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三卷 北伐》 二 徐州大战 下

mulinsen444 收藏 1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URL] 中箭的金兵随即从战马上掉落下来,马上就被后面的冲上来的战马踏成肉泥,被射中的宋兵倒下以后,立刻会有人接替他继续顶住塔盾,纹丝不动。 不过百步的距离转眼即过,金军的骑兵勇敢的冲向了塔盾,长枪和马刀撞击在塔盾上,有的被拆断,但也有的穿透塔盾。有的骑兵连人带马的撞上塔盾,有的骑兵被塔盾穿透,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中箭的金兵随即从战马上掉落下来,马上就被后面的冲上来的战马踏成肉泥,被射中的宋兵倒下以后,立刻会有人接替他继续顶住塔盾,纹丝不动。


不过百步的距离转眼即过,金军的骑兵勇敢的冲向了塔盾,长枪和马刀撞击在塔盾上,有的被拆断,但也有的穿透塔盾。有的骑兵连人带马的撞上塔盾,有的骑兵被塔盾穿透,但也有骑兵冲开了塔盾,杀入宋军的阵中。宋军的盾墙一下子被冲得肢离破碎,但金军的骑兵冲刺的步伐也因此减缓了下来。


盾墙后面的宋军步兵骑军立即一涌而上,双方陷入了混战之中。在短兵相接之中,除非是铁浮图那样的重甲骑兵,失去了冲刺空间和速度的轻骑兵则毫无优势可言。人的怒吼声,战马的嘶叫声,兵器的交击声响成一片。从马上落下来的金兵立即会被宋军刺成蜂窝,被战马冲倒的宋军立刻就被踏成肉泥,刀枪砍入肉体,鲜血泉涌而出,战死的士兵和战马倒在血汨之中。活着的人还在殊死的搏斗,制造更多的死亡。


纥石列志宁皱起了眉头,这种战局显然不能令他满意。在他的预想中应是利用左右翼的骑兵冲击松动宋军的左右翼,使得宋军的左右军无瑕支援中路,然后中路用铁浮图突击,使用凿穿战术,一举击溃宋军的中军,就可以大获全胜。但现在的情况是左右翼的骑军不仅无法冲动宋军,反而被宋军打得似乎有点招架不往。


这时宋军的中军己经超过,速度虽然不快,但仍向金军的中军前进。


斡里袅道:“元帅,左右翼似乎有些支持不往了,是不是分出一些人马去支援他们。”


纥石列志宁“哼”一声道:“宋军的中军以经上来了,我们的中军怎么能动。派人告诉蒲卢诨和术列,如果顶不往宋军,就战死在那里,我这里没有援军。”


紧接着纥石列志宁又下令“中军出动,迎击宋军。”号角声响,宋金的中军也开始接击上了。


金军的中军出动了第一排的六千骑兵和第二排的两个方阵共六千步军。这一次金军学得聪明了,由于怕宋军再用塔盾,因此中军的骑军并没有像两翼那样撒开了马狂奔。而是始终保持着和步军一样的的速度,缓步前进。


宋军的中军出动了前、左、右三个方阵共一万五千士兵,但是这一次宋军并没有举起塔盾。不过在宋军队列的最后,横列着二十多辆一种金兵从来没有见过的奇怪的木车。


纥石列志宁放眼看去,这些木车大约两丈多宽,一丈二天多高,全都是用的大碗口粗的圆木制成,在宋早队列的最后,随着宋军一起缓缓的前进。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宋军用的矩马不成?”纥石列志宁自语道。“不过,如果是矩马的话,也太高了一点。”矩马通常的高度不过五尺,而旦是将圆木削尖前指,放在全军的最后,人进一步,移拒马一

步,挡位了士兵们的后退道路,使士兵不能后退,只能拼死力战。金军宋军都经常使用矩马,来迫使士兵拼力死战。


双方的距离己拉近到不足五十步,这时庆山奴道:“元帅大人,看来宋军是没有用塔盾,可以命令鞘兵们冲锋了。”


纥石列志宁虽然还右想着宋军后面的木车到底是什么东西,但现在也容不得他在犹豫了。于是他点点头道:“吹号,下令让骑军冲锋。”


