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家浜》中“胡司令”的原型胡肇汉被捕记

2野劲旅 收藏 1 130
导读:1950年11月28日上午,江苏省苏州地区举行了公审反革命分子胡肇汉大会。胡肇汉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的沪剧《芦荡火种》和京剧《沙家浜》里那个人人皆知的“草包司令”胡传魁的原型。现实生活中的胡肇汉并不是糊里糊涂的草包,他阴险、狡猾、凶残,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据不完全统计,胡肇汉曾以各种残酷的手段,杀害我党军政人员53人、无辜平民156人。在人们愤怒的声讨声中,胡肇汉因罪大恶极,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阳澄湖上“草头王”   胡肇汉生于1906年,原籍湖南省岳阳县。初中毕业后,他便去了岳阳警官

1950年11月28日上午,江苏省苏州地区举行了公审反革命分子胡肇汉大会。胡肇汉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的沪剧《芦荡火种》和京剧《沙家浜》里那个人人皆知的“草包司令”胡传魁的原型。现实生活中的胡肇汉并不是糊里糊涂的草包,他阴险、狡猾、凶残,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据不完全统计,胡肇汉曾以各种残酷的手段,杀害我党军政人员53人、无辜平民156人。在人们愤怒的声讨声中,胡肇汉因罪大恶极,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阳澄湖上“草头王”


胡肇汉生于1906年,原籍湖南省岳阳县。初中毕业后,他便去了岳阳警官训练班。抗战前夕,30刚出头的他就已经当上了江苏省青浦县(今属上海市)警察局警长。


1938年初,胡肇汉因抗战形势所迫,到太湖国民党程万军部六支队谋了个副官的差事。胡肇汉琢磨着,在这乱世之秋,只要有枪有人,就能独霸一方,因此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机会抢夺实权。于是他拉拢从太湖一起来的曾文标、胡吉、李炳等人,同他们结拜为弟兄,以便在适当时机起事。


胡肇汉到六支队不久,六支队很快就扩大为拥有200余人、十几挺机枪、100余条步枪的地方武装。1938年5月,胡肇汉联合曾文标、胡吉、李炳等人暗杀了六支队的队长。从此,胡肇汉在六支队大权在握,当上了阳澄湖一带的“草头王”。


胡肇汉“草头王”是当上了,但也得罪了程万军,程万军扬言要收拾他。他明白,自己这点家底决不是程万军的对手。1938年6月,他为求自保,利用当时联合抗日的形势,接受了江南抗日义勇军叶飞老六团的改编,其人马被称为“江南抗日义勇军独立一支队”,他则被封为司令。


1938年9月,中共中央命令江南抗日义勇军整编西进,赴苏北开辟抗日根据地。胡肇汉当然不愿抗日,便向叶飞请假,声称要回阳澄湖养病。回阳澄湖不久,在当地大地主陈正学等人的支持下,他又拉起一支四五十人的武装,在阳澄湖继续称王称霸。


一年以后的1939年10月,新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军司令部宣告成立,由夏光(即《沙家浜》中郭建光的原型)任司令,为继续争取胡肇汉抗日,上级批准任命胡肇汉为副司令。胡肇汉表示愿意率部再次加入江抗东路军,其实这不过是表面文章而已。从1940年6月开始,胡肇汉便打出国民党忠义救国军的番号,公开倒向国民党顽固派,派兵在陆巷、肖泾一带活动。其间,胡肇汉制造了多起惨案,残酷杀害了我党许多军政人员和无辜群众,成了阳澄湖一带妇幼皆知的杀人魔王。


1941年6月底7月初,日伪第一次“清乡”时,胡肇汉这支杂牌军根本无心抗敌,一触即溃。汪伪十师摸到胡肇汉的底细,从苏州派人找到他,要他向日军投降。胡肇汉为掩人耳目,糊弄部下,假惺惺地对汪伪十师代表说:“不可,不可,我一个堂堂的中国军人,岂有向日军投降之理?要投降,就向你们十师投降。”


胡肇汉投靠汪伪后,日子并不好过。几经折腾,他成了地地道道的“光杆司令”,无奈,他跑到浙江西部煤山一带,过上了流浪生活。这种生活对胡肇汉来说,可谓度日如年。经过四处钻营,到了1944年春,他终于从国民党第二战区专员许宝光和常熟县县长安蔚南处,先后要到了数十条枪,从宜兴网罗了一帮人,又一次把队伍开进了阳澄湖地区。


胡肇汉东山再起所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一手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洋沟娄惨案。


1944年4月17日下午3时许,胡肇汉的走狗康金荣在阳澄湖莲花垛的树荫下,发现了由无锡河埒口渔民驾驶的12艘渔船,船舱里装满了白花花的大米。康金荣顿时眼红心痒起来,硬是逼着渔民们将船摇到了洋沟娄。胡肇汉听到康金荣的报告,心里好不欢喜。他明知这些渔民偷偷贩运大米纯粹是为了赚钱养家,却一口咬定说:“你们哪来这么多大米?分明是抢来的!你们是一帮土匪!”接着就派人在官泾小娘

