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一幕 为了胜利燃烧生命 第四章 风雨欲来 第二节 台海有事!

台海争锋 收藏 17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size][/URL] 肖寒以及其他五个兄弟选改士官的事情办得非常顺利,因为我们是特种部队,所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新兵,虽然我们还不能像《士兵突击》中那样,从其他部队挑选优秀的士兵、军官和士官来补充,但至少从军里接兵的时候还是有优先权的,那些被我们相中的两百多名新兵被送到训练基地集训一年,一连连长刘猛被选调去当新兵营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


肖寒以及其他五个兄弟选改士官的事情办得非常顺利,因为我们是特种部队,所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新兵,虽然我们还不能像《士兵突击》中那样,从其他部队挑选优秀的士兵、军官和士官来补充,但至少从军里接兵的时候还是有优先权的,那些被我们相中的两百多名新兵被送到训练基地集训一年,一连连长刘猛被选调去当新兵营当营长。

随后的日子,我们特种大队一连串的人事调动接踵而来,我们大队长江雄被调到军里代理副参谋长,赵元博参谋长代理大队长,这些人事任命跟我们这些基层军官关系不是太大,但令人烦心的是,本来一排的代理排长韩天宇,已经和兄弟们培养出了很好的感情,接赵锐的班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令人恼火的是,大队政治处也不征求我们三连主官的意见,以韩天宇学历太低为由,竟然硬往我们三连塞进来一名叫刘亚男的一排排长。

刘亚男原来是空降兵十五军直升机大队的一名技术员,到西安政治学院专升本后,在我们军政治部呆了一段时间后,申请到我们大队工作。

政治处白启亮主任带他来三连交接的时候,私下告诉我和指导员陈勇,说刘亚男他老爸是空军装备部的老助理,让我们多关照着点,将来我们大队跟十五军抢装备的时候,他爸没准能说上话。我当时就明白刘亚男是他爸安排到我们特种部队来镀金混资历的。

刘亚男到我们三连一周以后,我发现弟兄们似乎都不怎么喜欢他。这个刘亚男在平时的工作、生活中,表现得比田信这个文学青年更加多愁善感,他的业余爱好喜欢弹吉他、拉小提琴;喜欢往《解放军文艺》投诗稿;他不仅自己从不说粗口,更要命的是他竟然禁止一排的所有人都不许说。

刘亚男的一言一行似乎跟我们三连这个充满阳刚之气的集体格格不入,即使是在一排,他也得不到兄弟们的拥护。

在春节后的一次二等战斗值班中,我背着枪到一排二班跟弟兄们炒地皮。刘亚男不在,二班班长杜玉林边打扑克边当着排里很多人的面,跟我半开玩笑地说:“连长,这个刘亚男怎么像个娘娘腔啊!”

我在平时的生活中,无论是跟三连的军官还是士兵,表现得都比较随意。但听了这话不对劲后,立刻喝斥他说:“混帐!杜玉林你小子还分得分不清大小王,刘亚男排长是你叫的吗?我问你什么叫娘娘腔啊?像你这样整天就会玩泥巴甩扑克就不娘娘腔啦?”

说完甩了扑克就走。

其实,在心底我并不喜欢刘亚男的文雅,但我觉得,如果我们三连主官都不帮着他维护威信,那么,刘亚男将彻彻底底地被整个三连所孤立。而且更致命的是,一旦这种倾向加剧,将来整个三连军官们的地位将受到冲击,三连凝聚力的中心将会发生偏离,甚至将来,当不同带兵风格的主官走上三连的岗位后,这个集体会变成一盘散沙。一种没有权威、没有制度保证凝聚力集体的团结是不可能长久的。

当天晚上,我和老陈专门找来刘亚男苦口婆心地聊天,可他就是属于那种三棍子都打不出个屁来的人,自己心思很多,但却谁都不放在他眼里,也无意与别人交心。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被浪费,最后我有些恼了,把话讲得有些不客气:“刘亚男,你来我们连时间短,还不了解我的脾气性格,别以为你老爸在空军机关,把你扔我我们三连,我李拓就一定要舔着脸来交你这个朋友。我跟你说,既然来我三连,既然当了一排的头,你就给老子干出点样子来!别让弟兄们都瞧不起你,你不想干有的是人想干!”

