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二十七章

没有姓名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size][/URL] 许久,陈雪兰没有说出一句话。沉默,是死一般的沉默。时间过去了很久,陈雪兰什么都没有说,她一直在想着刚才夏逸飞的说话。原来,吴德义一直都对自己放不下,他更没有结婚,他还是像以前一样的深爱着自己。陈雪兰和吴德义以前的事情就像是电影一样,在陈雪兰的脑海里一遍遍的浮现。沉默了许久,陈雪兰对夏逸飞说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许久,陈雪兰没有说出一句话。沉默,是死一般的沉默。时间过去了很久,陈雪兰什么都没有说,她一直在想着刚才夏逸飞的说话。原来,吴德义一直都对自己放不下,他更没有结婚,他还是像以前一样的深爱着自己。陈雪兰和吴德义以前的事情就像是电影一样,在陈雪兰的脑海里一遍遍的浮现。沉默了许久,陈雪兰对夏逸飞说道:


“吴阿姨现在是在哪家医院,我想去看看她。”陈雪兰对夏逸飞说道,其实在陈雪兰的心里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因为是吴妈妈住院了,自己也只想去看看她。不知道是怎么了,陈雪兰感到吴妈妈真的很可怜。然而做为晚辈的自己,也一定要去医院看看在病床上的吴妈妈。


“好的,雪兰。我带你去吧。”夏逸飞对陈雪兰说道。夏逸飞很了解陈雪兰此时此刻的心情,一方面,陈雪兰在通道自己说吴妈妈已经同意了她和吴德义的事情之后,陈雪兰是很高兴的。这样她就可以和吴德义在一起了。另一方面,吴妈妈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治疗,于情于理,陈雪兰都要去看看吴妈妈的。所以,夏逸飞就答应了陈雪兰带她去医院看望吴妈妈。


现在已经是傍晚6点多了,夏逸飞开着车朝医院的方向驶去,大约过了20分钟的样子,就来到了医院的楼下。夏逸飞考虑还是先给吴德义打个电话会比较好,所以,在楼下的夏逸飞拨通了吴德义的电话。


“德义,在病房吗?吴妈妈今天怎么样了?我在楼下呢。”夏逸飞对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由于这次突然的见到陈雪兰,并且自己又把陈雪兰带到这里,所以,夏逸飞考虑要先给吴德义打个电话,看看他有什么反映,再一个就是陈雪兰想看看吴妈妈,不知道合不合适,这些事情,夏逸飞一定要先和吴德义沟通才好的。


“是啊,我在病房的,我妈妈今天还可以吧,后天就要进行手术了。妈妈刚吃完饭,我和她在聊天呢,你上来吧。”吴德义对电话这边的夏逸飞说道,对于夏逸飞的到来,吴德义当然很高兴了。他都在医院一天了,也希望能和夏逸飞说说话,毕竟在医院里实在是太闷了。


“德义,你先不要激动啊,我和你说件事情。你不要激动什么的,让吴妈妈看见不好。”夏逸飞对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因为夏逸飞担心告诉吴德义陈雪兰就在楼下,怕吴德义会很激动,另外这个消息,夏逸飞不确定要不要告诉给吴妈妈知道。所以,在夏逸飞决定告诉吴德义之前,希望他能冷静下,不要太激动什么的。


“呵呵,到底是什么事情啊。搞得那么神秘,好了,我到外面接电话好了吧。嗯,我已经从房间出来了。你说吧,我听了一定没什么的,呵呵。”吴德义笑着对夏逸飞说道,同时他也从妈妈的病房走了出来,来到外面的走廊。因为吴德义感觉夏逸飞似乎很神秘的样子,估计一定是夏逸飞看到自己每天都在妈妈的身边守护,一定是比较沉闷的,所以,才给自己找点什么调味剂的。吴德义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他根本就不相信夏逸飞会有什么事情让自己激动的不得了,还要这么神秘的说出来。所以,吴德义在电话这头只是轻松的笑了笑,他在等待夏逸飞说的令他激动的事情。


