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小子闯三国 秋水悲歌 流民

jingdong12 收藏 1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0/[/size][/URL] 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城内零星的战斗依然在持续,而百姓的惊呼惨叫之声,和那些手拿武器的军士的咆哮声响彻了整个夜空.随处可见的火光燃烧着这座城市,往日的繁华在熊熊大火中不复存在. 点点星光之下,陈天路盘坐在城外的一小山坡上,面对着一座刚修葺的新坟念着经文. 这也是他现在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0/

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城内零星的战斗依然在持续,而百姓的惊呼惨叫之声,和那些手拿武器的军士的咆哮声响彻了整个夜空.随处可见的火光燃烧着这座城市,往日的繁华在熊熊大火中不复存在.

点点星光之下,陈天路盘坐在城外的一小山坡上,面对着一座刚修葺的新坟念着经文.

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希望赵老爹祖孙两人能在天上得到安宁,希望在战火中丧生的生灵能被超生.

可是即便他咏诵千遍,内心依然是不得安宁,陈天路第一次真正感觉到战争的残酷,也体会到在战火之中,一个人的生命是如何的轻贱.

黄燕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帮他挖坑,帮他掩埋老人和孩子的尸首,帮他修坟.但陈天路一句话也没和他说过.

他现在不想说话,更不想和黄燕说话.

就这样,他盘坐在哪里念着经文,黄燕伫立在他身后,默默的注视这他这奇怪的举动.

"你如果想杀我,现在可以动手."黄燕终于忍耐不住这样的煎熬,他就这样站在老人和孩子的坟前,对他来说是一种内心的折磨.

陈天路依旧没有说话,杀了黄燕又有什么用?

得不到回答的黄燕显然有些愤怒了:"你到底要怎么样?他们因为我死的,我给他们偿命还不行么?"

他的内心真实的感受到,如果陈天路真的打他几下,甚至砍他几刀,他会好过一些.

"你知道老爹叫什么名字么?"陈天路轻轻的问了一句.

黄燕没有回答.

"为了你们这场战争,为了你们所谓的胜利,你甚至两他们叫什么都不知道就把他们推向死亡.你会心安么?"陈天路语气依旧很平和.

"死亡?"黄燕冷哼一声,"真的那么可怕么?如果你杀了我,我会感谢你,那样对我是一种解脱."

陈天路点点头:"对你是,可你知道么,这孩子还有一件事情没做,他还想找他妈妈."

稍微停顿了一下,陈天路把头转了过来:"这是他临死前告诉我的."

月光下,黄燕的表情看不任何波动.

"你没有什么说的?"陈天路惊讶于对方的冷血.

黄燕叹口气道:"找到妈妈又能如何?当你亲眼看见自己的父亲被人打死,却无能为力,当你看着自己的母亲受到病痛的折磨却因为没钱买药只能在床上等待死亡,当你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弟弟因为饥饿啃着你衣服,而你却没办法给他弄到一点吃的的时候,你就会向上天奢求,希望下辈子不要在做人了."

陈天路无话可说了,黄燕说的情况,他都没有遇到过,甚至想都没有想过.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都这么冷血?至少赵大叔不是,他愿意将自己家最后一点存粮拿出来救济自己这个陌生人.

黄燕看着陈天路的眼神,忽然冷冷说道:"你以为你很仁慈么?"

陈天路没有做答,他没有和人争辩的习惯.

黄燕接着说道:"你如果真的仁慈,在城门那里就应该杀了那些官军."

"我不杀人."

"可是那些被你打残废的,以后会过的比死更惨."

沉默,良久的沉默过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黄燕后面传来.

一黄巾军匆匆跑向这里,对黄燕喊道:"大人,渠帅让您马上赶去议事厅."

黄燕点点头,转身离开.下坡前却又回头,对陈天路道:"你就呆在我的军营里吧,附近都是我们在和官军开战,你一个人不太安全."

陈天路摇摇头:"我不参军,也不打仗."

黄燕一笑:"你在我这里呆着,管你吃喝,等到这附近太平了,你想去哪里随便.如果你非要现在走,我也不强留,不过要等明天."

陈天路不再理他,也不说话.

黄燕对他这脾气也有些适应了,自己说道:"因为你答应过要和我喝酒,我不等日子,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天."

