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


007



黑地滋和爱瑞斯关了手电,借着月光和夜晚城市的灯光往外走。到了天台上,他们弓着身子,一手握着枪,一手握着手电,一前一后快速走向大约十米远处的仓库。到了仓库门口,他们发现门关得


很严,好象上了锁。这个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仓库大约十米长,三米宽,两米高,没有窗户。四周静得很。黑地滋和爱瑞斯可以清晰地听见楼下学生们嬉笑的声音,尽管这些声音听起来是那么遥远。


黑地滋小声对爱瑞斯说:“等我数到三,你就开枪破门。门开以后我先进去,占据右边的墙角。你占据左边的。”


爱瑞斯看着黑地滋点点头。


黑地滋在门左边站好,准备冲进去。


爱瑞斯站在门右边,斜对着门锁。


黑地滋见爱瑞斯准备就绪,开始伸指数数。


当黑地滋数到三的时候,爱瑞斯照着门锁就是两枪,紧接着抬腿就是一脚。木门轰然敞开。爱瑞斯往门边一闪,门左边的黑地滋一手举着加装了消音器的手枪,一手握着亮起的手电,径直冲向门内


右侧的墙角。爱瑞斯紧跟着冲向另一侧的墙角。两束明亮的白光从门口两侧的墙角射进漆黑的仓库,穿过门口附近飘荡的灰尘,在仓库里交错扫荡。


爱瑞斯:“没人!”


黑地滋:“关门!”


爱瑞斯关上了仓库的门。


爱瑞斯发现门口附近的墙上有开关,可是按了半天也打不开仓库的灯,只好作罢。


仓库的右侧很空,左侧摆满了旧书桌。书桌上摆放着许多旧电视,旧收音机之类的旧电器。


黑地滋发现铺满灰尘的地上有两行清晰的脚印,蹲下仔细观察起来。“最近有两个人来过!”黑地滋低声说,“我必须打个电话,查清失踪者脚的尺寸!当然还有她失踪的时候穿的是什么鞋!”


“同意。”爱瑞斯小声说,“相信她的室友一定知道。”


黑地滋通过手机与赵刚取得联系,让赵刚打电话询问失踪者的室友。几分钟后,赵刚发来信息。


黑地滋用软卷尺测量了地上的脚印后说道:“其中一组脚印很可能是失踪者留下的!”


爱瑞斯弯下腰,仔细看了看那两行脚印,发现每一行都是由两个人的脚印叠加而成,而且这两个人的脚印都很小,一组脚印的鞋底纹路清晰,另一组完全没有纹路。从脚印的位置来看,叠加的脚印


是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路时踩出来的。虽然这两个人走的不总是直线,但是同侧的脚之间大都保持着几厘米的左右间距,这说明那两个人走路的时候不在一条直线上。还有,鞋印纹路清晰的那个人的一


部分脚印拉得很长,似乎这个人在走路的时候经常脚底打滑。


黑地滋躲着脚印慢慢往里走。爱瑞斯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


脚印在他们走到仓库尽头的时候突然分了叉,然后就相互践踏,乱成一团了。周围的东西也是乱七八糟的。左侧一个破旧的桌子上摆放着三台旧电脑和几团胡乱粘在一起的土黄色透明胶带。其中一


台显示器有被移动过的痕迹。键盘和鼠标胡乱地堆放在一起,五颜六色的连线千头万绪,让人看着头晕。右侧的墙角里,成堆的钢条堆了大约有一米高。钢条堆上摆着四摞小花盆一摞花盆打碎在地上,


好像是从钢条堆上掉下去的,因为钢条堆上还有花盆长期压过的痕迹。一堆破碎的陶土片上躺着一张粘着红褐色粉末的扑克牌,那是一张梅花9。


“情况非常坏!”黑地滋道,“看来她真的是被绑架了!”


爱瑞斯:“你认为这是她与绑架者搏斗留下的痕迹?”


“是的!”黑地滋把钢条上放置的一摞花盆移到打碎的那摞花盆原来的位置,然后走到仓库的门口,对爱瑞斯说,“你站在我前面,把手电关掉!我要简单地重演一下昨晚这里的情况!当然,这只


是一种有根据的想象,得出的结论可能不是事实!”


