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七太空行走最终目的是为建永久性空间站准备

半猛犸 收藏 0 295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9_25_58661_7958661.jpg[/img]   “神舟七号”航天员正式确定为翟志刚,刘伯明,景海鹏。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9_25_58663_7958663.jpg[/img]   中国神七航天员出舱活动假想图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9_25_58662_7958662.jpg[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神舟七号”航天员正式确定为翟志刚,刘伯明,景海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神七航天员出舱活动假想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神七航天员出舱示意图


人长大了,要走出摇篮;人类成熟了,要走出地球。


早在古代,希腊神话里就有插着蜡翅膀飞向太阳的伊卡洛斯少年,中国神话里有逐日的夸父和奔月的嫦娥。自此,人类遨游太空的梦想从未停止过。


从40多年前苏联宇航员列昂诺夫走出飞船的那一刻起,人类迄今已进行100多次太空行走。


中国的神舟七号飞船正在等待最后的发射。这一次将有1名宇航员走出飞船,成为中国太空行走第一人。


中国对太空的拓边,不始于此,但中国人在人类开拓的太空边疆上行走,这是第一次。无论是技术攻关、产品研制、宇航员训练,还是任务组织指挥,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神七”即将发射之际,本刊讲述人类太空行走的故事,讲述“神七”围绕太空行走而做的特殊设计,为读者提供一个观看“神七”的指南。


科幻小说家保罗·莱文森曾说:“进入太空最重要的理由,是要进一步了解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进一步了解人的生命在宇宙中的意义——凡是晚上抬头望过星空的人,都对这个世界提出这样的问题。”


比天空宽广的是心灵。对太空的拓荒,最终是对心灵的拓荒。


中国太空“第一步”


相对于之前的“神六”,“神七”将实现太空行走,最大的挑战是提供可靠的舱外航天服和气闸舱


★本刊记者/蔡如鹏


9月20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


神舟七号飞船端坐在70米高的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上,沿着一条1500米长的无缝铁轨,经过1小时零5分的垂直移动,顺利转运至发射架下,等待最后的发射。


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新闻发言人早前宣布,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将于9月25日至30日择机实施,届时,将有3 名航天员组成飞行乘组。其中一人将走出飞船,成为中国太空行走第一人。


一位知情的航天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由于要进行出舱活动,神舟七号的技术难度和风险性要比此前的飞行大很多,无论是技术攻关、产品研制、航天员训练,还是任务组织指挥,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火箭系统顾问组组长黄春平透露,发射首选时间定于9月25日晚9点10分。太空行走预计在2 6日或27日的下午或晚上进行,随后飞船将于28日返回地面。


没有路的行走


航天员将在神舟七号附近进行40分钟的太空行走,“一手拉着舱外的扶手,一手进行操作”


《国际太空》杂志副主编庞之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太空虽然浩瀚美丽,但不具备人类生存所必需的条件,到处潜伏着致命的危险。这些危险包括高真空、缺氧、极度的温差变化、可怕的宇宙辐射和随时光顾的微流星以及空间垃圾。


1971年6月30日,前苏联“联盟”11号飞船返回地球时,返回舱一个与外界连通的压力阀门被震开,空气迅速漏光。舱内三名航天员暴露在真空中,急性缺氧,液体沸腾(液体的沸点随着气压的降低而下降,真空可导致液体迅速沸腾、汽化),在几十秒内停止了呼吸。


为了确保首次太空行走的成功,中国不仅做了精心准备,而且将发射时间推迟了将近一年。


2005年神舟六号成功完成载人飞行返回,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唐贤明曾对外界宣布,“2007年我们要实现航天员出舱,在太空行走”。


此后不久,当时的国防科工委(现国防科工局)主任张云川在向决策层汇报进展时表示,从技术方面考虑,2007 年11月就可具备发射飞行的条件。但国务院高层批示,“不抢时间,各方面的工作要做细做好”。发射时间因此推迟至次年三四月间。


