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张灵甫八卦轶事

沂蒙山区人 收藏 0 2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张灵甫八卦轶事


作者:禅人


一说起张灵甫,世人皆谈孟良崮,如今知道这个极端的反动分子打日本也同样极端地拼命,不少人又刮目相看了,说人家血战万家岭啊断腿高安啊也是抗日英雄啊等等。称死硬的反共悍将为英雄,有人可能会不爽,不过老衲以为,做人尽可以豁达些,虽然信仰不同,作为军人,这位横竖是条汉子,老衲还是敬他。


对于这条汉子打仗的事儿,大家多有耳闻,至于他的为人,传闻中脾气大,年轻时一枪毙了老婆没商量,还有呢,原来在北大读了一肚子经史还会一手好书法。这些事儿众所周知,老衲就不炒冷饭了,这里讲几个一般人不太知道的八卦轶事,借一句用烂的老套 – 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张灵甫。


张灵甫打架


张灵甫跟人打架?没错。啥时候的事情?抗战前,那时他还年轻,在胡宗南手下当团长。团长还打架呀?别急,听老衲慢慢道来。


有一次,张灵甫出门,闹不清他上哪儿干嘛去了,反正是坐火车。半道上上来了一伙劫匪,挨车厢地洗劫,劫匪有好几个,手里又都有家伙的,旅客们谁也不敢反抗,只得乖乖交钱交首饰。


也活该这伙劫匪倒霉,劫谁也别劫到张灵甫头上啊,那哥们儿可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刚从战场上下来的,本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能怕你几个蟊贼手里的土家伙?劫匪一窜进张灵甫坐的车厢,正开始如法炮制呢,张团长怎么能看得过眼,人家可是以黄埔革命军人自居的,尝称“救民水火军人之乐也”,一拍桌子腾地就站了起来。看过张灵甫照片的朋友知道,他长得很帅,而且一脸虎视眈眈的霸气,不怒自威,个子也特别的高大,是个典型的关中大汉。劫匪一看蹦出个杀气腾腾的大个子军官,吓了一跳,虽然人多势众,土匪见着官兵还是发怵的,就说,哥们儿咱不动你,一边呆着没你的事儿。张灵甫的为人,用国民党那边的好话一箩筐来说:“秉性豪迈,胆量过人,有燕赵侠士风”。侠士嘛,当然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何况是冲着自己的车厢来的。该出手时就出手,张大侠怒气冲冲一步跨到过道上,挡住了劫匪的去路。劫匪里头也有不信邪的,见他也就一个人,谁怕谁啊,招呼着就围了上来。边上乘客们一看这是要掐架呐,纷纷走避不及,竟没人上来施援手。于是张大侠车厢内独斗群匪,结果呢,不讲您也能猜到,这位大侠可是不耐烦舞剑闪腰耍花架子的,虽然满腹经纶,估计也没机会读过葵花宝典,那年代人家金大侠开裆裤才刚缝起来还没学会写书呢,三拳两脚格斗过后,张团长最后发飙当然就是枪杆子说话,一场乱枪混战,“当者立毙,匪众溃逸”,杀你没商量。呜呼劫匪,谁叫你们碰上个天煞星!


张灵甫哭鼻子


要说和土匪打架还象是张灵甫干的事儿,哭鼻子您大概会大大地诧异了吧。男儿有泪不轻弹嘛,何况张铁汉子不苟言笑总是令部下望而生畏,也会哭鼻子?哭,怎么不哭,而且是当众哭,给人看见不止一次。铁汉也有柔肠的时候。


电影里张军长老坐个吉普车,摇头晃脑追来逃去,好像国军将领都摆这么个谱,其实他平时出入多数时候是骑马。张灵甫好马术在军中是出了名的,且骑术高超。后来虽然瘸了一条腿 – 右膝盖中弹没养好不能弯曲,结果还是马照跑,只是舞不跳而已。在胡宗南一师的时候,来了一匹烈马谁都不让上身,别人把张灵甫找了去,三跨两骑就被他驯服了。他不但爱骑马,而且爱马成癖,简直把马当宠物养了,当了军长师长还三天两头往马厩跑,亲自督促豢养之事。还在当团长的时候,他的一匹爱马得了肺炎,奄奄一息,见兽医回天乏术,爱马卧以待毙,张灵甫陪伴在旁暗自伤心,竟然手抚马鬃情不自禁,潸然泪下,据说马亦对着主人涕泪涔涔,一人一马,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在军中传为异谈。



一九三八年徐州会战,74军51 师在三义集围攻土肥原师团,张灵甫率305团与纪鸿儒的302团共同配合进攻日军阵地,战斗中纪团长在率部突入日军外围战壕时身负重伤,后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张灵甫得知即赶往诀别,也不顾是否在部下面前有失团长的尊严,抱着纪鸿儒当众抚尸痛哭,尽显袍泽深情,并发誓要痛杀倭寇为战友复仇。实乃一性情中人也。


有人或许要说了,和尚你哈张呢,他杀妻子一点没感情你怎么不说?有原因的。都传说他杀妻是因为吃醋,实仅一传言耳,与他很亲近的下属说的却是另一档子事儿,原因说出来,足以给这个反动分子的反共罪状罪加一等。什么事呢?原来是他怀疑妻子通共!所以当年有张灵甫学吴起杀妻求将之说。联系到他后来没关几个月就给放了出来,老衲以为此说更为可信。民国再没王法,情杀案犯还不至于能得到这么大的便宜,“大义灭亲”得以从宽,则又另说了。没办法,这家伙中毒太深,认真反动得紧,脾气又大,让他接受爱妻可能通共,不是要了他的命?干脆要了老婆的命。


