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第二十六章

除了肖鹏等寥寥几个人预见到鬼子会大举进攻,根据地会丧失外,根据地的民众,对这突然到来的风暴都是措手不及,只能是惊慌失措。他们绝对没有想到,鬼子还有这么大的力量,在一天之间,就席卷了整个北部山区。这时的公路上,山岭上,村庄里,到处晃动着黄色的身影,到处可以听见鬼子的咆哮,到处都可以看见被捕的男男女女,到处都可以看见被屠宰的牛羊。而让他们最不能接受的,是八路军的节节败退,是被包围,是抵抗的微弱。不是说,鬼子是秋后的蚂蚱,怎么这蚂蚱蹦起来,比老虎还凶恶?夸大的宣传和现实的极大反差,引起了老百姓的极度困惑和不满,抱怨之声不绝于耳。

松树岭下的村庄已经十室九空,百姓们知道这里要打大仗,纷纷举家逃亡,他们害怕李家窑和张庄的悲剧在这里重演,因此到处充满了恐怖的景象。齐玉昆想找些老百姓帮忙加固工事,弄些粮草都找不到人,因为好多百姓已经对运河支队失去了信心,他们感到的是大难临头了。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没有能力保护他们的政府,是对政府的,深深的失望。当虚假的繁荣建立在沙丘之上的,一旦遇到风暴,立刻就会倒塌,当初肖鹏就预见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极力反对建立公开的政府。因为他明白,如其最后让老百姓失望,不如当初就不给他们希望。

此时从各个地方传来的消息都是令人沮丧的,肖鹏面对这一个个不利的消息,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心中的焦灼比任何人都厉害。小野的中心开花,快速推进,的确出乎他的预料,把他那有限的部队割得七零八落。已经散沙一片的汉奸们,今天所表现出的积极性,又一次证明了小野的不凡。这个强硬的对手,像是冬眠的蛇,一旦苏醒过来,张开的利口就充满了血腥味。他花了那么大的力气,那么长的时间,大摆迷魂阵,用那惊人的耐力在等待时机,时机到了,他终于出手了,肖鹏不能不钦佩他的深谋远虑和非凡的坚韧精神。现在怎么办?谭洁的部队受到了阻击,对手是极为强悍的特工队。杨万才的部队,面对的是最为凶悍的木村,对方的人数、火力都强于他多多,他们能守多久?最让他痛心疾首的,是彭述怀他们也被围了,那里是个死路,而他的手里只有田亮的一个手枪排,距离又最远。别说肖鹏手里没有足够的部队去增援,就是有,也是远水不解近渴。一旦彭述怀牺牲或者被俘,都会震惊整个华北,给敌人以巨大宣传的机会。再说,他手里掌握着冀州特委的全部秘密,万一他抵抗不住敌人的利诱和酷刑,那将给整个冀州未来的抗日斗争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这才是致命的。从哪方面来说,肖鹏都想第一个把他救出来。但是他又清楚,就算他不顾一切的抽出兵力去增援,这个时候,彭述怀他们,很可能已经全军覆灭了。作为这一地区的,最高军事指挥员,肖鹏感到了自己的失职,不管有多少客观原因,他还是没有尽到全力。如果不是他的孤傲性格,不是他在劝说别人的时候缺少耐性,工作再细一点,早早的搞到鬼子要发动进攻的证据,也许就能说服很多人,彭述怀就没有那么多的支持者,也许就不会一意孤行。还有,这次小野的进攻,目标那么准确,有的放矢,尤其是情报及时,连彭述怀去山芋子村那么精密的情报都很快的弄到了手,这不能不说是他的失职。他不是没有预见到队伍中有叛徒,内奸,但是他做了什么?观察,再观察,柔柔寡断,致使小野能长驱直入,脑后像是长了眼睛。如果他派人把他早早的控制起来,也许鬼子就不会行动的这么迅速、准确。这么多的也许,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肖队,增援的部队准备好了,是不是马上出发?”齐玉昆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打断了他的沉思。