“到了2008年4月,由于其他方面的原因,包括环境因素,再次推迟半年。”一位知情人说。


尽管做了周密的准备,但并不意味着到时的太空行走会变得轻松。


太空中没有路。庞之浩说,航天员移动身体更多的是靠手,而不是脚。因此,把出舱活动称为“太空行走”或“太空漫步”并不准确。


在太空中活动也不像看上去那样轻松自如。有一次,美国航天员戈登,打算走出“双子星座”飞船,将一根绳索系在飞船顶端。由于没有手脚固定装置,戈登半天也没完成任务。最后,他不得不“骑”在飞船上,用腿来固定身体,被舱内的指令长戏称为“骑飞船的牛仔”。


戈登后来回忆说:“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操作,我在地面进行过多次训练,最多30秒就能完成,但在太空行走中竟然花了30分钟。我知道太空作业比地面要困难得多,但没想到会如此困难。”


“这是因为在太空行走没有着力点,体力消耗很大,而且没有任何办法减少这种体力消耗。”庞之浩说。


据悉,航天员将在神舟七号附近进行40分钟的太空行走。中国载人航天工程飞船系统原总设计师戚发轫说,出舱后,航天员将“一手拉着舱外的扶手,一手进行操作”,取回事先放在舱外的科学实验装置。届时,飞船还将释放一颗小卫星,同步传回航天员在舱外活动的画面。


一套衣服一艘船


“舱外航天服是最难的一个,它的研制进度决定了发射时间”


美国人在登月之前,曾搞了一个双子星座计划积累经验。这项计划前后共进行了5次太空行走,为阿波罗航天员最终在月球上行走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确保太空行走的安全,最好的手段是提供可靠的舱外航天服” 。


庞之浩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舱外航天服就像一艘五脏俱全、功能完备的“柔性小飞船”,不仅可以把航天员与太空的恶劣环境隔开,防止强辐射、微流星和空间碎片对航天员的伤害,还能提供一个确保航天员生命安全的生存环境。


舱外航天服的气压调节是关键,不能出现一丝漏气,否则将危及航天员的生命。庞之浩,即使俄美在实现太空行走40多年后的今天,他们的舱外航天服仍时常出现问题。


美国航天员塞尔南一次执行太空行走任务,用力过猛,导致舱外航天服的背部外层破裂,他的后背很快就被强烈的太阳光灼伤。最后,塞尔南不得不在另一名航天员的帮助下才得以返回舱内。


2007年,美国“奋进”号航天飞机的两名航天员在舱外作业,其中一人发现自己左手手套出现一个小洞。虽然没有穿透到里层,但地面人员还是要求他返回密闭舱。这名航天员不得不提前两小时结束他的太空行走。


一位航天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神舟七号需要攻克的难关中,“舱外航天服是最难的一个,它的研制进度决定了发射时间”。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新闻发言人近日对媒体说,中国自主研制的舱外航天服,已经过专家严格评审,各项技术指标完全满足神舟七号飞行任务需要。这位发言人还透露,舱外航天服每套总重量约120公斤,造价3000万元人民币左右。


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尽管中国自主研制的舱外航天服已通过评审,但为了航天员的安全,仍向俄罗斯购买了一套舱外航天服。最终选哪套出舱,还要根据最后性能对比的结果决定。如不出意外,神舟七号航天员将穿着“中国制造”的航天服出舱,完成具有历史意义的太空行走。


根据航天员出舱时是否系带,太空行走可分为“脐带”式和“自主”式两种。


“脐带”式行走是用一条系带把航天员与航天器像婴儿与母体一样连接起来,航天员在舱外活动时所需的氧气、压力、电源和通讯等生命保障系统都由这条“脐带”提供。


这种方式简单、安全,技术容易实现,但缺点是受“脐带”长度的限制,航天员只能在航天器附近活动,太远容易出现“脐带”缠绕,使航天员像婴儿一样窒息死亡。


苏联在太空行走第一人列昂诺夫出舱以后,美国从“阿波罗”飞行开始,航天员在太空行走时都不再使用“脐带”式,而采用“自主”式,即航天员在太空行走时使用一种外形像一个大背包的便携式生命保障系统。


