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烽燧 第三十六章 沙场烽火连胡月 第三十六章 沙场烽火连胡月7

renliangkelly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size][/URL] 这时徐非文扶着眼睛仍盯在地面上勘察。“你们发现没有,被鬼子挖开的地道到咱们脚下就停止了。这里还有8具一连战士的尸体。你们没发现咱们现在站的地方以前不就是那所大宅院吗?” “徐参谋长是甚么意思?”王立行疑惑道。 “我觉得一连剩下的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有些怪。派回同口和北青北马村的通讯员也确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这时徐非文扶着眼睛仍盯在地面上勘察。“你们发现没有,被鬼子挖开的地道到咱们脚下就停止了。这里还有8具一连战士的尸体。你们没发现咱们现在站的地方以前不就是那所大宅院吗?”

“徐参谋长是甚么意思?”王立行疑惑道。

“我觉得一连剩下的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有些怪。派回同口和北青北马村的通讯员也确认到三处水域内没有自己人的迹象。地道没被挖开的地方就这块了,咱们挖开看看。”

江涛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立刻派人去找镐和锹,开挖。

不久,“地下大厅”便被挖开了。底下的情形让周围所有的人瞋目结舌。最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三个人的尸体。任江仰脸朝天地躺在下面。广濑亚纪蜷缩着依偎在他的怀里,睡着了。她的表情是那么甜蜜、安谧,仿似一尊睡美人。凌晶也侧着身子,左手死死握住任江的右手。他们周围横七竖八倒着许多战士。

凌秀赶紧跳下去查看自己妹妹的生死。其他人也随着刨开的碎土滑到下面。

“这边这个还有气儿!”一个战士叫道。

几个医护兵赶紧朝那个人跑去。

“这边这个也活着”。“这个也是!”此起彼伏的喊声让江涛和王立行明白,大部分人还有救。

本多羽尽管没来得及彻底挖开任江等人最后死守的大厅,却找到了大部分通风口,将它们堵死了。这比放毒气还绝,不一会,一连众人便感觉胸口憋闷,呼吸不畅。开始只以为是地道的人多,空气不足引起的。任江意识到通风口被阻时,大家都已经四肢无力,头昏眼花了。不久,大家都昏沉沉地倒下了。任江躺在地上,虽然越底下氧气含量越高,可最后还是和亚纪、凌晶一起不省人事。

幸亏缺氧的时间不是很长,困在地下奄奄一息的人被抬到地上,经过抢救后,大部分都恢复知觉。

见到自己的妹妹嘤咛一声,恢复呼吸。凌秀危悬的心终于又安回原位。任江因为缺氧时间最短,苏醒得最早。他急促地吸进几口气,朦胧地的双眼扫了扫头顶上观察自己的人。都是熟悉的面孔,他咧嘴一笑,翻起白眼,又昏迷过去。看来极度缺氧的时间过长,还是有些后遗症。

区小队的成员在高阳县城外安排了数个观察哨,日夜监视。所幸县城里的鬼子没有反扑。看来这场战事真正告一段落了。县政府的工作人员也陆续回到了同口。一连直接战死66人,因窒息死亡23人。连部死亡12人,各排累计阵亡77人。共负伤31人。一连的骨架即使要恢复,也需要等受伤的战士归队。更别说那么高数字的阵亡。其他部队在攻打县城时伤亡20多人,其中大部分是县大队的。这点伤亡相比一连的代价来说,是微乎几微的。

因为此次战斗无法统计对方情况,日军伤亡数字不详。本多羽一侧的情势,从讨伐队撤回县城后,就愈发神秘兮兮。 让负责监视的区小队同志都看不明白。

经过悉心照料,一连的伤员陆续康复。这段时间,王立行负责带领二连和三连夜以继日地修建烽燧网络。江涛则照料一众伤员。徐非文和邓为舆、凌秀又把县政府迁了回来。县政府转移时,很多东西被埋了。现在又需要挖出来。仓库的物资也从白洋淀的小岛上被搬运回来。

“老江,这阵子辛苦你了。”任江半坐在炕上,用感激地语调对江涛说道。

“瞧你说的。难道华北游击支队是你一个人的。”江涛不无玩笑地笑道:“作为政委,我也有责任带好这支部队。”

“县政府和百姓都没事吧?”

“县政府因为得到你和一连拖延的时间,大部分物资和文件都转移了。而且鬼子没有继续进攻同口镇,所以没损失。可几个遭到鬼子偷袭的村庄可就惨了。粮食被抢走不少,另外好多农会干部被抓走了。群众也被杀害不少。郝关村的一个年仅16岁的女党员当场就义。群众的损失比较巨大,县政府正考虑今年减税以便让群众度过难关。”

“哦——噢?我以为根据地没税。怎么和我想象的不一样。老百姓不是因为苛政猛于虎才向往自由,同情革命的吗?”任江问道。

“没错,可苏维埃政府为了维持运作,还是需要征税,尤其革命抗日队伍的补给大部分还是来自税收。”

“这么说和国民党政府没两样?”

“千万不能这么说。我们的政府代表人民的利益,所有取自与民的东西最终都会用到人民的身上。”江涛急着解释道。

“我明白,明白。一连现在到底有多少战士已经复原了。”

“除了你之外。”江涛呵呵笑道。

“其实我没受伤!”任江利索地用双手支起身子,敏捷地身手让人见不到丝毫病态。

“你是没收甚么外伤。可因为缺氧过久,我希望你还是观察一段时间再工作。现在高阳县的鬼子异乎寻常的消停。你大可趁此机会把你原来那些伤一并养好。”

任江开玩笑道:“你瞧我现在能吃能睡,再不起来活动下,就要等着冬天过年时被人当猪宰来分肉了。”

“要是你个人坚持,我当然希望把权力交还给你。要知道指挥一个好几百人的部队,是一件费神又费力的活儿。我高兴都来不及呢。”

“老江你还真有说的。我想去看看我的兄弟姐妹们是不是恢复往昔的风采了。”任江下炕穿鞋。

“他们风采依旧!”江涛普希金似的幽默总能让人笑口常开。

事实上可并不像江涛锁说的那样。目前的形势异常严峻。8个村的党组织和农会遭到破坏。村民被杀害,粮食被抢。县政府运作困难。战斗伤亡严重,给养弹药缺乏。这是每次日军的讨伐带给各解放区人民千篇一律的创伤。

县政府将转移时搞混的文件归档就是一件庞大的工程。徐非文和邓为舆、凌秀夜以继日的加班整理。县大队帮群众重建被损毁的家园。二连三连依旧负责警戒。事情需要有条不紊地来解决。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