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一星上将”林冲的两个朋友(绝对原创)

闪光光 收藏 4 635
导读:一提起林冲,几乎所有读过水浒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从“顺民”被升华到“暴民”的典型代表。虽然这种升华是有着强烈顺民思想的林冲所极力避免的。不过他对这种“改造”的苍白抵制,并没有阻止他被“被升华”的命运。真应了那句话“有些事情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 林冲命运的改变始于他那位美的让人流哈喇子的娘子,别人流哈喇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是被人家恶狠狠的多观摩几眼,并不会让林冲倒实质性的霉运。可当这股哈喇子从一个叫“高衙内”的嘴里流出来,问题就严重了很多。这股哈喇子注定会把林冲安安稳稳的“顺民”生活一点点淹没

一提起林冲,几乎所有读过水浒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从“顺民”被升华到“暴民”的典型代表。虽然这种升华是有着强烈顺民思想的林冲所极力避免的。不过他对这种“改造”的苍白抵制,并没有阻止他被“被升华”的命运。真应了那句话“有些事情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


林冲命运的改变始于他那位美的让人流哈喇子的娘子,别人流哈喇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是被人家恶狠狠的多观摩几眼,并不会让林冲倒实质性的霉运。可当这股哈喇子从一个叫“高衙内”的嘴里流出来,问题就严重了很多。这股哈喇子注定会把林冲安安稳稳的“顺民”生活一点点淹没。我给“高衙内”的最高评价就是“一坨屎”除了臭气熏天令人作呕外,没一点实质性的用处。不过拉出这坨屎的高俅可甚是了得,乃当朝赫赫太尉,位高权重。这位高太尉在没做太尉之前是一位“足球”(蹴鞠)高手,据说水平不在现在的罗纳尔多之下,而当时的大宋皇帝赵佶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球迷”。这位大宋皇帝虽然对足球痴迷到“罗西”的程度,不过踢球的水平充其量是“国足”的水平。于是对高俅这位大宋朝的“超级球星”推崇备至,遂将太尉一职拱手相送。上喜,下必好。一时间大宋的足球事业蓬勃发展,可以说君臣二人对当时中国足球事业的普及功不可没呀!!!!(可惜这么好的足球文化没有传承下来,导致中国足球运动员现在还用低劣的足球水平摧残着中国的球迷们。)高俅这厮足球踢得好也无可厚非,可偏偏这厮踢人的水平一点都不比他踢球的水平差,不过自从做了太尉之后,亲自踢人的机会少了很多,“强将手下无弱兵”主动替太尉出脚的人车载斗量,而且技术水平不乏佼佼者。不幸的是,在这些佼佼者中就有林冲颇为信任的“发小”兼“铁哥们”陆谦陆虞侯大人。


陆谦这厮应该算小人当中的极品,“品德极差,才智极高”“当面兄弟不离口,背后下毒手”阴险狠毒却深藏不露,在那位“高衙内”没有垂涎林娘子之前,他还扮演着林冲“发小”兼“铁哥们”的角色,两人称兄道弟情同手足,林冲在这剂友情毒药下中毒匪浅呀!可当他看到林冲的“霉运”可以转变成自己的“幸运”,二十几年的友情可以变成二十几级奔向前程的阶梯时,这厮迅速“转变职能”,把林冲“发小”兼“铁哥们”的角色迅速转变成林冲一家“掘墓人”的角色。于是这厮把“友情”变成了一把挖掘坟墓的小铲子,勤勤恳恳的开始为林冲这位“发小”兼“铁哥们”掘墓了。


首先他把林冲约出吃酒,然后把林冲娘子诓骗到自己家,好让那位能给他如花似锦前途“高衙内”改改馋,不过事与愿违,因为丫鬟的报信,林冲的及时赶到,悲剧还没有演变成悲剧之前就结束了。这事让林冲终于看清了陆谦的本来面目(这也算林冲的一点小收获),提着刀到处找这位“发小”拼命,这位陆谦陆虞侯大人怎是八十万禁军教头的林冲的对手,吓得抱头鼠窜躲到太尉府不敢照面了。不过躲在太尉府的日子丝毫没有影响这位陆虞侯大人发挥自己卑劣的才智,很快他又挖了一个更大更深的坟墓等待自己的“发小”林冲尽快躺进去。(写到这我突然觉得陆虞侯大人生不逢时呀!如果他生在当今盛世,再把他派到某建筑工地,给他一把铁锹,估计一台现代化的挖掘机也挖不过这厮。如果他还是这般兢兢业业,估计一定能在中国的“挖掘界”竖起一块不朽的丰碑。)


“最了解你的人也就是最危险的人”这句话用在陆谦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几十年的交往使陆谦对林冲的秉性,爱好,行为方式了如指掌。所以他也最了解林冲的死穴所在。懵懵懂懂林教头很快就“很意外”的遇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宝刀,并且用“很意外”的价钱让这把宝刀属于了自己,林冲得到宝刀的消息也“很意外”的被太尉知悉,于是林教头“很意外”的被邀请到太尉府与同样喜欢宝刀的太尉比刀,在太尉府林教头“很意外”的闯入白虎节堂,于是“很意外”闯入白虎节堂的林教头被“毫无意外”的发配了。陆谦知道发配必然会为自己留下后患,并且也对不起自己用“友情”这把小铲子辛辛苦苦为“发小”挖掘的坟墓。遂买通押差董超,薛霸准备在野猪林送“发小”上路,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林冲的另一位朋友(令人艳羡的真正朋友)鲁智深在野猪林用禅杖切断了陆谦为林冲准备的不归路。


