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的世界 奇遇 第二十三章:剑号惊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



现在“得渡客栈”里的泽新与龚雪虽然放下了不少的担心,他们呆坐在房间内,守着那盏油灯,龚雪似乎还是不能完全稳定自己的心情,不时地抬头看看在椅子上打瞌睡的泽新,好像是想说点什么?但是看着泽新闭目养神的神情,她始终没有说出口。这也难怪,谁遇到这种事能完全冷静啊?何况她还是个原本不相信鬼神的医生呢。

就这样两个人不知道在屋里呆了多久,直到那掌柜的再次进来,才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掌柜说魔界那边好像来了不少的鬼怪,看样子是冲着他们二人来的,让泽新他们做好心理准备,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迈出“得渡客栈”,一切自有掌柜的应付。听到掌柜的话泽新倒也没什么,龚雪的脸煞白连说了几个怎么办。

正在他们说话期间,“得渡客栈”外面阴风四起,一些被惊吓着的灵魂纷纷钻进客栈来。掌柜急忙走出去,将院墙的篱笆门给关上。门外已经出现一些隐约的鬼怪身影,在门前聚集着,好像是在等什么人。风是越来越大,枯枝败叶满天飞舞,逐渐让人睁不开眼。屋里的泽新也做好了大打一场的心理准备,现在就看掌柜的和这客栈是否能挡住那些鬼怪了。一旦有机会,泽新那绝对是要打出门去的。

鬼怪们正在慢慢的逼近客栈的篱笆门,走在前面的是魔君身边的两个“护法”长老。而作为掌柜的黑衣老者此刻正站在客栈的院子中央,冲着门外的鬼怪们喊话:“这里是‘地藏菩萨’点化的客栈,用来救渡孤苦的灵魂的,凡进入‘得渡’客栈者都不得追杀。你们不能坏了这里的规矩。”

那些鬼怪听到掌柜的喊话后,都停在了门前,前排两个“护法”中一人冲着大门里的掌柜说:“我们知道这里的规矩,但是你的规矩不是我们魔界的规矩。何况你收留的是两个‘生人’,而不是虚无空间的魂灵。”

掌柜的倔强的回应那“护法”:“我这里没有什么‘生人’,你找错地方了。”

:“那就给你看看证据吧。”说着那“护法”向后面的众鬼怪一招手,只见一个出来了一个满脸阴笑的“老鬼婆”和一个被铁链锁着的“鬼艄公”。那护法得意的指着二鬼说:“那两个‘生人’就是被他们带到此处,是准备贡献给魔君的礼物。你这个老头收留‘生人’难道不怕得罪魔君吗?”

掌柜的一时觉得无话可说,但是让他交出泽新二人,他是绝对不愿意的。此时那门外的鬼怪护法又在叫:“交出生人,我们绝不进入客栈,不然就是你坏规矩在前,也就别怪我们破规矩在后了。到那时,只怕你这里片瓦不存,别指望什么菩萨来救你了。”

鬼怪护法的狂妄一下激怒了掌柜的,掌柜的大声吼道:“既然如此,你们有胆就进来。想让我交人没门。”

门外的鬼怪们听到掌柜的回答后,只安静了片刻。在鬼怪护法的指挥下,一群品种齐全的小鬼怪们嚎叫着冲向客栈的大门和篱笆围墙。此刻的掌柜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只见他把两只肥大的衣袖向前一抖,从里面飞出两串“灵符”啪、啪、啪的贴在简陋的大门和稀疏的篱笆墙上,让这些看似一冲既溃的障碍物立刻变成了“铜墙铁壁”。那些扑上来的小鬼、小怪们纷纷被门墙上的灵符法力反弹了出去,跌落在外围,没有一个怪物能突破进来。那两个魔界“护法”看着满地爬滚的属下,即无奈又生气。他们不约而同地一块越起,挥舞着手里的大刀、巨斧,带着一阵强烈的气浪扑向那看似破烂的大门,一声巨响过后,门和墙完好无损,两个魔界的护法却被震得倒翻出去,其中一个手里的巨斧也被震得飞上了半空。两个护法对视了一下均在惊叹掌柜的利害,但是他们不能因此而废,不然怎么混下去啊!这两个怪物放下手里的兵器,像叠罗汉般的一个坐在另一个的肩头上,下面的口中念念有词,上面的双手不断的来回挥舞着……,

此刻泽新正兴奋的透过窗户看着正在发生的事件,现在又看到两个领头的鬼怪在门前耍起了杂技,正在纳闷他们下一步要干什么呢?只见坐在上面的那个鬼怪鼓着腮帮子,双手叉腰开始吹气。好家伙!这哪是气啊?绝对的台风!那鬼怪就像是一架“鼓风机”似的呼呼的没有停的冲着客栈的门墙吹气,气浪越来越大,耳边到处是风的呼呼声,门窗哗啦作响。龚雪吓得赶紧将头埋到泽新的后背上,还闭着眼睛,而泽新则有点更加兴奋加紧张的关注着外面的局面。

老掌柜的“乾坤借法”也逐渐顶不住那鬼怪吐出的气浪冲击,逐渐的大门和篱笆墙都开始摇晃。老掌柜左手托右手,右手二指并立,下盘不时地跺脚以加强灵符的法力,但是好像还是稳不住形势。看来这老掌柜过了四百年的悠闲日子,竟然放下了功夫修炼。

