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路之在工兵营部的日子

我的路之在工兵营部的日子

[size=14]随着时间的推移,3个月新兵训练的日子很快过去,我也如愿的走进了工兵营部的大门。这也算是我在人生路上真正的迈出了第一步。因为我来自四川,也是刚到部队不久,所以自己的普通话水平很不标准,不光不能说,而且连听也有问题。可能是自己是四川人的原因,所以营长才将我调到了营部给他当通讯员。

就在那一年,我们一块到部队的当兵的老乡,在一个营的老乡,连我一块有四个人到营部工作。我当通讯员,一个姓陈的当了炊事员,一个同我一样姓谢的当了卫生员,还有一位忘记名字了,大家都叫他小苟,也是一名炊事员。在部队,营长也可是算一个官了,所以要找自己认为放心的人放在自己身边,这个谁也没有办法说。

在营部的日子过的很快,而且有很多休息时间,记得刚到营部时,我就戴上了上等兵(二道杠)的军衔,当然,那个军衔是我自己随便戴的,那个样子可威风了,实际我同他们其他新兵一样,也都是列兵(一道杠)军衔,但因为是在营部,我戴了也没有人说,着实引来我们连队那些新兵的羡慕,我也是洋洋得意了好一阵了。每天没事,就是在值班室接接电话,到吃饭时间给首长们打打饭,其他时候打扫打扫卫生。日子过得很舒服,一年的时间,我由当兵时的55公斤一下子长到了67公斤。但这个日子没有舒服到多久,也就半年的时间。到1995年10月,国庆刚过,我们营就接到上级的通知,支援地方进行石油管道施工,也就是“西气东输”工程,当时我们干的是吐鲁番至鄯善段最艰难的50公里,那是怎样的一段工程哟,全在甘沟里,全在山里面,要不是有机械,那是不可能干出来,也可能是这个原因,才让我们工兵营上的。

因为我是营部的,没有同其他连队的兵一样去整天的干活,而是同在营区时差不多,主要是服务,对上服务与对下服务。平时除了为首长服务外,营首长还交给我一个差事,就是让我保管全营施工所需要的雷管等重要物质,现丰想起来就害怕,营首长也不害怕我会出问题,这就是营首长的用人这道。

跟着营长我也学到不少的东西,那还是在施工前,也就是8、9月份的时候,从西安四医大分到我们营一个医生,营部卫生所的医生,一个来自中原的地方,牛哄哄的,一下来就是戴的中尉军衔。医生的名字好像姓马,而且有洁癖,他以为他是医生,很讲卫生,经常对我指指点点。

一天,他对我说,“把我的碗和副营长的分开放,他经常生病。”我一听,气就来了,但我也没有表现出来,因为我要让医生的碗和副营长的分开,而且是很明显的分开,所以我在刷碗时,将医生的重重的在刷碗池上磕了一下,就那一下,彻底的让医生的碗与副营长的分开,医生看了也无话可说。

在平常没事时,我们几个新兵,就是营部的那几个炊事员、卫生员等,没事就爬山,没事就爬山,爬到最后连营长都有了意见,后来就安排我们也下连队体验生活,每人分了几米清渣的任务,那活可真不好干,要把土和碎石头从2米多的沟里扔出去,想想也够累的。

但累一点也有好处,那就是在春节时,上级允许我们回营区休整,部队组织了很隆重的欢迎仪式,那些部队的家属们看着我们身上的脏得见不得人的装束时,都悄然落下了泪。我们可真是回营区休整的,连我们的被子都安排部队家属为我们清洗。过春节时,部队组织了拔河比赛,我们营四个连队,包揽了前四名,简直就没有一个对手可以让我们好好的拔一拔的。

就因为施工,那年老兵复员都推迟了,也就是过了春节以后才让那些老兵复员的,在复员的老兵中,有我的班长。一天,他来找到我,给我说了好多话,让我在部队好好干,说是他带的兵都与他合了影,唯有我没参加。班长也真的够苦的,当了四年兵,到第四年快复员时,才让营里给批准入党,而他原来也是想走我现在的路——留疆,但因为名额少,考试没有通过,也就成为了遗憾。

到了96年的4月份,施工快结束时,一天我听到副营长在同营长谈我的事情,他们谈到马上就要施工结束了,也应该考虑小谢的事了。

考虑小谢的事,也就是部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营部的通讯员每到第二年时,一般都安排到汽车营学车。我听到后心里感到很高兴,若真的是能学成车,那我最初在部队多呆几年的想法就有可能成为现实,因为学车的驾驶兵按规定要服满5年的兵役。

只听营长说了一句,“我与运输科的也不熟悉,怕是难办。”

副营长说道,“你可以找一下副参谋长嘛。”

营长接到,“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

过了不到20天,施工结束了,我也遂成心愿,到汽车营学车。到汽车营学车的真的为我以后打下了基础。[/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