鲁智深原名鲁达也曾是家乡小经略相公的手下的提辖官,性格粗犷正直,嫉恶如仇的鲁达,因看不惯恶霸“镇关西”强抢民女,遂出手调教之,怎奈看似不可一世的“镇关西”竟然在鲁提辖三拳之下撒手人寰了,面对撒手人寰的“镇关西”鲁提辖也只有撒腿跑路了(为这样猪狗不如的东西,着实不值得吃官事)。在跑路过程中巧遇自己出手施救的民女金翠莲,而金翠莲也今非昔比了,嫁给土财主赵员外做了外室,日子过的颇滋润。于是鲁达暂时安顿在赵员外处。不过鲁达毕竟是杀人逃犯,况且赵员外家也不是世外桃源,因此赵员外撺掇鲁达到五台山出家,过去有“出家如隔世”的说法,出家后即使案发了,也不受刑法的追述,鲁达欣然应允。


出家后的鲁达法名“智深”即鲁智深,可鲁智深哪是能耐得了青灯孤影,参禅悟道的主。素斋黄卷哪比得了酒肉来的实惠,于是这喝酒吃肉成了鲁智深的必修课,可偏偏鲁智深不争气,喝醉酒后耍酒疯又成了他的长项,每次发挥长项的时候都把寺院砸个稀巴烂,经过几番折腾后,偌大个禅林已被他砸的处于半瘫痪状态,香客寥寥。(写到这我也突然感到鲁智深也是生不逢时呀!如果他生在现在这浩浩的经济大潮中,也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从“鲁智深”蜕变成“鲁智黑”,那以他“拆扒”过程中的高深造诣,一定会被某些房地产开发商看重并委以重任,在“拆扒”中大显身手并且还没人敢“咋刺”,毕竟我辈小民的身体坚强不过那位挨了三拳就与小命说白白的郑屠。说不定这份本事还能让“鲁智黑”在中国的“拆扒界”留下动人心魄的传奇)为了五台山不被彻底摧毁,也为了不使这份宝贵的“世界文化遗产”遭受灭顶之灾,长老智真急忙把这位令人头疼的花和尚“遣送”给东京大相国寺的师弟哪了。到了大相国寺的鲁智深与一批泼皮混在一起,有酒有肉倒也安生。在一次练禅杖的时候,鲁智深意外的结识了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两个人虽秉性各异,但性情相投,遂结下生死之交,传下了一段千古佳话。


把林冲从死神手里抢过来之后,以鲁智深的率真性格定要把董超,薛霸这两个“撮鸟”结果了,无奈林教头这时还愿意为自己能过上安稳的“顺民”生活继续煎熬,对把他搞的家破人亡的大宋律例竟然还要坚定不移的遵守。(我操,我真佩服封建社会的伟大教育,竟然能培养出林冲这样的遵纪守法的典范。)拗不过林冲的鲁智深也只得依了,不过为了巩固自己从死神手里抢过来的成果,不使死神再一次逼近林冲,这位情深意重的“花和尚”毅然肩负起了第三“押差”的重担,将林冲安全“押解”到沧州地界才洒泪相别。(呜呼!有友如此,今生何求?)


在友情呵护下安全到达沧州牢营后的林冲,因为柴进祡大官人的关照,并未受皮肉之苦,并还得到一份不错的差使看管草料场。在牢营苦熬的日子里林冲依然憧憬着刑满释放后夫妻团聚的“顺民”生活,而这份不切实际的憧憬随着他那位“发小”陆谦陆虞侯大人的到来,彻底被粉碎了。


惊悉林冲安然无恙的到达了沧州牢营,并没有躺进自己精心挖掘的坟墓里,陆谦再也坐不住了,这时林娘子也被高衙内逼死,他清楚林冲刑满释放回来后,他是什么下场。为了遵循“想不让自己的脑袋掉到地上,就要首先让敌人的脑袋掉到篮子里”原则,急急忙忙的奔赴沧州了。陆谦陆虞侯大人不亏是小人中的极品,到达沧州后就精心的在林冲看管的草料场放了一把火,这把火即使烧不死林冲,烧掉的草料也足以让林冲死罪难逃。不过这次“幸运之神”在林冲一次次走过“霉运”之后,开始眷顾这位林教头了。因为草料场的草房被大雪压塌,林冲暂时在山神庙栖身,巧的是陆谦一伙放完火后也来到山神庙,从陆谦谈话中知悉一切之后的林冲,终于把压在心底的全部愤怒释放出来了。“林冲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林冲用那把充满愤怒的长枪,把自己的这位“发小”陆谦陆虞侯大人送去了人人都向往,却没人愿意前往的西方极乐世界,为自己不圆满的“友情”画上了一个不太圆满的句号。


写到这感觉自己比林冲幸运很多,至少想害我的“朋友”没有陆谦陆虞侯大人那样的才智,所以我被害的没有林冲那么惨。我又感觉林冲比我幸运很多,至少我现在还没遇到鲁智深这样的朋友,而林冲不但遇到还得到了这样的朋友。


我没什么文采,能写这么多已经勉为其难了,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就将就着看吧!


(用乱七八糟的文字表达稀里糊涂的心情——之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