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雄]依然是它,布娃娃

284428088 收藏 15 366
导读:在经历了一个春天的梅雨天气之后,入夏的广东,开始隔三岔五的下起雷电交加的倾盆大雨。雨水迷糊了这座城市的霓虹,安静了四周的喧嚣。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啦地敲打在坚实的玻璃窗上,仿佛一曲大自然倾情演奏的乐章。 我把窗帘拉开,静静地看着夏雨铺设在玻璃上的动态水纹,就像欣赏一幅杰出的印象派画作。时针静静地划着圆圈,在这样一个被雷雨困住而无所事事的下午,你会不会和我一样回忆起我们的从前,那些在雨中一起走过的日子? 我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同桌是一个有钱邻居家的霸气小男孩——斌。似乎

在经历了一个春天的梅雨天气之后,入夏的广东,开始隔三岔五的下起雷电交加的倾盆大雨。雨水迷糊了这座城市的霓虹,安静了四周的喧嚣。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啦地敲打在坚实的玻璃窗上,仿佛一曲大自然倾情演奏的乐章。


我把窗帘拉开,静静地看着夏雨铺设在玻璃上的动态水纹,就像欣赏一幅杰出的印象派画作。时针静静地划着圆圈,在这样一个被雷雨困住而无所事事的下午,你会不会和我一样回忆起我们的从前,那些在雨中一起走过的日子?




我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同桌是一个有钱邻居家的霸气小男孩——斌。似乎每一天放学铃响后,斌总是呼朋引伴、成群结队地四处游玩,太阳不下山都不会回家。只有雨天例外。每当雨季来临,他家的小车就会停在校园门口,等待接送他们家的小少爷。也只有下雨天,斌才会无心玩乐,贪恋家中的温暖,乖乖上车回家。


那时的我总是期待下雨天,因为可以搭上斌家的顺风车。当然,享受这一特权的,还有斌的几位铁哥们儿。不过因为我是唯一的女生,所以每一次,都可以一个人坐在大大的副驾驶座上,这一特权可是斌特地让给我的哦。相对于空空的副驾驶座,斌更喜欢坐在后排和朋友们打成一片,而我则喜欢安静地享受这一个独立的空间,哪怕要一直帮斌抄作业我也无所谓。


宾是斌最铁的一位哥们,常常看到宾去他家里玩。偶尔我过去拿作业的时候会遇上宾,那时我就会磨蹭一下尽可能待长一点时间,可是我一直没有等得到他开口和我说话。


宾和斌一样含着金钥匙出生,一样地贪玩和爱打抱不平,但和斌多动症般的活泼不同,宾长得很斯文,没有斌的霸气却多了一股秀气。




小学,我依然和斌同桌,依然帮斌抄作业,然后看着斌拿着作业本去给他的哥们抄。我依然很安静地看着他们打闹,看着他们被老师罚站,然后在家长面前帮着说好话,使他们免于挨皮肉之苦。到了下雨天,我还是可以搭斌的顺风车,还是可以坐副驾驶座。可是,如果雨不大,我宁可自己撑着伞和女伴们一起,或者一个人走路回家。


那时不知道为什么男生和女生容易闹别扭,搞对立。老师在讲台上教育我们要团结友爱,我们却在讲台下的课桌上划下了“三八线”分水岭。我在小女生的圈子里待得挺舒服的。可是为了能和宾碰面,我还是和斌这位令全校女生头痛的捣蛋鬼一起“合作”。我会建议斌去买昂贵的参考书、课外书,抱回自己家里慢慢享受,考试的时候我不会遮掩,斌能看到多少就抄多少。慢慢地我的成绩开始上升到班上前十,到了高年级,我已经稳定在前三了。


可是,宾依然没有开口和我说话,他的眼光永远都是越过我,望向斌。




毕业的那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雨。我考上了重点,接受了老师和同学们的祝贺,和姐妹们道别,在散场的时候,我看见了宾。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了,清洁阿姨开始来清场,我们只好站到了屋檐下,等雨停。