说完话后,黄燕一个人先走了,不久后来了一个黄巾小兵,却是黄燕叫来接陈天路的.

"我不喝酒."面前的酒杯被陈天路推掉.

"那你还说请我喝酒?"黄燕大为差异.

"我说请你喝,没说我自己喝."

"哈哈,对."黄燕一笑,给自己倒上一杯.

"我也不吃肉,有素食么?"

黄燕到嘴的酒猛的一下喷了出来,拿一种看稀有动物的眼光看着陈天路.这点肉可是他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弄来的.

见陈天路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黄燕道:"你,你再说一遍?"

陈天路道:"我是佛门弟子,不喝酒,不吃肉,不杀生,不近女色."

黄燕的嘴巴张的大大的,他虽然不知道佛是什么东西,但有一点他能肯定,那就是这一辈子自己都不会和那个什么佛打交道了.

"你喝酒,我喝水."陈天路举起的杯子.

不管黄燕利用老人和孩子是如何的不地道,他也知道黄燕是个有血性的人.

"你准备去哪里?"黄燕问道.

"不知道."陈天路叹了口气,他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自己一个亲人都没有.

黄燕见他沉思不语马上来了精神:"不如,"

陈天路打断他的话:"不可强求."

黄燕叹了口气,转话题问道:"陈兄是哪里人?"

陈天路苦笑一下:"应该算是青州人吧."

他说的是实话,以前看书太少,也没比照过地图,他也不知道德州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哪里.反正山东大部分都是现在的青州.

而他的话却引起了黄燕的共鸣:"哎,民不聊生,流离失所者何止你我二人."

"黄兄,"

陈天路想到黄巾军虽然起事快,但败亡也快,眼前这黄燕还算是一条汉子,如果死了甚是可惜,想提醒他一下.

却不料黄燕伸手制住他说话:"陈兄,兄弟有一件事情欺瞒于你,我本不姓黄,小弟姓褚,名燕.白日有所欺瞒,只为权宜之计,望陈兄见谅."

陈天路一笑:"无妨.我只是想提醒你,像今日这般冒险之举动,日后还是少做为好,另外,如果有另一条出路,还望褚兄三思."

褚燕的脸色在这几句话中连连闪变,最后沉下脸道:"若非我与兄台投缘,就凭你刚才那几句话,我就砍下你的人头!"

褚燕从小孤苦,后被张角从死亡边缘救回,一直帮张角背药箱子.直到去年才被张角派来协助张牛角起事.

他对太平道的忠心可以说不可动摇.

陈天路丝毫不把他的变化放在眼里:"说了但求我心安宁,听与不听在你."

褚燕愣了一下,仔细的打量一翻陈天路的神色忽然哈哈大笑:"好,好,陈兄果然爽快."

陈天路笑道:"我们出家人从不打狂语."

"出家人?"

"就是佛的弟子."

这一晚上,褚燕喝了很多酒,他和陈天路说,这一战,他们抓住了城守,并且与另一路大军已经完成的合围.赶来围剿的朝廷官兵已经被他们包围在长社,只要打赢这一仗,黄巾军将可以直接挥军洛阳.

陈天路却知道,他们所谓的理想根本就没有可能实现,这是历史注定的.也是黄巾军自己造成的,很明显,张角在对弟子宣扬那副理想蓝图的时候,他自己根本就不相信能够实现.

不然他不会纵兵劫掠,他没有把到手的城池看成是自己的,他现在肯定觉得自己是在抢别人的.

但褚燕的眼神却明显的透漏出一丝狂热,看的陈天路内心一凉.可惜自己不知道黄巾这一仗到底是如何输掉的,无法在提醒于他,书到用时方恨少,这句话一点都没说错.

由于黄巾军封锁城门,三天后,陈天路才得以出城.

这几天时间褚燕没少动他的心思,但陈天路对于参军根本没有任何的兴趣,特别的近距离的感受了战争的残酷之后.他想的很清楚,下一个目标就放在洛阳.他想去那里宣传佛教,希望能够帮助世人减少痛苦.

封锁刚刚解除,陈天路便告别褚燕上路了.

路上有很多百姓,他们中间大多是老人和妇孺,这一场战争毁掉了他们的家园,也毁掉了他们在这里生存的基本条件.

他们相互搀扶着,抹着眼角的眼泪,向前方走去,去投奔那些可能收留他们的亲戚,或者去那些他们心中认为能让自己活下去的地方.

