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脱离痛苦

骨哲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URL] 九十一节 脱离痛苦 封楼帮,密室。 “不怕死的站出来。”玄帮主对着齐刷刷站在自己面前的几十个兄弟威严地说到。 所有的人都向前迈了一步,脸上都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妈的,就知道自己问了一句废话。”玄帮主笑着挠挠头说到,而封楼帮众人也被玄帮主的这一下自己骂自己逗得笑了起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九十一节 脱离痛苦


封楼帮,密室。


“不怕死的站出来。”玄帮主对着齐刷刷站在自己面前的几十个兄弟威严地说到。


所有的人都向前迈了一步,脸上都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妈的,就知道自己问了一句废话。”玄帮主笑着挠挠头说到,而封楼帮众人也被玄帮主的这一下自己骂自己逗得笑了起来。


“我会尽量带你们回来的,我们最首要的是先确保自己的安全,然后才是格杀魏忠贤,你们的命在我心里要比魏忠贤的命贵重一百倍。”玄帮主的目光在每一个兄弟姐妹的脸上飞快地划过一遍。


“好了,废话不说了,让邪灵给大家安排任务吧,再多的大道理我也说不出来。”玄帮主笑笑地挠着脑袋坐回到椅子里。


身着青灰长袍的邪灵在众人对玄帮主的笑声中站了起来:“这是‘无魂丸’,凡是领到任务的人都要服下一丸,任务完成后自有解药,如果被抓了,这‘无魂丸’会让你很快的脱离痛苦。”邪灵的一段话让大家立即安静下来,很多人的目光紧紧盯着邪灵放在桌子之上的装着‘无魂丸’的粉色小瓶。


“我们要杀的是魏忠贤,成功的可能有多大我不知道,但失败的结果我知道。”邪灵继续冷冷地说道:“现在想退出的还可以退出,等到我喊出名字的时候就不可以了。”邪灵说完故意停顿了一下,冷峻的目光细细打量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时间好像在一瞬间停止,密室里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压抑的情绪在每一个人的心头累积。


“第一队格杀队,玄帮主,都督,小爱,流逝风之影;第二队截击队‘拥有小叶’,我,没有姓名,大鹏,帅帅;第三队掩护队,姗姗来迟,藏东浪人,冥神之犬;第四队负责殿后,所有没有分派任务的都负责殿后,不要以为殿后很简单,或许格杀的没死,殿后的却死了,我不是在乱说。”邪灵的声音在密室里显得很冰冷,让每一个人都有坐在冰窖里的感觉。


“为什么我不在第一队。”‘拥有小叶’气气地说道:“你们杀的了魏忠贤吗?”


“截击队最重要,我们只是第一波攻击,能不能顶住魏忠贤的反击就看第二队的,你们能截住,我们就可以安全撤离,说不好魏忠贤还会死在你们第二队的手上。”邪灵看着‘拥有小叶’冷静地说道。


“没准你们一个也到不了我那里。”‘拥有小叶’鼓着嘴气气地说道,只是声音小了许多。


“具体每队的位置还有出手时间我会一个一个安排,希望大家好好准备,动手就在这一两天,我会再确定一下我们从八王爷那里得到的帮助有多少,然后或许有变动。”邪灵继续着冷静的目光,密室中不再有人言语,每个人都在思考,思考什么呢?互相间都不知道,在这生死的最后几天,能想些什么?


