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六章:第二十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9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二十



第六大队在天刚亮的时候到了距离甄家堹不足一里之处,忽前面跑回了侦察班长罗虎向罗汉民报告:“大队长,前面甄家堹的山隘口约有一个中队的鬼子们正在驻兵烤火,隘口两边的山顶上也有几个鬼子的哨兵在游动。”


“哦?”罗汉民的眉头又皱到了一起问道:“隘口被鬼子占据是来时就知道的情况,怎么他们一直也没动弹?如果隘口还在鬼子手里,就说明友军们还没冲出去,很可能还在山里转悠。”


举起望远镜罗汉民透过山洼前枯干稀疏的枝丫看了一会又问罗虎:“隘口两边的峭壁能不能爬上去?”


“俺刚才看过了,”罗虎道:“隘口两边的山有常年雨水冲出的小缝隙,人要上去手和脚一起使劲能爬上去,可是骡子就不好说了。”


罗汉民想了一下又和刘同启商量了一下,然后溜下了沟底招呼几个连长让他们分别用望远镜看着前面有人影晃动的山隘以及两边的峭壁说道:“隘口处有一个中队的鬼子在烤火警戒,我估计他们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守住隘口以防友军冲出去,另一个是起着烽火台的作用,一旦这边有事这些鬼子们可以通风报信并下来参与战斗。这个隘口对我们来说起不到阻止的作用,因为咱们除了几匹骡子之外全部是轻装备,可以从远离隘口的山上爬上去翻过山梁就可以从那边撤走了,但友军们不行,所有的辎重和家当———体现出他们战斗特色的重武器都驮在马背上,如果让他们放弃这些重武器攀爬山坡绕过去,我估计他们是不会做的。”


罗汉民说完后又看了看前面的隘口对眼前的几个连长们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在友军通过之前把这个山隘口给他夺下来怎么样?具体的打法是一连在左、二连在右带上步枪、轻机枪和手榴弹从两侧爬上去接近隘口,先干掉隘口上端的哨兵然后摸到隘口处一起投弹射击,同时我带三连、四连用迫击炮和掷弹筒一起向隘口处的正面开火并冲锋,这样咱们三面一起打,我估计夺下这个隘口并坚守一段短时间内给友军脱身创造机会还是可能的。你们觉得如何?”


“大队长,我觉得可以,时间紧急,你下命令吧。”一连长李华山道。


“大队长,”二连长王尊龙略思忖了一下道:“我觉得这个山隘口的后侧一定有鬼子的外线部队在附近,我们一旦打了起来,山后面两边的鬼子如果前来支援,可能用不了多长的时间。”


“这个情况是绝对会出现的!”罗汉民道:“所以我的打算是:一旦我们夺下来隘口,一连、二连在前面准备接应友军并阻击前面的鬼子部队,三连和四连在山的后面阻击鬼子两边的部队,一旦友军冲了出去,我们四个连再交替掩护着撤出去。”


“可是有一个问题很关键,”刘同启最后说道:“我们现在不知道友军到底在什么地方,并且是否在不在我们的这个运动方向也很难说,因此,我觉得我们应该有必要弄清楚这个问题,否则我们面临着全大队有可能身陷险境的危险而最终等不到友军前来突围的情况。”


罗汉民听完笑笑道:“教导员的问题说到了点子上,这是决定我们是否应该采取这个行动的关键。一路上我也反复地判断着这支友军目前到底会在什么地段上?根据几个小时前我们擦肩而过的位置、这一段时间内友军行进的速度和可能的范围、对敌情在整个沂蒙山里布置情况的掌握程度和友军指挥官差不多的行动思路我都想到了———只是在途中他们有可能遇到的特殊情况我无从得知。所以除此以外我认为他们很可能就在附近的不远处寻找机会准备冲出山隘!真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这边一动手,他们听到枪响一定会高度关注并在确认了情况之后向这边冲来。但是万一我们控制住了隘口的几分钟之内仍不见他们的影子,那就说明他们有可能从别的方向突围了,我们又不能较长时间的坚守在隘口,也就只能冲过隘口向柴山转移了。看看大家还有没有别的意见?如果没有,准备立即行动!”


在几个连长们领到了命令起身要集合部队时,罗汉民又道:“大家要记住:友军一百多人骑着军马,可能还穿着鬼子军服,他们的马上都驮着武器弹药什么的,一旦见到了可千万不要误伤了他们!”