“德义,我和你说啊。我找到陈雪兰了。。。。”夏逸飞对电话那头的吴德义说道,他说的声音很轻,声音很小。夏逸飞尽量的压低了声音,生怕被吴妈妈听见。所以,夏逸飞轻轻的对着电话说道。


“什么?!逸飞,你说什么!?”还没等夏逸飞说完,吴德义就抢过话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消息对于吴德义来说真的是太意外了,他根本就不会想到夏逸飞会和自己说这件事,找到陈雪兰了?这,这不是自己在做梦吧,这是真的吗?


“德义,你先不要激动,听我把话说完。我是找到雪兰了,要不你先下来到楼下,我们详谈吧。”夏逸飞对吴德义说道。因为夏逸飞感觉吴德义很是激动的口气,他担心会让吴妈妈知道,所以,他建议吴德义先到楼下再谈。


“好的,逸飞,你等我啊,我和妈妈说一下。”吴德义对电话那头的夏逸飞说道,挂断电话的吴德义回到病房看了看妈妈,一切都很平静。吴德义和妈妈说到楼下去买盒烟,得到妈妈的许可后,吴德义就从楼上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楼下。在楼下的小花园里,他看到了夏逸飞。


“逸飞,逸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的找到雪兰了?她人在哪里,你快点告诉我啊,逸飞!?”吴德义跑到夏逸飞的身边,气喘吁吁的对夏逸飞说道。从刚才吴德义接到夏逸飞的电话开始,他就一直很激动,听夏逸飞说找到陈雪兰了,吴德义是很高兴的。现在他急匆匆的跑下来,就是想和夏逸飞问个究竟的。所以,吴德义一口气了像夏逸飞问了很多的问题。


“德义,你先不要急。我慢慢的和你说。”夏逸飞对着吴德义说道。看着吴德义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夏逸飞让他现坐下来,慢慢的和他说了今天是如何见到陈雪兰,有如何的和她一起来到了医院这里。夏逸飞就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吴德义。


“逸飞?你是说雪兰也在这里?!她在哪里!?”吴德义向夏逸飞急切的询问道,因为吴德义刚才听到洗衣费说陈雪兰也在医院这里,但是自己并没有见到她,吴德义现在的急切心情可想而知,他真的很希望能够看到陈雪兰,看到自己的爱人。


“德义,雪兰就在你身后呢。”夏逸飞笑着对吴德义说道,因为吴德义从楼上跑下来以后,直接都看到了夏逸飞,并且和夏逸飞说了很多的话。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身后的陈雪兰。听到夏逸飞这样说,吴德义猛地回头,看到陈雪兰正朝自己甜甜的笑着。


“雪兰!”吴德义一把拉住了陈雪兰的手,生怕她再次的从自己身边走掉。吴德义看着陈雪兰,他有很多话要对陈雪兰说,但在此刻的吴德义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吴德义紧紧的拉着陈雪兰的手,眼睛也慢慢的湿润起来。此时此刻在吴德义的心里真的是什么感觉都有,更多的感觉自己还是在梦幻里,虽然确定陈雪兰就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吴德义还是不能相信。


“雪兰,我这不是在做梦吧。真的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啊。”吴德义深情的看着陈雪兰。紧紧的拉着陈雪兰的手,眼泪已经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看着陈雪兰,看着她,此时此刻的吴德义和陈雪兰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幸福的泪水从两人的眼眶流出来。


“德义,是我。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了。。。。”陈雪兰扑到吴德义的怀里对吴德义说道。陈雪兰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眼泪从眼角忍不住流了下来。她依偎在吴德义的怀里,感受这吴德义身体的温暖,好久了,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温暖的感觉。可以听到吴德义的心跳很清晰,这心跳是爱的声音,也更加是陈雪兰久违的爱的表白。


