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 :你真的觉得台湾民主吗

人民又到底算是国家的主人呢?或者,只是政治人物与政党畸形发展下的悲情俘虏?


对于这一连串的问题,或许有人会觉得很无俚头,啐!台湾当然是一个绝对民主化的国家。你看看,连总统都已经由人民直选了,不是吗?


的确,台湾自从1995年国民大会代表修订通过总统、副总统直接民选办法。来年三月二十三日,便举办首届由人民直接投票选举产生第九任总统、副总统(李登辉、连战)。


2000年再次演化台湾民主发展过程中首度的政党和平轮替执政,由原本在野的民进党取代执政超过五十年的国民党政府。对此成功的民主推动与体验,绝对是台湾朝向民主化历程中,相当值得骄傲的成就。


但令人不解的是,既然台湾已经是一个相当程度民主改革成功的国家,为何我们的主要政党与部分的政治人物,却怎么看都不像已经具备应有民主的素养与风范。


现象一、就以2008年总统大选为例,很不巧的,如今国、民两党所推出的总统候选人,均是弊案缠身、官司未了。然而就为了2008谁来执政,蓝绿双方谁也输不得的情况下,国民党与民进党几乎是一致的想尽办法,分别要为马英九与谢长廷漂白解套。因此国民党在六月二十四日的第十七次全代会第二次会议中,以“全体鼓掌通过”的方式,将党内担心已久的排黑条款,由原本的“经法院判决有罪,无论判决是否确定,一律丧失初选资格,并不得由本党提名”的规定。大幅修正放宽成“经法院判决‘有罪确定’,一律丧失参加党内初选资格,并不得由党提名参选公职”,为马英九特设排黑防护罩。


在民进党方面,如今随着谢长廷诸多弊案的情况越形严重,民进党中央也开始紧张起来了,因此“保谢运动”随之在民进党的府院党中正积极的被酝酿,可能由党代表联署“谢长廷条款”,删除廉政条例中“起诉就停权”的规定,希望在九月底全代会能通过删除廉政条例第六条第一款“已经起诉者,应建议停权以上处分”的规定,以保障谢长廷代表民进党参选的正当性。


对于国民党与民进党这两个国内最具政治影响力的大党,随时无处不以“民主、改革、清廉”作为号召民意的政治口号,但是在面对未来国家领导人选举的竞争压力下,却是如此的禁不起民主价值的考验,一切只以政党政治利益为考虑,全然不顾民主的道德与正义,更完全无视人民的权益与感受。


反正,这两大党强行推出的“烂苹果”就此这两颗,人民你爱要不要,根本也无从选择,不是含泪投票,就是对立投票,其结果都是一样的,在现行的选举游戏规则中,人民已经成为政党与政治人物的俘虏。


现象二、由于国际油价的持续不断攀高,连动影响国内油价随之飙涨,这原本应该事属正常的市场供需波动情形,至于应该如何透过专业、透明、公开的方式,有效的调节国内的油品价格,理当由国内的专责部门经济部与中油公司依照国际原油的市场未来发展趋势,加上国内产业与民生用油的供需情况,再加上其它可供参酌的可调节变动因素,透过专业的采购与避险方式,力求相当程度的成本控制,再配合中油法定盈余的适度调整,订出透明合理,可供平稳民心的“浮动油价机制”,是为基本的因应之道,其重点便在于,应该授权专业制定,并监督专业执行。


但如今,对于国内油价到底是否继续实行“浮动油价机制”的问题,却依旧是受到年底立委选举的政治考虑,而非基于专业的评估。


陈水扁总统随意的说话表示“关切”,经济部与中油公司便随之应声附和“照办”,不仅将专业抛弃,更是任意的践踏人民的权益。


更有离谱的是,对于如此攸关民生重大政策的决定,竟然可以任由一位不无具专业的立法委员随意的放言:“总统都出声了,有谁想要‘没头路’?”。一副请搞清楚,如今是谁在当家,我说了算。强势、粗暴不堪的恶劣态度莫此为甚。


真不知,这些不具专业的政治人物,凭什么如此恣意妄言,挟着上意,欺压专业,践踏民意,其狂妄嚣张的行径实在令人气愤。


对于台湾所谓的民主,人民真正所了解与掌握的民主又有多少?


如果,一切民主的条件,仅是建立在少数政党与政治人物所制定的选举游戏规则中,人民享有选举的权利而已,却无法真正掌握实质的主权在民,落实政党与政治人物是为人民所托付管理的公仆关系时,其实如此的民主基本上还是不够成熟的。(作者 郭至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