1984年,美国航天员布鲁斯·麦克坎德利斯二世背着喷气式发动机,完全脱离“挑战者”号航天飞机进入太空。


麦克坎德利斯二世背上的喷气式发动机看上去更像是一把椅子,也有人称它为“太空摩托”。它属于载人机动装置,能够为航天员移动提供动力,并可控制移动的方向和速度。


“自主”式行扩大了航天员的活动半径,使他们可以到远离航天器100米的空间活动。但这也增加了危险,一旦发生事故,航天员可能就再也回不来。


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神舟七号航天员将采用“自主”式太空行走,不需要“脐带”为航天员提供保障。但为了安全,仍会在航天员与飞船之间系一根安全绳。

穿越生死之门


开关舱门这项看似简单的活动步骤却多达几十项


航天员进行太空行走时,最麻烦的事要算进出气闸舱了。一般没有两三个小时,根本没法通过,即便只是出去几分钟。那么,气闸舱有什么用呢?


气闸舱又叫气压过渡舱,它像一道位于飞船与太空之间的闸门,既可阻断两边气体的自由流通,又可让航天员进出。


航天员出舱时必须要打开舱门,如果舱门直接面对太空,两边巨大的压力差,不仅会使舱内的空气立刻泄漏掉,而且还会让航天员像炮弹一样冲出去,非常危险。


庞之浩说,目前经常执行太空行走任务的国际空间站和航天飞机,均设置有专用的气闸舱。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神舟七号的气闸舱并不是专门添加的,而由此前的轨道舱改造而成,改造后的轨道舱有两扇舱门,内侧的与返回舱相连,外侧的通向太空。


神舟七号航天员出舱时,两名航天员首先由返回舱进入气闸舱,然后关闭气闸舱内侧的舱门,接着在气闸舱内穿好舱外航天服;给气闸舱逐步泄压,并吸氧排氮;直至真空状态——与太空中一致;最后,再打开气闸外侧的舱门,一名航天员出舱,进行太空行走,另一名航天员则留在气闸舱内协助。


返回时,则正好相反。整个过程如同船舶通过江河上的水闸。


气闸舱的另一个作用是航天员在出舱前,要坐在这里吸一两个小时的纯氧。这主要是为了预防减压病。


舱外航天服尽管可以提供适当的大气压力,保障航天员的生命和工作需要,但如果压力过大,会使航天服僵硬,穿上后行动不便。因此,舱外航天服内的压力要比身体承受的正常压力低很多。


压力降低后,原来溶于人体组织和体液中的氮气就会析出,形成气泡(气体在液体中的溶解度随着压力的降低而减少 )。这些气泡如果出现在皮肤,会像蚂蚁爬一样,瘙痒难忍;如在关节及其周围组织,会引起关节疼痛;如在肺小动脉或肺毛细血管,会引起咳嗽、呼吸困难;如在神经系统或血管内,则会导致死亡。这就是减压病。


因此,航天员在进行出舱活动时,必须吸足一两个小时的纯氧,把体内氮气的含量降到最低。


在太空飞行中,飞船的舱门被称为“生死之门”。如果关闭不牢,就有可能导致船毁人亡,历史上曾有过教训。因此,开关舱门对于神舟七号而言也是一个生死考验。


搭载神舟六号的航天员费俊龙曾介绍说,开关舱门这项看似简单的活动步骤却多达几十项。据了解,神舟七号的舱门已做过数百次试验,3名航天员也进行了训练,都可独立完成开关舱门的操作。


事实上,在进行太空行走的过程中,操作的步骤和程序极其重要。“神七”上的舱门密闭快速自动检测装置,也能随时监控舱门密闭状况。


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步”入太空


中国发射神舟七号进行太空行走的最终目的,正是为建造自己的永久性空间站做准备


自从40多年前列昂诺夫走出飞船的那一刻起,人类迄今已进行100多次太空行走。


作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第二阶段的首次飞行,神舟七号此次升空的主要任务有三项:航天员出舱活动(即太空行走) 、进行空间材料科学实验和释放伴飞小卫星。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分三个阶段,即第一阶段将航天员送入太空并安全返回;第二阶段完成出舱活动、空间交会对接试验,发射空间实验室;第三阶段建造永久性空间站。


我们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步入太空呢?


