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洗钱案﹕暴露臺湾情治系统腐败

陈水扁的海外洗钱丑闻,暴露了司法和情治系统的重大漏洞,尤其是法务部所属的两大系统检察与调查,不但成为陈水扁洗钱的掩护机构,甚至成为法律上的传声筒使陈水扁把情治系统当鹰犭,情治单位也把自身当「巩固领导中心」的「东厂」,实为共犯。

国际洗钱组织──艾格蒙联盟,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即通报臺湾调查局洗钱防制中心,当时的调查局长叶盛茂即直接向扁报告,让扁家足足有一年半的时间,可以从容的进行赃款的乾坤大挪移。

扁家为何能在任期最后阶段还能掌控情治系统,甚至是让调查局为自己所用﹖这是最高领导人长期以来把情治系统当作「耳目」﹑「鹰犭」的心态使然﹔也是各情治单位乐于将自身定位为「巩固领导中心」的「东毡」,向领袖争宠献策的传统使然。

在臺湾的各大情治系统,名义上,只有「国家安全局」直属总统,其他诸如军事情报局是国防部所辖,警政署属于内政部,海巡署﹑检调﹑宪兵司令部﹑总政战局等各单位都是行政院下所属的二级甚至叁级单位。依照制度的设计这些单位都与总统职权无涉,可是偏偏扁在任内就与这八大情治系统首长建立了定期会面,直接听取情资的机制,这个/报系统,让各情治系统的直属主管,如国防部长﹑内政部长﹑法务部长,甚至行政院长的主要功能形同虚设。

在扁的八年任内,为了达到权力的恐怖平衡效果,扁打破了过去的体制,让情治系统介入军方的运作,更推翻了情与治分立的原则,几乎是运用了品质最差的情治治国的方式,把个人权力做了最大的延伸。

过去,臺湾的总统只有每1固定与国家安全局长见一次面,听取国内外的情报﹔此外,也每1约见参谋总长和国防部长了解军事情报。但是,在扁任内除了上述的会面外,还每两1见一次总政战局长﹑军情局长以掌握军中事务﹔每个月见调查局长﹑宪兵司令和警政署长,以充分掌握党内同志与党外政敌的动向。而叶盛茂就是在这个会面场合中,将艾格蒙情资交给扁的。

扁的这种严重破坏体制的作为,为主政者开启了另外一种白色恐怖的气氛,和公器私用的方便之门,经过这次海外洗钱丑闻的曝光,这个权力运作的缺失应该全力修补,以免再重蹈扁的覆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