斌因为感冒没有来,是宾代替他领的毕业证。我不知道宾一会儿会不会先去斌的家,会不会和我顺道而行。我们之间相隔不到两米的距离,他背靠着墙,站在最里面,和别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我站在最外面,在雨漂进来刚刚好没有被淋到的位置,掌心向上,任雨水打在手上,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向宾和方向瞄一眼,我孤傲地想等他开口。


雨停了,路上却积了近一尺高的水。


宾和其他几个男孩子还在等积水退去。我则开始弯下腰,解开我的系带凉鞋,拎在手上,光着脚丫踏入冰冷的水中。身后的男孩开始吹口哨,好心一些则提醒我会用水蛭和雨虫。水蛭是吸血的,是看得见的生物,雨虫则是传说中的一种细菌,听老人家说,被雨虫咬到双脚就会腐烂化脓,是很恐怖和一种生物。


我回过头朝那些好心人笑笑,说:“再见!”顺便也瞄了一眼宾,他还是靠在墙上,眼睛盯着我泡在水里的双脚没有说话。我失望地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个暑假,斌一家移民去了国外。斌显然更适合那个国度,他在来信中说,那里的中学数学题就像我们小学二年级的数学题一样简单,老师整天笑眯眯的,还跟着他一起搞些恶作剧,真是不可思议。而让我不可思议的是,斌小小年纪居然学会开他们家的小轿车出去泡妞了。信中还说,以后他不在,我也不用怕,不会有人敢欺负我的,因为他的哥们会一直保护我的……我回信告诉他:“我考上重点了!:)家里奖励了一辆自行车:)现在我也是有车一族:)一点也不比你差哦!他们爱咋咋滴,请自便,别惹我就行。还有啊,课业紧了,时间不够用,我可不会再帮他们抄作业了哦……”




再开学,我进了尖子班。当我站在开学典礼的领奖台上,看着高高瘦瘦的宾在下面很用劲地拍手鼓掌时,嘴角就不自觉地上扬起来。宾在我的隔壁班,虽然我们依旧没对白,但喜欢下课时走出教室去透透气,因为总能在门口看见宾,就这样远远的看着,期待着有一天他会发现我,并且向我走过来,微笑着说一声:“嗨,媛文。”


偶尔我会收到一些小纸条,简单地交待一下放学时不要从哪里哪里经过,免得遭遇麻烦。我都不出声地照做了,事后偶然听说那里曾有人斗殴,我也只是笑笑,并不会记得去证实那个地点和纸条上的是不是一样?但每一张小纸条我都没有丢弃,因为他们可能是斌的哥们塞过来的,而宾是斌最铁的哥们不是么?这其中说不定有某一张是宾亲手写的呢。如果将来有一天,宾告诉我他曾经写过一张纸条给我,我就可以把纸条找出来,嵌入相框里面,做幸福的珍藏。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一晃眼又初中毕业了,我们依然没有一句对白。毕业晚会那天,全年级在学校的露天影院中联谊,中途却下起了大雨,大家一窝蜂跑到最近的建筑物下躲雨,宾就在离我不远处,我耐心地等着,等到他独自一人的时候,我慢慢地迈开步子朝他走去。


我想了结我的自作多情了,过完暑假我就要升入重点高中,而宾选择了学医。很多人会觉得这是学习不好才被迫做出的选择,但在我看来,就如同斌出国一样,医学世家出身的宾尽早选择子从父业,才是最对的选择。我想过去和他说,他细心、沉着与冷静的性格非常适合做医生,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一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就像斌将成为一名成功的商人一样。


近了,近了,还有不到两米的距离,外面的雨声嘀嘀嗒嗒像哼着轻快的歌。深深地吸一口气,为自己加油,却在要开口的时候看见一群女生呼啦啦地跑过来,手里拿着花花绿绿的《同学录》让宾填写。我叹了一口气,装作镇定从容地从他面前经过去寻找同班同学。当晚,我也在不同的本子上为同学写下各式各样的祝福,遗憾地是,我没能碰到宾的本子。而我用作《同学录》本子也在同学们的手中传递着,每一个人都在上面写下了祝福的话,很久之后才回到我手中。


