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三国 初出茅庐 黄雀现身

望蓝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整个禁军校场眼看着就要成为北晋内斗战场的时候,情况有了新的变化。那些正在准备为了自己效忠的主公与对方撕杀的时候,这些杀气腾腾的军人突然被观站台上这一声炮响给震的目瞪口呆,还没等他们缓过神来的时候,只见另一群禁军士兵高声呼喊着从校场外涌了进来,数量比校场内原来的禁军多了几倍,这些后来的禁军向潮水一样,迅速占据了整个校场,把忠于太子的军队和忠于二皇子的狼骑卫都围了起来。

太子一党和二皇子的手下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刚开始还在猜想这些人可能对方的人,可是直到这两边的军队都无差别的受到这些禁军士兵的监视的时候,所有的人才反应过来,他们都是这些禁军准备攻击的对象。两帮正准备互相战斗的人马,顿时安稳下来,三方就这样在观战台下僵持着。

观战台上,木定北和木望南吃惊的看着张仪,看上去都对张仪的举动感到意外。木定北面有惊疑之色,还没等他问出个话来,只看见张仪缓缓的从衣服中掏出一块金牌,当着两位皇子的面高举起来,木定北定睛一看,知道了这块金牌的来历,心中一惊,连忙对着金牌跪下,木望南也与观站台上的文武百官一齐跪下。

张仪威风八面对着众人喝道:“御赐金牌在此,见此牌有如见君!”

众人再拜高呼:“万岁!”

观站台下的众军士也听到一点苗头,整个校场的军人都在同一时间放下武器,向观战台的方向跪拜。

张仪手举金牌,对着寒霜说道:“‘狼骑将寒霜上前听令!”

寒霜走到张仪面前跪下,低头拱手道:“老将在!”

张仪高声说道:“皇上口谕:太子刺伤未愈,难以掌管禁军,为保证太原城安全,令寒霜接替太子节制禁军,凡太原城中一切军事力量皆听寒霜指挥,有违君令者,寒霜可行先斩后奏之权!”这一句句话,一个个字,像一把把匕首刺进了木定北的心理,自己好不容易才掌握的兵权被剥夺,寒霜居然还被赋予了先斩后奏之权,这不是明显是在针对自己的吗?难道父皇已经知道自己准备兵变的事情,特意派寒霜来擒拿自己吗?想到这里,木定北心中烦躁,惶恐不安,竟然跪在地上,不住的打起了冷颤。

寒霜站起来,对着张仪拱手道:“老将领命,定然善忠尽职,不负皇恩!”

张仪点点头,继续说道:“寒老将军,前日太子遇刺,凶手虽然在被俘前已经自尽,但是幕后的主谋却还没有伏法,皇上担心会有敌对势力,趁着我国进行举武大会之期,对两位皇子不利,所以特别在大会开始之前,又亲自调集了5万禁卫军,在校场周围警戒。现在这些人马聚齐,就请寒老将军行使自己的掌军之职!以慰皇上厚望!”

众人心中大惊,本想皇帝木达叶早已经病入膏肓,在此弥留之际居然还做下了如此安排,表面上将禁军交到太子手里,又秘密的调集的5万大军在校场外围隐伏。果真是帝王之心,诚不可测啊!

“是!”寒霜拱手向张仪施一军礼,转身向自己的部下高声叫道:“传本将军命令,狼骑兵卫立刻全数退出校场,在场外指定地点分散休整,原地待命,非得本将军命不得擅入校场;校场原班护卫人马全数退出太原城,各回军营待命,非得本将军令,不得擅出军营;从即时起,校场及太原城的警戒工作由本将军率太原禁卫亲掌,任何军队不得本将军令,不得在太原城中集结。违命者,斩!!!”

木望南听见张仪和寒霜的话,心理实在是万分的不解,本以为父皇解除了太子的禁卫兵权之后会对太子一党有进一步的举动,但是没想到是实际的情况却不像自己先前想象的那样,忠于自己的狼骑卫和忠于太子的那部分禁军,都被寒霜赶出了校场。这样一来,整个校场就只剩下寒霜一个人的军事力量了。父皇虽然在表面上打压了太子一党,但是实际上却是把自己和太子一起各打了五十大板。这样的结果在木望南看来实在是有点失望啊!

寒霜的命令一下达以后,守在观战台附近的狼骑卫已经被寒霜直接带领的宫廷禁卫接替了防御,把守住了通向观战台的通道。而忠于太子的那两万禁军,也在皇帝亲调的五万禁军的监视下,缓缓退出了校场!

太子一党看着眼前这些情景也只是在心中暗暗的着急,却无计可施。刚才忠于太子的军队在兵力上占据了绝对上风,尚且顾忌太子的安全和狼骑卫的战斗力而不敢强行攻打观战台,现在太子兵权尽失,再加上寒霜直接领导的禁军无论是从人数还是战斗力上都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这样的情况下,要是他们再强行攻打观战台的话,肯定就会遭到狼骑卫和这五万禁军的联手进攻,这样的做法和自杀没有任何区别。而且就算太子一党想要孤注一掷,全力一搏,但是张仪和寒霜现在身负皇命,对抗他们就等与直接反叛皇上,先前自己还可以利用军令蒙蔽这些士兵与二皇子为敌,但是要想要自己手下的这些禁军士兵明目张胆的反判皇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想到这里,太子一党的众成员不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们知道他们这一次已经是输的彻彻底底的了。

木定北在观战台上看着自己用来和二弟争夺皇位的最后一点军事力量就这样被剥夺了,自己彻底击败木望南,稳坐皇位的机会就这样轻易的失去了,心中充满了惶恐和不甘!从现在起,失去这些军事力量保护的自己,就成了一个可以任人宰割的太子。而最严重的是,那些想废立自己的人当中,不仅仅有二皇子一派,以及张仪这些原先标榜中立的朝臣,甚至还有自己最害怕的——父皇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