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将帅——科涅夫 元帅(苏联)

景麒121 收藏 2 962
导读:伊万•斯捷潘诺维奇•科涅夫(Ivan Stepanovich Koniev,1897—1973),苏联元帅。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历任第19集团军司令、西方方面军司令、加里宁方面军司令、西北方面军司令、草原方面军司令、第2乌克兰方面军司令、第1乌克兰方面军司令等职。   1897年12月28日,科涅夫出生于基辅区洛杰伊诺村的贫苦农民家庭。1916年,科涅夫应征加入沙俄军队,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1917年11月复员回家后,参加建立尼科尔斯克市的苏维埃政权。1918年参加苏联gcd并被选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伊万•斯捷潘诺维奇•科涅夫(Ivan Stepanovich Koniev,1897—1973),苏联元帅。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历任第19集团军司令、西方方面军司令、加里宁方面军司令、西北方面军司令、草原方面军司令、第2乌克兰方面军司令、第1乌克兰方面军司令等职。

1897年12月28日,科涅夫出生于基辅区洛杰伊诺村的贫苦农民家庭。1916年,科涅夫应征加入沙俄军队,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1917年11月复员回家后,参加建立尼科尔斯克市的苏维埃政权。1918年参加苏联gcd并被选为尼科尔斯克县执行委员会委员和县军事委员。

苏俄国内战争时期,科涅夫历任装甲列车政委、步兵旅政委、师政委、远东共和国人民革命军司令部政委,在东线参加对高尔察克部队、谢苗诺夫匪帮和日本干涉军的作战。参加过平定莫斯科“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叛乱和喀琅施塔得叛乱。国内战争结束后,先后任海滨第17步兵师政委和第17军政委。1926年入高级首长进修班学习。1927年毕业后,被任命为步兵团团长。后升任副师长、师长。

1934年,科涅夫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1936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出任师长。1937年9月升任军长,率部在蒙古边界与日军作战。1938年9月,科涅夫升任第2远东特别红旗独立集团军司令。1939年率部与入侵外蒙的日军展开激战。1940年6月,科涅夫获得中将军衔,调任外贝加尔军区司令。1941年1月改任北高加索军区司令。在此期间,科涅夫锋芒初露,训练方法得当,作战指挥得力,要求部队严格,显示出优秀的军事指挥素质。

1941年6月22日,法西斯德国对苏联发动突然袭击,苏德战争爆发。北高加索军区奉命组建第19集团军,科涅夫任司令,编入统帅部大本营预备队方面军群。1941年7月初,第19集团军转隶于铁木辛哥西方方面军。科涅夫率部在维捷布斯克方向对优势德军进行艰苦的防御作战和反突击。7月至9月初,科涅夫率部参加斯摩棱斯克交战。

1941年9月11日,科涅夫晋升为上将。翌日,出任西方方面军司令。西方方向是德军进攻首当其冲的目标,德军的“台风”战役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而来,科涅夫必须设法挡住德军的进攻。德国最高统帅部在制定向莫斯科战略方向实施进攻的计划时,决定由杜霍夫希纳、罗斯拉夫利地域向维亚济马方向实施强大突击以突破苏军防御,合围并歼灭苏军于维亚济马地域,而后再向莫斯科方向进攻。为达此目的,德军在斯摩棱斯克以东集中中央集团军群180万大军和大量技术兵器,按计划实施进攻。

科涅夫在西线部署了6个集团军,但在德军优势兵力兵器面前,难以有效地阻止德军的进攻。9月底前,苏联最高统帅部已注意到德军在西方方向有发动主要攻势的迹象并开始调兵遣将,无奈速度太慢。科涅夫命令部队改机动防御为固守,同时把预备队调到斯摩棱斯克到莫斯科公路一线。但德国中央集团军群仍大举向前推进,10月2日,已有12个师突破西方方面军防线,打开了通往维亚济马的缺口。同时,德国第4装甲集团军也已突破布琼尼预备队方面军的防线,布琼尼的失利使科涅夫的侧翼暴露给了德军。10月4日,科涅夫的5个集团军陷入困境。次日,最高统帅部批准科涅夫关于将部队撤往勒热夫—维亚济马防御地域的决心,但为时已晚。迅速推进的德军各坦克集团于10月7日在维亚济马附近会合,切断了科涅夫的退路。10月10日,斯大林命令朱可夫接替科涅夫为西方方面军司令,科涅夫任副司令。10月14日,德军占领加里宁。17日,苏联成立加里宁方面军,从西北方向阻止德军突向莫斯科,任命科涅夫为司令。正是在莫斯科保卫战的关键时刻,科涅夫施展了自己独特的战法。

