹妹,今年二十有三,原先嫁与了孙权之侄孙俊,孙俊年少好勇,娶吴夫人过门3个月奉命出征吴郡,清剿张虎贼寇,误入险地,全军覆灭,孙俊战死。时吴夫人年仅一十七岁,无出。孙权因为赵姬年幼,打算赐婚于自己的儿子孙熊,赵姬上表,自述与先夫感情深重,不愿再嫁。孙权感慨赵姬重情重义,赐赵姬“吴夫人”名号,颐养天年。因吴夫人容貌艳丽,不亚于大小二乔,孙熊听说吴夫人不愿再嫁,心中忿恨,埋下了一段隐患。

因为吴夫人的绘画技术天下一绝号称“针绝”,孙权因此密令吴夫人潜入中原及东西川,秘密绘制全国地形图,一个月前,“五岳列国地形图”绘制完毕,吴侯遣使迎接吴夫人返回建业,不料途中遭到袭击,看来是有人泄露了机密,才导致张辽,牛金等人潜入江东对吴夫人及“五岳列国地形图”进行追杀。

听到这里,我突然插话:“如夫人所言,为何魏军不在魏境内对夫人进行堵截,反而要犯险越境到我江东腹地进行追杀,要知道魏军这一举动无疑于向我江东宣战,万一两国交兵,大动干戈,于魏国并无半分好处亚。”夫人做在我的面前,用可以融化旱冰的柔情目光看着我,轻吐香兰:“妾身在魏境蜀境都是秘密行事,没有人知道妾身的行踪。一个月前,妾身绘制完‘五岳列国地形图’后才和吴侯的细作联系上,通知了吴侯,吴侯派了孙绍潜入蜀境汇合妾身一起返回江东,魏国就算要追杀妾身,又怎敢再同时招惹吴蜀两国,其实蜀国也在四处打探妾身的行踪,想必也对‘五岳列国地形图’志在必得。我们在汇合了铁锋营的部队后,连夜行军,赶赴建业,不想前日遇袭,幸得将军舍命相救,妾身才能够苟活于世。”“原来如此呀。”我望着山洞的洞顶,“你们已经走了10多天的路程,魏军现在才动手,只能是他们在这附近有接应。这接应日后我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以解夫人心头之恨。”夫人嫣然一笑,差点把我骨头笑酥了,我非柳下惠,

我本英雄,又岂有不爱美人之道理,又何况我一见吴夫人,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可惜这里面的水太深了,我怕我会被淹死。

美人在怀,江山不换,这等美景大家只可意会,无法言传,我虽然为夫人痴迷,但脑子还很清醒。有些话还需要说明。“我不过是定威校尉帐下一名末将,既非皇亲贵胄,也无万贯家财,听闻夫人对鲁王孙熊也不屑一顾,何以对我如此垂青。”

“不知道,”吴夫人忽然又坐了起来,我顿觉怀中空荡荡的,双手放哪都不是位置,吴夫人整个人一瞬间变得端庄无比,不可侵犯,那股天生就有的高贵仪态又变成了那个远在天边的吴夫人,而不是现在的赵姬。“妾身不是淫荡女人,自幼便熟读三从四德,春秋,道德经。素知女纲,礼数。”望着我的目光突然间又无比的温柔,“妾身那日一见到将军,就觉得好像那里见过,看见了将军,就仿佛看见了先夫,妾身枯萎的生命又焕发了生机。也许这就是天意,天意亚。”

我倒,不是吧,难道真的是天意弄人,既然是天意,我也不能够逆天而行呀。这等美事落到了我的头上,老爹造福亚,诸天神佛呀,如果是梦,就让这个梦晚一点醒来吧。

我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在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那张无比端庄却又妖娆万分的俏脸依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使劲抓了一下大腿,真的好疼,这不是梦呀,是现实亚。

吴夫人见我一会睁眼,一会闭眼,咬牙切齿,自己折腾自己的样子,虚掩红唇“扑哧”一笑,这一笑可谓千娇百媚,风情万种,佛祖也动情亚。这不是活生生想要我的命吗!只可惜我牡丹在手,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看能摸却不能动,好似一头猛虎饿了三天,突然把一大块肉丢到它的面前,而这头猛虎发现自己被铁链锁着,用尽全力也无法够到这块肉一样的痛苦。

吴夫人忽又正言道:“将军之伤乃是从高处坠落遇水冲击而至,并不十分严重。”我就是受不了她的忽正忽媚,让我的表情和神态无法及时变换,无法及时应对。“妾身以前粗学过一点医术,后来在先夫军营中学习过包扎之术,已经帮助将军把伤口清洗干净,熬敷周围发现的草药,再加以时日调理,三天左右,将军便可自由行动。”我努力抬头观看下半身,果然发现大腿缠满了草叶,吴夫人忽然又是一笑:“将军外表看起来比较柔弱,其实是十分的强悍,如此伤势如果换成常人,没有半个月不能康复,妾身看将军的气色只怕不出五日便可痊愈,这五日时间,将军还是安心让妾身来服侍吧。”

“这如何使得,我乃堂堂男子汉,如何能让夫人来服侍我这男子。何况这荒山野岭,我们如何过得五日。”我努力挣扎着要起来,但是从伤口传来的阵阵剧痛不由得让我放弃了。吴夫人掩嘴吃吃笑道:“将军自然是个男子汉,妾身早就知道了。”我此刻才发现自己得下面早已挂旗向夫人宣战多时了,一张白脸顿时变成红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