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危机:实业和内需市场是中国发展的根本

大大跑 收藏 0 72
导读:  农业、工业、流通业和基于三者的传统服务业,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世界经济的支柱。自那以后,以投资银行、大宗商品期货为代表的现代金融服务业逐渐上升为西方发达国家的主流产业,占据世界经济和某些西方国家相当大的比例(2007年华尔街金融服务业的利润占全美公司利润的40%)。   西方经济在后工业时代向虚拟资本主义方向发展体现了人类文明的无奈,体现了人类对未来的迷茫。作为文明先行者的西方,在长达两百年工业化带来的人类产出空前大增长后,进入20世纪70年代陷入了发展的低谷,整个西方世界突然感觉茫然不知所向。8

农业、工业、流通业和基于三者的传统服务业,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世界经济的支柱。自那以后,以投资银行、大宗商品期货为代表的现代金融服务业逐渐上升为西方发达国家的主流产业,占据世界经济和某些西方国家相当大的比例(2007年华尔街金融服务业的利润占全美公司利润的40%)。


西方经济在后工业时代向虚拟资本主义方向发展体现了人类文明的无奈,体现了人类对未来的迷茫。作为文明先行者的西方,在长达两百年工业化带来的人类产出空前大增长后,进入20世纪70年代陷入了发展的低谷,整个西方世界突然感觉茫然不知所向。80年代后期继起的网络经济高潮给西方注入了活力,可也仅仅带来短短十年的辉煌,犹如回光返照般不可依赖。那么,到底还有什么能为人类已经习惯的高消耗的奢靡的生活方式提供物质保障呢?还有什么能为人人哪怕仅仅是西方的每个人实现美国式的梦想提供保证呢?于是,美国和西方世界在其祖宗的宝库里挖掘出“金融基因”,迅速培育使其盛开为经济肌体上最为绚丽的花朵,这就是华尔街神话。号称虚拟经济的金融资本主义使西方似乎感觉找到了延续经济繁荣的密码,堪堪能与此前伟大的工业时代的高增长承接。


华尔街代表了一种经济模式,一种后工业时代的经济模式,一种产业空心化的经济模式。这种经济模式主张将创造最多工作机会,能带来最多财富增长的制造业转移至低成本国家,留下产业链中的服务业,并且大力扩张能统摄制造业的跨国集团和金融控股帝国来支撑国内经济。曾几何时,这种模式看起来十分强大,好像足以统治世界,足以创造新的繁荣。可好景不长,今次华尔街危机凸显这种模式也注定难行得通,即便在是最发达、在国际上最具有政治霸权的美国。华尔街危机说明,脱离实业的现代服务业不能支撑经济体的长期繁荣。华尔街危机宣告以现代服务业为主的空心化经济模式是失败的经济模式。现代服务业永远只能是实业经济的补充,而不可能替代它。它和实体经济之间在一定的条件下存在一个确定的比例关系,本末倒置的比例结构必然会导致经济体的失衡,引发危机。现代服务业可以作为单个城邦或者大国的某几个城市的安身立命之本,可决不能作为大国的立身之本。放眼看去,美国和世界的现代服务业体系过于庞大,特别是美国金融服务业过于庞大,造成了世界经济和美国经济的虚症,危机和随之而来的调整是难以避免的。


经过本次危机,世界经济的泡沫成分将被惨烈地挤出,金融服务业的规模将大幅缩减,美国和发达国家将会重新考虑国家发展战略,增加产业结构中的实业成分(可他们发展实业的企图与低成本国家竞争恐怕最终难以成功);世界经济将陷入长时期的低迷,进行较长时期的重构,重新寻找发展方向,抑或说是重新寻找工业化后时代人类未来的方向;迫于发达国家维持增长和转嫁危机的需要,国际间的产业整合将更加频繁和剧烈。我们也可以预见,已经找到经济发展密码,有“世界工厂”之称,正处于工业化中期的中国,将凭借较发达国家健康的产业结构、较落后国家成熟的产业体系,凭借已经积累的国力和不断快速扩容的庞大内需市场,成为世界经济中受冲击较小、难以撼动的中流砥柱,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分量将因为这次危机意外的增加,美国和西方在世界格局中的地位将相对下降;面对惨痛的教训,中国金融改革和国际化的步伐将会更加谨慎,中国对战略经济资源的保护和培育将更加有力,将更加珍惜已初成规模的国内市场,减少与外界对之的共享,放缓对高消耗工业品国际市场的争夺,在金融、资源、产权、市场各方面变全面开放为以我为主的有限开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