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感谢信

路易十四 收藏 12 331
导读: 笔者是在医院工作的,昨天正在上班,忽然听到医院内有爆竹声响起,于是诧异中走向门外,我看到如此一幕,几个乡民开着农用三轮车,从车上拿出来大约长二米宽一米的红纸黑字书写的感谢信。 敬爱的小李、小王大夫: 信的大意是这样的:我是一名眼科病人,我因患青光眼来医院就诊,我与其他十名同样患有眼疾的病人一同接受小李和小王大夫的诊治,小李和小王大夫不仅悉心照顾病患,而且为打消患者和家属的手术顾虑,不厌其烦的为其讲述什么是青光眼,什么是白内障,通过医生们的细心讲述我和几位将要参加手术的患者打消顾虑,当手术顺利进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笔者是在医院工作的,昨天正在上班,忽然听到医院内有爆竹声响起,于是诧异中走向门外,我看到如此一幕,几个乡民开着农用三轮车,从车上拿出来大约长二米宽一米的红纸黑字书写的感谢信。

敬爱的小李、小王大夫:


信的大意是这样的:我是一名眼科病人,我因患青光眼来医院就诊,我与其他十名同样患有眼疾的病人一同接受小李和小王大夫的诊治,小李和小王大夫不仅悉心照顾病患,而且为打消患者和家属的手术顾虑,不厌其烦的为其讲述什么是青光眼,什么是白内障,通过医生们的细心讲述我和几位将要参加手术的患者打消顾虑,当手术顺利进行后,85岁的李大娘,和83岁的陈大爷像小孩一样高兴地说“我看……看见了,我看见了。”……我们感谢小李、小王大夫的高超医术,他们视患者如家人的精神令我们感动。


此致


敬礼

2008年9月24日星期三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真的很感动,我们小医院竟有如此医生,我不禁感叹自己对本院得了解带了有色眼镜,我的喜色还没有完全流露到脸上,一位老同事的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把我浇个透心凉。

笔者来医院的时间尚浅,而这位老同事呢!

他在医院呆了28年,所以我侧耳倾听他的高论。

“他说这些小年轻(暗指小李、小王大夫等70-80后大夫),医术没看出咋的,手段倒是层出不穷。”原来所谓感谢信只不过是医生与患者达成的一种协议,你住院费用的一部分医药费我可以给你减免(所谓减免就是少用几百块钱的自费药品),而你的只要给我写一份热情洋溢的感谢信便可,于是呼上文书写的一幕便出现在医院大院。

感谢信是在医院走廊里贴的,来来往往的病患或是家属都会不竟然的驻足,我经过时看着那一抹鲜红胃里不免翻腾。

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

而感谢信作为一种病患对一位大夫高超医术和高尚品德的肯定,然而现在感谢信成了一种商品,这个商品带有价值和使用价值(我甚至暗想经济学家恐怕都没有意识到这种新的商品的出现),它作为使用价值表现在医生拿他作为一种招揽病人的招牌,而它的价值是那几百块钱自费药品的价值。

有人会插言既然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笔者是不是有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要说这不是闲事,这是我们对身体健康负责和对大夫医术肯定的大事。

假如你在一位所谓医术高明,锦旗、感谢信一大堆的大夫身边看病,而他并没有这么些荣誉,那么你就遭受了欺骗,这种欺骗一般情况下只是感情的欺骗(也就是说你得的简单病,这位大夫还可以能力所及),但当荣誉越来越重大夫越来越欣欣然,那么病患的噩梦就要到了,罪犯杀人会在大庭广众动手,庸医害人有时候你把命送在手术台。

通过老同事的口述还有一点我要披露,也就是说院方对于病患送来的感谢信给予150块的奖励,这种奖励和对暗箱操作的漠视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捣鬼医生的龌龊行为。这是一种对生命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

再者我们看看病患与相关家属的表现,他们被小利蒙蔽了双眼,以自身健康和他人健康为赌注换取所谓减免药费。

笔者这样自揭其短并不是为了嫉妒人家的荣誉,笔者只是担心荣誉一旦变成商品还有什么不可以交易,或许下次交易的就是患者的健康。

笔者所在医院不算太大,但也有200多张床位,而在职的大夫也在50有余,我们先不看医生的医术如何,就凭医德年轻的捣鬼大夫也应该向他们的前辈多多学习,本院的返聘老大夫和在职劳模也有几位,谁人曾经看见他们在这方面捣过鬼。

医术是在临床实践中靠自己摸索和努力学习逐渐形成的,不是一封感谢信可以达到的。

笔者在此奉劝捣鬼的大夫,你们应该把这种捣鬼的小聪明,放在对医术的摸索上。

也奉劝院方,不要仅对荣誉感冒,如此下去医院总有一天会被市场经济所淘汰。

更希望更多的患者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和健康去换那几百块钱,那是对自己对别人的不负责任。

在目前商品经济社会,希望不要有再多的东西沦为商品,这种希望是你你、我我、他他我们一齐努力才能取得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