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们是农民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13 241
导读:我们是农民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24_55972_7955972.jpg[/img] 原本,我将在这里写下原已想好的一段文字。 在我开始准备打字的时候,突然有抛开原来的那些东西的冲动,于是塞上耳机,把周围噪声减少到最小程度,当然外面还是时不时有来往车辆的声音挤入紧密的乐器和歌声中来。我不是文笔很好的人,也不能够写出那种很煽情的文章来,以至于原本会是一段很美的故事,也会被我说得平淡无奇。反倒是因为满脑子奇怪的想法,我可能会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们是农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原本,我将在这里写下原已想好的一段文字。


在我开始准备打字的时候,突然有抛开原来的那些东西的冲动,于是塞上耳机,把周围噪声减少到最小程度,当然外面还是时不时有来往车辆的声音挤入紧密的乐器和歌声中来。我不是文笔很好的人,也不能够写出那种很煽情的文章来,以至于原本会是一段很美的故事,也会被我说得平淡无奇。反倒是因为满脑子奇怪的想法,我可能会突然对您说出“爱情是屎,我们都是狗”(其意为——狗改不了吃屎)这样无聊的话。当然,这样的话用不着我解释,您也会懂,不然,您会从一开始就认定我是个极无聊的人,认定我的智商在水平线以下,而且还要怀疑我为什么在这里说这些极乏味的东西。以至于想把我揪出来狠骂一顿,以补偿您因为览阅我在开头写的垃圾而浪费的时间,或者因为我的胡搅蛮缠可能会摧毁您原本并不坚强的阅读兴趣。如过是这样的话,我倒宁愿让您揍一顿,前提是确保您不会因为您动手又动口而被怀疑有暴力倾向。


我想我也该切入这堆垃圾的正题了(如果您认定还不是时候,并且您还忍得住发痒的手,不准备把揍我的欲望发扬广大的话)。我为什么要抛开原来的想法而写出这些东西,那我还得从本来要写的东西开始说。原本的那些东西里面,在我现在看来是一大罐子有点甜有点酸,有点苦,又有点涩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然后经过我这个不太正常的脑袋摇晃过后的产物。确切地说,算是我人生的一段考验时期的后遗症。有时候我觉得有必要去看一下心理医生。讲英语

的人都说“看医生”(to see the doctor),我认为很对。因为我们首先要去见医生,然后再看看医生到底能不能治疗自己,确定一下是不是对医生有信心。如果有,就让医生说了算;如果没有,立马闪人,就当自己真的跑了老远去“看”了医生,说是为了自己的健康。就如Oda Mae说的:I'd come all the way down here for my health 。如果你看过GHOST这部电影,你不敢保证您一定会记得这句话,但我敢说如果您还不算太麻木,您一定记得Everything I

Do I Do It For You 。对这首英文经典,我不能在这里评论什么,因为类似的评说已经很多,而且我还没有这样的资格。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这句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说出的,不管怎样,我还没有听到过有反对的声音,如果有,请您告诉我。如果恋爱和爱情的定义中有一个必要条件是:至少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那么我所经历的,我不知道是不是能说算,或不算,因为我已不能得到一点点的想法,我不知道自己曾经和现在他在我心中是个什么地位,或者什么也没有。这些,我都不知道。我一直认为,交流是人们之间互通有无,相互理解的必要途径。在有些情况下,沉默不是金,而是一堆屎(请原谅,我又开始说脏话,因为我不知如何确切形容)。屎不一定臭不可闻,但就是因为它不容易被人查觉,就越容易踩到。正如人与人之间的误会,或是不解,大家都不说,就都不了解真相,而真相也许并不是自己原来想象的那样。有些人宁愿什么都不说,宁愿让那原本可以解决的问题复杂化,复杂的原因是对问题的逃避,以至来日不得不再次面对时,不是如往日那般尴尬,就是不知所措,甚者感叹人生不古。那是一件很可悲的事。


在我写这堆东西的时候,不时有愚师兄来安慰性的打扰一下,于是我的思路不得不偶尔中断。故如果您看到越来越不懂的时候,那一定是我那跳跃的思路再次连接到正轨的前兆。不过您可以放心的一点是,多半这个时候我会用另一段文字来表示。我不能再胡写了,否则您骂人可能会成级数增大,这是我不愿看到的一面,因为您可能会因此而被认为有暴力倾向而受到警察叔叔或精神院好心大夫的关照,当然还有精神院里不算太温柔的阿姨的“很不小心的触碰”。在我不奢望您和我都能上天堂的同时,也不愿意到地狱。因为在我看完《圣经故事》(这里说的是80%看完,夸张了点,不过是为了保证论证的完整性)和玩了“黑与白”游戏后,对上帝的唯一性表示小小的疑问。当然还有诸如上帝是男是女,如果是其一的话,那有个在我们这种高级动物看来的“本能”问题是如何解决这样的困惑。这正如时间问题上的“祖孙相悖论”。如果您能论证这些,我相信你说有上帝或没有。不过有一点,可能上帝不会与我这种比较无聊的人讨论如此无聊的问题,所以我是无法得到答案的,也许您知道?