没想到刘亚男听完竟然跳了起来吼道:“别提我爸!我来这里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完大声甩了门出去!搞得我很下不来台。最后还是老陈打圆场,又跑去一排找他谈心,具体谈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后来他们俩走得挺近乎。

第二天,刘亚男自己主动把检查交了上来,我看都没看就撕碎了扔进了纸篓,笑笑说,“一排长,我昨天说的话很难听,像我们这种平民子弟对你们干部子弟总有一些偏见,昨天冲动了,请你原谅!以后我们即使成不了好朋友,也争取互相理解!”

刘亚男瞅着我微微的点了下头。

在后面的日子,刘亚男开始有意接近战士,开始去理解战士,他是个感情细腻的人,尽管自己的情绪比较容易受到冲击,但同时也非常容易跟别人换位思考,去体谅别人;同时,因为那次我当着众人训斥了二班长,所以战士们也都知道我们三连党支部是支持刘亚男的。没过多久,上面考虑到我们是特殊任务部队,干部人数多,编制少,给我们超配了副指导员,比较资深的三排长公孙康被任命为三连副指导,韩天宇则被调离一排,到三排正式当排长。这样以来,一排少了一个比刘亚男威信更高的“第二极”,矛盾也就有所转移。

在我们大队,不怕人有个性,就怕人没本事!后来进行的微光条件下射击,我们才知道刘亚男的枪法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不仅在我们三连,就是在整个大队都鲜有对手。原来,他是以狙击手的专业特长申请进我们大队的,就凭着这些,刘亚男也总算是能勉强拢得住他的手下了!

熟悉了刘亚男之后,使我改变了以前对于狙击手的认识,我本来以为狙击手都是那种冷酷无情,没有七情六欲的杀手,没想到我见过最厉害的狙击手竟然是这么个多愁善感的人。

有一次,我安排刘亚男给连里的军官和三个战士狙击手讲解狙击要领。

刘亚男刚开始说:“当狙击手光是枪法准还不行,一名真正的狙击手应该具备的素质不仅如此。要想成为一名狙击手,还必须具备特殊的生理心理素质。特别重要的是应该具有惊人的耐力、坚强的神经和超常的耐心。比如,我们为了等待重要目标,有可能在野外潜伏几天或者更长,无论是天寒地冻还是虫叮蛇咬都不能暴露目标,只为了开那关键的一枪。”

赵锐不卖他的帐,不满的说:“刘排,这些《狙击要范》上都有,我们都背过,能不能讲讲你自己的心得啊?是不是怕被我们学到手不肯讲啊?”

刘亚男笑笑说:“你们又不是我的敌人,我有什么不肯讲的。其实当狙击手还有更重要的,就是敏锐的观察力、缜密的思辨力、飞快的心算能力,我打狙击步枪跟别人不一样,别人只睁一只眼睛,盯着瞄准镜中的目标,但我不一样,在观察手判明方向后,我双眼都睁着,两只眼睛里看到的所有景象全都存在脑海里,通过观察和判断,然后就像聚焦一样,有用的部分清晰无比,次要的部分稍微模糊。只有这样,你才能准确地判断子弹飞行途中的各种干扰要素,并且进行计算和修正。”

田信说:“这些也可以理解,但在实际训练中,也太难做到了吧?”

“这还不是最难的,”刘亚男接着说:“最难的是人类生理上的那种不稳定性,尤其是在即将击发那一刻,心跳加快,血压上升,指尖冒汗,这些都是射击的干扰因素,如何保持射手生理上的稳定,如何克服人类基因中的本能是所有狙击手最难越过的一道坎。”

我开玩笑似的说:“刘排,那你现在能做到吗?”