出城之前,黄巾军搜去了他们最后一点能吃的口粮.

陈天路曾经在互联网上看见过伊拉克难民的惨状,行走两天之后,他才知道,和眼前这些受苦的人相比,那些伊拉克难民简直就是生活在天堂.

没有人为他们搭建简易的哪怕是四面都漏风的帐篷,食物根本不存在过期和发霉一说,因为那些根本不存在.这些人只能在空旷的原野上寻找一些能吃的草根的树皮来充饥.

由于褚燕的特别关照,他被特许带了一些食物,可是第一天就被他分给了身边的百姓.

今天是第三天,昨天晚上就已经有人饿死了,所以眼前这些人在今天更是疯狂的寻找着一切能咬的动,能咽下肚的东西,草根甚至泥土.

陈天路这两天都在默默的咏诵着佛经,他感觉自己的内心一阵阵的被刺痛,只有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那些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的经文,他什么也做不了.

自己也两天没进水米了,但眼前不断上演的人间悲剧却让他忘记了什么是饥饿.

"扑通."

一直走在他前面一个瘸腿的男人猛的一下栽倒在地上.那男人带着两个孩子,一个六七岁,一个才刚刚会走路.

陈天路刚刚还看见他把抢到的树皮塞给两个孩子吃.周围的人没人注意这一切,死一个人,就像路边死了一只蚂蚁一样的平静.

那个小点的孩子蹒跚的走到男人的尸体旁边,拉起男人的衣袖:"爸爸,爸爸!"

"爸爸起来!"

孩子并不清楚的吐字犹如重锤敲打着陈天路的内心.

那个大一点的哥哥显然明白发生了什么,带着一阵哭泣之声把弟弟的手从父亲的身体上掰下来,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一把将弟弟搂在怀里,放声的哭泣.

褴褛的衣裳在两具瘦小的身体上颤抖着,那破烂的布带更是随风飘去.

陈天路站立在兄弟两人的身旁,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带他们走?自己现在已经断粮了,明天会怎样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去照顾别人?

良久之后,或许是那大一点的哥哥发现有人在注视着他们,或许,周围只有陈天路一个站在他们身边,他向陈天路投来求助的目光:"大叔,你去洛阳么?"

陈天路点点头.

那孩子忙的拉着弟弟给他跪下:"大叔,求求你,求求你带我们去洛阳吧!"

"你们在洛阳有亲戚么?"

陈天路赶紧扶起两个孩子.

哥哥一边哭泣着,一边抹了一把眼泪道:"我叔叔在洛阳."

陈天路叹口气,他没有信心能带这两个孩子活着到洛阳,但孩子开口了,他无法拒绝.

"你叔叔在洛阳什么地方?"陈天路打定主意过后,便决定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完成这件事情.

"就是在洛阳么!"

看着孩子抬起的那张天真的小脸,陈天路知道自己接过的是一个沉重的包袱,在孩子的心中,洛阳,可能和他经常玩耍的小巷一样的大.

从这一天起,陈天路也加入了抢夺食物的行列,以前他从不这么做,也没想过自己也会去和别人抢一根野草,他宁愿饿死,也不想抢夺别人生存的希望,因为那和亲手杀人没什么区别.

但现在为了那两个孩子,陈天路只能一边暗暗的念几声"罪过"一边参加这他不想参加的游戏.

抢夺,在五天之后由于另一股流民的加入而变的血腥暴力,这一股流民显然比他们走了更多的路,也遭受了更多的痛苦.因而他们比自己身边原来的这些流民残暴许多,他们连死人都吃!

这种做法也很快在他们这些人中传播开来.

等到连死人都吃光了的时候,陈天路已经开始偶尔出先忽然间发晕的症状.

别人吃人,他却没有.

所以有几天没吃东西他自己也不记得了.

发晕就是死亡前兆,陈天路这时候偶尔会想,如果自己死了,会不会也被身边的人当食物吃了呢?他不想知道答案,也没有必要知道答案.如果真能让他们活下去,被吃掉也是可以的.

他的手拉了一下跟在自己后面王大宝,"孩子,累么?"

这是一个现在看来很无聊的问题,可他必须问,因为他不想让王大宝倒下去,一但倒下去,就会像他父亲一样再也站不起来了.