说到上帝,我就想到星象,您知道,我是天秤座的,天秤座的多半有点浪漫倾向,我不否认。这或许可以做为我写的这些文字的一种解释。您看,我一谈到星座就可能开始说我自己,也就可能说到我那原本会写在这里,却没写的东西。在那里面,我记述了我的一些经历,其中的一段,在不久前我把它们放在了给她的用笔和信纸写的信中。现在的我已经很少用笔写信。她的地址还是托我的一个朋友问到的,我的那个朋友不肯让我谢她--中秋节长着一张大月饼脸给我送月饼的她。我想,我的朋友们很好。也许,她在读信的时候,可能会有几滴眼泪留在那四张红底蓝字的信纸上。如果是那样,眼泪里会有我,会有她,可能还会有别人。您若问我为什么还要让她流泪,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那么写了一些东西,然后塞进信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信给她,也许是为了说明一段曾经清楚现在却模糊的时光。那段时光也许会越来越模糊,也许不会,这些都是我所不能了解的事。当然,她会流泪只是我的猜测,因为我不再和她多说一句。我很奇怪这个世界,正如您也许会觉得我也比较奇怪一样。其实是我常做着属于少数人做的事,有时是我自愿,有时是被迫。您也许问我为什么老提她,您说她失恋了?我说她没有,因为前面我说过了,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如果只有她一个人那只能算单相思,既然没有恋爱在先,所以,她没有失恋。


如果您还要在她有没有失恋这问题上和我争论,您也许会被人骂,那也是我不愿看到的,因为多了一个有暴力倾向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依次类推会出现N个和N+1个…… 由于我而引起更大的什么,这样不大好。“蝴蝶效应”,您该比我更清楚。当然与之相比,稍微夸张了。不过,还是那个原则——一切为了论证的需要。在我的“蝴蝶效应”中,她是蝴蝶,她为什么会是蝴蝶呢?看来我还得从我说起。当初,他见到我的时候,只是那么一眼,从来没有那样的感觉。我们相见的次数很少,只有3次,我们交谈的时间有好几张电话卡那么少,当然没有包括网上的时间。您认为他是我的网友?您错了,我才没有笨到去见网友那样的程度。我很美吗,客观地,他不感那样肯定。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什么“西施”,他才不稀罕。如果您敢说我丑,他立马给您两棒子,不仅是过去,现在他也会这样做,而且您也该得两棒子,因为您实在缺乏欣赏能力。如果那会成为您的蝴蝶,我很抱歉。不过,说起来,我确实很美,那种说不出来的(到现在为止您该清楚我的词汇贫乏),从内到外的。让他感到有点自卑,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最后在他的大月饼脸说出那一句她有病离开了他她这辈子都嫁不出去后,我默默走开。


抱歉,这段文字实在是写得有点久,愚师兄又来催饭了,不得不一起到食堂“干饭”。十分钟后,我回来了。食堂的菜越来越无味,也许是在一个地方吃了太久的缘故。看来我应该在觉得乏味前换一个食堂,过一段时间,再换回来。我开始这样告诉我自己,也许我早该懂这样的道理。当然,我认为这方法不能用在感情上,因为这样打摆子,没有人会受得了。我倒宁愿厨师多翻食谱。


饱的时候,人有点懒,思维也有点懒,于是说话有条理一些,我是这样认为的。失去的东西似乎越发地美好,特别是在你还来不及发现不是那么好的一面的时候就失去。不过,只要曾经努力过,曾经拥有过,失去了,您又何必太多遗憾呢?世事是不公平的,这样的话未免太绝对。我告诉您,世事大多是不公平的。如果世事是公平的,那么会有很多1+1=2的事,那我们大概去做猪比较好一些,因为,没有那么多让人操心的事,您还要但什么心呢?当心被送进屠宰场?不会的,您若象猪那样忠厚老实,1+1=2,您是有可能在沙滩上享受温暖的阳光的。您一定听说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样的话。我想说,那是狗屁!(我现在不是故意用脏话,而是实在没有更贴切,更能反应我的不满。)我只知道,这事是不一定的。


这段时间里,我们常把一个人做比较傻的事,或比较傻的时候称之为“农民”。我这么说,不是有意贬低真正辛劳的农民朋友们,我对用汗水浇灌土地的农民伯伯们还是很敬佩的,请相信我。我们这么比喻,只是依照历史上农民的相对落后而做出的暂时性的对“农民”一词的引用,没有使用“农民”一词的原本名词的意思,而是引申为形容词。希望不要引起诸如版权之类的麻烦。在有更确切的言语可以描述的时候,我们将归还“农民”一词,现在,请允许我暂时用它。如果是这么描述的话,我那个时候是很农民的。如果我那个时候不是那么农民,我现在也不是这个样子。不过,我至少还是农民了一回。而且,我还有点感谢她,要不是她做蝴蝶,我也许还是那么农民,虽然我还没完全从蝴蝶效应中摆脱出来。


本来这会是一篇满是酸味,满是牢骚的文字,现在是这个样子,我也感到奇怪。不过,既然,我们暂时改变不了这个现实,那我们应该做的,是尽力去做好我们现在能做的事,用我们的努力,换自己的笑容。


好了,我想我也该放松一下了。

仅以此文纪念我曾经没有尽最大努力而失去的和尽力却没获得的,

并将此文字献与正在挣扎的人们,

请记住,无论您是正在努力争取,还是在努力放弃,我们都在努力。


本文内容于 2008-9-24 20:15:29 被鹰击长空su2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