事实上,在载人航天初期,人类自身对这个问题也不甚清楚。最大的初衷或许只是为了证明人类能够在宇宙真空中生存和工作。


20世纪70年代后期,随着苏联“礼炮号”“和平号”空间站的建成和美国航天飞机的使用。太空行走开始用于空间维修、布设卫星和进行空间试验。


尤其是搭载航天飞机的航天员,经常执行“放”卫星和“抓”卫星的任务。他们将有问题的卫星带回来,维修后再送回去。比如耗资25亿美元的“哈勃”望远镜,自1990年送入太空,一直故障不断,多亏了航天员出舱维修,才得以工作至今。


自从国际空间站计划实施后,太空行走又找到了新的用武之地——组装、对接这个庞大的空中城堡。今天,各国已经认识到,离开太空行走,空间站就无从建起。此次,中国发射神舟七号进行太空行走的最终目的,也正是为建造自己的永久性空间站做准备。


也有人批评说,完全可以让成本低廉又干得不错的机器人替代人类进行太空行走,为什么一定要提心吊胆地让人去冒险呢?


载人航天飞行的支持者争辩道,只有人类才具有柔韧的身体协调能力和灵活的头脑,能搞从太空行走中获得最大的收获。


最有说服力的论据,可能仍然是最初的动因——太空探索,归根结底是人类的梦想。




“神七”的载荷


★本刊记者/刘向晖


据中科院院士、“神七”飞船系统设计总顾问戚发轫介绍,相对于“神六”飞船上的2名宇航员和飞行5天,“神七 ”为3名和7天。


应对更大的有效载荷,就成为“神七”亮点之一。其中,两套出舱宇航服就占重将近200公斤。另外,“神七”准备足量甚至余量的航天员消耗品,包括食品、水、睡袋等。食品柜置于轨道舱中,按照每人每天2.5~3升的用水量,通过水箱和单独的软包装两种方式准备航天员用水。


在轨道舱内,3名航天员一天通过呼吸以及体表蒸发,共排出近3升水。因此,神舟七号提高了对水汽冷凝的能力,扩大了冷凝水箱,把所有裸露管线都贴上吸水材料,确保飞船湿度控制在人体正常日常生活所适宜的80%以下。同时,将轨道舱内温度保持在17~25摄氏度之间。


轨道舱,是3名航天员7天工作生活的最主要场所。“神七”放置更多适合航天员生活的必需品,如食品加热装置和餐具等。轨道舱中挂有一个睡袋,供3名航天员轮流休息用。失重状态下,人其实可以浮在空中睡觉,但考虑到人在地面养成的习惯,所以通过睡袋人为地制造一种“床”的感觉,否则航天员睡觉时可能会产生坠入万丈深渊的幻觉。


轨道舱中还有一个专门的清洁用品柜,航天员可以用里面的湿巾等物品进行清洁。


他们,远离地球而去


很多年后,他回忆起那历史性的一瞬,“只觉得自己像酒瓶塞子一样从过渡舱内弹了出去,顿时浑身轻如气球”


★本刊记者/周华蕾


大概从希腊神话里那个插着蜡翅膀飞向太阳的叫伊卡洛斯的少年起,人类遨游太空的梦想就从未停止过。


正如世界航天之父齐奥尔科夫斯基所说,“地球是人类的摇篮,但是人类不会永远生活在摇篮里,开始他们将小心翼翼地穿出大气层,然后去征服太阳系”。


第一次太空行走


事实上,这样的“行走”异常艰难,稍有不慎,结局便是永远地漂浮在太空中,成为一颗“人体卫星”。


这道舱门被称为“生死之门”。在太空环境里,真空、极端的冷热、微流星、空间碎片和各种辐射犹如“宇宙”杀手,时刻威胁着宇航员的生命。


1965年3月18日,在绕地飞行一周后,“上升2号”的过渡舱盖颤动着缓缓打开。


列昂诺夫开始第一次太空行走前,工作人员担心他可能因此遭受永久脑损伤。人类能否适应广阔太空,当时谁也没有把握。连着一条5米长的“脐带”和安全带,穿着100多公斤重的宇航服,列昂诺夫只身走进太空。