“雪兰,不要哭了,我们都不要哭好吗?你回来就好了,我们永远都不要再分开!”吴德义为陈雪兰轻轻的擦去眼角的泪痕,深情的对她说道。能够抱着爱人的感觉真好,这种感觉已经许久都没有了。在吴德义的心里,这更加是久违的爱,是他对陈雪兰全部的爱,只有跟陈雪兰在一起,吴德义才感觉到这份爱是沉甸甸的,也更加是来之不易的。分别之后才知道爱的可贵,在没有陈雪兰在的这几个月里,吴德义的内心一直都很痛苦,他以为自己失去陈雪兰了,他以为自己永远的失去了她。到现在当陈雪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当吴德义又可以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时候,就在这一刻,吴德义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同时也感到了无与伦比的爱情。


“德义,我们都不要哭了!我知道你对我好!我知道你的心思,我答应你,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要永远都跟你在一起!”泪痕依然留在陈雪兰的脸上,她哽咽的对吴德义说道。这一刻,陈雪兰终于明白了,自己是离不开吴德义的。他就是这辈子要嫁的男人!他就是这辈子和自己厮守一生的男人!他也是这辈子会照顾自己一生的男人!也是这辈子会疼爱自己一世的男人!真的好幸福啊!虽然脸上还挂有泪珠,可是陈雪兰的内心却是喜悦的。因为她终于可以跟自己深爱的男人在一起!面对着吴德义,陈雪兰感觉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好的,雪兰,我们都不哭!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只是我实在是太激动了,我真的好爱你!你永远都不要再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我要你一生一世都陪伴在我的身边!”吴德义深情的看着陈雪兰,为她理顺一下凌乱的头发,深情的对陈雪兰说道。此刻的吴德义,他的心情是用任何言语都表达不出来的。看着陈雪兰,看着自己眼前的爱人,吴德义的内心思绪澎湃。原来吴德义以为陈雪兰永远的离开了自己,自己也永远的失去了她,没想到陈雪兰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这一切来的是那样的突然,这一切来的是那样的令人惊奇,很多事情想象不到,想象不到陈雪兰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德义,你跟雪兰都不要再哭了!你们再一次重逢应该高兴才是啊!你看,旁边已经好多人在看你们了。”夏逸飞在这个时候突然说了话,看到陈雪兰跟吴德义重逢的情景,看着他们互相都流着幸福的泪水,夏逸飞也很感动,他知道这次重逢对陈雪兰和吴德义意味着什么。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他们终于可以为自己心爱的人去厮守了。这一点做为夏逸飞来说,当然很高兴。他真的好希望陈雪兰和吴德义在一起,因为他们是真心相爱的。可是由于两个人实在是太激动了,而且都在哭着,引得花园里的人都不断的朝这边看,似乎有一点尴尬。所以,夏逸飞在一旁提醒他们。


“呵呵,是啊雪兰,逸飞说的对。你看我们这是怎么了!这次重逢我们应该高兴才对!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雪兰!来,雪兰,不哭了,不哭了!”吴德义再一次的为陈雪兰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深情的对她说道。可能是由于夏逸飞的话,吴德义确实感到有一点尴尬,他也注意到似乎有很多人在望向陈雪兰。周围的这些人看见他们在一起,两个人抱着哭。经过花园的人们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人。于是,吴德义把陈雪兰拉到自己的身边做来来,想和她好好的聊一聊,要好好的和她说一说话,也想知道陈雪兰在这几个月里她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雪兰,你离开我的那一天,一定是我妈妈到你厂里去找你了吧!我是知道的,因为就在那天的下午,我也到你的厂里去了,我找到了你们的厂长,他告诉我说,根本就没有派你去出差,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离开我的。当你跟我说你要出差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很奇怪了。我感到事情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所以,我就跑到你们厂里去找你们的厂长,向他问起你是怎么回事,在得知厂长并没有派你去出差以后,我就一定知道是我妈妈,一定是我妈妈找到你了。而且,我也知道一定是我妈妈跟你说过了什么。你才会离开我的。是这样吧?”吴德义对着陈雪兰说道。在说话的时候,吴德义的脸上泛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因为每当吴德义回忆起那个下午,就在陈雪兰离开的那个下午,他就很痛苦。因为就在那个下午,陈雪兰离开了自己,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吴德义感到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一样,所以,每当他回忆起这段情景的时候,吴德义都会表露出痛苦的神色。


