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白和小桐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15 353
导读: [原创]小白和小桐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24_57327_7957327.jpg[/img] 说是开场白,其实要从哪里写起,搜肠挂肚地想找到一丝蛛丝马迹,可还是没找到小桐留在小白心里的那滴眼泪。 这是和小桐分手时,小桐说送小白的礼物。 如果你没想好要做什么的时候,那就最好什么都不要去碰…… 转动着笔尖,希望能借此理出一个头绪,让纷繁杂乱的回忆可以给自己一个下笔的理由…… “读书破万卷,下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创]小白和小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说是开场白,其实要从哪里写起,搜肠挂肚地想找到一丝蛛丝马迹,可还是没找到小桐留在小白心里的那滴眼泪。


这是和小桐分手时,小桐说送小白的礼物。


如果你没想好要做什么的时候,那就最好什么都不要去碰……


转动着笔尖,希望能借此理出一个头绪,让纷繁杂乱的回忆可以给自己一个下笔的理由……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有了万卷的支撑,写什么当然是惊天地,泣鬼神了。


可笑的是,小白和小桐走过的3年零八个月17个小时35分钟15秒,却找不到丝毫小白所需要的东西,就是所谓的灵感。凭空捏造,招来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唾骂;真切才能感人,才能动以情,晓以理,不然被冠上“矫柔造作”,“不切实际”的虚名,那可是上对不起父母,下对不起弟妹,而最让小白左右为难的还是,对不起小桐……


答应过小桐,会好好珍惜走过的点点滴滴;答应过小桐,不会忘记和小桐一起嬉闹,一起挤火车,一起烧烤……


现在的小白越想记下这些,犯罪感就在心底支深蔓延,好象走进了一个黑洞,听不到丝毫声音,有的只是内心深处的嘶哑与无力…………


文章的题目是偶然所得,却也能应景,和小桐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有风的日子。当时如果不是自己使诈,也许和小桐之间根本就不会有事发生,也就没有了写这篇文章的可能和必要了,也许也就不会出现这些文字……


也许真的一切是注定了的,和小桐曾很努力的去挽救这段感情,因为遇到一个让自己心仪的人,按佛书来说是要修炼三百年,小白的前世也许造孽深重,这辈子注定了要带爱修行,以还清前世欠下的债。小桐说,小白没欠小桐的,小桐和小白象两条交叉线,虽然是要相遇,可最终注定还是分离……那是种幸运还是不幸呢?


桌面上小桐送小白的那个snoopy小时钟,滴答滴答,小白敲打着键盘,它敲打着小白的思绪,一发不可收拾……本想躲进记忆照不到的角落,却凄然走进了属于和小桐的隧道,越走越远,越远越清晰………………


如果他是至尊宝,他也很想看看紫霞留在心里的那样东西……

如果他有了月光宝盒,他也会回到五百年前,去寻找自己的紫霞……

如果上面的都不成立,他只希望能遇到一个可以让他拔出紫青宝剑的女孩……



这是小白以前的一个签名档,因为没引起多大的轰动效应,过了一段日子就让它下岗了,那时才知道,跟风的不一定是流行,流行的也只是一时,没什么是长盛不衰的。就在小白逐渐淡忘了那个sign的时候,信箱里却收到了一封小桐寄来的的信件,内容是:


如果她是紫霞,她不会留下任何的东西在他心里……

如果她有了月光宝盒,她不会回到五百年前,而是去五百年后,去看看自己未来的样子…

如果上面的都不成立,她倒希望自己可以不是紫青宝剑的女孩,永远就没有拔出的一天…



小桐的信着实让小白模糊了一把,搜索储存的记忆,还是对小桐这个id很是陌生,不过小桐的署名倒是让小白很感兴趣,“拿起屠刀•不等爱不想结婚的女生”,和小白以前的昵称很是对仗,“放下屠刀•等你爱想结婚的男生”,同时也让小白不经把小桐和水浒里面的孙大娘比较了一番。是谁这么大胆地和小白公开作对,起先怀疑过同寝室的人,可他们根本不知道小白这个帐号,所以小白把疑点转向了隔壁那群法经系的身上……