那天之后,我和宾没有再相见。


在那本《同学录》中,却有着宾书写的俊秀字体。和同学们一早背好或抄来的美妙祝福语不同,宾的祝福更像委婉的批评:“我不知道要写什么,因为不是很了解你,我看到的只是斌走之后,你变得更安静了。每一次笑都是浅浅的,被别人整的时候也不发火,眼神中总带着忧郁。从今开始,开朗一点,想笑就大声笑,想哭就大声哭,想揍谁就告诉我,我去揍他:P”


我眼眶一热,喃喃自语:“那片忧伤不就是因为你没开口和我说话么?”


虽然自作多情了这么久,但是这个结果我还是很开心,他并不是无视我,他有看到我的忧伤不是么?只是他并不关心我的忧伤。


之后我们各自走着自己的路,上完大学,我开始工作。有一天因为一个项目来到离故乡不远的一座海滨城市……




一个人重游旧地的感觉,就像是一罐被尘封了很久的可乐在意外的碰撞之后开启了瓶盖,气泡源源不断的汹涌而出,挡不住,也不想挡住。随着记忆之门的开启,亲切中滋生着小小的感动,心情不知不觉中欣喜愉悦起来。


爬上校园网,进入班级主页,看到满屏满屏地都是对班花小芳的生日祝福。美女号召力果然非同凡响,事隔多年之后又有多少人会记得我们这些平凡女子的生日?拿起手机直拨了美女的电话,响过3声后,接听的竟然是一个男声。


用一口极不耐烦的语气,硬生生地说:“谁啊?”

“不好意思,这是小芳的电话吗?我在想我是不是打错了?”

“没打错,你是谁?”

“我是小芳的同学,我叫媛文。”

“哦,媛文啊,我是子林,还记得我不?”

“记得,你那时追小芳追得可紧了,呵呵,现在……是她男朋友?”

“BINGO!答对了,奖励你和小芳通电话。”

哈哈,这小子……

“媛文?”

“生日快乐哦,小芳。”

“快乐什么哦,你又不会来,我们有……八年没见了吧,你是不是跑去参加抗日战争去了?”

“嗯,是快有八年了呢。”

“唉,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见到你哦。”

“少来,真有那么想见我?不怕我当电灯泡?”

“你不来也有很多电灯泡啊,没见他连电话都不让我接么?”

“你人缘好嘛,让他紧张也好,让他知道你是块宝。”

“嘻嘻,这倒是。”

“今天怎么安排?”

“晚上在Princess State开了个包厢,大家聚一聚,唱唱歌,聊聊天,吃吃喝喝中就过了呗。”

“Princess State?好怀念哦。”

“现在这家店的老板是阿海,你回来我带你去,让他给开个总统房,陪你唱个够。”

“今晚他给你的生日礼物就是在总统房不限额免费消费,是吧?我有点等不及了呢,我今晚就沾你的光去享受一下,好不好?”

“真的来?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

“我现在L市,有点事要办,下午再去你那。”

“你已经回到L市了?出差?”

“嗯,有一个项目在这边,会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大概三个月吧。”

“太好了,我让宾开车去接你,等一下我发他的手机号码给你,你忙完就打电话给他,让他去接你。”

宾?心中微微一颤,还是勉强地笑笑说:“不用了,我坐城巴过去就好了。”

“客气什么?他新买的车,正想到处去炫耀一下呢,就这么说定了,今晚要是不来,以后我当不认识你了哈。”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缘份,我与宾之间出现了新的交集……

明明是晴朗的天气,明明可以期待夕阳西下时映照出满天彩霞的美景,偏偏还是不能如愿。


踏出写字楼的那一刻,天空中飘落下细细的雨丝,降下暑热,空气变得清新冰凉。宾在对面的麦当劳朝我挥手:“嗨,媛文,我在这里。”


