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路之新兵岁月的班长和排长

我的路之新兵岁月的班长和排长

自己一个人出来这么年了,算算自己已有14个年头了吧。当年一个年仅18岁的农村小伙,怀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走进了祖国西北边陲的军营。当自己看到自己与他人的差距时,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一下就没有了。

别人家里都是腰缠万贯,带着一身的行头来到部队,而我的家却是一贫如洗,响应部队的号召,连一根丝线也没有带到自己的行囊当中。别人不是这个学校的高中生,就是那个学校的中专生,而我,却只是名副其实的初中生而已。你说就我这样的条件,最多也就是在部队吃几年白面馍而已。

但我不能就这样自己对自己说放弃,我要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我这个乡下的小伙子,一个文化程度只有初中水平的人并不比那些所谓的“高中生、中专生”差,从此,便开始了一个农家小伙的奋斗之路。

新兵连的班长

刚到新兵连的第一天,班长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我的班长是GS人,叫伏正J。说是新兵连,其实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兵连,不知道是我们的运气好,还是我们的运气不好,但从后面我几年的经历看,那并不是件好事。

我们到连队的第一天,连首长就对我们说,“你们今年的新兵是最好的,师首长为了杜绝打骂体罚的行为,将你们35个新兵从今天开始就分到老兵班,与老兵同吃、同住、同训练。”这样看起来是好,但对新兵却是一个致命的错误的决定,班长因为看到有老兵在一起,对新兵要求严格了不好,因为老兵必然会有其他意见,“三同”的要求是老兵新兵在一起,所以老兵就会受不了新兵一样的苦,班长也就会将训练要求降低,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老兵可是舒服了,新兵同样也是可舒服了,但就是这样,使我们那一年的新兵在后面的几年中总是跟不上其他年度的兵,而显得训练无素,好几年时间在其他人面前抬不起头,因为你的素质比别人低,什么话也别说了。

到了晚上,老兵都在房间内打老K,吹牛,而我们新兵就会有每天的必修课——站军姿,不知是我的军姿的站的好,还是我的胸脯挺的高——因为上衣口袋内装了一盒用来讨好班长的烟,班长马上就看到了我与其他同志的不同,将我的烟从口袋内掏了出来,当时他什么也没有说,我当然是什么也是不敢问,完了后就将那盒烟又放回了我的口袋,这下我不明白了。过了一会,又过来了一位其他班的班长,他拿出我的烟,悠然自得的点着了一根,这样,我当然一样不敢问不敢说。后面我渐渐将这件忘记了,但那烟却是一直在我的口袋里,也不敢抽,也不敢扔。嘿,你们还别说,就这样,我将自己原有的不大的烟瘾给戒掉了。

大概过了半月有余,又是一个晚上,班长好像记起了我口袋里的烟,让我将烟拿给他,我赶快将烟递给班长,他又是拿着烟看了看,不过这次的时间比较长,过了好一阵子,班长发话了。

“你抽烟了?!”

“没有,班长!”我立即反驳,因为我想信自己,没有抽就是没有抽,况且我真的没有抽。

“那怎么少了一支烟呀?”

“那天晚上九班长拿去了一根!”

“真的吗?”

“是的。”

就这样,我这样一位新兵,在受到班长的责问时,却是没有失去本来的我,一个敢于说真话的我。

我的新兵排长

不知从何时起,我的新兵排长周兴D开始看上了我。直到有一天,班长拿来一条白色的床单,说,“去,拿去好好的洗一洗,一定要洗干净,这可是排长的。”

我感到非常荣兴,其他新兵可没有给排长洗床单的机会。“是,我一定完成任务。”我自豪的回答。

就在那一次,班长还安排了另一名新兵同我一道为排长洗衣服。事实证明,我们班的那一名同志同样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同志,在后来的工作中,差点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官,只因为不会走“门子”而造成终身遗憾。就那样,我们两个小伙子,为给排长洗衣服而常常放弃了自己的休息时间,当然,到后来,我们为自己的决定而感到欣喜。新兵三个月时间结束后的一天,在我们看来当时最大的首长,“营长”来到我们连队,连长把我叫到连部,看到营长在连部,我大气也不敢出。

“小谢,你是哪里人呀?

“四川人,首长。”

“来,把你的家庭住址给我写一下。”

“是。”

就这样的前后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可以说从此改变我的命运,一个农村放牛娃的命运。

也许是看着我的字写的还可以,也许是我的排长在营长面前进行了大力的推荐。反正没有过半个月的时间,我被调到营部工作,给营长当通信员。从此以后,我再不是我。我要感谢我的排长,无论在当时他有没有给我帮到多大的忙,直到我现在,我都认为,是他的帮助,让我改变了一切。

排长对每一名新兵都是那样的亲切。记得最深刻的一件事,新兵训练的冬日,全连进行防暴训练,每个新兵手里都拿着一根木制的警棍。什么左梯次队形,什么右梯次队形,在我们新兵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所以在训练中也就有了一些打闹,也就有了一些调皮。这些动作在老兵眼中看来是那么的不能容忍,我们的副班长张L看不去了。

“你们几个过来,这么好玩吗?来,把手套脱了,在地上做50个俯卧撑。”

无赖,我们几个新兵蛋子只能脱掉手套,爬在了地上做起了俯卧撑。

“1、2、3、4......,41,42......”

我们的动作让排长看到了,他径直向我们走来。

“你们几个起来,来,张L同志,你在地上做50个俯卧撑,我们大家为他数。”

排长的命令一下,我们的副班长脸上挂不住了,但不做又不行,没有办法,他俯下了自己“高贵”的身子。1、2、3、4,一个又一又的俯卧撑让他想起了自己新兵时被老兵欺负的情形,做着,做着,他的眼里竟然有了两行眼泪,只因为双手撑在雪地里不好受,让他也体会到当新兵的不容易,这可能是排长最大的打算。也可能是我们的新兵班长真正的感受到了新兵的不容易,因为每一个人都是从新兵过来的,包括他自己,所以他流出眼泪——两行悔恨的泪。

这就是我的新兵排长,一个为兵着想的排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