终于在双方的坚持中,老掌柜不行了,轰然一声,大门和简陋的篱笆墙全部给那鬼怪吹出的狂风连根拔起,如夏雨般的落在院子当中,老掌柜也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鬼怪们则簇拥着两个魔界“护法”一拥而入进到院中。

在窗前的泽新突然看到稳住身形的掌柜有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通体乌黑的宝剑。掌柜的右手握剑,剑峰斜指向地,只是这剑身上缭绕着很大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对面的鬼怪们也敏感的看到了掌柜手上的宝剑,其中一个“护法”大叫道:“惊魂剑。”霎那间所有的鬼怪都向后退了几步,眼里闪动着惊恐的目光,看来他们是被这“惊魂剑”三个字给吓得。

泽新听到他们的惊呼也在想:“这’惊魂剑‘是什么高级货?连鬼都怕。”就在泽新打量着那“惊魂剑”时,老掌柜出手了,他直接就将那“惊魂剑”抛向半空,剑飞起呜的一声,突然化成一缕黑中带绿的乌光,发出一阵嗡嗡的剑鸣,飞向那对面的鬼群。两个魔界的护法面对这“惊魂剑”竟然转身就跑,把那些呆立当场的下属鬼怪也丢下不管了,“惊魂剑”带着剑鸣声在那些小鬼怪中快速的穿梭了两圈,所过之处那些鬼怪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抵挡,就变成了乌血满地的原形尸体。斩杀过后,那剑呼的又升上半空,很有灵性的确认了两个魔界护法逃跑的方向,如流星坠地般的追了上去。

两个魔界的“护法”此刻已经窜到了“得渡镇”牌坊之下,回头一望,自己下属的那些鬼怪只片刻之间就被那“惊魂剑”宰了个精光,幸亏自己跑的快啊!但这两个家伙还没来的及喘一口气呢,就见一缕乌光已经冲他们飞来,转眼之间就“剑临头顶”了。这下可没法了,两个“护法”手忙脚乱的抓紧兵器、摆出阵势,死盯着头上盘旋的“惊魂剑”,准备拼死一挡。而“惊魂剑”却好像有意戏弄这两“护法”似的,停止了盘旋,悬停在那里将剑峰不停的变换着指向二位魔界的护法,像是在挑那个先死、那个后死一样。但是下面的两个护法可是亡魂大冒,心里暗想:“传说这剑通灵通的邪乎,看来是真的。此刻连他妈的杀我们,都像在玩心眼似的。”

不管下面这二位怎么想,那“惊魂剑”倒真的像是在消磨他们的勇气似的,在他们头上做出一副欲击不击还击的态势,让这二位魔界的“护法”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生生的在这消磨勇气。突然那个持巨斧的魔界“护法”实在不能忍受这份折磨了,大吼一声,身化狂风,举着巨斧朝着“惊魂剑”自下席卷而上,那“惊魂剑”就像是打了“吗啡”一样也兴奋起来,一躬剑身诤的一声扑进那魔怪化成的狂风里。一阵金属碰击声传出,只见那巨斧已经变成一些碎金属块掉下来,随即听得那“护法”惨叫一声,一颗硕大的鬼头也掉了下来,而“惊魂剑”就像还没过瘾似的,将那无头的尸体也斩成了碎块,噼哩叭啦的落在了下面持刀“护法的身上、脸上。

那持刀的魔界“护法”,此刻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大叫一声,丢了手里的大刀,转身就跑。惊魂剑在空中一敛,正欲追去,又像感觉到了什么危险似的,转过剑身,逃似的飞回到掌柜手里去了。

而前面奔跑中的魔界“护法”突然被一股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黑气所包围,黑气里传出了撕裂肉体的声音和那“护法”的惨叫。

就在众鬼怪倒地之后,泽新带着龚雪从楼上跑到了院子里。泽新看着飞出去追击那两“护法”的“惊魂剑”大声喊着:“哇…!真是神兵啊!太厉害了!”一串的感慨冲口而出,掌柜却低着头察看那些倒在院中的鬼怪骷髅和妖尸,头都没抬应道:“什么神兵?只是魔兵而已。”随后便向泽新说起了此剑的来历,原来这“惊魂剑”还真是是魔界的至尊“魔兵”,三百年前的上届魔君被一些仇家仙人追杀到此,为逃命闯进客栈,掌柜的知他是魔君,但还是按规矩收留了他。那魔君进来时已是命悬一线,在临死前将此剑赠与掌柜,本身却想借原神出窍逃脱,没想到还是被那些守在外面的仙人灭了原神。从此“惊魂剑”就成了掌柜的东西。掌柜的嫌此剑杀气深重,虽然三百年里不断用道家正法锻炼此剑,但是最终此剑还是没有被修正多少,反而变得十分古怪,一出鞘不尽兴决不回来。所以不到危机之时,老掌柜是绝对不轻易使用此剑的。

掌柜和泽新二人正在唠叨“惊魂剑”之事时,忽然看见那剑飞了回来,一落在掌柜手上,就往他袖子里钻。老掌柜叫声:“不好,魔君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