等待了这么多年的对白,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实现了,我却不知道如何应答。没有想象中的激动的迹象,没有紧张得不能呼吸,也没有小鹿在心上乱撞,只有淡淡的微笑,心情豁然开朗。


他的新车被保养得很好,座椅、方向盘、手刹都上了防护套,还洒上了淡淡的古龙香水。他细细的金框眼镜,纯白的棉质T恤,灰色的休闲裤,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倒是和我的想象没有太大的出入。


让我诧异的是悬挂在后视镜上的白色公仔,忍不住问他:“别人都挂福禄寿、出入平安之类的,你怎么挂个晴天娃娃?”


“祈求出车的每一天都是晴天啊,雨天开车可不是件舒服的事。”宾一边说着,一边把麦当劳的袋子递过来,“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随便买了,离晚上的聚餐还有几个小时,先填填肚子吧。”


还会为我的肚子着想,够贴心的,心中禁不住偷偷一乐。打开袋子,食物可真丰富:巧克力奶昔、薯条、汉堡、麦乐鸡。我的天,我能吃完么?


“你常吃这些吗?都不怕胖哦。”

“我想胖都胖不起来的,怎么吃都这么瘦,怎么,不合口味么?”

“不是,托您的福,这是我第一次吃麦当劳……嗯……这奶昔味道不错,其实,像这样的小雨,应该比烈日来得舒服吧?”

“呵呵,你和斌一样,都喜欢雨天,斌那个傻瓜甚至在自家的窗台倒挂了十个晴天娃娃来求雨,也不顾一下农民伯伯的收成。”

“哈哈,斌是这样子的,想到什么就去做了,很少有等到设想周全才去行动的,总让人为他捏一把汗。不过,斌喜欢雨天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不是吧?他嘴上不说,但晴天娃娃一直挂在那里,你都没发现?”

“没注意。”

“听说你要在这边待三个月,住哪里呢?”

“公司,就那座写字楼,是商住两用的设计。”

“不好吧?如果只是住一两天倒还可以忍忍,长住不适宜的。”

“还好,就是冷清了一点。”

“时间还早,我先带你去一处地方。”

“哪里?”

“去了再说。”




宾要带我去的地方,其实是他以前在L市买的一幢带花园的小别墅。


不知道宾为什么放着笔直的大路不走,偏偏去钻那些不太熟悉的小道,结果我们好像迷路了。


宾一点都不着急,因为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我更不着急,迷路最好,和宾独处的时间又多了一点,偷笑还来不及呢。


我们一边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兜着圈,一边聊着往事。我们有很多共同的朋友、同学,就有了许许多多共同的话题。我们似乎都害怕沉默,两个不从不讲笑话的人,甚至试着讲起冷笑话,然后被自己不成功的表演逗得哈哈大笑。


感谢老天爷赐给我一个如此幸福和美妙的下午。




等到宾把车停进小别墅的车库时,已是华灯初上的时刻,细雨也已经在地上布好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洼。从车库到大门台阶的那几米距离,我走得小心翼翼地,不让高跟鞋踏到积水里,尽量不让自己的双脚沾上水珠。


踏上门前的台阶,抬头迎上宾含笑的目光,我不解的问:“笑什么?”


“不是啦,只是想起以前你把鞋子一脱就踏入水里的情形,和现在这种情形相比落差好大,感觉都不是以前的那个媛文了,以前你是多么的潇洒,我都自叹不如,如今倒是学淑女了。”


“潇洒是要付出代价的好不好?自从那次暑假趟水回去后,双脚痒了一个多月,涂了多少药膏都治不好,当时还天真地以为自己要双脚残废了呢。”


“这么夸张,后来是怎么治好的?”