加里宁的失守,使西方方面军和西北方面军接合部的情况急剧恶化。德军由此既可从北面和东北面迂回莫斯科,又可对西北方面军的后方实施突击。新组建的加里宁方面军在兵力兵器方面都劣于与之对阵的德军。但科涅夫仍率部以顽强积极的防御,成功地阻止住德军在谢利扎罗沃和托尔若克方向的进攻,箝制了中央集团军群的13个师,使其无法调抵莫斯科近郊参加决战,大大减轻了朱可夫的压力。

在莫斯科城下反攻中,科涅夫率部由防御迅速转入进攻。实施加里宁战役,解放加里宁,向前推进60公里~120公里,重创德国第9集团军主力,使西方和西北两个战略方向的直接联系得以恢复,加里宁方面军、西方方面军、西北方面军的协同有了保障。科涅夫率加里宁方面军在莫斯科会战中起了重要作用,协同其他方面军粉碎了德军包围占领莫斯科的战略企图。1942年8月,朱可夫出任最高统帅部副统帅而被派往斯大林格勒,科涅夫接任西方方面军司令,继续执行牵制中央集团军群和攻打勒热夫的艰巨任务,同时还担负阻止德军从中央集团军群调兵增援斯大林格勒方向的重任。1943年3月,科涅夫改任西北方面军司令,但任职时间不长。

德军在斯大林格勒会战和苏军1942年至1943年之交的冬季进攻中失败后,德国最高统帅部决定在苏德战场发动大规模夏季攻势,以夺取战略主动权,扭转不利的战争进程。德国最高统帅部鉴于德军在库尔斯克突出部地域的有利态势,决定从南、北两面向该突出部根部实施向心突击,围歼苏联中央方面军和沃罗涅日方面军,而后向西方方面军后方突击,此后预定向东北方向发展进攻,同时还将向列宁格勒进攻。

实施冬季进攻后,苏军转入防御,巩固既占地区,准备发动进攻,主要突击预定指向西南方向。但在发觉德军企图后,苏联最高统帅部决定在库尔斯克突出部暂时转入防御,消耗德军突击集团,为苏军转入反攻和总攻创造有利条件。苏联最高统帅部为准备库尔斯克会战,调集了沃罗涅日方面军、西南方面军、中央方面军、布良斯克方面军和西方方面军,同时还组建草原方面军作为战略预备队。1943年6月23日,科涅夫被任命为草原方面军司令,统帅5个合成集团军、1个坦克集团军、1个空军集团军、1个步兵军、6个独立坦克军和3个骑兵军。

7月4日到11日,中央方面军和沃罗涅日方面军(防守突出部的北部和南部)进行了艰苦的防御战,中央方面军粉碎了德军的进攻,但7月11日,南部的形势告急。负责协调行动的最高统帅部代表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命令草原方面军所属第5坦克集团军和第5近卫集团军及另2个军开赴普罗霍罗卡夫投入战斗,第5坦克集团军给德国第4装甲集团军以粉碎性打击。苏军的大规模反攻于7月23日开始。8月3日,科涅夫指挥草原方面军与沃罗涅日方面军协同作战,向别尔哥罗德大举进攻,仅用2天时间就攻占别尔哥罗德,并迅速向哈尔科夫推进。8月17日,苏军包围该地。8月23日,草原方面军在其他部队配合下,解放哈尔科夫。草原方面军战功卓著的兵团被授予“哈尔科夫”荣誉称号。8月26日,科涅夫晋升为大将。

德军在库尔斯克失败后,企图通过顽强的防御将苏军的进攻阻止在韦利日、多罗戈布日、布良斯克、苏梅、北顿涅茨河、米乌斯河一线,保住第聂伯河以东最重要的经济区。同时还在纳尔瓦河、维捷布斯克、奥尔沙、索日河、第聂伯河、英洛奇纳亚河一线加速构筑称为“东方壁垒”的战略防御地区。