从表面证据和敏锐的第七感告诉小白,小桐是一个经历感情创伤的人,和小白这个未涉俗事的恰恰是两个极端,却围绕着同一个话题——爱情。


带着对这位神秘巾帼的崇敬与仇视,再加上点同情,小白很快便回了信:


如果他是至尊宝,希望看到心里的东西,因为他珍惜……

如果他有了月光宝盒,想要回到过去,因为他怀念……

如果上面的都不成立,那他剩下的就只有希望了……

如果希望都没有,那就不是完整的人生,甚至于不是人……


署的名字是:放下屠刀•等你爱想结婚的男生



按下enter键之后,小白突然有点后悔,最后一句话是不是有点过了,如果小桐真的是女生,这样的对待方式是小白所不能容忍的,何况是小桐……


小白恋爱了,虽然小白没恋爱过,甚至于爱情是什么,定义还是很模糊。不过小白相信那种感觉,那种有点寂寞的感觉,小桐不在身边会想念的感觉……


没想到的是,和室友刚交代了一下故事,小白一下子就从飘在云上,跌到了深深的谷底,他们惊叹于小白的勇气之余,狠狠地把小白批斗了一番,下面就是截取的一段对话(切勿模仿)。



——网恋?你做好进坟墓的准备了?

——去你的,小白只是对小桐有种好感,很与众不同的好感。

——你是个现实主义的忠实拥护者,是个预备党员,应该有点觉悟的。

——佛语有云:小白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更何况网恋,也是爱情的一个

协奏曲啊!

——网恋不同地狱,它更恐怖,更不实在,说白了,你了解地狱恐怕比

网恋,也就是爱情,来得多吧。



也许他们说得没错,没有了解,爱情终究只是一场泡沫,小时侯,喜欢拿着圆形的东西吹泡泡,因为小桐美,可惜的是很短暂,那时候的自己就知道了伤感……长大之后才明白,小白贪恋的只是它们绚烂短暂的美丽,却无法承受瞬间幻灭的痛苦。


小白不是爱情大师,也不是浪漫主义者,一个对爱几乎完全陌生的男孩,有多大的机会去把握一份爱呢?


还没有爱就已经给小白带来了痛苦,虽然是一点,可还是没逃过;那如果小白真的和小桐恋爱了呢?带给小白的会是幸福吗?或者是更多更深的痛苦?


爱情真的象是赌博,不同的是筹码是金钱还是幸福而已。


这里的晚风吹着,很凉,很舒心,小白在心里为自己下了一个决定,一个近乎赌博的决定…


再次见到小桐,是在距第一次见面已经七天之后。又是一个周末。一个决定只需要花费一秒的时间,而要蓄积决定的勇气,小白却整整用了七天,就决定在今天,今天晚上……


又是一个有风的晚上,唉,它似乎要吹散小白刚刚储备好的勇气,说就天下无敌,做就有心无力,这是小白经常拿来形容胆小,满口大话的句子。真的有报应,来得那么快。


——Coap,你走得好快啊。

——哦,不好意思,是快了一点。(回头才发现小桐被小白落下了一段

距离。

——怎么了?有心事?可以和小白说吗?

——没……没什么,只是有点冷。(小白躲开了小桐的视线,真混)

——哦,小白有事和你说……(小桐对小白不会也有感觉吧,小白抑制着

兴奋, 等待着)

——他想和小白和好,昨天找到小白,当着全班的面送了朵玫瑰给小白……

Coap,你说小白该怎么办?



原来小白还是迟到了,不是输给小桐口中的他,而是输给了时间。


整天把要和时间赛跑挂在嘴上的小白,现在却落到了他的后面,没有人同情小白,甚至于小白自己。



虽然他用的招数,类似现在一部电影的桥段,可小白还是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换作是小白,除非用刀架着小白的脖子,当然,那是在威逼之下的勇气,也就没有意义可言了。



很快小白又下了一个决定,一个可以让小白后悔终生的决定,唉,又是一次赌博。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没有了蓄积勇气的过程……


开始有意无意的躲着小桐,具体表现在:小桐下站小白才上站,就算在站上碰到,也会随便搪塞个理由,便下站而去……小白不知道小桐感觉到什么没有,只知道小白在逃避感觉,对小桐的感觉。


越想逃,越是逃不出纠缠的牢。越想躲,越是躲进受伤的角落。


就连去食堂打饭,小白都是小偷似的躲在室友的身后,深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警察逮住。而这个警察就是小桐。急急忙忙的扒了几口饭,便甩下室友回了寝室…………


——你最近在减肥?