“不记得了。”我怎么可能不记得呢,是托斌的福,用了国外的药才治好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在宾的面前提起斌。


宾的房子还很新,简洁明快的室内设计,正是我喜欢的风格。从小就觉得宾的东西都是好的,现在事实似乎也印证了我的眼光。


奇怪,好好的房子自己为什么不住,家具都套上了防尘罩,像被遗弃了很久。


“这房子不错吧?明天就帮你把行李搬过来,以后你就住这,绝对比住写字楼强,大门出去右拐50米就有公交车,不用10分钟就可以到达你公司,刚刚我们是绕远道了。”宾一边说,一边麻利地褪去家具上的防尘布。


“我住这里?不太好吧?严格来说这是你家,不会不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没人住的房子,哪能算家?这是以前读书的时候家里出钱买的房子,现在很少过来住了,打算转手卖掉,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买家,空着也是浪费,你就放心住吧,随便帮我打扫一下就行,对了,先带你去看厨房。”


“呵呵,不用了吧,我又不会做饭,很少会用到厨房的。”

“那可不行,好女人要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一定要先抓住男人的胃,你就把我的厨房当练习室,好好研究一下怎么做菜吧。”

“我为什么一定要当好女人啊。”

“因为你当不了坏女人,所以只能当好女人。”

“歪理。”

……


第一次见识到宾碟碟不休的样子,我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等参观完他的房子,再驱车到Princess State,我们至少迟到了2个小时。小芳一见面就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拥抱过后却摆了一个大大的黑脸:“人家生日你还让人家等,到底有没有放我在眼里?”


“我的大小姐,别生气嘛,先看看生日礼物,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原谅我好不好?”


“哇,限量版的LV樱桃包,喜欢!”


“那也不行,迟到那么久,我们晚餐都吃完了,你们先自罚三杯。”说话的是紧跟在小芳身后的子林,其他人也开始跟着起哄。


我为难地看着递过来的酒杯,不知如何是好,对于我的求救信号,小芳视而不见,还故意和子林咬耳朵不看向我这边,真是郁闷至极。


“怎么办?我不能喝酒。”无奈之下,转向宾求助,这位害我迟到的罪魁祸首倒是很豪爽地答应了。


“你先喝一小口表示礼貌,剩下的我解决。”宾在我耳边轻声的说。虽然不太懂得酒桌上的礼仪,但骑虎难下,我也只有照办了。


那天晚上到底宾喝了多少杯?我已数不清。只知道总是不停地有人来敬酒,到最后我都干脆不喝了,只装做碰一下杯子,然后整杯酒都被灌到宾的肚子里……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明明我还在找托辞,能少喝一点尽量少喝一点,宾却杯杯见底。到最后散场的时候,包厢里只剩下东倒西歪的小芳、子林、阿海、宾和唯一清醒的我。


阿海被服务员扶走的时候说:“你们就在这里睡到天亮再走吧。”


我想也只有这样了。没想到,阿海才刚走不久,小芳居然吵着要回家,于是和子林两个人搀扶着也离开了包厢。结果,包厢里只剩我和宾了。


怪只怪我太清醒了,和服务员对望着越来越难为情,又不能丢下宾一个人离开,只好去翻他身上的口袋,找出车钥匙,让服务员帮忙把他弄上车,然后启动车子,前往那幢宾说要让给我住的别墅。因为除了那里,我想不到别的地方可去。




那一晚,宾吐得一塌糊涂,如果不是替我挡下这么多杯酒,也许不至于这样子,我心中满是愧疚,心甘情愿地陪了他一整夜,天朦朦亮的时候他才安静地睡下,收拾完毕,我出去坐公交车回公司。


一整天我都心不在焉的,一幕幕地回忆当晚的细节。


虽然认识了很久,这一天却是第一次和宾正面接触,似乎所有的愿望都在这一天得到了满足,仿佛就像做梦一样。


宾似乎有意在保护我,即使被别人误认为是情侣也不辨解,因为这样似乎可以减少别人对我的骚扰。而我似乎在享受这种错觉之下所形成的幸福。即使被吐得满身都是,居然也不会觉得脏,这种心甘情愿的照顾仅仅是愧疚么?还是爱的表现?


还是,又是我在自作多情?