张灵甫“花痴”


看这小标题,可别以为老衲要讲他的什么绯闻,不是,老衲倒是想过找点啥绯闻来臭臭他,楞找不着。张灵甫生活上的确算个正人君子,不赌不嫖,不善烟酒,对登徒子很不屑。他虽对部下经济上很慷慨,但也把他们管得很死,士兵在驻地如与当地青年女性多说话,亦会受军纪处罚,涉及风化案情节严重者,更是杀无赦。有一次,他的师文工团团长拐带了别人的老婆,被人告到了他那里,他查明后之后,吩咐执法队斩立决,真的是斩,砍头示众。所以有人说他残忍。可是这个号称残忍的将军,居然有些与残忍风马牛不相及的爱好和习惯,书法就不提了,还喜欢古玩、摄影、养花种草。在南京的时候没仗打,家门前给他种了一地的花草,即使行军打仗,只要在某处稍微多住扎几天,住处四壁就要人裱糊一番,名轴满墙,鲜花盈室,舒适怡情,还挺讲究生活品质的臭美。生活中的张灵甫居然这样小资情调,根本不象印象中的铁血军人,奇怪吧?


更奇怪的是,当年他在南京的家要搬到西华门别墅区去的时候,他已经被老蒋推上了内战的最前线,这个急先锋正在淮阴涟水与共军打得天昏地暗呢,竟然还有闲心,抽战役的间隙画了新家的装修图寄回家,一一标示如何装修布置,尤其是花园里的花坛,自己精心设计不算,还详细交待该种些什么花草,好让花坛保持四季鲜花常开。只是他自己一直在战场上替老蒋南征北战,直到孟良崮战役大约两个多月之前才得空回一次新家,一进家门,张军长上下看了看,长叹一声道:“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住上太太亲手布置的自己的家……”。以前戎马倥偬他一直居无定所。可惜张灵甫无福消受这所美丽的花园别墅,只住了几天,就又匆匆为老蒋披挂上阵去了,这一去,他就再也没能回来第二次住上太太亲手布置的自己的家。


在这之前,还在74师刚打下淮阴城的时候,师部借驻在一家民宅大院,这家人院子里有许多盆栽。一天清早,参谋们醒来,但觉满院清香,出来一看,原来这家人种的昙花在夜间突然盛开。他们看见师长张灵甫手提照相机,正在花间流连徘徊,不时附身对着花盆取景拍摄。那时74师上下正沉浸在淮阴大捷的喜悦之中,于是有人对张灵甫拍马说,昙花难得一开,师部刚进驻就昙花骤开,这是在为师长祝捷。张灵甫站在花坛前,拍了一张照寄给在南京的太太留念,背后是盛开到有些嚣张的美丽昙花。他的太太说,后来有人说这也是不祥之兆 – 昙花一现,美则美矣,但马上就凋谢了,象是在预示他和他的74师在内战中的命运……


张灵甫的乌鸦嘴


张灵甫秉性耿直,连对老蒋说话也直言不讳,往往还一语成谶,所以老衲说他有一张乌鸦嘴。


许多人以为,张灵甫是个只知道打仗的军人,没有政治头脑。此言大谬矣!张灵甫的头脑里的确没有共产政治,但没有共产政治不能就说人家不讲政治,其实,张灵甫可不是一介武夫,人家光讲三民主义也可以给你来个三讲呢,而且他那一脑门子的反共政治水平,不可谓不高。


一九四四年底,他到重庆陆军大学进修,期间蒙老蒋召见,除了唠家常,当然也要谈谈当前的反革命形势与我们的任务之类的话题。您知道这老兄对蒋校长说些啥?人家不仅对党国有研究,对中共、对沙俄、俄共也有研究,说中国当前之患,不在日寇之侵略,而在“****”之叛乱……(此处遮屏恶毒攻击言论N字),若抗战胜利,彼必师俄共故智,乘战后疲敝,起而叛变,望早为之计。老蒋早说过,日本痫疥之患,中共心腹大患,听学生如此进言,自然龙心大悦。张灵甫真乃蒋主席的好学生也,如何没有政治头脑?老蒋器重他视为心腹爱将不是没来由的。


抗战胜利后国共和谈期间,两党中均有乐观论调,中共还有和平民主新阶段之说呢。张灵甫对部下说什么?“汉贼不两立,国共不并存,应当体察政府苦心,努力备战,挽救民族,切为匪谎言所误。”此言与另一位反共悍将所说“毒蛇噬腕,壮士断臂”异曲同工,那一位是他的老乡老友胡琏,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老蒋一生看错过不少人,但这个张灵甫,对党国如此执迷不悟,比他的老上司王耀武死心眼得多,老蒋果然没有宠错人。


开战了,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张灵甫还占着上风呢,又说开了丧气话:“共军战略战术均优于国军”,“年余将死无葬身之地。”进了山东,他给家人写信,历数国军败绩,说匪区到处贴有标语曰:“活捉张灵甫”,然后写道:“他们要活的,我就给他个死的。”不是乌鸦嘴又是什么?


老衲有时瞎想,如果张灵甫当初被灌了一脑门子的共产主义革命政治,结局会怎样?那就不是死心塌地轻于鸿毛,而是忠肝义胆重于泰山了吧。


唉!这个张灵甫,老衲为他惋惜一把。


(互联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