——减你个头,小白哪来多余的肉。

——那你怎么每天就吃那么丁点饭啊,不象你啊!失恋了?

——靠,别胡说,小白会失恋。胃口不好。你一边去。

——懒得理你,鬼鬼祟祟的。



小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小桐找回了属于她的幸福啊,小白应该替小桐高兴啊,心情怎么会糟糕得想哭呢?小白和小桐还是朋友啊,还是可以象以前那样无拘无束地聊天,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还没有把战火烧到前线,小白却做了一回感情的逃兵,人家逃得潇洒,小白却是那么狼狈。狼狈也就算了,逃回来了吧,过着的却不是以前的生活,可悲,那是小白听到心底自己的声音。


小白干脆就把饭盒和饭卡交给了室友,除了上课,连门都不用出了,他们都说小白闹失恋,犯太岁,得了个失恋精神分裂综合症。



——喂,情痴,醒醒了,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好的。(小白几乎每天都睡到15个小时以上)

——小桐发信给小白,说你很久没上网了,又不知道电话,

很担心你,还要你今天晚上在老时间,老地点等小桐。

原话就是这些。

——那坏消息呢。(听到小桐要找小白,精神为之一震)

——你的饭卡透支了,这几天吃的,喝的都是小白垫的,还有

体力消耗费,为你和食堂大师傅吵架的精神损失费,还有…

——好了,别说了,知道了。


跟着甩出了一张五十元,堵住室友的嘴……



小桐担心小白?心里真的有丝丝的甜蜜划过,飞快地从床上爬起,赶紧去梳洗打扮。刚才朦胧的时候,自己又下了一个决定:和小桐说,说出对小桐的感觉,成功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心安,只求心安而已……


——喂,你还没穿裤子,外面有人在打扫啊,喂……



如果说有一部电影曾经感动过小白,那一定是《魂断蓝桥》。

再见到小桐,问小白的第一个问题就和《魂》有关。


——你觉得女主角应该死吗?

——不应该。

——理由呢?

——爱就是理由,如果男主角是爱小桐的,小桐说出真相后,什么都会过去的。

——恩,谢谢你,小白没选错。

——什么没选错啊,你们有考试,考这个?

——没什么,点菜吧。



又是一个有风的晚上,又是小白和小桐,相同的场景,不同的心情。



——小桐,小白……小白喜欢你。

——什么,你说什么?

——小白喜欢你。

——你终于说出来了。

——你知道?

——不告诉你。

——那小白都说了喜欢你了,你怎么没什么反应啊,做小白女朋友?

——小白就不回答。



在小桐的眼神里,小白知道小桐是同意了的,可这和小白预计的难度要小了很多很多,本以为三十六计里,起码要用上一二的。反正都达到了目的,能简单的当然谁都不想复杂啊!


和小桐交往的消息,不知道是哪个鸡婆捅了出去,寝室上下看小白的眼神都和以往的不同。


——Coap哥,听说你恋爱了,恭喜恭喜。

——你从哪听来的八卦。

——这你不管,小白们1234寝室光棍基金委员会以3:0的绝对票数优势,一致

通过Coap哥,你,必须无偿的犒赏三军三天,以谢天下。

——以谢天下?你要小白自刎啊。

——非也,非也。



三天之后,小白才明白了,原来此谢非彼谢,乃谢谢是也。


刚从ATM里取出的300大元,顷刻间在这三头狼的狼吻之下灰飞湮灭。苦矣,悲矣。


国庆节,大赦了天下,却赦免不了一颗孤独的心。唉,一个让人又伤心又羡慕的日子。


看着寝室上下一张张象吞了苦瓜的脸,小白竟然有点不舍。今天约好了小桐,一起下去看大片。


——去吧,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也是偶然。

——又不是诀别,晚上一起去Drink。

——不了,看到那些人物,小白就会想起爸爸妈妈,外公外婆。

——为什么?