坟挖了个埋人坑,把33个渔民押到坑边,用枪托砸,刺刀捅,硬是把他们给活埋了。


八年抗战期间,胡肇汉为自己写下了千人指、万人骂的汉奸、土匪历史,在阳澄湖地区已臭不可闻。抗战胜利后,国民党苏州警备司令部司令孙天放下令缴了胡肇**其手下所有人的枪,并把胡关了3天。胡肇汉眼看他这个杂牌武装吃不开了,不得不重返青浦县又担任了警察大队长。1946年11月,他一手破坏了青浦县我地下党组织,亲手杀害了我十几名地下党员。1947年4月,他因“剿共”有功,被委任为吴县阳澄区区长兼苏、昆、虞三县联防清剿指挥部办事处主任。重返阳澄湖的胡肇汉此时更加有恃无恐,变本加厉镇压我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


胡肇汉原以为有“后台老板”国民党作“后盾”,就可以高枕无忧,随心所欲。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经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后,人民解放军于4月23日解放南京,宣告了国民党22年统治的结束。


惶惶不可终日的胡肇汉在上海隐蔽下来,但他不甘心大势已去,仍在做垂死挣扎。1949年秋,阳澄湖突遇水灾,群众情绪有所波动。胡肇汉见有机可乘,便蠢蠢欲动,和阳澄湖残余的匪徒经过一番密谋策划,决定利用群众对共产党和解放军不太了解,造谣惑众,制造了几起“有影响”的事件,妄图扰乱治安,干扰大军南下,阻碍经济恢复。胡肇汉的勤务兵唐斌制造了第一起血案,残忍地枪杀了阳澄区陈助理员。接着,匪徒们又恐吓群众,勒索商行,制造了一连串血案,其中影响较大的有苏州“鼎丰粮行”的“人头案”。


吴县县委下决心,一定要捉拿胡肇汉这个恶魔,以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


找到胡肇汉在上海的落脚点


1950年初,吴县县委把主办胡肇汉案的任务交给了湘城公安分局。湘城公安分局当时只有六七个干警,分局长名叫包振家。包振家接受任务后,侦查苏、沪等地胡匪原联络点数十处,仍未查到胡肇汉潜藏地的线索。正当包振家感到无从下手时,原胡肇汉的第一大队长、干儿子史云泉前来密报:“胡肇汉有一个小老婆住在阳澄村。”


包振家连夜行动,直插阳澄村。而胡肇汉的小老婆一口咬定,胡肇汉自10个月前将她送到这里藏身后,就再未来过。包振家问她胡肇汉都到过哪些地方,她讲她曾与胡肇汉一起去过上海浦东,那里有一个布店老板与胡肇汉非常熟悉。第二天,包振家便带着两名助手和胡肇汉的那个小老婆前往上海。


胡肇汉的小老婆带着包振家他们来到了那家布店。老板姓王,湖南人。包局长反复做工作,王老板终于打消顾虑,供出了胡肇汉的行踪。包振家弄清了胡肇汉在上海的落脚点后,便返回吴县,专等王老板方面来信。


1950年9月初,湘城公安分局接到了王老板挂来的长途电话,“客人要来了”。按照约定的暗语,包振家知道杀人魔王果真要自投罗网了,兴奋得再也呆不住了,于是立即带了两个助手,连夜雇船赶到苏州,上了半夜的火车,于拂晓时分赶到了上海浦东。


到王家后,王老板急忙拿出胡肇汉从香港寄来的快信,只见信笺上歪歪斜斜地写着几行字:“老王兄,我已平安到港,勿念。在沪承热情招待,兄弟十分感激,永记在心。现正在接生意,接到之后,一定返沪面谢。弟字。”


包振家知道,“接生意”就是与国民党匪特“接关系”的暗语。根据无寄信地址及信封、信笺都是从商店购买的情况可以推知,此时胡肇汉尚未与香港匪特联络上。但胡肇汉素来诡计多端,或许他故意耍花招,说不定在最近一两天内突然返沪也未可知。包振家决定先留在浦东,来个“守株待兔”。


正在这时候,因为胡肇汉一案影响太大,苏州公安处决定将此案连提两级,由苏州公安处直接来抓,具体承办人是苏州公安处一科科长江华,原来承办胡案的吴县公安局湘城分局原班人马配合行动。江华听说包振家他们已

经在上海发现胡肇汉行踪,就连夜率领10多名侦察人员赶到了上海,同包振家他们兵合一处。


江华一行赶到的第四天,王老板急急忙忙亲自跑过来报告说:“胡肇汉派人来了,对我说胡肇汉后天就到上海,要我做好准备。我是推说到市区进货,抄近道才过来的。我今后不能来了,有事只能靠递条子。”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王老板走后,江华立即召集大家开会,进行分工。


天渐渐黑下来了。大家都焦急万分地等待王老板的信息。忽然,老板娘神色慌张地赶了来,一见到江华他们就结结巴巴地说:“他们来了……28个,都在……楼上开会,我推说……布店断货,要向小姐妹……借布,才准……我一人……出门!”


