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隐姓埋名 第四十五章 被救的目标

马鲁 收藏 2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URL] 此时在大宁河上两艘快艇来来回回盘旋了一阵快速地向着下游驶去。 这时在岸边的一处垂到水面的树丛里一阵晃动,然后一个人从树丛里慢慢地爬上了岸,看得出来这人已经是精疲力尽了,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很无力。 到了岸边的一处河面看不见的草丛里,这人转过身来仰面躺下大口大口地喘起了粗气,她,竟然是郑凝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此时在大宁河上两艘快艇来来回回盘旋了一阵快速地向着下游驶去。

这时在岸边的一处垂到水面的树丛里一阵晃动,然后一个人从树丛里慢慢地爬上了岸,看得出来这人已经是精疲力尽了,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很无力。

到了岸边的一处河面看不见的草丛里,这人转过身来仰面躺下大口大口地喘起了粗气,她,竟然是郑凝汀。只见此时的郑凝汀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头发滴答滴答地往下淌着水,山风一过,郑凝汀一阵抖动显然是冷得受不了的表现。郑凝汀转身看了看河面,见没有巡逻艇了,便站了起来快速地向着前方的一个岩洞跑去。

随手扯了几把干草和干树枝进了岩洞,四周光线渐渐暗了下来,郑凝汀找出两块石头用尽全力敲打总算是点燃了干草燃起了一堆火,她小心翼翼地将火用三块大的十块挡住同时用手将烧起来的烟往洞里扇去,身上也渐渐地暖和了起来。

就在这时,洞口突然走进来一个人,郑凝汀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鼻子里钻进了一股奇怪的香味,眼前一黑向后倒了下去。

洞口的人慢慢地走了过来,用手转过郑凝汀的脸看了看,然后一把抱起了郑凝汀走向洞外。


“哇哇,咕咕!”洞口的野人对着候正几人叫了起来,候正四人不敢乱动,警惕地举着枪对准了洞口,这时洞口明显多了几个野人,都凑着往陷阱里看。四人看这动静肯定是来者不善啊,这手里的家伙立刻向上招呼,陷阱口的野人们被吓了一跳,赶紧离开了陷阱洞口躲开了几人的子弹。

几人见野人离去便停止了射击,曾三山将耳朵贴上了陷阱壁,“猴子,好像那些东西都走远了。”候正看了看地面的竹桩,“我们先把这地方弄出一块空地,然后再上。”说着候正就掏出一把丛林砍刀开始动手,除了曾三山,洪闻理和水京也都甩开膀子干了起来。不到两分钟,地面的尖竹桩就被几人扫荡完毕,陷阱底部出现了一块安全的空地。曾三山冲先站起身的候正做了个OK的手势,洪闻理马上站到陷阱壁旁边扎好了马步,候正也不多说,右脚蹬地左脚踩上了洪闻理的大腿,然后一借力,双手已经抓住了两米多高的陷阱口的地面,候正收腹一用力,人已经出了陷阱。看看周围,野人确实没了踪影,候正迅速地从背包里取出了绳索垂下,曾三山三人也随着到了陷阱外。

“我们是不是出来得太顺利了。”曾三山一边拍着头上的土一边说。

“顺利个屁啊!不是死了一个吗?”水京朝陷阱里看了看,常贤愚的尸体还躺在那一堆削尖的竹桩上。

候正这时收好了绳索起身看了看四周,“我们先出谷去!大家都小心点!”说完提着枪走在排头,其他三人也紧紧地跟上。

一路上四人都小心翼翼,果然路上又设置了很多陷阱,不过好在几人的丛林战也不是白白训练的,每次都提前发现然后成功地触发了陷阱避免了受伤。眼看到两边山崖已经大开大合,就要出谷了。

走在前边的候正突然挥手示意身后三人散开,三人急忙做出了反应,候正快步地跑到前方的一块大石头后探头向外看去,只见谷口竟然有一座颇具规模的寨子!寨门口竟然还有一群长满长毛的野人手持着明显是打磨过的石斧在守卫。