八王爷府邸,卧室


“封楼帮玄帮主已经告诉了属下他们的刺杀计划。”‘红尘秀极’悄声地对着坐在椅子里看书的八王爷说道。


“他们尽全力了吗?”八王爷放下手中的书对着‘红尘秀极’问道。


“从他们的准备来看,所有的高手包括玄帮主都会亲自动手。”‘红尘秀极’继续小声地说道:“但他们要我们的一句回话。”


“什么回话?”八王爷谨慎地问了一句。


“他们想知道我们会派出多少人来协助。”‘红尘秀极’压低了自己声音。


八王爷想了一下说道:“告诉他们,我会动用我在魏府里的卧底,给他们最大的帮助,至于是谁,现在还不能说,另外杜杀和你都会出手,他们应该满意吧。”


“我们的胜算有多少?”‘红尘秀极’紧跟着问了一句。


“三成,最多三成。”八王爷看着‘红尘秀极’面无表情地说道。


“只有三成?”八王爷的回答明显让‘红尘秀极’感到有一点点的意外,“我们这么准备,居然只有三成的把握?”


“有三成我就很满意了,其实还可以多两成,就看老天的意思了。”八王爷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骨哲面无表情地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身边的人走来走去,每一个人都是忙忙碌碌的样子,除了骨哲自己。来到京城已经有几天了,什么时候可以见到自己的母亲,骨哲想这个问题都快要想疯了。


“少主人在想什么?”回眸那淡淡的充满女性温柔味道的声音将骨哲从纷乱的思绪中拽了回来,“坐,陪我说说话。”骨哲用手轻轻地拂了拂身边的石椅。


“谢少主。”回眸轻轻地坐到了骨哲的身旁。


“他们都在忙什么?是不是在准备我进宫的事情。”骨哲看着回眸轻轻地问道。


“应该是吧。”回眸不大肯定地回答道:“这两天会有事情发生,也许是为了少主的事情。”


“五叔哪里去了?两天没有看到他了。”骨哲继续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走的时候只说有事出去两天,应该也快回来了。”回眸摇摇头说道。


“少主,五总管回来了,请您内堂议事。”一个家仆快步走过来对着骨哲和回眸说道:


“太好了,一定是有好消息。”骨哲的脸上立即浮现起久违的笑容,“来,我们走。”骨哲边说边下意识地抓起回眸的手向内堂走去,羞的回眸一阵脸红,只是骨哲走得太快,竟然毫无察觉。


“少主好。”


“少主好。”


一路上遇到的属下们依次对着快步走进内堂的骨哲躬身问好。


“五总管辛苦了,这两天有什么好消息吗?”骨哲急迫地对着五叔问道。


“回少主,我们的机会来了。”五叔也是一脸兴奋地说道。


“什么机会?我可以见到我娘亲了。”骨哲的心被五叔的一句话给搅动的剧跳起来。


“不光是见到娘娘,还可以让您登上大宝。”五叔的兴奋之情简直是无法言表。


“好,好,太好了,能见到我娘亲就好,其它的不要勉强。”骨哲的心里砰砰的乱跳,一种压抑多年的情感就要喷发出来,回眸见骨哲太过激动,急忙上前抓住骨哲的左手,一股微寒的内力徐徐地灌入,将骨哲急躁的情绪略微压了一下。


骨哲回头看了一眼回眸,眼中充满感激,嘴中说道:“这次我若达成心愿,在座各位皆是天大的功德,我骨哲定当以百倍回报大家。”


众人见到少主如此言语,皆起身躬礼言谢,内堂里一片喜气融融。


“到底是何好消息?”骨哲待大家笑过后对着五叔问道。


“鹬蚌相争,鱼翁得利,我们就要做渔翁了。”五叔一脸喜气地答道。


“谁是鹬?谁是蚌?”骨哲继续地问道。


“魏忠贤是鹬,八王爷是蚌,而且还有别人搅和在里面,总之人越多越乱我们的机会就越大。”五叔一脸老谋深算的样子。



九十二节 心甘情愿


“他们决定要动手了?”骨哲看着五叔问道。


“是的,就是明后两天,我们也要准备一下了,也到我们露脸的时候了。”五叔收起一脸的笑容,严肃的表情重又回到五叔的脸上。


“到时候会辛苦大家的,或许还会丢掉性命。”骨哲看了一下围坐在自己身旁的属下说道。


“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只要少主能好好治理我大明天下,攘外安内,我等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五叔的脸上显出坚毅的神情,而每一个听到五叔话的人也现出同样的神情。