“是的,德义。那天,吴阿姨在上午的时候找到了我。她是和我说了一些关于她的事情,所以,我才决定要离开你。对了,德义,你怎么会认识我们的厂长的?还有就是吴阿姨怎么会找的到我的?”陈雪兰对吴德义说道,脸上仍然有一丝不解的疑惑。自己那天在见到吴妈妈的时候就感到很奇怪了。自己工作的地方,吴妈妈怎么找的到呢?现在又听吴德义说,那天又去自己的厂里找到厂长,而且听吴德义的语气似乎跟厂长似乎很熟悉。这是怎么回事呢?这也使陈雪兰感到很奇怪。


“呵呵,雪兰,这你就不知道了。你原来工作的那家化工厂,也是我们的下属企业之一。而我又是公司里的股东,那么厂长当然认识我了!这没什么奇怪的,我以前去接你的时候,之所以把车子停得比较远,而我从来也没有进到你们的厂子里,就是怕有人说的闲话。其实我跟你们厂长都很熟的。现在知道了吧?”吴德义笑着对陈雪兰说道。因为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对陈雪兰提起过。他从来都没有跟陈雪兰说她工作的那家化工厂也是自己公司下属的企业。所以,陈雪兰当然就不会知道了。


“对了,雪兰,你和我说说到底在那天,发生了什么事?能和我说说吗?雪兰!”吴德义对陈雪兰说道。他依然深情的看着陈雪兰,这次是他跟陈雪兰的重逢,吴德义这次又能够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这使吴德义的内心十分的高兴,可是他还有一点不是很明白,那就是自己的妈妈当时到底跟雪兰说了什么话,才会导致陈雪兰离开自己的。按理说,陈雪兰和自己是这样的相爱,是不会有任何理由能导致陈雪兰离开自己的。所以,这一定是妈妈跟陈雪兰说了什么,可是,到底是说了什么呢?到底是什么样的谈话内容,才会使陈雪兰离开自己呢?这使得吴德义感觉到很奇怪。


“是的,德义。吴阿姨那天确实跟我说了很多。而且吴阿姨也跟我说到,说她知道自己患上了肝癌。同时,吴阿姨也跟我说了,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柳如梦能跟你在一起。这也是吴阿姨最大的心愿。在这种情况下,我就答应了吴阿姨离开了你。我想,即使是你知道了的话,你也会照做的!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人。这也算我在为你完成对吴妈妈的最后的心愿吧。”陈雪兰对吴德义说道。说实话,陈雪兰真的不愿再提起当初自己离开吴德义的那段情景。因为她自己感觉到很痛苦,她跟吴德义是那么的相爱,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离开他,陈雪兰真的很痛苦。


“我妈妈那时候是这样和你说的?原来我妈妈她早就知道自己患有肝癌了,原来是这样的。我知道了。谢谢你,雪兰。谢谢你的善良。真的,雪兰,你受了太多的委屈了。你放心,雪兰,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点的委屈。”吴德义对陈雪兰说道,他紧紧的拉着陈雪兰的手,吴德义感到了陈雪兰的善良,运来陈雪兰之所以离开自己,竟然是为了替自己的妈妈达成最后的心愿。陈雪兰真的是一个好女孩,她是那么的淳朴,她是那么的善良,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对她,要珍惜她,疼爱她一生一世,只有这样,才不会辜负陈雪兰对自己的爱,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对得起陈雪兰。