很多年后,他回忆起那历史性的一瞬,“只觉得自己像酒瓶塞子一样从过渡舱内弹了出去,顿时浑身轻如气球”。


列昂诺夫抓住飞船的扶手,艰难地漂到距离航天器7米远的地方。紧接着,他不由地在脐带另一端旋转起来,由于缺乏可以利用的操纵装置,他无法使自己停下来,旋转使得脐带“像章鱼一样”缠在他身上。在没有任何参考资料的情况下,苏联的设计师们并没有考虑到宇航服正反面可能的温差,也没有充分估量到限制层的重要性。在真空环境里,列昂诺夫的宇航服像充足了气似地鼓胀起来,以致他根本没有办法返回筒形闸门舱。


头盔里热腾腾的汗气使整个面罩都模糊了,他什么也看不见。他的心脏以每分将近200次的频率一路狂跳,他不得不冒着血管被气栓梗阻的危险,一点点降低宇航服的气压。最后,当衣内的压力降至0.25个大气压时,宇航服终于瘪了下来——这个气压值已经超过了危险水平的极限。


返舱以后,列昂诺夫的航行还遇上了许多麻烦:自动导航系统失灵,通讯元件被烧坏,飞船偏离预定返回地1300 多公里,最后降落在乌拉尔终年积雪的山丘上,险些遭到狼群的攻击。


列昂诺夫奇迹般地安然返回地面,为苏联赢得了又一个宝贵的“第一名”。这在十年前还被英国皇家天文学家认为是天方夜谭:“太空旅行完全是胡扯。”


苏联的宣传机器竭力鼓吹这项成绩,在飞行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列昂诺夫作报告说:“在太空中,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漂动。比如,我张开双臂和双腿,然后就腾空而起了??”


媒体对于宇航员打开舱门、以28100km/s的速度进入太空的阐释,使“太空行走”一词广为流传。但事实上,这样的“行走”异常艰难,稍有不慎,结局便是永远地漂浮在太空中,成为一颗“人体卫星”。列昂诺夫从发现航空服膨胀到关闭舱门的时间不过210秒,但他承受的生理和心理压力却是难以想象的,他的体重减轻了5.4公斤,每一只靴子里积聚了3升汗水。


对于当时正积极与苏联开展太空竞赛的美国,这是又一记当头棒喝。1957年苏联成功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后,当时的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就曾得意地说,“这证明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优越”。像那颗“史泼尼克”卫星给美利坚民族带来的深重危机感那样,美国人再次坐不住了。


5天之后,美国宇航员怀特乘坐“双子星”飞船进行了首次太空机动行走。与列昂诺夫不同的是,他装备了一个类似喷枪的小型火箭发动机。但无论如何,美国又一次落了下风,在只有两个对手的比赛里,“第二名”带来的政治红利实在不值一提。


不过,在世界范围内,这些成果足以让拥有太空梦想的人们鼓舞。正是那个时候,时任中国七机部部长的钱学森表示 :“先把载人航天的锣鼓敲起来。”尽管探索太空是人类最朴素的理想,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显赫成就都始于战争:德国的 V-2火箭产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而第一颗人造卫星到阿波罗飞船的一切成就都是冷战时期取得。


太空探索技术在太空竞赛的背景下你追我赶地前进。僵持不下的局面,一直持续到1969年7月21日格林时间4 点7分,美国人尼尔·阿姆斯特朗的左脚小心翼翼地触及月球表面那一刻。


不能承受之重


“如果可能,我还要说,我爱妻子。我很抱歉,我们的婚姻,成为我成功的最大代价。”


“阿波罗”登月计划的成功,宣告了美国在这场太空竞赛中反败为胜。


之前的八年里,在纳粹科学家冯·布劳恩的主持下,美国连续发射10艘“阿波罗”飞船。这样的步伐较苏联稳健得多,但如同被太阳熔化了翅膀、最终跌落爱琴海的伊卡洛斯,美国也为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第一批“阿波罗”计划的三名宇航员就是在1967年死于突然起火的纯氧舱内。