“最好这里的人一个也不死。”骨哲淡淡地说道,声音中一种若有若无的悲凉气息。


“无论谁死,我们都是心甘情愿的。”五叔继续地说道:“这一切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注定了,没有人能够阻挡它的发生,我不能,他们不能,连少主也不能。”


“现在要我们做些什么?”骨哲沉思了一下对着五叔问道。


“等,我们现在就是等,不到最后一刻我们决不出手,我们要做最后的黄雀,我们要确保一击就中。”五叔顿了一下继续对着众人说道:“等到了出手的时候,你们每个人都要竭尽全力,不管是谁挡在我们的面前,谁挡我们谁就死,我不希望看到你们手软,我不允许我一生的梦想因为你们的手软而破灭。”


“我们是不是直接杀进宫?”骨哲看着一脸杀气的五叔问道。


五叔咬了咬牙,像是很难回答的样子“是,少主,我们直接进宫,宫里有我们的人,那里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


“是不是在见到我娘亲之后就杀掉现在的皇帝,或者先杀掉现在的皇帝再去见我的娘亲?”骨哲淡淡地说道,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用眼角斜斜地看了一下坐在身旁椅子里的五叔。


“这皇帝的宝座本来就是你的,少主,十几年前就应该是你的。”五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一句话来。


“但他是我的弟弟,我同父异母的亲弟弟。”骨哲很快地回答到。


五叔没有说话,但五叔嘴上不说话不等于五叔的心里不说话,五叔的心里有着无数的话想说,但现在什么也来不及说,因为留给五叔说服骨哲的时间几乎是已经没有了,要想让骨哲心甘情愿的登上大宝,还真的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必需在最短的时间内被很好的解决掉。


五叔默默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没有人知道五叔要做什么,每个人的目光都随着五叔身子的移动而移动,五叔慢慢地走到了骨哲的身边,没有言语,苍老的五叔没有任何的言语,五叔的眼里仿佛好像有泪水,但又好像没有,或许只是短暂地湿润一下子,谁知道呢?


“啊”


“啊”


“五叔”


“五爷”


“五总管”


众多的声音在一瞬间响了起来,没有人想到五叔会做出如此令人吃惊的事情,没有人能想到,或许连五叔自己也没有想到,而最想不到的就应该是站在骨哲身边的回眸,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五叔会用匕首来突然袭击自己,而且是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深深的一道。


“五叔,你干什么?”骨哲也被五叔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整个人从椅子里跳了起来“你伤回眸干什么?”


五叔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五叔看了看自己手中仍在滴血的匕首嘴中慢慢说道:“知道疼了吗?如果你当不上皇帝,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这么疼,魏忠贤会扭掉这里每一个人的脖子,他还会把你的回眸扔到最黑暗的牢房,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手软。”


骨哲的眼里充满了愤怒的火焰,“你为什么伤害她,她是无辜的,她是我的女人。”


“她是你的?你当不上皇帝,你什么也没有,魏忠贤会抢走你现在有的一切,他会灭掉你我,他会杀掉你的母亲,他也可以轻松的铲掉唐门,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手软。”


“这不是你伤害回眸的理由。”骨哲的愤怒已经是显而易见。


九十三节 皇帝哥哥


“我知道少主对回眸很好,我也知道少主对我们每一个人都好,但少主有没有想到,如果我们不能让你登上大宝,我们都会死。”五叔苍老的脸庞慢慢地流下一滴泪水。


“难道非得要死很多的人你们才高兴吗?”骨哲压住自己的怒火说道。


“是的,让别人死总比让自己人死要好的多,你现在看到回眸受伤心疼,你怎么不想想娘娘自己一个人住在冷宫的痛苦,娘娘这些年之所以能够活下来,就是靠着一个信念,娘娘希望看到少主成材,像一个男人那样统治这个国家,如果你做不到,娘娘就会死,或许他们不会杀死娘娘,但她的心一定会死,而且是被你杀死的。”