“德义,这没什么的。我知道你是孝子,这也就算我为你你所做的吧,这没什么的。”陈雪兰笑着对吴德义说道,因为在陈雪兰的眼里,自己当时答应了吴妈妈要离开吴德义,真的也是为了吴德义考虑的,因为她知道吴德义是个极其孝顺的人,假如是吴德义知道这是自己的妈妈最后的心愿,相信他也一定会答应的。陈雪兰就是这样善良的一个女孩子。


“好了,雪兰。我们不说这个了,那你这几个月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呢?我真的好担心你的。”吴德义关切的看着陈雪兰,希望她能和自己说下。从这分别的这几个月,吴德义真的很想知道陈雪兰是怎么过的。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月,可是在吴德义的心里,却是像分别了几十年那么漫长。要知道,在陈雪兰不在的这几个月里,吴德义是以一种怎么样的心情来度过的。吴德义每天都伤感于陈雪兰离开自己的情景当中。他每天都在思念着陈雪兰,更希望能跟陈雪兰早日相见。


“是这样的,德义。那时候我离开的时候,我跟你说我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要去到什么地方。之后很巧的是,我遇到了我大学的同学,我大学的同学开了一间服装厂,我在她的厂子里做会计。”陈雪兰对吴德义说道。想起这一段自己当初离开吴德义的时候,那种伤感的心情,陈雪兰就很痛苦。想着自己当初是答应了吴妈妈的最后心愿的承诺,陈雪兰就感到十分的无奈。


“真的,雪兰,我就知道你没有离开这个城市,我当初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你一定还在这个城市里,你一定就在这个城市的某一个地方。这件事情我跟逸飞也说过,正因为感觉你就在这个城市里没有走,所以,那时候,我决定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我就要去找你了。可是偏偏在这样的当口,我妈妈又住院了。原来我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再见到你,现在太好了,你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哦,对了,你怎么会跟逸飞在一起呢?”吴德义对陈雪兰说道。此刻的吴德义看着陈雪兰,把自己内心的全部的想法告诉给她知道,因为此刻的陈雪兰就在自己的面前,思念她的心情一刻都没有停止过。而且,吴德义要去寻找陈雪兰也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要不是因为他妈妈因为生病住院,相信吴德义现在已经在这城市里寻找着陈雪兰了。吴德义对陈雪兰的爱恋是无可替代的,对陈雪兰的感情是任何人也不能比拟的。现在,陈雪兰就坐在吴德义的身旁,吴德义要把原来自己全部的想法告诉给她知道。


“德义,我知道你对我好,知道你对我的感情。谢谢你德义!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却能够得到你这么多的爱,我已经很知足了。德义,谢谢你对我的爱!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跟你分开了,我要一生一世陪在你身边。”陈雪兰对吴德义说道。听着吴德义是这样的眷恋着自己,陈雪兰真的是感到很幸福,原来自己的等待真的是没有错的。自己跟吴德义的爱虽然经历了这么多的波折,可是在这一刻陈雪兰是幸福的。因为她终于可以跟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一起了。所以,在此时此刻,陈雪兰的心情是很激动的,也是很幸福的。幸福的微笑由始至终都挂在她的脸上。看着吴德义,陈雪兰继续的说道:


“我跟逸飞的相遇真的是很偶然的。其实,这都要感谢我的朋友小张,其实这次我跟逸飞的见面也是阴差阳错,也是我的朋友小张为我安排的一次相亲。。。。。”陈雪兰对吴德义说道。她看着吴德义的眼睛,用最真诚的话语对吴德义说道。因为这次跟夏逸飞的见面真的是缘自于一场相亲,虽然陈雪兰不愿意,可是她实在是拒绝不了小张的好意。就在这种情况下,无奈的陈雪兰只有选择了跟小张去见夏逸飞,但是就是这种无奈的选择,阴差阳错的使得陈雪兰见到了夏逸飞。又通过夏逸飞了解到了吴德义的近况,自己才能够再次跟吴德义在一起。