太空旅程的神秘吸引着人们前行,而这未知也充满了凶险,谁也无法预料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据《洛杉矶时报》披露,就在“阿波罗11号”登月的前两天,美国政府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尼克松总统准备了一份叫《月球灾难》的悼词,里边写着:“这些勇敢的人来到这里,打破了它的平静,但最终却要在平静中死去。他们清楚自己已经失去生还的机会,但他们更知道这种牺牲将给整个人类带来新的希望。”


在激进的苏联,损失更为惨重。1968年,俄罗斯民族的骄傲、第一名进入太空的加加林死于勃列日涅夫时代的一场飞行事故中。次年,负责登月计划的N-1运载火箭在两次飞行实验里遭遇了毁灭性打击:先是2月21日发生严重的爆炸,近百名参试人员被当场炸死;随后是7月3日晚上,因为一个金属部件的松脱,这个加满燃料的2788吨的庞然大物落回地面,炸毁了整个发射场地。


有人把苏联在登月竞赛的落败原因归结为科罗廖夫在1966年的病逝。这位被“拨乱反正”的苏联火箭专家科罗廖夫,曾在1961年4月一个晴朗的上午,头一回把人类送上太空,让纸上谈兵了几百年的计划和草图成为现实。


但不管怎样,这枚承载苏联登月梦想的“巨无霸”不但没能赶在美国之前将苏联人送上月球,反而最终吞噬了全盘登月计划,也让苏联在太空竞赛中惨淡收场。


而在毗邻的中国,太空探索的脚步正为一场浩大的政治运动羁绊,1971年“9·13”事件后,输送宇航员的空军队伍成为“批林批孔”的重点,中国宇航员的选拔工作中止,“曙光一号”载人飞船的计划也冷却在一张张构思图中。


太空探索的步调慢下来,油尽灯枯的苏联自然负担不起如此开销。没有了强有力的政治因素的支持,美国宇航局(N ASA)也很难凭大幅削减的预算再创辉煌。


科技实践中一点一滴的进步总是不那么直接刺激人们的眼球,于是,世界末日、UFO、外星人??一切有关太空的词汇止步于人类的臆想中。在电影和书籍里,“太空”概念被一次次重新包装,人们对太空始终满怀憧憬和好奇,那些去过外太空的宇航员们始终为世界各地的青少年所神往


在今天的俄罗斯,已经把工作转向全球变暖问题的列昂诺夫依然受人爱戴。当他乘坐的车穿过莫斯科的街道,警察会根据特殊车牌号认出他,并向他行礼致敬。列昂诺夫的车牌号是0011,代表他是苏联史上第11位进入太空的宇航员。


然而对阿姆斯特朗来说,名气和光环成为他一生不能承受之重。美国当局表示,当初挑选阿姆斯特朗作为“登月第一人”,是认为他更适合一种“美国传奇”——“沉着、安静、特别自信。他是一个孤身飞越大西洋的林白那样的人物,心中没有自己。”


从月球回来以后,阿姆斯特朗的沉着安静渐渐变成孤僻。为了彻底从公众眼里隐退,他于1971年退出了美国宇航局,在大学任教至1979年,后来在偏僻的乡村买了一块地,过起了半隐居生活,他的妻子觉得跟他越来越难以沟通,最后离开了他。


很多年以后,已经满脸褶皱的阿姆斯特朗再次面对镜头,“我们的婚姻,就像一次失败的飞行,无声地崩溃了??如果可能,我还要说,我爱妻子。我很抱歉,我们的婚姻,成为我成功的最大代价。”


美国第一位绕地球飞行的宇航员、参议员约翰·格林则一直没有放下自己的老本行。他曾于1962年环绕地球,并于1998年以77岁高龄再度飞进太空,是迄今为止年岁最大的宇航员。