骨哲无语,一滴忍了半天的眼泪缓缓地滑落,这滴眼泪是为了谁?是为了自己身旁像亲妹妹一样的回眸;还是为了住在深宫里同样日夜思念自己的母亲;抑或是为了几千几万就要丢掉姓名的无辜的人,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这一滴眼泪里包含着多少的悲伤,没有人知道。


“还疼吗?”骨哲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回眸。


回眸的眼里全是眼泪,不知道是因为伤口的疼痛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我不疼。”回眸的眼泪边说边掉,半边的衣服已经被染得血红。


“快给回眸疗伤,我要在登上大宝之前看到一个完好无缺的回眸,如果我看不到,你们什么都不要和我讲。”骨哲的声音里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威严和冷酷。


“是,少主。”五叔的表情突然间好了起来,企盼多年的一句话今天终于可以亲耳听到,就算是突然死掉也觉得没有什么遗憾。


几个人在听到骨哲的话后,急忙掏出身上的外伤止血药给回眸止血,伤口虽深,但药也是好药,各个又都是疗伤的高手,几下子回眸的外伤就被止住了。


“留几个人照顾回眸,其他人还有我,随时等候五总管的调遣,凡有不听令者,杀无赦。”骨哲看了看眼前的众人,咬着牙说出几句话,然后就甩开众人径直走了出去,所有人都呆呆地站立着,除了老刘,除了捧着一把刀只知道保护骨哲的老刘。


入夜。回眸的房间外。


“睡了吗?”五叔站在屋外小声地问道,脸上充满复杂的表情。


“还没有,五总管请进来说话。”回眸在屋里急忙点起了烛火。


“不用了,就说几句话。”五叔站在屋外小声地说道。


“五总管请讲。”回眸的声音显得有一点虚弱。


“等到少主登上大宝的那一天,我赔你一条胳膊。”五叔的声音缓缓而又充满力度。


“不用,五总管不用,只要少主能登上大宝,我的命都可以舍弃,我是心甘情愿的。”回眸在屋里急急地说道。


“你将是未来的皇妹,就凭这一点,我就至少应该陪一条胳膊,或许还不够。”五叔看着窗上回眸的影子说道。


“皇妹?”回眸的声音明显地颤了一下。


“是的,少主把你当做他的妹妹,这么多年来,少主的身边就没有一个女性出现,你就是他的亲妹妹,少主亲口对我说的。”五叔一字一句地说道。


“皇妹,我只是皇妹?”回眸继续喃喃自语到。


“是的,不要多想了,少主对你的感情就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你就是未来的皇妹。”五叔淡淡地说道。


“五总管,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了,您也早点休息吧。”回眸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一点微弱。


“那好,你好好休息几天吧,就在这里养伤,别的什么都不要管了。”五叔说完轻轻地在心底叹了一口气,然后就消失在黑暗之中,背影中带着些许的无奈,或许这就是天意,没有人可以改变。


“皇妹,我只是皇妹”回眸喃喃地自语道:“我的哥哥,少主将是我的哥哥,我要有一个皇帝哥哥了,太好了,不是吗?我有皇帝哥哥,你们有吗?你有吗?你有吗?”回眸对着窗户纸上的自己的影子不断地询问。这注定是一个伤心的夜晚。


九十四节 不要回头


魏府,早上。


‘蓝莲花’慢慢地走在精美的花园里,这两天总是莫名的心慌,或许是即将到来的厮杀给人的暗示吧,空气中也好像已经开始有了一点点的血腥味道,让流连在花香之中的‘蓝莲花’也觉得一阵阵的不适,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敏敏郡主,九千岁请您过去。”一个锦衣卫走到愣神的‘蓝莲花’身旁毕恭毕敬地说道。