——对不住啊,九代单传,一代香火……唉,罢了,罢了。

——靠,小白请,回来再说。

——那多不好意思啊,记得带点KFC。



来电影院看电影,也来了几次。在电影院永远是成双成对的,除了看《哈利•波特》。



有好几次小白都想,趁着黑暗的保护,想握住小桐的手,可最终还是放弃了。


最接近的一次,被一束照在脸上的光给打断了。

——你们的票拿出来检查一下。

——有什么问题,交了钱的,呐。

——票是没问题,不过你们早来了两个小时,这是下一场的。

——哦,恩,那…………

——恩了,还不走。

小桐说完,就抓起小白的手,跑出了电影院。

刚才对那位管理员的憎恨情绪已经抛到了九天云外……




小白紧握着对方的手,无言是一种温存,语言是另一种。




街上有个小孩在卖花,是红色的玫瑰。

15元,靠,这不是抢钱吗?这让小白勾起了对那位算命先生的回忆……



小桐显得很开心,时不时摆弄着那朵玫瑰,象是在欣赏……

小白虽然也开心,心里却还是有点怅然:妈的,就一朵玫瑰凭什么卖得比猪肉还贵。



也许这就是爱情中的男女吧,女生感性,男生理性。

她们想的是如何去爱,怎样爱才是一种浪漫。

他们想的是爱了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又到了寝室夜话的时间,每次到了这个时候,小白总是变得话最少的一个,这是相对于

那三匹狼而言,刚刚在小白这饱餐了一顿,现在便躺在床上大放厥词:

——照小白说,小白们和小桐他们寝室搞联姻吧。Coap哥。

——别扯上小白,你们自己去联系。

——典型的重色轻友,各位,明天那顿……

——好好,小白帮你们说说,小白可不保证成功。

——其实小白们三个要求也不高,有外型,有身材,有性格,最好

还有钱……

——妈的,小白这又不是批发站,有这样的你帮小白找!

——你不怕小桐剁了你啊……哈哈,明天和小桐说去。

——怕了你了,不过小白估计希望不大,好象都有了男友。

——这个不是问题,小白们追求的是后精神恋爱,那些繁文缛节的

一边去,先交个朋友嘛,明天那顿……不然…………

——靠,三个流氓……



就这样,小白象带着使命般的,趁着吃饭的时候,和小桐说起了这件事。


——好啊,反正小白们寝室那三个整天闹没活动,每天都批斗小白。

——这还了得,姓什名谁,报上名来。

——少来你那京不京洋不洋的了,那找个时间约出来,一起玩吧

。最近也没什么忙的。

——遵命。夫人。

——呵呵,还有件事和你说,小白爸妈明天来,小白想……

——明了,明了,明天陪他们吃饭,反正小白也很久没见伯父伯母

了,怪想他们的。

——去,去,你见过他们吗?记得哦,明天小白叫你。

——喳……



喳是喳了,可小白的心扑通扑通的到处乱窜。心里没个底。见元首主席小白都没这么紧张,何况乎伯父伯母。当然那只是电视上看到的,可小白估计也差不了多少吧!


等吧,又是一个漫长的等待,带着对明天穿什么,喷什么香味等等的思考,小白陷入了梦乡…………有时候小白会觉得女友的父母,就象是武学里的任督二脉,打通了那就更进一层,若然不果,轻则停滞退后,重则走火入魔,武功尽废。


说是这样,看到了小桐的父母,才知道无论小白的武功有多厉害,都逃不过他们的火眼金睛,打从走进饭馆的门槛,小白就有种被人监视,甚至可以说是被偷窥的感觉。如坐针毯的小白,对从四面八方抛过来的问题,除了回答“恩”,就是“哦”……看他们的眼神,好象对小白的回答不是很满意,几乎就把小白认定为了“间歇性智障”患者,也就是相当于被废了武功。


——你喝酒吗?

——喝一些,不多。

——抽烟呢?

——抽过,戒了。


小白几乎怀疑现今社会的择偶,择婿,是不是都围绕着一些收入,烟酒之类的问题。二老的脸部神经随着小白的回答一张一弛的。


喝酒的是痞子,抽烟的是流氓,烟酒不沾的就是翩翩君子?怪乎?玄乎?


鸿门宴吃是吃完了,临上车前,任督二老还把小桐拉到身边,低语了一阵……

挥手再见的时候,小白夸大的五指张开,左摇右摇,渐渐地只剩下了中指…


“小白需要可以流泪的花园,灌溉这朵枯萎的诺言,最心爱的情人却伤害小白最深……”

如果当时流泪有用的话,小桐会感动吗?