“相亲?!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去相亲呢?”吴德义对陈雪兰说道。他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陈雪兰,为什么会去相亲?在吴德义的脑海里有了一丝疑问。于是他看着陈雪兰,他的眼神当中有一丝疑惑,他希望陈雪兰能够告诉自己,其中自己不知道的一些原因。


“是的,德义,在我们分开的这几个月里,我每天都在思念着你,可是,我以为你已经跟柳如梦结婚了。因为那天吴阿姨跟我说的时候,吴阿姨的意思就是要安排你跟柳如梦结婚,这也是吴阿姨的最后心愿。正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才选择了离开你。所以,在离开的这几个月里,我一直以为你已经结婚了。虽然我很爱你,但是我不知道这份爱是不是错的,因为可能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妻子,所以,我每天都很痛苦,我每天都非常痛苦的!小张这时候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烦恼,于是她开始张罗着为我介绍男朋友。想让我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爱。”陈雪兰看着吴德义眼神当中似乎有一些怨尤,于是她继续的说下去:


“可是,我的心里,德义,我一直都放不下你!当时的我真的是很痛苦,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做才好。小张说过很多次,要给我介绍个男朋友,可是我一次都没有去,我也不想去,因为在我的心里,只有你才是我的爱!在我的心里全部都是你的身影!可是就在这一次,我实在是拗不过小张,在她说了那么久之后,我也都不好意思,也实在是拒绝不了她,所以就跟着她去见了对方一面,结果没想到见到的竟然是逸飞,这真的是太巧了!”陈雪兰看着吴德义说道。在她的眼神当中,有着很多的无奈,也许是当初对吴德义确实是爱的太深,才会导致自己这么多的痛苦。陈雪兰看着吴德义继续的说道:


“就在我跟小张去进行着这场所谓的相亲的时候,我在那里看到了夏逸飞,真的是很巧合!真的没想到能看到夏逸飞!就这样,夏逸飞跟我说起了你,我也知道你现在并没有结婚,现在还是一个人。而且逸飞还告诉我说,你妈妈生病住院了!而且你妈妈已经了我们之间的事情,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才决定来见你。我也想看看吴阿姨现在怎么样了。”陈雪兰对吴德义说道。这真的是巧合,要不是自己跟随着小张来进行这所谓的相亲的话,那么自己就根本没有可能见到夏逸飞,而且就更没有可能了解到吴德义的近况。那么,此时的自己,也许还是被自己的感情所纠缠,还处在对吴德义深深的思恋的痛苦中。陈雪兰相信这一定是上天安排的这一次见面,让自己见到夏逸飞,同时又让自己回到吴德义的身边。


“哦,原来是这样啊。真的是很巧合啊,假如不是这样的话,我真的很难能再见到我的雪兰啊。这个城市真的很小,这也真的是机缘巧合啊。”吴德义看着陈雪兰说道。在吴德义的眼里看来,这真的是太巧合了。也许真的是这种巧合,才能使自己和陈雪兰再次的见面啊。唔得哟和陈雪兰说完后,看了下身边的夏逸飞,是啊,逸飞的岁数也不小了,自己这个当朋友似乎也没有为老同学张罗一下,看样子以后要注意下了,以后要是有什么好的女孩子要给夏逸飞介绍下,就凭逸飞这样的优秀,一定会找到他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


“雪兰,对不起。是我,是我让你受委屈了。要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走,更加不会为我受这么多的委屈。你放心,雪兰。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也不会让你受一点点的委屈,我要好好的对你,我要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孩。”吴德义拉着陈雪兰的手,对她说道。因为在吴德义的心里,始终都只有陈雪兰一个人。而且通过这次陈雪兰和他的分离,非但没有减少吴德义对陈雪兰的爱,反而更加深了这段感情。从陈雪兰这次跟吴德义分开的第一天开始,吴德义就陷入了对陈雪兰的深深思念当中。每一天他都在痛苦中度过,都在思念陈雪兰的每一分每一秒中度过。现在终于好了,陈雪兰又回到自己的身边了。