爱瑞斯把手电关了,走到黑地滋面前。


“请背对着我!”黑地滋说。


爱瑞斯背过身去,面对着仓库的深处。突然,他感觉有个东西顶在背后。


“现在我是绑架者,你是失踪者!”黑地滋说,“我正用抢指着你!”


爱瑞斯:“谢谢你的提醒。”


黑地滋关掉手电,仓库里马上变得一片黑暗。


“绑架者押着她进了这间仓库!”爱瑞斯的身后传来黑地滋的声音,“嫌犯站在失踪者身后,左手用手电照明,右手用枪威胁失踪者,迫使她前进!”黑地滋说着打开了手电,并把手电指向左前方



爱瑞斯感觉手电发出的光好像比刚才弱了许多,他看不清前面。


黑地滋:“慢慢向前走!”


爱瑞斯:“我看不清路。”


黑地滋:“什么都别管,向前!”


爱瑞斯只好向前走,他脚下的地面时隐时现,他只好经常用靴子在地上滑动,以避免被什么东西绊倒。他的双手也没闲着,在黑暗中摸索、碰触着,以免撞到什么东西。


不知走了多远,爱瑞斯的右脚碰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就在此时,黑地滋的手电突然变亮,照向前方。原来爱瑞斯正站在那堆混乱的脚印前,他的右脚正抵着那堆钢条,而钢条堆上那摞黑地滋刚摆


好的花盆,正好位于他那只拿枪的右手下面大约二十厘米的地方。


“回头看看我们的脚印!”黑地滋说。


爱瑞斯打开手电,回身照着地面,发现他们刚才留下得脚印和黑地滋推测失踪者与绑架者留下的脚印非常相似。


“当时绑架者在她身后,她的身体挡住了绑架者照明的光线,”黑地滋说,“所以绑架者行走的时候偏向钱芬的左侧以漏出手电光!我认为这就是她和绑架者的脚印总是左右不重合的原因!绑架者


的手电绝大多数时候不是照向正前方的,而是照向左前方甚至左方,因为那里有他需要的东西!可能绑架者对仓库的地形不熟悉,或者不能断定他要寻找的东西的位置!在这种情况下,失踪者经常看不


清脚下的路,为了避免被绊倒,她经常本能地用鞋在地上滑动,所以她的一些脚印才变得那么长!同时失踪者的手也没闲着,她左手拿着水瓶,右手本能地摸索着前进,由于她比你矮了三十六厘米,当


她走到你站的位置的时候,她的右手才正好碰掉了那摞花盆!”


“刚才我已经隐约看见花盆了。”爱瑞斯说,“为什么她没看见?”


“她是不会看见的!”黑地滋说,“你进仓库已经有几分钟了,眼睛已经适应了仓库里的光线!可是她一进仓库就被绑架者逼迫着往里走,她怎么能看得见呢!?即使她看见了,在极度的惊恐之下


,她也未必能及时作出反应!”


“绑架者在这里停下,是为了拿东西!”黑地滋双手搬起一台显示器,横放在桌子上,“看,底座下面有什么!?”


“黄色的痕迹。”爱瑞斯用手摸了摸“有粘性好象是胶带留下的。粘性还没消失,胶带不久以前才被撕掉。”


“我们来看看是否和这个一样!”黑地滋说着把桌子上的几团粘在一起的胶带尽量分离开来,和显示器下面的痕迹进行比对。结果证明胶带就是从显示器下面撕下来的。从胶带的痕迹来看,绑架者


找的这个东西是个长方形物体,大约二十厘米长,十五厘米宽,厚度大约一厘米。


“我们接着说绑架者!”黑地滋说,“在他拿到了他要的东西以后,就马上用与来时同样的方法押着失踪者走出了仓库!”


“有可能。”爱瑞斯说,“但是地上那张扑克牌是谁的?”


“我不知道!你仔细看看这张牌吧!”黑地滋说着把那张扑克牌递给爱瑞斯。


“硬塑料。”爱瑞斯把牌翻过去,“至少有两毫米厚。一张磁卡?”


黑地滋:“有这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