这完全出乎江华他们的预料之外。胡肇汉的老规矩是出门带随从一般不超过3人,整个行动计划都是按这个估计做的,现在匪徒突然来了这么多,真有些让他们措手不及,大家真是又喜又棘手。喜的是可以端他的老窝,多抓些匪徒;棘手的是第一梯队的力量明显不足,但人多了上楼梯又必然惊动匪徒,在室内格斗也难以展开。大家反复讨论,分析利弊,最后决定仍按原方案行动,尖刀组仍由江华、包振家、吴同法3人组成。


紧接着,研究接敌战术。包振家首先发言:“我想我们突入匪群后,应趁匪徒惊呆的当儿,火速抢占壁角,用双枪逼住群匪,喝令他们举手投降。或者我趁混乱之机钻到桌底下,使群匪无法展开火力,我在桌底下发枪,射敌人足部,以打乱敌阵,造成内外夹击之势。”大家听后齐称妙计。


杀人魔王终于落网


1950年9月15日傍晚,天逐渐黑下来了,只见3个人力车夫正急急忙忙地赶路,不多时间,就抵达一条弄口。这3人便是江华他们。


他们停下车子抬头望去,只见一家布店楼房的窗户紧闭,窗帘低垂,一楼异常死寂,只有二楼窗内从窗帘缝隙处透出几丝灯光,气氛显得异常神秘。


江华他们随老板娘走近大门,示意老板娘开锁。钥匙刚插入锁孔,还未转动,就听见门内传来一个很低的声音:


“啥人?”


“是我,提货回来了!”老板娘镇静地回答。


大门刚开,3人即闪身进去,用枪逼住那哨兵,解下了他的武器。江华往周围扫了一眼,没有发现匪徒。室内光线很暗,只有楼梯上端的一只灯泡发着微弱的光。从下面往楼梯口上看,上面空荡荡的,也没有发现匪徒。


江华正考虑如何上楼,忽然发现楼梯转角处有一只煤球炉子正吐着一圈蓝光,炉子上的钢精水壶盖子被水汽冲得“咣咣”直响。他灵机一动,右手提枪,左手提起那把水壶,轻声跨上了楼梯。


“是谁在上楼?”匪徒好像听到了脚步声,低声问道。


“是我。”老板娘在楼下镇静地应了一声,楼上便不响了。


江华他们登上二楼,匪徒们竟毫无察觉。这时,王老板走过来用手指了指匪徒们开会的房间。江华他们迅速靠拢过去,侧耳一听,才知群匪死到临头,还在吵着争什么“官衔”。


江华用枪筒向房门指了指。包振家会意,迅速接近房门,提起腿照准锁孔,用足全力,“嘣”地一声踢开了房门。


房内灯火通明。只见匪徒们围坐在3张大方桌拼成的会议桌四周,黑压压的。原先突入匪群的方案很难做到。江华、包振家当机立断,趁匪徒们被这突然袭击震慑的一刹那,把短枪一起对准了群匪,喝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困兽犹斗。突然,一个亡命的悍匪猛地跨上桌面,向上一窜,用枪柄击碎了天花板上的灯泡,室内顿时一片漆黑。匪徒们显然想夺得垂死挣扎的机会。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两道雪亮的光柱射了进来,原来是第二梯队及时赶到了。


江华、包振家、吴同法齐声大喝:“谁动手就打死谁!”


匪徒们眼见大势已去,一个个高举双手,鱼贯走出房门,被押下楼去,其中就有杀人魔王胡肇汉。


为了一网打尽残余匪特,江华和包振家决定立即开审胡肇汉。


阳澄湖一带流传着一句话,说“不怕胡肇汉跳,就怕胡肇汉笑”,说的是胡肇汉平日杀人不眨眼,视人命如草芥。但到了此时此刻,他却脸色苍白,浑身发抖,语不成声,“先生、先生”地叫个没完,恳求保全他的性命。


据胡肇汉供认,上海解放后,他不得不逃往广州,后又转至香港、台湾。因人事不熟,他并未与匪特机关联络上。到了1950年3月,他再转至舟山,找到了国民党江苏省主席丁治磐,才取得联系,被委任为“江苏省第二行政公署反共自卫救国军第二纵队”副指挥官兼行政委员。起先,他企图带着他的助手王群和另外一帮匪徒从宁波沿海登陆,但因解放军戒备森严,未能得逞,只得仍从香港入境。本来,他准备先到上海,再潜回阳澄湖收集旧部,企图以淀山、阳澄、太湖为基地,进行反革命武装破坏活动,建立地下区、乡、镇伪政权,哪知脚跟还没有站稳,就钻进了我公安人员布下的口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