“德义,你妈妈现在怎么样了?上次吴阿姨跟我说起她自己得了肝癌,我听逸飞说吴阿姨已经住了十多天的医院了,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陈雪兰望着吴德义说道。眼神中也透露出一丝对吴妈妈的病情的关注。其实陈雪兰对于吴妈妈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也没有因为吴妈妈上次和她谈话,让她离开吴德义而怨恨吴妈妈。因为陈雪兰感觉到那是吴妈妈在自己生命中,最后的心愿。为了完成吴妈妈最后的心愿,陈雪兰也是自愿离开吴德义的。所以,她并没有怨恨吴妈妈。反而对吴妈妈的病情,陈雪兰也是相当的关心。


“现在,我妈妈住了十多天院了,由于我妈妈岁数也大了,所以,医生考虑在给我妈妈动手术之前,先提高她的身体免疫力,和一些自身的身体机能。现在主要的是要让我妈妈接受这方面的治疗。前期治疗大概要十多天吧。等前期治疗结束后,就要对我妈妈进行手术了。等手术过后,还要进行一系列的放疗,最后听医生的意思是说,还要采取一种绿色疗法,就是用中医来治疗。只有这样,才能使我妈妈得到彻底的治愈。”吴德义看着陈雪兰说道。他顿了顿,又继续对陈雪兰说:


“是啊,正因为我妈妈这种病确实是很难治愈的,所以,我现在和我妈妈的主治医生谈过了很多次。陈主任的意思就是,一定要采取这种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才能使我妈妈彻底的治愈。那就是,西医的手术,化疗。再加上中医的绿色疗法,和一系列可以使我妈妈身体健康的治疗方案。才会使我妈妈得到彻底的康复。不过,现在医生对现有的这一套方案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也应该是一件乐观的事情,因为我妈妈可以得到救治。”吴德义看着陈雪兰,对她说道。希望她能够不要过多的担心自己妈妈的病情,因为现在妈妈的病情并不算太糟糕,而且现在的所有治疗方案,还有治疗过程都还是比较乐观的。尤其是通过这几天在手术前的初步治疗,吴德义感觉妈妈的身体似乎也好了一点,最起码不像妈妈在刚如愿的时候,身体那么的虚弱。这也就是说,这第一步的前期疗法,是完全正确的,完全有针对意义的。


“那就太好了,德义!听你这么说吴阿姨的病情是可以治愈的。那我也放心了!这真的是一个好消息!德义,我听逸飞说,自从吴阿姨住院以来,你每天都在医院照顾吴阿姨的身体,你也要注意休息啊,不要累倒了!”陈雪兰有点心疼的对吴德义说道。因为陈雪兰知道,吴德义是个极其孝顺的人。现在他的妈妈生病住院了,吴德义一定会每天,无时无刻都要守候在妈妈的身边。然而,吴德义呢,他这样没日没夜的守候在妈妈的病床前,都没有好好的休息过,这对他自己的身体健康也是一种极大的危害。所以,陈雪兰在听到夏逸飞跟自己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已经很担心了。现在陈雪兰仍然要对吴德义说,要让他注意自己的身体。因为陈雪兰实在是不想看到吴德义因为过度的操劳,身体消受不了。


“你放心,雪兰,我的身体还吃得消。孝敬父母是我的责任,现在妈妈住在医院里,我一定要亲自来照顾她。雪兰,我会注意自己的身体的,你就放心好了,不要总为我担心了。”吴德义对陈雪兰说道。他可以体会到陈雪兰对自己的关心,而且吴德义也知道陈雪兰是为了自己好,也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着想。可是,现在的在病床上躺着的是自己的妈妈,是从小把自己抚养大的妈妈,所以,吴德义一定要不辞辛劳的守候在妈妈的身边,要把对妈妈全部的关爱体现出来。要妈妈感受到自己对妈妈的感恩之情,因为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表达吴德义对妈妈深深的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