小桐听出了是小白的声音,转过头看到了小白所在的角落。小白看得到小桐的眼神,小桐却看不到小白的心。天真的背后藏匿着冷酷,象针刺入小白的眷恋,好深,好痛……为什么你背着小白爱别人,不经意的流露,唱出来的辛酸,有泪留下吗?是泪吗?没想到一向坚强如此的自己,原来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堪一击……

音乐停,放下了发泄,小白走出了角落,走进了小桐和小男生的范围。



——出去聊聊吧。

——小白不认识你……

——你的气生得好久,对不起。

——你是谁啊?

——小白是小桐男朋友。

——人家都说不认识你了。

——你给小白闭嘴,没你的事。

——小白……

——你凶什么,小白说不认识你,野蛮。



野蛮?那不是小白最鄙夷的一种性格或者行为吗?小白又回到了原来的角落,喝了大大一口的茶水,想压制住那迫不及待要窜升上来的温度。

——你怎么回来了?被拒绝啊?

——小桐说小白野蛮?过分。

——野蛮??不会啊!你最多只是有点过于粗犷而已。

——靠,你还开玩笑,小白现在要气炸了。

——软的不行,你可以来硬的?强拉小桐出去啊。

——别说得象犯罪,还有那个小男生,混蛋。

——小白们这里还有3个人,你觉得他敢有什么动作吗?

——去吧,既然放不下,就别做后悔的事。



教唆的刑罚真的要比犯罪人要来得重。

因为没有他们给小白的勇气,小白是无论如何不敢落实于行为上的,就算是借来的吧。


起身,几个箭步,抓住了,小桐的手,力量在这里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没遭遇到任何的反抗…………只是从小男生的脸部表情,小白看到了野蛮之后的残骸……



——你是法官,小白是被告,对不起。

——你……

——小白喜欢你千真万确,不要怀疑小白!

——你不在乎小白,你心里……

——小白看到那小男生,就有气,小白受不了。

——活该,小白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专制。

——野蛮和专制,只是对付那些对你有企图的人。

——无赖,哼。他是小白表弟。

——法官大人,你现在没证据了,可以当庭释放了吧。

——想得美,罚你再唱十首歌。

——简单,一百首都行……




雨过天晴,看到了彩虹。


和小男生,不,是和表弟竟然合唱了一首《相亲相爱》……


伤口愈合的速度虽然没有小白想象得快,毕竟是愈合了,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还有

风,久违的路口,依然是小白等待的身影……


小白也以为自己可以把握住了这份感情,小桐也是。因为憧憬,因为幻想,因为留恋……

爱情是美好的,是完美无暇的,派生出来的不愉快终究会化为灰烬的……

所以小白们逐渐淡忘了一些小小的细节:


他们还年轻,爱情也一样………………


小白是飞奔过去接的电话,直觉告诉小白,是小桐打来的。

——Coap,可以走了没?让女孩子等可不是好习惯哦。

——好了,门口集合。



今天是和小桐她们寝室联谊的好日子,节目是早计划好了的——烧烤。人数上是一致的,意图嘛,看那三匹狼就知道了。

——快点啊,你们三个,人家在催了。

——第一次见面要有好印象,也许小白的幸福就在今天了……


——mmd,少做白日梦了,你们是地上跳的,人家是天上飞的。

——你懂什么,现在兴痞男配淑女,小白很痞,可小白还温柔。


——不要用小白的SOD,贵着呢。

——现在是他们人生的重要时刻,他们保证,革命若然成功,他们下辈子一定以身相许。


——为什么要下辈子。

——因为这辈子是属于她们的啊。


——你个头啊,快点了。



车上刚好有几排空的座位,传统来说,小白们几匹狼早就急冲而上了,好的位置自然有好的风景。今天却有点拘谨,一边一个,中间带路,几个女生先上了车。

——夸张了吧,你们三个。

——绅士风度是从点滴做起的。你殿后。





一路上小白和小桐没多少话,因为小白晕车,说太多话会吐。其他三对,一见如故,天南地北的神侃。坐在小白前面的是那位抽泣过的室友,他旁边的是在小桐寝室号称“才女”的Amy。

——你最喜欢谁的文章?