“呜、呜、呜、呜”金军的阵中吹响了号角。


金军的骑军立刻催动战马,怏速奔驰,很快就甩开街步兵,向宋军冲过去。而这时宋军也停了下来,严阵以待。


就在这时,突然从宋军最后的木车上,飞出数百支箭矢,“嗖、嗖、嗖”的划破空气,飞向金军阵中。冲在前面的骑年促不急防,立即有百余名士兵从马上被射落下来。


“原来是这么回事,宋军还有这种武器?” 纥石列志宁到吸了一口冷气,“宋军各种花样的武器真是层出不穷啊?”


其实这种木车叫叠箭车,就是为了弥补“叠阵”的不足而设计出来的。“叠阵”最大的弱点就是由于布阵需要前军跪伏于地,给弓箭手让出射箭的空间,因此只能静止不动地等着敌军来攻。而且一旦和敌军接战,弓弩手怕误伤自己人,也就不敢轻易的放箭了。


因此宋军才设针出这种叠箭车,宽二丈四尺,长一丈二尺,高一丈五尺,车分三层,每层可以站弓弩手六七人,而旦弓弩手前面有木栅遮栏,可以挡住敌方的弓箭。叠箭车的最底一层也有五尺高,因此弄上的弓弩手可以毫无顾忌的放箭,而且车下有轮,后面有士兵推动,可以随大军进退自如,彻底弥补了“叠阵”的不足。但弱点在于行动缓慢动,而目直上直下还容易,转弯就很困难了,因此对侧翼的保护力不足,因此不敢放在两翼使用,只能放在中军后面。


宋军的中军每个方阵有叠箭车八辆,出战了有二十四辆叠箭车,上面有弓弩手近五百人。突然而至的箭雨令金军骑军的突破稍稍受挫,使宋军的步兵们能够堪堪抵住金军的攻势,随后金军的步军也杀到阵前,双方立刻混战到一处。


由于宋军的中军全是步军,因此骑在马上的金兵立刻成了最明显的目标,被叠箭车上的宋军弓弩手当作活靶子。虽然关有不足五百的弓弩手,但这些弓弩手都是精心挑迭出来的箭法担对准确的优透射手。随着弓弦的响动,箭矢划空,金军的骑兵不断的落马。尽管这时金军的弓箭手也开始向叠箭车上的宋军回射,但叠箭车上的宋军都有木栏保护着,因此对宋军的威协并不大。既住是有人被金军射死,但也立刻就有后备的弓弩手朴上来。


三个方阵的指挥者中,韦永寿和王进都在叠箭车上,一面射杀金兵,一面指挥宋军作战。


唯有时俊一人,他不善使用弓箭,手使双刀,也不骑马,冲在宋军的最前列。他的身边一左一右稍后一点的位置各有一各宋兵,手拿着一丈二尺长的长枪紧紧跟随。每个长枪兵的身边又有一个盾牌手保护。遇到金兵的时候,先由稍后一点的长枪兵先刺向对方,,或是先为时俊架住对方兵器,然后由时俊冲上去挥刀便砍,是步军就砍人头,是骑兵就砍马腿,在由长枪兵将掉下马的金兵刺死,盾牌手紧跟在长枪手边上,保护长枪手不受伤害。这种战术十分有效,接战开始,时俊这五个人己连续杀死二十多个金兵,时俊手中的刀都换事两把,而他们五人却丝毫也没有受刭任何伤害。


其时不仅仅是时俊这五个人,所有的宋军都是这样,或五人一组,或七人一群相互配合着和金军作战。宋军的这种战术十分厉害,杀得金军连连后退。但宋军并不急着追赶,而始终保持着阵形,在弓箭的掩护下缓缓的向前推进,显视出及为训练有素的样子。


这时有宋军的指挥台上,李显忠和成闵都十分满意目前的形势。成闵道:“李招抚,现在看来我军十分有利,这样下去我们是赢定了,我看是不是把剩下的一个方阵也派上去,一鼓作气,把金军打退。”


“不行,现在谈论胜负还早了一点。”李显忠指着远处金军的主阵道:“成大人你看,金军还有铁浮图没有出动啊!”




