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路之部队“三大监狱”司训队

fx7622 收藏 14 5716
导读:[face=黑体]我的路之部队“三大监狱”司训队[/face][size=16][/size] [face=仿宋_GB2312]96年五一劳动节前夕,我拿着一张两指宽的纸条来到了汽车营,经过“严格、正规”的选拔程序,我如愿的进了司训三连。这个司训三连可不简单,为什么说不简单呢。那是因为来到这个连队学习驾驶的都是我们师直的兵,而师直的兵也都多多少少有点关系,这个不是师长的公务员,哪个就是副政委的关系兵。而我这个营部的通讯员在那里简直是不起眼的丑小鸭。 等到我来到连队,别人按时入学的人都早已将汽车理

我的路之部队“三大监狱”司训队

96年五一劳动节前夕,我拿着一张两指宽的纸条来到了汽车营,经过“严格、正规”的选拔程序,我如愿的进了司训三连。这个司训三连可不简单,为什么说不简单呢。那是因为来到这个连队学习驾驶的都是我们师直的兵,而师直的兵也都多多少少有点关系,这个不是师长的公务员,哪个就是副政委的关系兵。而我这个营部的通讯员在那里简直是不起眼的丑小鸭。

等到我来到连队,别人按时入学的人都早已将汽车理论的三分之一给学完了,这样落在头上的学习任务是相当的重。我一边要自学他们学习过的课程,一边还要跟上他们学习新的课程。而最让我惊讶的是,我到连队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有一天连队要组织考试,这种考试在汽车营是相当的多,可以说每个星期都有。排长找到我,让我也参加,没有办法,只有应付了,那次考试下来,考了56分,对我这个没有学习以前课程的来说,我感到十分满足,然而,我想错了,到了晚上,受到排长的批评。

从那以后,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当然也有放松的时候,可能是我学的比较快吧,自那次考完后我再也没有让自己混同在60分以下的行列,反而,我却是成绩一直往前,往前,到后来也成里了排里连里的尖子。就是这样,我刚到时,还受到了班长的排挤,为什么呢?一是因为我去的比较晚,二是因为我去了没有多久,班长就探家了,等到40多天回来后,根本就对我没有够印象。三是因为班里有一名HL籍的新兵,有他的捣鬼,所以就不好过。

为了在汽车营占住脚,我与班里的其他新兵,老兵,同年兵拉起了关系,把那个HL籍的新兵给渐渐的孤立了,在我们的不断影响下,原本对那位新兵很好的班长也对他有了一些看法。这样,我在那里扎下了根。

过了两个多月,理论知识学完了,该我们上车实际操作驾驶了。在第一天,我在自己不多的津贴里面拿出了5元钱,买了一包“小熊猫”香烟放在自己的口袋,上课时间到了,我们学员都爬上了解放车的大厢,班长开着车,车里坐着我们排的代理排长(一位老班长),车子走了不到两公里,我在大厢上看见班长在身上摸着什么东西,却半天没有摸着,这时我从窗户里把那包烟递了进去,班长把我看了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就拿上了。我还因为我的这个举动而感到高兴呢,我想班长肯定会高兴的。到了晚上,班长召集我们全班的人开会,班长说到:“从明天开始,你们不要搞那些的小动作,班长什么也不要,每天把车擦干净,给我装一大杯茶水就行了......”从那以后,我们班的弟兄也真的很听话,每天就只给他带一杯茶水。后来我们知道他为什么那么严格要求自己,是因为他当时是第5年度兵,过了当年,第二年就转志愿兵了,转志愿兵是当时所有人的梦想,转了志愿兵,就等于端上了公家的碗,复员回家后,地方还安排工作。

班长在训练中要求严格,我就因为几次训练中动作不规范而挨了班长的手中起子(镙丝刀),还有班长把耳光也搁在了我的脸上。为了这事,班长后来还问了我,问我恨不恨他,我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对他说,你打了我三个耳光,班长一下感到了难堪,其实我也没有记恨他的意思,只是记住了那三个耳光而已。