正当第六大队的四个连已经准备好只待罗汉民下令行动之际,突然在他们潜身之处的右后侧约三、四里之处骤然地响起了激烈的枪声!这枪声突然而猛烈,听起来不下两个连兵力的火力相互射击,除步枪外甚至还有轻机枪和手榴弹的猛烈爆炸!


罗汉民挥了挥手示意全大队伏低身子静候观察,只见约不到两分钟的短暂时间,这个正北方向的枪声渐稀,又可以明显地听见这枪声渐远。


这边潜伏准备攻占隘口的众官兵们满心疑惑不解地看着罗汉民等待他重新定夺时,罗汉民对周围的几个军官们说道:“取消行动。”


“老罗,”刘同启趴在罗汉民的身边小声问:“你说这枪声会不会是友军们与鬼子的部队打起了遭遇战?听枪响声他们好像奔正北面去了。”


“你判断的有道理,”罗汉民拽断了一棵草茎用呀咬着说道:“这肯定是友军他们,突然的打击又突然的撤退绝对是他们的手法!问题是他们正在转移突围,绝不会在包围圈内去主动地袭击小鬼子。我估计他们是猛不丁地碰见了鬼子的最少也是一个中队以上的部队而无法摆脱地打了起来,但枪声的突然中断也说明了他们已经脱离战场。”


“那能不能是鬼子的大队———比如说佐野贤一的联队主力追上了友军呢?”刘同启不由有些忧心忡忡地问道。


“不会的,”罗汉民道:“鬼子的大队让咱们阻击了一下,好像黄伟他们脱身后也骚扰了两次,所以我认为这一连串的骚扰阻击最少可以耽误鬼子们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友军们骑在马上,虽然驮的东西不少,但动作绝不比鬼子的两条腿慢。看起来他们一路上是碰上了许多的困难、并且是有意地绕着圈子借以摆脱追击的鬼子大队,否则绝对不会比咱们还慢!”


“我们怎么办?”刘同启看看身后因为听到了刚才的枪声便知道吴志伟的连队暂时安全但此刻正处在日军的追击下而显得激动不安的众士兵们问着罗汉民。


“友军从正北突围,但是不是从山铺一带出山我就不敢确定了。”罗汉民思忖了片刻对几个连长下令道:“一、趁着天尚未大亮,全大队保持肃静悄悄向两公里左侧的那片小树林内转移,到时候我再布置任务悄悄地向正北面运动好支援一下友军。


二、侦察班返回我们的来路附近一带,看看我们身后的鬼子大队离这里还有多远,如果前出三公里还没有他们的踪迹,你们就立即撤回来到前面正北刚才响枪之处找大队。


三、一连留下几个士兵观察一下看看把守山隘口的鬼子们一会是否有运动的迹象?然后确定这个隘口最后的敌情之后追上大队向我报告。立即行动!”


六大队的官兵们刚刚行动,一连的一名士兵追了上来向罗汉民报告道:“隘口处的一个鬼子中队正列队沿山根底下向正北方向跑去,直接距离离我们有八百米!现在隘口处暂时没有别的鬼子把守。”


“继续观察,十分钟后再向我报告敌情。”罗汉民说完又随队向前跑去。


罗汉民带着大队到了右侧的小树林里刚刚停步,就又听到了距离他们此刻的位置约不到一公里的距离内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而且,这明显是对阵的战斗声音在一处基本固定地响着!同时,派出不到十分钟的罗虎也跑了回来向他报告:“大队长,俺们刚出去不到一公里,就遇见一伙大约四百多人的鬼子骑兵部队在山里折向正北,从骑在马上的鬼子军官的肩章来看是个大佐,部队的鬼子兵们还背着电台,看起来是那个鬼子的联队部!我们看见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好要绕过一条深沟,我们在沟的这边上用望远镜看到的。”


“佐野贤一的联队部!”刘同启和众多的连长们一听顿时脸上都严峻了起来道:“他们的行动真够快的了!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仅仅四百多人?还都是骑兵?”刘同启小声地问。


“我觉得这不应该奇怪,佐野贤一带着好几千人,听到了枪声急急忙忙抽出所有骑马的官兵率先冲上来倒也可能,只是他亲自带队冲向最前线,倒也真是显示出他的联队的战斗意志和强悍!”罗汉民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要不是有纪律管着,要不是得回来向首长报告,俺真想一枪干掉了这个联队长!奶奶的!”罗虎最后还说了一句。


罗汉民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干掉了鬼子的联队长,弄不好要搭上整个大队同志们的生命!亏了没这么干,你奶奶的!对了,你刚才说他们要过一条沟,这条沟他们绕过来得需要多长的时间?”