杨炎大声道:“林营在左,风营在右,从两翼迂回包超金军,截断金军后退的道路。我带山营从中间出击。各军努力作战,不得有误。”


曹勋和高震立刻出列,答应一声,带后各自带领着部下从左右两侧杀了过去。杨炎拨出了“风林火山”对刘复武道:“我们也冲。”说着一马当先杀了出去,刘复武双手擎枪,紧紧跟在他身后。山营的一千俱甲骑军也一起跟着他们两人冲向金军。


宋军兵分三路,杀向金军。这时的金军早己心无斗志,溃不成军,那里还是宋军的对手,两军一接触,金军简直不堪一去。而大多数金兵见势不妙,纷纷调转马头,就想要逃走。但这时曹勋和高震己带着宋军从左右包超上去,截往了金兵的退路,将金军包围起来。


这时石抹末明眼败局以定,而且金军己陷入了宋军的包围之中,当下他聚集了数百铁浮图,大声道:“我们现在被宋军包围,后路己被切断。唯有和宋军死拼一场,冲开前面的宋军,才可以车出一条生路,你们大家跟我一齐冲。”说着他举起手里的长枪,带头向着杨炎和刘复武率领的山营冲了过来。数百名铁浮图也明白这是唯一的生机,金和宋的俱甲骑军就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次对阵上了。


但这并不是一场对的较量,铁浮图虽然是金国最精锐的士兵,但现在无论是士气、斗志、心态、精神上都远远不能和宋军相比。相反的宋军现在却是士气高涨,信心十足之际,而山营又是全军中攻击力最强的骑军。又有杨炎和刘复武两员猛将带头,更是人人争先,一阵冲杀,就如同风卷残云一般,杀得铁浮图纷纷落马。


杨炎挥动“风林火风”,既使是铁浮图的厚甲在匹练一般的刀光下,也如同纸糊一般不堪一击。血雨从杨炎的两侧不断涌出,海东青飞驰而过之后,两旁留下的只有金兵的死尸。


而另一边的刘复武也毫不逊色,这是他第一攻遭遇铁浮图这样的强手,令他兴奋异常。手中的长枪运转如风,将攒、刺、打、挑、拦、搠、架、闭,八字枪决发挥得淋漓尽致,招数灵动,变幻巧妙。长枪所到之处,力透重甲,金兵无不丧命。


“呼”的一声,刘复武又将一名金兵挑于马下。“这是第十二个了吧!”刘复武正想着,忽然一个金兵举着长枪向他狠狠刺过来,正是金军的主将石抹未明。刘复武一见枪到,前手抬,后手压使出“一字崩枪法”只听“当”的一声,两个枪头相交,石抹未明的长枪被崩起二尺多高,手臂一阵发麻。


刘复武一抖手中的长枪,大喝道:“金狗,你也吃我一枪。”说着一挺长枪刺向石抹未明。


石抹未明举枪相迎,两只长枪共时刺出。就在两个枪头将要相碰之时,石抹未明发现对手的长枪忽的一缩,退回半尺。自己的长枪顿时刺了个空。紧按着对手的长杞一吐,直向自己的小腹刺来。这正是刘复武的绝技“寸手枪”。当初杨炎和刘复武交手时也被这一招弄得狼狈不堪。


石抹未明大吃一惊,免强闪身躲过了小腹,但被刘复武一枪刺入左胁下,总算是刘复武二次出枪,发力不大,只刺入不足两寸深。


这时两马错镫,虽然枪伤疼痛,但石抹未明也稍稍松了一口气,因为总算是撑过了这一回合,正要催马快跑杀出重围。刘复武手中的长枪一转,手腕一翻。长枪从刘复武的左胁下反手刺出。


反手枪。


这一招就是在两马错开之际,乘敌方防范稍松时反手刺出的。


石抹未明只觉后心一阵距痛传来,两马闪开,刘复武拨出长枪,带出一蓬血线。石抹未明大叫了一声,从战马上裁倒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