在平时的训练之余,我们后来的排长对我们可好,因为他是新来的排长,所以必须要和我们玩在一起,要不他就不好过。因为我们排在全连的学习那是没得说,每次都是连队四个排的第一名。他也知道我们的厉害,所以每天他就带我们出去玩,记得他当时花90多块专门给我们买了一个足球,让我们放松的玩,用他的话的说,只有玩的好,才能学习的好,事实也是如此,我们天天在玩,但我们的学习却是一直在前面。反而看看其他排的学员,就没有那么好的事,班长班长抓的紧,排长排长抓的紧,不过其他排的学员他们大多是团里过来的,班长排长也就对他们很不客气,每天吃完饭就是学习、复习,到了睡觉才能停,早上又要早起整理内务,背书,一天的时间都让班长排长给支配了。

司训连的兵比较多,我们那个连就有120多个,所以每次站哨执勤也轮的比较慢,基本上是每个星期才能轮上一次。在9月份的时候,记得那是个星期日,轮到我与我们班另一名同志站营大门哨,端端正正的站了一天,差不多有8、9个小时了,也快到晚上收课时间了,这时我们两人放松了一下,我就在原地蹲了不到20分钟,不知什么时候,原本在家休息的连长却回来了,老远就看见了我们,等他走到我们跟前时,他只说了一句,“我让你们蹲!”这下可好了,我们知道自己的厄运来了,晚上,我们受到连长猛烈的批评,还让我们给连队的菜地抬了几天的大粪。别人每天都跟着车出去训练,我们每天却要给菜地抬大粪,这就是不好好站哨的后果。

抬了几天粪后也就无事了。谁想,我也真够倒霉的,在后面几天,连里又组织劳动,为驻地平整马路,挖绿化带,做贡献。因为是临时的连队,伙食可以说是相当的差,我每个月的津贴差不多都是买了方便面、火腿肠之类的东西了。所以说,伙食差,身体就吃不肖,加之又是在夏天,因此,劳动了三天后,到一个周五的晚上,我发烧了接着天亮后就是拉肚子,整整两天,我可能往厕所跑了不下30趟,到了周一,我实在是撑不住了,我向连队请假看病。连队准了我的假,并派一名战友陪我到医院,就在不足一公里的路程中,我还在老乡的玉米地里紧急的方便了一次。

到医院后,看完医生,医生问我,“小谢,你们训练那么忙,你是要住院,还是每天到医院来打针。”我坚决的说,“高医生,我要住院。”因为我认识那名医生,他就给我开了住院的手续。下午,还是那名战友陪我到医院,到医院住院部(传染病房)后,半天没有看到医生和护士,因为是中午,他们都还在休息。我的身体很虚弱,我就是想随便找一个病房进去坐坐,无意中就推开了一间病房的门,门一推开,里面有情况,从一张病床上一下子站起来一名男兵和女兵,那名男兵出去了走了,而女兵却很快为我办好了住院手续,准备好了住院的所有物品。

这一住就是半个月,时间可真长。我的运气那年真的不好,在住院期间,医生每天都要为我打两瓶水,一瓶是盐水,一瓶是葡萄糖水,前几天,什么事也没有,后面有一天,打完葡萄糖,又打盐水,打到快到一半时,我感觉不对劲,我全身发冷,但实际上是在发高烧,病房里没有其他的病友,护士医生也不在跟前,我感觉自己受不了了,也没有一点医疗常识,但我知道呐喊,我大声的喊,过了几分钟,我的喊叫声把医生引来了,我向他说明情况,医生为我量了体温,“41.5”度,并为我做了紧急处理,那名护士也为我敷凉水毛巾,15分钟后,我的烧退了下来。从第二天起,医生每天只为我输半瓶盐水。

时间就在这样充实而又紧张的过程中慢慢过去,转眼到了我们结业的日子,在最后一天,连队也还算可以,也许是要走了吧,为我们的晚餐准备了有10个菜,差不多一年时间没有吃到那样的饭了,学员们个个都是如狼似虎,不到一小时时间,一桌子的菜被一扫而光。不过,那该死的连队也把钱挣美了,我们每人每天10块钱的伙食,120多人,一天都是1200多元,但给我们吃的却是那样的差,每月连队在伙食公布栏上显示,节约伙食费8000到9000元,实际呢,只有鬼知道。

刻骨铭心的司训队日子,在我的八年军旅生涯中留下了抹不去的回忆。因为它是部队等号称“三大监狱”(司训队、教导队、卫生队)之一的司训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