罗虎想了一下道:“俺们在这条沟的边上,离他们一百多米,俺是用望远镜看到那条沟的走向,那条沟正好通向北面,但是要绕过来走平地,就得从后面走,俺估计最少也要马跑半个小时。”


罗汉民听完脸上一沉招手让几个连长们围了过来说道:“他娘的,都赶到一块了!我们的左前侧友军们正和鬼子们打了起来,我们是应该马上冲上去支援的,但是刚才山隘口的一个鬼子中队也在跑步向那个方向增援,所以我们现在上去一定会与这股增援的鬼子们遭遇,但要是等一会再上去,一是怕友军们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会遭到更大的损失,二是鬼子的联队长亲自带着四百多骑兵也冲了上来,几股力量合在一起,不要说是友军,就是加上我们也肯定会伤亡殆尽!你们说怎么办?”


几个连长都没说话,因为他们清楚他们的罗大队长绝对不会面对着强大的敌人打退堂鼓的,再说,后面的五百多士兵们也绝对不会在自己的亲人们正在遭受敌人进攻时犹豫退缩的!


“老罗,”刘同启在一边说话了:“有什么打算你就说吧。”


罗汉民沉着脸看看手表低声说道:“集合部队!”


当整个大队放出了几个观察哨后全部站在这个树林处列队站好时,罗汉民面色沉重地简单介绍了当前的情况然后说:“按理说,我们连夜从驻地到深山摸黑赶了两个来回,又在半道上打了鬼子一个伏击,损失了近百名同志,做到了上级让我们完成的阻击、骚扰并延缓了鬼子对友军的追击的速度,也可以说是完成了任务并于心无愧地返回驻地。但是,就在目前,你们都听见了我们左前侧的枪炮声,这就说明着我们的友军、我们的亲人正在遭受着日本鬼子外线部队的堵截和内线部队的追杀!你们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还能够心安理得地撤回去吗?”


看着五百多显示着坚毅和战志高昂、跃跃欲试以及丝毫没有经过了一夜山路奔波而显得疲惫神色的官兵们,罗汉民又看看手表说道:“我觉得不能!友军们没有冲出鬼子的包围圈,没有跑到山外或者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整,我们的任务就不能算彻底地完成。几个小时前我们和鬼子打了一仗,由于时间仓促,小鬼子人又多,我们的仗打得不太痛快,不仅牺牲了不少同志,而且连一点战利品也没有得到!这种窝囊仗不应该是我们大队所应该打出来的!所以,我决定:我们还要继续地去支援一下友军们!”


罗汉民说到这里在队列前走了一遍看了一眼纹丝不动沉默如山般的官兵们满意地点点头道:“面对目前的战场情况,我决定打一个时间差,也就是说,早了不能打,完了不敢打,什么时间打呢?就是再过几分钟,等着左侧山隘口的鬼子中队刚开始增援到位并投入战斗时、也是鬼子的联队长带着四百多骑兵再有20多分钟才能到达战场上的短暂间隙空挡内我们投入战斗!所以我决定:现在随队的伤员由二连抽出一个班护送出山隘口返回柴山驻地,其余所有同志们在我们得到了左侧鬼子已经通过的消息后,随我向战斗的位置隐蔽前进。一旦到了位置动起了手,那就不要考虑弹药,只管狠狠地打!记住:我们只能打五分钟甚至更短一点的时间,到时候各连连长听到军号声立即组织本连按次序撤退。在撤退的时候三连要做好阻击鬼子骑兵的准备,他们没来便罢,来了之后你们要阻击一下,我们也好交替掩护撤出大山。”


四分钟后,在伤兵和护送伤兵的一共40多士兵们因不能参加战斗而发着牢骚撤走了之后,得到了侦察班情况报告的罗汉民带着全大队尾随着外线的一个日军中队向北摸去。


此时已是第二天的早晨八点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