苏军为解放左岸乌克兰、顿巴斯、基辅和夺取第聂伯河右岸各登陆场,在库尔斯克会战后又集中5个方面军与德军展开第聂伯河会战。科涅夫指挥草原方面军向波尔塔瓦、克列缅丘格、克拉斯诺格勒、上第聂伯罗夫斯克等方向实施突击,粉碎了德国第8集团军和第1装甲集团军各兵团,于9月底进抵第聂伯河。草原方面军从行进间强渡第聂伯河,并在右岸夺取了数个登陆场。10月上旬,科涅夫率部为扼守和扩大登陆场进行艰苦作战,在克列缅丘格以南将各登陆场联成总登陆场,并于10月15日由此发动进攻。科涅夫从皮亚季哈特卡、克里沃罗格方向突破德军在第聂伯河右岸的防御,和其他方面军共同摧毁了德军的“东方壁垒”。

1943年10月20日,草原方面军改称第2乌克兰方面军,进抵基洛夫格勒和克里沃罗格接近 地。接着参加苏军在右岸乌克兰举行的战略进攻,并单独实施了基洛夫格勒战役。1944年1月5日,科涅夫集中优势坦克兵和步兵突然向基洛夫格勒发起猛攻,于1月7日消灭了德军5个师(内含2个装甲师),从而由南面对卡涅夫突出部的德军集团进行了深远的包围。

南部战区的战略形势在迅速朝着利于苏军的方向发展。但是,德军据有第聂伯河中游卡涅夫地域,形成科尔松—舍甫琴柯夫斯基突出部,防守的德军为南方集团军群的第1装甲集团军和第8集团军,严重威胁着瓦杜丁第1乌克兰方面军和科涅夫第2乌克兰方面军的侧翼。德军企图利用突出部作为进攻基地,以恢复沿第聂伯河两岸的战线。苏联最高统帅部命令瓦杜丁和科涅夫围歼突出部德军集团。两个方面军决定在突出部根部实施猛烈的相向突击。科涅夫在道路泥泞的困难条件下做出重大的部署变更,隐蔽而迅速地将主力向北调动,造成了主攻方向的兵力优势和突然性。1月24日,科涅夫部从东面发起进攻,迅速突破德军防线,与瓦杜丁部急速对进,并于28日在兹韦尼戈尔罗德卡地域与瓦杜丁部会合,完成了对德军科尔松—舍甫琴柯夫斯基集团的合围。经过16天激战,歼灭德军10个师。在围歼德军过程中,科涅夫眼见德军正从第1乌克兰方面军第27集团军战线突围,便果断地命令自己的部队冲过方面军作战分界线,封闭了德军突破口,阻止了德军的突围。此举受到斯大林的赞赏。

1943年3月5日,科涅夫在兹维尼戈罗德卡—乌曼一线发动著名的“泥泞进攻战”——乌曼—博托沙尼战役。时值春暖冰溶季节,整个战区地面黏滑泥泞。但科涅夫以势如破竹的进攻,在两个星期内从第聂伯河西岸打到德涅斯特河的西岸,和朱可夫第1乌克兰方面军合围了德国第1装甲集团军。科涅夫还命令部队绕过该部的右翼,全速向罗马尼亚进军。大批部队压向普鲁特,攻入罗马尼亚。1944年2月,科涅夫晋升为苏联元帅。法西斯德国在苏军和西方盟军东西两线的夹击下节节败退,战争开始向德国本土推进。1945年1月,苏联最高统帅部命令科涅夫第1乌克兰方面军和朱可夫第1白俄罗斯方面军并肩向德军发起维斯瓦河—奥得河战役。科涅夫率部奉命向纵深近500公里的奥得河进军,首先歼灭凯尔采—拉多姆斯科一带的德军,然后挺进奥得河,攻占西里西亚工业区,为进攻柏林创条件。