“不用了,让他们隐蔽休息,看好秘密通道。”肖鹏说着从石头上站了起来,目光投向了远处。他已经想明白了,此刻出兵去增援彭述怀他们,没有了任何意义。他不能像没头苍蝇似的,哪里着火就去哪里乱扑,不能再让这有限的部队四分五裂,至于彭述怀他们,只能听天由命了。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肯定不是智者,明知不可为而不为之才是智者。彭述怀那边的战斗从一开始就十分激烈,肖鹏即使派出援兵也只能为他们收尸,做这种表面文章不是肖鹏的性格。的确,这是从一开始就不对等的战斗。不很宽阔的山村小路,顶多能走两辆马车。王刚虽然把部队撤到了拐弯处,避开了鬼子的炮击,但是另一个不利顿时出现了,那里没有任何遮蔽物和掩体,他们只能趴在光秃的公路上,或者进行立体射击,这样的射击效果不好不说,自己的身体很容易成为对方的靶子,尤其是机枪手,首先会受到攻击。因此,战斗刚刚开始,机枪手就挂了彩。而皇协军在赵三和泉养的督导下,以排为单位,攻击进行的十分疯狂,使战斗一开始就是白热化。

彭述怀并没有参加过真正的战斗,在他的记忆里,皇协军和八路军作战犹如羊和老虎,根本不堪一击。现在身临其境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他们的疯狂不逊色于鬼子。

“彭部长,你往后撤,这里不用你。”王刚射出一颗子弹,见彭述怀一个劲的往前冲,不停的射击,有些急了。因为田亮对他的交代是绝对保护彭述怀的安全。

“不要管我。”彭述怀大声的说,手里的枪又射出一颗子弹,一个皇协军在他的枪口下倒了。他一怔,随后脸色变得煞白,这是他第一次亲手杀人。

“卧倒!”就在他一怔的刹那间,耳边听到了这样的狂吼。随后自己的身体被王刚扑到在地。原来鬼子见他们抵抗顽强,把小钢炮调了过来,开始进行炮火轰击。王刚是听到了炮弹发出的声音,把他扑到的。彭述怀感到一股热流从脸上淌了下来,开始以为自己受伤了,可是很快知道不对,因为背上的王刚没有反应,还是压在他的身上。他稍一用力,王刚的身子就翻了过来,一块弹片嵌在他的后脑上,鲜血就是从那里淌出来,但是他已经不能说话了。“王排长!”彭述怀使劲的晃着他的身体,眼睛变得血红,他那一向温和的目光,透露出十分的凶狠。看来人变成兽往往就是一瞬间,君子变成凶徒也是一瞬间。彭述怀放下王刚的尸体,看看围拢过来的战士,一声不响的拿起了他手中的机枪。

一个班长模样的战士,看出他要干什么,连忙走过来,要从他手中夺过机枪,可是又不由自主的退了回去。

“滚开,我连死的权利也没有吗?小鬼子,去死吧!狗汉奸,去死吧!”彭述怀此时像是疯了,在皇协军的弹雨中,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疯狂的扫射起来。

奇迹就这么发生了,无论是鬼子还是汉奸,都没有想到在这么密集的炮火中,会有人不要命了,向他们攻击。走在前面的十几个皇协军,一下子被他撂倒了七八个,剩下的皇协军也许被打懵了,也许看见玩命的,自己不会玩了,掉转头,像是被猎犬追捕的兔子,不顾一切的亡命奔逃,眨眼间,又被彭述怀干掉了三四个,如果不是机枪没有了子弹,彭述怀还会向前冲。这时的彭述怀手里端着枪,呆呆的站立着,仿佛失了魂魄,一动不动,公路上,顿时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这绝对是战场上的奇观。一个从没有真正打过仗的人,因为不要命了,在这一瞬间,干掉了十几个皇协军,凭一人之力,打退了皇协军的进攻。

