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虎”审判,又一次“座位有限”?

小周青菜 收藏 4 9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24_57378_7957378.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24_57379_7957379.jpg[/img] 据报道,审理“华南虎”一案的安康市旬阳县人民法院近日向媒体表示,该院尚未接到开庭的确切时间,但已确定采用公开审理的形式。但因“庭内坐席座位数有限”,旁听需向市委或县委宣传部门提出申请。(新闻晨报9月23日报道) “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据报道,审理“华南虎”一案的安康市旬阳县人民法院近日向媒体表示,该院尚未接到开庭的确切时间,但已确定采用公开审理的形式。但因“庭内坐席座位数有限”,旁听需向市委或县委宣传部门提出申请。(新闻晨报9月23日报道)


“华南虎事件”折腾这么久,很罕见地没有出现公众关注度对此的惯有疲惫——实在应该感念有关部门制造新闻的能力:从死撑到底的当初,直到今天好不容易盼到的司法介入,总是不乏给公众提神儿的猛料。谁能够想到,除了辩护权利这样的起码正义可以成为公众讨论的焦点,居然连“是不是公开审理”、“到底什么时候开庭”这样的程序问题都可以成为舆论热点的一时之选。


按理说,依据法律的有关文本性规定,公开审判不应该成为什么问题。刑事诉讼法152条中关于“一律不公开审理”的三种情形,无论是国家秘密、个人隐私,还是再怎么牵扯也都没办法适用在本案上的保护未成年人条款,恐怕不能成为阻挡公众关注的理由。但让笔者有一种不祥预感的是,审理本案的法院貌似将又一次祭出“庭内座位有限”的大旗来让公开审判变味——据称,若想参加听审,需提前向市委或县委宣传部门提出听审申请,机会有限,先到先得。


“庭内座位有限”,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地在公众关注度很高的案件中听到这样的理由了。经历了这么多年硬件设施建设的法院系统,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一番“寒舍简陋”的酸样,而且几乎是一遇到重大案件就穷酸。旬阳法院是不是真简陋,笔者没有亲见不敢妄言,但起码从网上可以搜索到的旬阳法院建筑外观图中看不出“座位有限”的蛛丝马迹。而依据惯常的套路推演,“座位有限”论一语既出,紧跟其后的便可能是很多莫名其妙的人员“先到先得”了那几张仅有的旁体证,加上早已安排妥当的诉辩配合,一场“秩序井然”的“公开审判”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在这个时候,请不要不识时宜地拿出最高院07年出台的《关于加强人民法院审判公开工作的若干意见》。是的,依法公开审理的案件,只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就都可以持有效证件参加旁听的,人民法院应当妥善安排好旁听工作。但没有谁会苛责“场地限制”的,所以“座位有限”便成为所有不想公开审判、但又不得不公开审判的重大案件几乎统一的对外口径。


只是本次的“华南虎”公审,“小地方,没见过大世面”的旬阳法院确实比较缺乏应对公共案件的起码技巧,居然将安排旁听的职权径自委托给了市县两委的宣传部门。恕笔者孤陋寡闻,原来最高院“对群众广泛关注、有较大社会影响或者有利于社会主义法治宣传教育的案件,可以有计划地通过相关组织安排群众旁听”中的“有关组织”还包括宣传部门啊?负责文宣的部门去决定和控制审判旁听的人选,法院的审判到底是司法活动还是宣传工作?小细节或许可以看出大问题:陕西方面对于周正龙一案的审判,恐怕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把它当作一个法律问题来认真对待,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文宣活动!而这一切,也似乎暗合了此前对于周正龙辩护权的争夺——确实是不能让外人来掺和这场完美的表演的,哪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问题。


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同一个问题,对几乎相同文本措辞的规定,我们都会处理出不同的效果。用刘洪波先生的话讲,就是“我们自有我们的方式”。但恰恰是这种“我们的方式”,构成了对程序正义的实质伤害!公审“华南虎”,到底能给中国的法治建设留下点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