“在哪里?带我去。”‘蓝莲花’对着传话的锦衣卫淡淡地说道。


“在前厅,我带您去。”锦衣卫在说完话后,转身走在‘蓝莲花’的身前带路,而‘蓝莲花’则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缓缓地穿过一道道门廊向前厅走去。


刀,突然出现了三把刀,在‘蓝莲花’跟随锦衣卫从一个花架下钻过去的时候,三把刀出现了。三把不同样子的刀在‘蓝莲花’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一瞬间对着‘蓝莲花’的身体扎了过来,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怜香惜玉,尸体是出刀人唯一想看到的东西,不管这尸体是美丽还是丑恶。


快,每把刀都是快刀,不管是从花架上方砍下来的雁翎刀,还是从带路的锦衣卫腰间向后弹出的飞刀,抑或是从脚下泥土里刺出来的缅刀。


快,‘蓝莲花’更快,先是身体急速地下蹲,在躲过前方和上方两个方向攻击的同时,一股幽幽的‘花香指’也在瞬间发了出来,泥土里的刀客永永远远地待在了泥土里,没有人知道这个刀客是如何隐藏在这里的,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刀客的身份,这就是江湖,很多人死的时候连名字都没有留下,甚至连脸都没有露一下,悲哀吗?这就是江湖。


“做了她。”从花架上下来的刺客对着带路的锦衣卫低声地喊道,一对峨嵋刺外加一把雁翎刀如鬼魅般地向着‘蓝莲花’飘,阴毒的招数和骇人的速度在瞬间发挥到极致。


红,生命逝去的红,鲜血流出被阳光照射的红,两个刺客在各发出一招后就永远地停止了呼吸,值得吗?至少某些人会觉得值,至少八王爷会觉得值。


刺杀行动最讲究的就是毫厘之间的配合,三个刺客用自己的命换来‘蓝莲花’暂时地远离魏忠贤,就是这么短短的一眨眼的工夫,够了,足够了,足够封楼帮的人对着魏忠贤发出致命的袭击了。


当‘蓝莲花’被领向前厅遇袭的时候,魏忠贤正和‘甜月亮’以及其他五六个锦衣卫在后花园漫步,魏忠贤的脚步依旧是不紧不慢,没有什么可以打乱魏忠贤的步伐,除了从亭子里刺出的快剑。


“小爱的剑确实比我快。”这是‘红尘秀极’在偶然见到小爱出剑的时候说的,虽然小爱的剑只可以保证前三剑的快速刺出,但对于一个刺客,三剑已经可以完成任何的一次任务了。


小爱在亭子里等了很久,幸亏不是夏天也不是冬天,初春的天气让潜伏在亭子里的小爱感觉就好像在等自己的初恋情人一般,但有谁会对自己的情人刺出剑呢?


“你的任务就是刺出三剑,多一剑你就有死的可能。”‘邪灵’对着服下药丸的‘小爱’说道:“只要你能将魏忠贤向后逼出一步就可以,就一步。”


“然后呢?”‘小爱’问道。


“跑,有多快跑多快,不要回头,你的任务就是这些,别的不要问。”‘邪灵’的交代清晰而简单。


第一剑出来的时候,魏忠贤心里是十分高兴的,暗地里的危险总是比明面上的杀戮要讨厌的多,既然公开来了,一切也就明朗化了,多好,不用再躲躲藏藏。


第二剑过来的时候,魏忠贤在心里喊了一声好,‘小爱’的前三剑确实是天下及其罕见的快剑,快到连魏忠贤也觉得快。


第三剑过来的时候,魏忠贤微微地笑了一下,因为自己只需要向后走一步就可以避开刺客的剑,倒不是自己的步伐有多奇妙,而是身边的侍卫已经发出了招,抵挡住了刺客发出的剑,就这么简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