科涅夫利用声东击西的战术给德军造成的假象是主要突击将从维斯瓦河东岸的克拉科夫开始,从而成功地保证了桑多梅日登陆场这一真实主攻方向的战术突然性。1945年1月12日,科涅夫命令用大炮进行猛轰,并命令1个集团军和2个坦克集团军从桑多梅日登陆场出发,直捣凯尔采,3天后即予攻克。同时,左翼集团军也抓住战机开始向西里西亚发起进攻,第60集团军占领了克拉科夫。科涅夫以170英里宽的正面向德国边境逼进,消灭德国第4装甲集团军和第17集团军。1月23日,科涅夫部抵达奥得河和西里西亚工业区。这时,科涅夫命令第3坦克集团军从奥珀伦抄西里西亚德军的后路,形成包围德军的态势,迫使德军撤退。这样,西里西亚工业区才免遭破坏。1月25日,第1乌克兰方面军全部集结在戈贝尔,戈贝尔至奥珀伦的奥得河一线,和朱可夫的第1白俄罗斯方面军一样,摆好了向柏林进攻的阵势。

早在1944年底斯大林就暗示过:朱可夫的第1白俄罗斯方面军将担任直接攻打柏林的任务,科涅夫的第1乌克兰方面军的任务是协助包围。这个决定意味着朱可夫将独自摘取攻占柏林的桂冠,而科涅夫只是配角。

1945年4月1日,斯大林召集苏军高级将领研究对德国的最后进攻。斯大林要科涅夫和朱可夫准备好各自的作战计划,一两天内向最高统帅部汇报。4月3日,斯大林听完朱可夫和科涅夫的汇报后,在作战挂图上的第1白俄罗斯方面军和第1乌克兰军之间划出分界线,其终点是柏林东南约60公里处的吕本,同时对他们说,倘若敌人在柏林的东接近地上进行顽固抵抗将使第1白俄罗斯方面军的进攻受阻,第1乌克兰方面军应准备以各坦克集团军从南面突击柏林。这一决定实际上向朱可夫和科涅夫发出了秘密竞争的号召。

1945年4月16日,科涅夫和朱可夫同时开始行动。第二天,在实施大规模空中轰炸和地面炮击之后,科涅夫就跨过尼斯河,长驱直入德军的防御向纵深推进。朱可夫在泽洛高地被德军挡住了去路。科涅夫行动神速,重新部署2个坦克集团军并征得斯大林同意,向北挺进,直捣柏林。此时,科涅夫充分发挥了机动装甲部队的威力。4月20日,他的2个坦克集团军打到了吕肯瓦尔德,切断了德国两个集团军之间的联系,然后又与朱可夫的部队在柏林东南会师,并包围了德国第9集团军的13个师。4月25日,科涅夫的第4近卫坦克集团军与朱可夫的第2近卫坦克集团军会师,把柏林的德军卫戍部队团团围住。同时,科涅夫命令第5近卫集团军向西面的易北河进军,并于4月25日与美军在托尔高会师。科涅夫随后奉命消灭柏林东南被围的德军,其余部队则夺取德累斯顿,并与美军在克姆尼茨会师。

这时,科涅夫又奉命火速向南进军,攻占布拉格。科涅夫统率坦克兵团和步兵兵团3昼夜就完成100公里~200公里的行军,进到德累斯顿西北的出发地域,从北面与第2乌克兰方面军和第4乌克兰方面军会合,包围布拉格之敌,德军被迫投降。5月9日,科涅夫部攻占布拉格。

在战略性进攻阶段的作战中,科涅夫表现出高超的军事指挥才能。其中主要是善于选择主要突击方向和确定实施主要突击的时间;善于果敢地在最重要地段集中兵力兵器,尤其善于使用和机动坦克装甲力量,使坦克装甲力量的威力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同时科涅夫还重视诸军兵种的协同作战,重视诸军兵种整体力量的发挥。

战后,科涅夫历任驻奥地利苏军中部军队集群总司令兼驻奥地利最高军事委员,苏联武装力量部副部长兼陆军总司令,苏联军事部副部长兼苏军总监察长,喀尔巴阡军区司令,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陆军总司令,华沙条约组织武装部队总司令,苏联国防部总监组总监,苏联驻德军队集群总司令等职。

科涅夫两次荣膺苏联英雄称号,荣获7枚列宁勋章,3枚红旗勋章,2枚一级库图佐夫勋章和1枚红星勋章等。1973年5月21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科涅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莫斯科去世。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