——余秋雨,张爱玲,尤今。你呢?

——小白啊,古龙,卧龙生,哦,对了,还有高阳

——高阳?是写什么的啊?

——他啊,写的是一些社会写实的文章,反映的是当代一些阴暗看不到

的角落。

——哦。


靠,放在他床头的那本带有色彩的书,作者就是高阳,社会写实,亏他想得出来。


窗外的阳光悄悄的爬了上来,虽然柔和,可还是觉得有点炽热。

——猪猪,换个位置吧。

——不用了,小白喜欢阳光,就让它照吧,很舒服。


一直以来小白都以为小桐是那种娇滴滴,不出闺门半步的小女生,原来小桐也喜欢阳光,喜欢柔和,当然也会喜欢平静。心情有时候是应该拿出来晒晒的,晒掉不开心的颜色,重新上色。



小桐的侧面很好看,象一樽精心雕琢的女神,小桐是应该接受阳光洗礼的,那样更圣洁,更纯净……小白突然有一种想吻小桐的感觉,虽然小白怕亵渎到女神,虽然也许还有惩罚……

——好美啊,Coap,你看。

——哦。



绿油油的一大片,让人心旷神怡,也适时阻止了小白的进一步动作……就要到目的地了,看看风景吧,小桐笑得好美,好美……


小白其实是挺讨厌烧烤的,虽然是自力更生,可毕竟大多是“烤多吃少”,觉悟到了小康水平,肚子却还是贫困线以下……如果是和女生一起,还要照顾到所谓的仪态,后果尤有过之。“天下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颇含哲理性,也为此被小白们奉为神圣之教条,贴于门前,以供警示。


三匹狼今天却一反常态,双手,四叉,端坐于炉前,目不斜视,神情木然。任由呛人的油烟肆虐那几张刚抹过SOD蜜的肌肤。

——你们找罪受啊,都说了名花有主了。

——别想歪了,小白们只是希望和朋友一起分享好。

——那小白的呢?怎么没人帮小白烤啊。

——你不同,你有小桐嘛!,别影响他们了。


其实小白觉得他们有点俗,俗的不是思想,是行为,虽然共室多年,他们那一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的论调,始终和小白格格不入,也许是性格使然。不过小白比他们现实,命都没了,哪来的爱情啊。


该烧的都烧了,该烤的也都烤了,征求大家的意见,一致通过“各自修行,五点集合”。也好,小白也想和小桐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大自然赋予的这些山山水水,很美,也很静。虽然有时候静寂得让小白担心会有一只到两只,甚至更多的肉食性动物突然跳到小白面前。“生命诚可贵,浪漫价更高”,多少小白也被同化了一些。再说,女生都喜欢浪漫……




——Coap,他们说思念的形状是向上的,没有退路,是吗?

——nod。

——那幸福的形状呢?

——那些太模块化,女生都容易多愁善感。

——只是小白们比你们更容易被感动,感觉神经比你们敏感一点而已。

——nod。



难怪有位研究女性的人士大放厥词: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在恋爱中尤为过之。看到几张自由落体的落叶,小桐们会说:象翩翩轻舞的蝴蝶,它终于又回归大地,虽美,可仍然飘落了一个季节,象爱情。男人想的是,就是做养料嘛,“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看着天上少得可怜的星星,小桐们会说:每个爱情都有属于小桐的守护星,哪颗是小白们的呢?男人想的是,明天有可能要下雨,今天的天气预报忘了看。看到一个男女吻别的伤感场面,小桐们会哭:珍惜爱情,珍惜眼前人。男人多半会想,吻别太静了,有没有更激烈的方式

——想你的时候,感动的时候,哭泣的时候,小白觉得那些样子就是

幸福的形状。


——你讨厌死了,不理你。



小桐转眼就跑远了,小白却楞住了。因为小桐生气的那一刻,真的好美。想在记忆里留住那一刻,却总是有种莫名的感觉干扰着小白。


这是小白第二次想吻小桐,算是邪恶吗?算是亵渎吗?还是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反应呢。

小白心好跳好跳要追上去,小桐跑得好快,差不多就要离开了小白的视线范围……




本文内容于 2008-9-25 9:18:37 被鹰击长空su2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