“猴子。。。。。。这不是野人吧这?”水京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

“看来,这次我们真是可以做个探险报告给那些专家了。”曾三山也凑了上来,“悬棺,野人都被我们这几个冒牌的专家碰上了,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踏破铁靴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候正接着说,“不过看来我们要的东西好像就在这里面了。”接过候正递过的望远镜,曾三山一看,在那寨门的正中竟然是一颗人头,那人头明显是有别于野人的现代人。

“这是什么东西?悬首示众?”曾三山看着那脑袋大发感叹,“想不到想不到,这些野人居然还有这种习惯。”候正不置可否地笑笑,“你小子就只会看人头,你看看那寨门口旁边。”曾三山听候正这么一说又举起了望远镜,只见寨门边守卫的野人背后竟然是几个大大的木箱子,木箱子上还有小心轻放的玻璃杯标记。

“我操!果然是在这。”曾三山咂了咂嘴。

“猴子,难道我们要硬闯?”旁边的水京看着寨子的门和那守卫的近乎两米的全身毛发的野人,语气里透露着一点担心,这要是硬闯就算是子弹打光也不一定能干掉这些聚居的家伙啊。

“不,我们要好好地计划一下,看看能不能来个。。。。。。”候正抬头看了看天色,“随风潜入夜。”


此时的三峡水电站内,水电站到处一片灯火通明,即使到了晚上,三峡大坝仍然是高速运转,进入大坝等待蓄水的船只仍是络绎不绝。

“王教授,您还是先休息会吧。您都工作了一整天了。”三峡机电组的第一办公室内,一个身影正伏案紧盯着面前电脑的数据,身后是一个穿着工作服的戴着眼镜,端着一杯牛奶的年轻男子。

“哦,不要紧的。这第三期蓄水的准备工作正是关键阶段,我们这些人不能辜负国家和人民的重托和信任啊。累点就累点吧。”伏案看电脑的王教授没有回头,但从他说话的声音语气,以及那一头白发来看应该年纪不小了。

“那您喝点牛奶吧。”年轻男子把牛奶放在王教授身后的办公桌上,一双眼睛四处打量着。

“咚、咚、咚”这时敲门声响起,年轻男子急忙收起目光走到门前打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三峡水电站保卫部的部长年似元,而在年似元的旁边则是两个穿着西装的身形挺拔的人,前面一个一头银发的正是周瑜中将,而身后的就是黄寒了。

“年部长,您这是?”王教授这时也走到了门前,年似元看了看开门的年轻人,然后转向王教授,“王教授,现在是三峡第三期蓄水的关键时刻,这两位是来自中央的同志,他们有些情况想要跟您谈一下。”

“哦,好的好的!那小黎,你先把这些数据整理一下,我去去就来。”王教授转向年轻男子叮嘱了两句就和年似元出了门。年轻男子在关门的一刹那和黄寒的目光碰到了一起,双方似乎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这是在哪儿?”郑凝汀摇了摇头,只见周围一片明亮,阳光从右手边的窗外照入把整个房间照得一清二楚。

“你醒了小姐?”一个声音在身边响起,郑凝汀转头一看,一个穿着黑色呢子大衣的,颇有几分英俊的男子正坐在床边的靠背椅上看着自己微笑。

郑凝汀条件反射地摸索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突然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全部被换过了,顿时一阵紧张。“你,你干了什么?”

那男子仍然保持着微笑,“小姐,你别紧张。你的衣服都是我请这家旅馆的女老板为你换的,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叫她作证。”

郑凝汀一听感觉了一下,身体确实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这才稍稍地放下心来,不过她还是没有放松警惕,“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小姐,你误会了。我从那个山洞里救了你啊。你不感谢也就罢了,一直这么咄咄逼人的我可是有点受不了呢。”男子笑着说,语气里没有一点的气恼。

郑凝汀脸上微微一烫,“对不起,我现在的情况让我不得不这样。。。。。。”意识到自己失言了,郑凝汀急忙转过话题,“谢谢你。”

男子看了看郑凝汀,递上了一个刚刚削好的苹果,“你吃个苹果吧,我出去叫老板娘给你准备点热的吃的。”说完男子起身走了出去,郑凝汀想要叫住他却不知道他的名字,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

男子走出房门掩上门,嘴角浮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