即使在2003年哥伦比亚航天飞机失事以后,面对一而再的沉痛灾难的发生,他仍然不遗余力地推进太空计划。他说,纪念死者的最好方法,就是继续进行太空探险。


人必须离开地球


自“阿波罗17号”溅落太平洋以后,整整36年,再没有一个人踏上月球沉寂的地表。


“在太阳升起前约摸1分钟,一道睫毛那么细的深紫色出现在东方??转眼间,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各种颜色瞬间褪尽,地球清晰地呈现在你眼底。”在太空中,每天日出日落16次。从宇航员的记述里,不难想象太阳如何闪电一般一跃而出,又迅速隐去。


目前,已经有400多人欣赏过这种壮阔,其中走出飞行器漫步太空的宇航员是151人。航天技术的日新月异,早已让人们可以脱离“脐带”,靠独立的生命保障系统和喷气式发动机自由移动,宇航员太空行走最长时间的世界纪录也超过了 82小时,他们可以在地球轨道上最大程度地信步由缰,而不必像列昂诺夫那样焦急得满脸大汗。


但涉足月球的人数始终停留在12。自“阿波罗17号”溅落太平洋以后,整整36年,再没有一个人踏上月球沉寂的表面。


2004年1月14日,美国总统布什在NASA华盛顿总部宣读了“新太空计划”,雄心勃勃地提出“重返月球” 。在这份登月蓝图里,人类将在2020年之前重返月球并建立永久基地,为下一步将人送上火星做准备。


21世纪的太空俱乐部不再是美国和俄罗斯的天下,越来越多的国家跻身其中,欧空局的“智慧1号”、日本的“辉夜姬”、中国的“嫦娥1号”都已经瞄准月球并成功发射,而印度的“月球飞船1号”也酝酿在2008年10月发射。


不久前,一向心直口快的NASA局长格里芬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美国计划在2020年再次把宇航员送上月球,但是也担心中国可能会抢先一步。2003年10月15日,杨利伟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被送入地球轨道。美国宇航局现在开始意识到,作为世界上第三个有能力把人送入地球轨道的国家,如果中国愿意,就完全有可能在未来十年把人送上月球。


格里芬的言论令太空界大感震惊,但亦有人士认为这是实情。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中国问题专家约翰逊·弗利兹就认为,虽然美国在技术上有优势,但它缺乏“政治决心”,“中国和美国人有点像龟兔赛跑,中国人缓慢前进,每隔几年就发射。美国人跑得飞快,但却不够耐久”。


在上个世纪的“阿波罗”计划花费了250亿美元,也即平均每个纳税家庭负担472美元后,超过五分之三的美国人反对这项“新太空计划”,认为不如用来投资教育。有人开始怀疑,这也许是一场“政治秀”。


因为太空探索的高昂成本,“竞争”的字眼越来越多地为“合作”所替代。1993年,有史以来最大的国际空间合作项目——国际空间站开始实施,该项目由美、俄、日、加拿大与欧洲的12个国共同参与,预计耗资600亿美元。空间站建成后将围绕地球旋转,从400公里高空俯瞰地球。


和平时代的太空探索,一度生死攸关的政治任务正在向市场的自由买卖转型。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民营企业会向任何买主提供现成的和航天器,每个普通人都能畅游太空。


2001年,俄罗斯航天局启动了一项旅游计划,美国富翁丹尼斯·蒂托坐进了“联盟号”飞船,成为第一位私人太空游客,为此他付了2000万美元的路费。从国际空间站返回后,他留下了一句话:“太空不是宇航员的太空,太空是所有人的太空。”


人类经历太空漫游后,世界著名科学家霍金阐述了更为犀利的观点:人必须离开地球。


科幻小说家保罗·莱文森曾说:“进入太空最重要的理由,是要进一步了解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进一步了解人的生命在宇宙中的意义——凡是晚上抬头望过星空的人,都对这个世界提出这样的问题。”


终有一天,人类将走出摇篮。


太空行走“女王”


在太空作业的宇航员总会和地面连线,他们的笑容让全世界感动。但,宇航员们都明白,每次太空行走都是“勇敢者的游戏”