“可以!”刘亚男毫不谦虚地说。

在大家都惊讶了一会儿以后,他接着说:“但不知上了战场还能不能。”

……

在接下来的日子,当别的连队还在进行春季的基础体能训练和单兵战术时,我们三连则开始了紧张的连队战术合练,全力准备着三月初在甘肃进行的红蓝对抗。

******************************

按照原计划,3月6日,我们全连携带特种作战连标准装备,乘坐一架伊尔七十六来到甘肃某地的戈壁滩。以前在东北的时候,就知道甘肃有个巨大的红蓝对抗演习场,军内都叫它大沙盘。从前没有直观的印象,但真正到了那里,我们所有人都被震撼了!

在飞机通场的时候,透过弦舱,我们在空中看到了与卫星照片上一模一样的战略目标,其中大部分是台湾的要点目标,听飞行员说,这里面有很多都是1:1的模型!

“那座是台彭跨海大桥!”

“六点钟方向是西螺大桥!”

“快看,新竹机场!”

士兵们兴奋地嚷嚷,炫耀着自己对于地图的熟悉。

抵达临时驻地后,我们三连的军官对于即将到来的演习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这次对抗演习没有预案、不知道扮演假想敌的单位、而且还是实枪实弹,这种演习以前大家从来没有参加过。

晚点名的时候,我看到战士们新鲜劲大过备战的紧张感,觉得不是好兆头,就给三连的弟兄们打气:

“同志们,今天大家在飞机上都看到了,这里有许多1:1的演习模型。我告诉你们,在这个戈壁滩里,别说是几座大桥,几座机场,就是连台北、高雄整座城市的大沙盘都建好了!你们知道吗?咱们国家投资了相当于二十分之一个三峡水库的资金来建设这个基地,这是为什么?这表明上面已经下了决心!所以,我希望大家从现在开始,抛弃侥幸心理,别再抱着仗打不起来的念头。

台湾是我们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像这种大道理指导员平时跟大家讲很多,这里我不跟你们啰嗦!我只想跟你们说,你们现在多流汗,将来到台湾就少流血!

有些同志要特别注意,别再想着在部队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大家看新闻都知道,现在台独分裂势力借这次金融危机又有所抬头,下一步他们会不会闹独立来转移岛内的经济危机这还很难说,但这种手法是政客们惯用的伎俩。

今年,台海局势不像前两年那么稳定,是个危险期,所以大家要认真准备这次演习,把它当作实战来打!

兄弟们,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我们特战三连是个响当当的集体,咱们每天同吃一锅饭、同睡一张铺,将来上了战场,我们都是互相托付生命的兄弟。我想,就是为了能让身边的兄弟少流血,为了让我们三连少牺牲,咱们也必须抓住这种难得的机会!

好了,今天大家都挺累,我也不多说什么!大家回去以后简单开个班务会,发扬一下军事民主,为这次演习献计献策!提提意见。好了,点名结束!解散!”

点名完了,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今天也不知怎么搞的,竟然有些晕机,坐了三个多小时飞机觉得有些犯困,把晚上的岗哨和口令安排下去后,我就熄灯钻被窝准备睡觉了。

这时,睡在对面的老陈,躺在床上没来由地突然跟我说:“李拓兄弟,能谈谈吗?”

我感到很奇怪,虽然陈勇在我和整个三连弟兄们的眼里,算是一个有些长者风范的忠厚人,在工作上,他全力地支持我,甚至包容着我的任性和闯劲。但不知为什么,我们俩之间总是刻意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我们之间很少谈心交心,今天陈勇竟然主动找我聊天,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陈勇听我嗯了一声后,就开始说:“老弟啊!我今年三十二了,像我这种中专学历的干部能在特种部队干到连队主官也算是到头了。

我跟你讲实话吧,去年年底,咱们大队杨政委动员我转业。

你猜我怎么跟他说?

我跟他说,‘我买房的贷款还没还完,背了一屁股债,让我再多干一年吧!’。

杨政委跟我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军队不是养老的地方啊!’