宾从小就有着细心、体贴和包容的个性,清秀的外表,一直都是被青睐的对象,这么多年了,想必谈过无数次恋爱,早已磨练成一位情场高手了吧。那些我所感动的细节之处,不过是他的一种习惯作风而已吧?


仔细想想,真的有逢场作戏的感觉。反正他也喝醉了,一觉醒来肯定是装做什么都不记得了吧?我又何必自寻烦恼?就当自己也患了健忘症,忘记这一切好了。


多大个人了,还自作多情,丢不丢脸呢?




下午,宾真的过来帮我搬行李了,对于那晚的事一字不提。我也一字不提,就好像没有去参加过小芳的生日一样。你会遗忘,我要比你遗忘得更彻底。


没想到,这好像也形成了一种默契。


宾的诊所离L市不远,每到下雨天,来访病人不多,他就会早早下班,驱车前来接我回别墅,然后碟碟不休地给我讲解如何做菜。光学一道蕃茄炒蛋,就费了我好大的劲。宾对这首菜的要求极高,蛋一定要酥松香滑,蕃茄一定要外软内脆,光是做菜的火候就够我啄磨半天了。


如果还有空闲,我们就开车出去兜风,宾好像特别喜欢找不熟悉的小路,因此总是要备好油和食物,以便迷路时不至于挨饿。


明明在这里读了好几年书,还买了房,像是要定居的样子,却还是对这座城市如此陌生,不由得让人心生怀疑,但我不想去问,这样会显得我很俗气很三八。


我开始比任何时候都期待下雨天,就像期待能和宾在一起一样。


开心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六一儿童节到了。


看到斌从远方发来的图片,是一组模仿非主流MM的图片,嘟嘴、握拳、无辜的眼神,忧郁的侧脸……当然还有PS上去的两处可爱腮红。如果挂到网络上,一定很火。开怀一笑之后,我收藏好这些图片,随时准备哪天要以此来敲诈斌一笔。


宾建议要给自己放一天假来过儿童节。


“老大不小的,还过儿童节?”我说。


“只要拥有一颗童心,就算是七老八十的,谁又能规定你不能过节?”宾说。


“那好,那就认真扮回儿童,过一回儿童节,你敢不敢?”


“谁怕谁哟。”


真到了这一天,我把头发拉直,扎起马尾,穿上借来的中学校服,套上白球鞋,仿佛就是一名符其实的中学生。宾可就为难了,似乎找不到合身的校服,最后只好穿套运动服陪我出去。


原本打算去游乐园玩的,但是老天爷不给面子,下起倾盆大雨。我心情很低落,把纸巾揉成一团一团的,再用另一张纸巾裹起来,缠一个晴天娃娃挂到窗台上。我默不作声地重复着这一动作,当我挂起第10个晴天娃娃的时候,宾终于受不了了,开口说:“我知道一个下雨也营业的游乐场,我们过去吧。”


这一回宾确实是知道路的,不用兜圈和绕道,熟门熟路地开进了目的地的地下停车场。这里更多的是电动玩具,也就是以前老师不让进的三室二厅之中的游戏厅。宾大概已经玩腻了,而我还是第一次玩。宾尽职尽责地给我讲游戏规则,操作方法,跑前跑后地买汽水、游戏币,我玩得很尽兴,完全忽略了宾忧郁的眼神。


回程地时候,宾说他就像拐卖小孩的大叔,我哈哈大笑,学着小孩子的口气吵着要去吃麦当劳,宾最后坳不过我,只好去了。这天真奇怪,宾对这座城市好像突然熟悉起来,不再迷路了。


坐在麦当劳里,喝着巧克力奶昔,尽情地享受这幸福的一刻。莫名其妙地有一种预感,我的幸福在一点一点地离我而去,而我除了尽量把这一刻地快乐印入脑海之外,我能做的事情一件都没有了。


外面的雨一直下,宾跑到外面去接一个电话。我以为他要讲很久,没几秒他却冲了进来,抓起我的背包,只讲一个字:“走!”从他的眼神中知道一定是出事了。除了奶昔,别的也来不及拿,就跟着冲了出去。


