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吨奶粉需召回 索赔超7亿:三鹿集团面临破产

jianghuisioc 收藏 7 3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万多吨奶粉召回的压力,可能面临的患儿疾病索赔,或将直接导致三鹿集团破产。9月23日,一位接近三鹿集团的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经三鹿集团内部初步估计,此次召回奶粉的总量可能超过一万吨,涉及退赔金额约达7亿元以上。考虑到三鹿目前并未召回液态奶,未来是否召回,尚有待相关政府部门决定;一旦决定召回的话,所需要的退赔金额肯定又将大幅上升。


此外,据说有政府官员已向三鹿集团传话,因食用三鹿奶粉致病的患儿所涉医疗费,三鹿集团作为主要责任方可能需要最终支付。


该知情人士还透露,三鹿集团的流动资金已全部用来支付奶粉退赔款,目前现金流基本断裂。三鹿集团高层曾希望在当地银行融资,但相关银行不仅不予放贷,而且要求收回之前的贷款。


雪上加霜的是,在奶粉退赔款项上,三鹿集团最终支付的金额可能还要高于集团内部估计。


因为有三鹿集团内部员工反映,三鹿奶粉的不少终端销售商,将原来批发来的大量奶粉分发给大批受雇者,要求以零售价退货。而部分消费者将奶粉分倒在已用空的三鹿奶粉袋或罐中,以换取更多的退赔款。


三鹿集团全称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三鹿集团2007年底总资产为16.19亿元,总负债为3.95亿元,净资产为12.24亿元。


知情人士指出,集团如果面临患儿家属索赔,按每名患儿治疗费1万元计算,也涉1亿多元赔偿款;如再遇液态奶退赔,以及患儿家属治疗费之外的赔偿,企业可能需要卖光厂房等资产才能赔付。


显然,2005年得到新西兰恒天然集团8.64亿元注资后,三鹿集团的财务状况呈现良性,负债率不到30%。但据《财经》记者获知,近两年来,8.64亿元外方投资中的近7亿元,主要被三鹿集团用于建设新的乳品工厂,新厂地点在山东、河南、安徽等省份境内。


上述知情人士认为,有形的损失或可通过变卖资产来赔付,但此次事件将使“三鹿”这块原来价值数十亿元的品牌变得分文不值。


“没有资金,没有品牌,企业根本不可能再有生存的机会。”他补充说。


《财经》记者了解到,三鹿的倒掉,或使与其直接相关的两大无辜群体蒙受巨大损失,即近万名企业职工和六万多户奶农。


三鹿集团的大股东为石家庄乳业有限公司,该公司96%左右的股份由900多名老职工拥有。2002年股改时,900多名老职工共计出资7000余万元,以“买一赠三”方式买下公司2.8亿元左右的净资产。


一位65岁的三鹿集团老职工抹着眼泪说,他退休时在厂里拥有工龄31年,退休后每年可得到分红款3万余元。如果三鹿破产,不但分红款没有,就连当年入股的数万元也将打水漂。


三鹿集团建厂50余年,不少老职工一家三四口人在工厂上班。一退休职工家庭有五口人入股,他和老伴之外,还有儿子、儿媳、女儿,入股资金达40万余元,这些钱有20来万是借的。他们原本认为三鹿将迅速发展,甚至在几年内上市融资,从来没想过三鹿会垮掉。


据介绍,集团及下属企业拥有职工近万人,在三鹿整个产业链(如销售)上就业的人员达到3万人以上。此次若三鹿集团破产,他们都可能失去工作。


另一个受损的群体即六万多户奶农,他们主要分布在河北省石家庄、保定等地,饲养有80余万头奶牛。自9月11日三鹿集团停产以来,每头奶牛日产的40余斤鲜奶无人收购。鲜奶最终被倒在村庄附近的沟渠中,沁人心脾的奶香如今只能让奶农们心酸不已。


据计算,尽管鲜奶分文不值,但他们每天仍要支付每头40余元的奶牛饲养费。目前,当地政府按每天每头牛10元进行补助,但奶农的亏损额仍有30余元。另外,不少奶农反映,他们至今尚未拿到政府的补贴款。


在河北省内的道路上,目前已可以偶尔看到贩卖奶牛的车辆。不少村民表示再坚持一段时间,如果鲜奶仍无人收购,将考虑卖掉奶牛。


据了解,河北省国资委已派驻工作人员至三鹿集团,其中部分人员接受的使命是理清三鹿集团资产,寻求资产新的接管方,以尽快使工厂运转。


另据彭博社今天的最新消息,持有三鹿43%股权的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其首席执行官安德鲁·费里尔(Andrew Ferrier)已经正式宣布,将其拥有的股权价值注销1.39亿新西兰元(折合9500万美元)。这样,这部分股权价值已经缩水为6200万新西兰元(折合2.9亿元人民币),下降了69%。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