我没办法,又去找主任,又去找大队长,他们俩看在咱们三连在年底考核的成绩上,就以连长你刚上任不到一年,经验不足做理由,总算答应让我再多帮衬你一年。其实不仅我心里明白,大队长、白主任还有三连的所有弟兄都明白,哪是我老陈帮衬你啊?要是没有你,我老陈去年是铁定被扫地出门的人,大家都知道年终考核是你李拓的功劳。

但不管怎么说,今年怕是我老陈在部队的最后一年了。老弟,别人都说三世修的同舟度,何况是咱们搭班子的主官呢?李拓,你的交际圈子层次比我高,你跟老哥说实话,今年真的会打仗吗?”

说实话,我最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从部队的训练安排、导师和程军长给的暗示和自己的分析来看,似乎战争真的迫在眉睫,但我总是自问,我们这支军队现在真的为这场战争准备好了吗?北京真的有信心打赢战争吗?台独那帮人真的敢如此疯狂吗?

但这些话我不愿意和别人说,也不愿意和老陈说,因为我觉得我和陈勇虽然被绑在同一条船上,但各自却揣着不同的目的,他当兵是为了生活,到特种部队是为了挣更多工资;而我当兵则是为了理想,我到特种部队是因为我觉得在未来的战争中,特种作战将会从幕后走向前台,将会成为左右战争胜负最为壮烈一幕,而我必须在这一最精彩的舞台上挣得一个角色。

另外,因为有一次陈勇暗示,让我把程晓请到连队来吃饭,让我觉得陈勇想利用我跟程晓的这层关系来实现他个人的目的。所以,每当他进一步,我总是要退两步来保持我们的距离。当他觉察出来以后,也就没做更多的努力,只是在背后默默地支持我。

听了老陈的问题后,我思量再三,最后有些违心地跟他说:“应该不会打吧!老陈,我今天只不过是给兄弟们提提气!别多想了!睡吧!”

老陈沉默了一会儿,似乎还有话要说,但我实在困得厉害,就假装发出鼾声,在我睡着前,听到老陈发出一声微微的叹息声……

直到老陈拉响光荣弹的那一刻,我才使劲地抽着自己的耳光,悔恨自己的心胸为何如此狭窄。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对于牺牲的战友,活着的人即使终身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也永远无法偿还先前的过错。

**************************************

3月7日,凌晨五点,随着集合号的响起,我们全连迎着刀子一样的寒风,威风凛凛地站在停机坪前。

五点十分,总参作战部下达演习想定和红军战役企图:命令我特战三连于3月7日5时30分登机完毕、5时40分、6时20分在“台南寿卡”地区实施伞降,着陆以后任务简报:

一号任务(主要):3月7日10:00前破坏安朔至枫树公路。完成后向西北方向佯动;3月8日伺机向台南枋山地区铁路沿线发展。

二号任务(主要):于3月8日十二时以前破坏环岛铁路枋山段!

三号任务(次要):在完成1号任务转移期间,可伺机破坏敌有价值目标。

四号任务(主要):在完成2号任务后,向高雄地区发展,途中尽可能协助友军完成战斗任务。

任务布置完以后,老陈站在队列前说:“按连长昨天说的,把这次演习当作真正的战争!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

全连官兵大吼了一声!

开始登机!

按照我们特种大队的惯例,无论是演习还是实战,连长总要第一个跳出舱门!伊尔七十六是两侧和后侧同时开门,但后侧是主通道,所以我和赵锐在队伍的最后,检查着所有人的装备。

当检查完其他人以后,我和赵锐互相检查,完事后,我习惯性地拍了一下他的备份伞,大声说:“好”!

赵锐也调皮地重重拍了一下我的备份伞包,吼了声“好!”

我推了他一把,正准备登机!

突然,塔台方向打出了三枚黄色一枚红色的信号弹,我和赵锐的脸一下子就白了,这是三等战斗值班转进一等战斗值班的标识,只见整个机场顿时乱哄哄的,塔台的飞行参谋、驾驶舱的飞行员、以及地勤值班室的机务人员同时飞奔过来,他们一边跑一边异口同声的大呼:“演习取消、演习取消,台湾有事!!!”

这时,走下飞机的陈勇,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