坐进车里,宾二话不说就把我的奶昔扔出窗外:“系好安全带。”


从没见过宾用如此绝决的口气说话,我只好乖乖地系好安全带,然后紧紧地捂住胸口看宾在高速公路上飞驰。




车停靠在一幢陌生的公寓前,宾箭一般冲了进去,我也只好照做。


电梯前,宾猛按了一阵之后,还是没有耐心地冲向楼梯,只简洁地和我说三个字:“十五楼。”等到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宾已经跑远了,也不知道冲上了几楼,我走进电梯,找到15楼的按钮,按了一下,手却在离开按钮的那一刻瞬间僵硬。电梯上没有13楼和14楼的标志!要么就是这两层不住人,要么就是业主图吉利,故意跳过这两个数字,那么,15楼就是现实中的13楼。


不要怪我迷信,有些巧合就是会让人不寒而粟。




出了15楼的电梯,或者更正确一点来说,应该是:我站在13楼的电梯门口,望着空荡荡的走道,有点害怕,有点不知所措,到底要不要打电话给宾呢?


正想着,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然后看见宾像风一样从我眼前经过,除了跟上,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在一扇紧闭的门前,宾掏出钥匙,却打不开门,想要撞开防盗门简直是异想天开,他却还是傻傻地做了,还因此弄响了警铃。他一点都不在乎,又跑到另一扇门前猛敲,邻居好像认识他让他进去了。


留下我傻傻地站在门口。愣了一阵之后,我开始从懵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脑袋急速飞转,联想之前的片断,推测屋内的情形,以便应付随之而来的询问。


保安来了,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这身学生打扮,但“自杀”这件事攸关人命,在叫了两声没人回应之后,保安还是尽职地打开了房门,一股煤气味扑面而来。


宾像是从阳台上跳进来的,此时厨房的媒气开关已经被拧紧,卧室中,宾熟练地往一个女孩的手腕上缠着纱布。保安们在手忙脚乱地打开室内的所有窗户,邻居也在一边帮忙一边多嘴地向保安们解释宾的身份——那位女房客的前男友!难怪他可以这么快地找到气阀开关和纱布,原来他也曾经是这里的主人。


已经顾不上管周围的纷纷扰扰,宾抱着受伤的她跑了出去,我也跟了出去。这一次,保安没有任何阻拦。

在医院,宾一刻也没有离开她的身边,当然这也得益于他的名医身份,才可以做得到。可是,住院手续还是要有人办的,我在护士的带领下,糊里糊涂地办着手续,因为我都不知道伤者的姓名。


交完钱之后,来到她的病房。我猜想她在假睡。


直觉告诉我,那个电话是她打来的。如果那时候她是清醒的,没有理由昏迷这么久。况且,医生说并无大障,连血袋都不用吊。


“别太担心,她休息一下就会好起来的。”我尽可能压下心中对这个女人的不满,好心地说。


“你先回去吧。”宾双眼凝视里她的脸,连和我说话也懒得抬头。


“没关系,我留下来陪你,也许能帮上点忙。”


“你回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真的没关系,明天我还休假。”


“你还是回去吧,我不想她醒来的时候看见你。”


……


“好吧,那你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默默地走出医院,泪水像缺堤似的大颗大颗地往下掉,胸口就像装了一块很重的石头般难受。


我的幸福,真的,终止了……




后来,我想通了,和喜欢的人待在一起是幸福的。我和宾待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很幸福。宾和她待在一起的时候,是幸福的吧?看得出宾很喜欢她,不然也不会这么紧张她,能守护在她身边的感觉应该是幸福的吧?


我最喜欢看到的,不正是宾阳光般灿烂的笑脸么?最不希望看到的,不正是宾的眼中的那份忧伤么?宾的心中永远有一处我无法触及的地方,那是我想要给予却给不了的幸福,也许只有她可以,那就祝福他们吧……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只是巧合!


本文内容于 2008-9-24 21:23:47 被284428088编辑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