王大宝很是懂事,抬起小脸冲陈天路挤出一点笑容,头轻轻的摇摇.

陈天路又看看自己怀抱里的小宝,这小家伙没他哥哥听话,闹了好几天.

现在看来是实在饿了,趴在陈天路的肩膀上一动不动,时不时的用那几颗小牙咬一咬陈天路的肉,仿佛那样便能吃饱一样.

这一次他咬了很长时间,陈天路知道他的饿极了,但现在自己能做的,也只是帮肩膀向孩子的嘴边送一下,让他咬的更方便一些.

"哪里有吃的?哪里能走到头?"陈天路抬头看着蓝天,不禁问道.

"喂,"后面忽然传来一声喊声.

陈天路回头望去,却是一帮身体稍微壮实一些的汉子结队向这里走来,这些人仗着自己身体强壮,自动结为一伙,抢夺别人的食物.前几天他们也曾来拉陈天路"入伙",但被陈天路拒绝了.

陈天路扭头看看左右.

"别看了,就喊你的."

陈天路疑惑一下:"我?"

带头那人点点头:"有件事情和你商量一下."

"这两个孩子是你什么人?"带头那人问道.

此人满脸的胡子,一条胳膊明显是被人砍断的.

陈天路也没想太多:"我答应带他们去洛阳,你们有什么事么?"

那胡子嘿嘿一笑,两只眼睛看向已经躲在陈天路身后的王大宝:"这孩子本和我是邻居,我看见他们和兄台在一起,来问一声."

陈天路听的心中一喜,也不疑有他,忙问道:"那你认识这孩子在洛阳的叔叔么?"

胡子忙的说道:"认识,认识,我弟弟和他叔叔本就在一起,兄台若是不便,就由我带他们去洛阳好了."

陈天路一直就在考虑如果到洛阳,如何安置这两个孩子,听此话后顿时像心中放下一块石头:"那拜托兄台了."

紧跟在他身后的王大宝却紧紧拉住他的衣服:"大叔,我不认识他们!"

陈天路并未将这话放在心上,他从小在少林寺长大,从没骗过人,也基本没被人骗过.

只是认为王大宝年纪尚小,认不得几个邻居也属正常.

正要把两个孩子向胡子手中交去的时候,忽然发先那胡子身后一人的眼神中居然显现出大为兴奋的神色.他不会说谎,也没想到别人会骗他,但他不是傻瓜.

眼光向四周扫了一下,发现周围人的脸色都显现出一种悲戚之情,心中顿时有些了然.

"兄台,请问这孩子姓什么?"陈天路又把已经推出去的大宝压在自己身后.

那胡子一见他问这话,顿知事情败漏.脸上换了一副凶狠的模样:"这两个孩子和你非亲非故,你犯得着为他们搭上自己么?"

旁边一人马上跳了出来:"把孩子给我们,煮熟了少不了你一块肉!"

陈天路猛的一脚踢了出去,将那人踢的向后飞出三四步之远.

这一脚是留有余地的,陈天路并不想要这些人的性命.

在这样的环境下,即使在善良的人,也会为了存活而变成野兽.

最少,他就曾经动过吃人肉的念头.

接着一拳闪电般打出,将那胡子的嘴里打出一蓬鲜血来.

"滚!"

带头的两人都爬在地上了,其他人顿时感觉到胆寒.胡子再一次想爬起来,陈天路却不给他机会.

他知道自己现在体力下降的厉害,如果让胡子指挥这些人围攻,很难护卫两个孩子的安全.飞起一脚又将胡子踢出两丈多远.

"滚!"

再次大喊一声的时候,那些人见他一手抱着孩子还能在照面间将己方认为最强的两个人放倒,立即四散而去.

先倒下的那人强撑着站了起来,扶起满脸鲜血的胡子.

胡子狠狠的瞪了陈天路一眼:"小子,老子在边关打仗的时候从没认输过,走着瞧!"

两人转身离去了.陈天路看看大宝和二宝,内心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一次他的麻烦更大了.

从那胡子离开以后,总有几个人像影子一样的跟随在陈天路的身后,这让陈天路很是难过,他要顾及两个孩子的安危就没时间去找食物.怀里的二宝已经越来越虚弱,而大宝的脚步也明显不如先前了.

这样下去,两个孩子绝对到不了洛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