★本刊记者/陈君


“我们的星球很美丽,精巧细致,但第一眼看见它时,我想到:原来它真是圆的。”列昂诺夫如此描述太空行走这一历史时刻。


世界第一个太空行走的女性也是苏联人——1984年7月25日,同样崇拜加加林的前苏联女宇航员萨维茨卡娅,走出“礼炮7号”空间站,向地球问好。


萨维茨卡娅1948年生于莫斯科。父亲是两次获得苏联英雄称号的空军元帅,母亲是教育工作者。萨维茨卡娅从中学时代就开始练习跳伞,对火箭技术也颇感兴趣。


萨维茨卡娅17岁时就创下3项世界跳伞纪录。大学二年级时,她就能驾驶雅克18型飞机飞行。大学毕业后,她当上航空教员。经过艰苦努力,萨维茨卡娅成为所在学校的第一名女试飞员。1970年她夺得在英国举行的飞行特技世界锦标赛冠军。到1980年,萨维茨卡娅已掌握20多种型号飞机的驾驶技术。两年后,她被推荐进行第一次太空飞行。


1984年,萨维茨卡娅第二次“上天”,任务是到“礼炮7号”轨道站舱外进行试验性焊接操作。莫斯科时间7月 25日15时左右,萨维茨卡娅在前,指挥员扎尼别科夫在后,由通道舱进入太空,带着万能手动工具来到轨道站外的平台。萨维茨卡娅站在一个踏板上,将双脚固定在上面,切割一块固定在样品板上的金属样品,然后把两块金属板焊在一起。扎尼别科夫用摄影机拍下这一切,并向地面传送。萨维茨卡娅动作娴熟,准确无误,还不时向地面报告进程。最后,她宣布:“我已对第一块模板进行金属喷漆,样子很好看。”7月29日,萨维茨卡娅安全返航,“进入太空后,视野非常开阔。看地球的话,可以看到山脉、江河、大海。夜晚时,还能看到城市的灯光。当然,如果你开始室外作业,就顾不上东张西望了。”


此后不久,萨维茨卡娅与一位飞行员结婚,并于1986年10月喜得贵子,当时她已38岁。这也证明太空生活不会对女性生育产生影响。


如今,进入太空的女性已有40余人。


美国东部时间2007年18日11时46分,国际空间站美国女指令长佩吉·惠特森创造两项历史:与飞行工程师丹尼尔·塔尼一起完成空间站第100次太空行走,成为太空行走累计时间(32小时36分钟)最长的女性。美国国家航空和航天局地面人员称惠特森为太空行走“女王”。


这次太空行走因为航天员与地面控制人员间谐趣对话,多了几分轻松。


塔尼采集转动装置表面颗粒物时说,装置齿轮转动时,表面被磁化的颗粒物也跟着移动,看起来像是排队前行的蚂蚁,“它们像是活的,还挺闹腾”。


一名地面人员受他人委托,问女指令长惠特森,太空行走是否比做饭和缝衣更有趣。“请转告他,我回去后会负责照顾他。不过,照顾方式可能不会让他好受。”惠特森回答说。


近年来,在太空作业的宇航员总会和地面连线,他们的笑容让全世界感动。但,宇航员们都明白,每次太空行走都是 “勇敢者的游戏”。


在太空行走没有参照物,无法分清物体远近大小和移动速度快慢。一个小疏忽就可能导致宇航员脱离空间站,迷失在茫茫太空。但是,这些并没有阻止人类对自己的“高边疆”的开拓和向往。


据悉,航天员将在神舟七号附近进行40分钟的太空行走。中国载人航天工程飞船系统原总设计师戚发轫说,出舱后,航天员将“一手拉着舱外的扶手,一手进行操作”,取回事先放在舱外的科学实验装置。届时,飞船还将释放一颗小卫星,同步传回航天员在舱外活动的画面。


舱外航天服的气压调节是关键,不能出现一丝漏气,否则将危及航天员的生命。庞之浩,即使俄美在实现太空行走40多年后的今天,他们的舱外航天服仍时常出现问题


庞之浩说,目前经常执行太空行走任务的国际空间站和航天飞机,均设置有专用的气闸舱。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神舟七号的气闸舱并不是专门添加的,而由此前的轨道舱改造而成,改造后的轨道舱有两扇舱门,内侧的与返回舱相连,外侧的通向太空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