在后面督战的赵三和泉养并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眼看着皇协军潮水似的退了回来,以为八路军来了增援部队,也吃了一惊,两人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望眼镜。在镜头里,同时出现了一个手端机枪,身穿白布褂子,戴着一副近视镜的中年人,从他的打扮上可以看出,他不是八路军。但就是这个不是八路军的军人,以不可思议的勇敢,击退了皇协军的进攻,这个人是谁?泉养把望眼镜递给了身边的楚军。楚军只看了一眼,就大声的惊叫起来。“太君,他、他是彭部长。”

“你的,没有的看错?”泉养耗子般的眼睛,突然瞪得老大,说不出是惊喜还是愤怒。因为彭部长的资料他早就看过,知道他是干政工的,搞宣传的,不是个军人。做那个工作,耍嘴皮子够个将军,论打仗,连个士兵都不如。这个人怎么这样神武?还敢拼命?

“不错,是彭述怀。”赵三接过话去,虽然他没有见过对方,但是耳朵里已经灌满了,脑子里早已形成了图案。

“炮火的不要,抓活的有。”泉养听说前面那个人是彭述怀,立刻发出了新的指令。因为他明白,活的彭述怀,比死的彭述怀有价值的多。

不用他说赵三也是这么想的,他觉得立功授奖的机会到了,如果生擒了彭述怀,他在这次扫荡中就大大的露脸,功劳是没人可比了。他急匆匆的走到前面,对一连长做了吩咐,让他亲自带队进行攻击,并再三交代:要活的。

顿时,刚才沉寂下来的山谷又响起了密集的枪声,皇协军像是潮水似的涌进了山路,子弹打得两边的山石火星四溅,打得地面不住的腾起黄色烟雾,双方往来的枪弹之多,像是织布机在纺线。

“同志们,我们没有退路了,能顶一分钟就多顶一分钟,为村里的同志赢得时间,你们怕不怕?”彭述怀对身后的战士说,镜片后的眼睛闪烁着光芒。

“不怕!”他的话几乎得到了所有人的响应。在战士们的眼里,彭述怀是大干部,他都不怕死,他们就更没有理由怕死。尤其是刚才,他们目睹了他的勇敢,对他的怨气早已飞到九霄云外,换成的是钦佩。和特委的大干部一块去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由此看来,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好,你们不愧是党教育出来的好儿女,死在抗日战场上,无尚光荣,就让我们一起为中华儿女树碑立传吧!”彭述怀慷慨激昂的说着,第一个射出了子弹。

别说口号没用,这时候彭述怀说出的话,真的十分鼓舞人心。他的子弹刚刚发出,所有的战士,枪口里都射出了子弹,冲在前面的皇协军,像是喝醉酒似的倒了下去。一时间,山谷里又是枪声大做,每一个人都忘了生死。然而,彭述怀手下的人毕竟太少,战斗的空间又太小,再加上皇协军后面有赵三督战,伤亡很大,不得不一步步的后撤,快退到村边的路口时,一共只剩下不到十个人了。彭述怀在村口的大树边站下了,脸色严峻的对剩下的人说:“同志们,我们不能再退了,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党考验我们,祖国检验我们的时候到了,让我们用最后一滴血,书写祖国的明天吧!”

“妈的,快冲,八路没有子弹了,就剩下这么几个人了,活捉彭部长的,有重赏。”赵三挥舞着手枪说,他已经进入了冲锋的第一梯队。他的话音刚落,一颗子弹从他耳边擦过,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但是他的话是起了作用,毕竟想升官发财的,大有人在,他们已经看出彭述怀他们没有几个人了,“嗷”的一声狼嚎,雪球般的滚了过来。

“准备手榴弹。”彭述怀大声的说,并首先把最后一颗手榴弹掷了出去。几乎于此同时,七八颗手榴弹同时爆炸了。随着烟雾的腾起和鬼哭狼嚎,几个皇协军的胳膊腿飞上了天空,但是彭述怀他们更惨,因为他们没有子弹了。

“同志们,和鬼子拼了。”彭述怀扔下短枪,操起一把长枪,利箭般的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