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间奏一 简奏一:“新闻自由”

红色猎隼 收藏 14 1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URL] [内容简介] “国会不得通过任何建立宗教或禁止宗教自由的法律,不得通过任何剥夺言论与出版自由的法律,或限制人民集会、请愿或诉愿自由。”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联邦政府机构及其所控公司应使它们的某些文件记录能被公众查阅和复制。这项法律所指的联邦政府机构包括行政机构、军事机构、政府控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


“国会不得通过任何建立宗教或禁止宗教自由的法律,不得通过任何剥夺言论与出版自由的法律,或限制人民集会、请愿或诉愿自由。”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联邦政府机构及其所控公司应使它们的某些文件记录能被公众查阅和复制。这项法律所指的联邦政府机构包括行政机构、军事机构、政府控制的公司。”

—美国《信息自由法》

“我的确曾经渴望可以成为一名记者。”在位于纽约下东城区的“快乐结局”酒吧舒适的座椅之上,《纽约时报》的副总编辑克莱格.惠特尼正无奈的注视着坐在自己对面,刚刚再度回绝自己邀请的华裔女孩。这个拥有着一双美丽黑眼睛的女孩名叫:艾琳,是斯坦福大学传播学系三年级的高材生。虽然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名校背景和成绩单已经越来越不能成为衡量一个人才能的真实标准。

不过这个女孩子同样有她足以自傲的实践资本,她本人利用去年到中国北京大学做短期交流的机会,为美国NBC电视台担任实习记者,以独特的视角报道了大量关于中印战争、汶川大地震以及北京奥运的新闻。甚至在NBC网站建立起了属于她的个人博客,上传了大量她在汶川地震一线,以及2008北京奥运的所见所闻,让更多美国读者通过她的眼睛感受到了古老而神秘的中国。虽然只是实习,但是她的文字清新可爱且颇有见地。已经在新闻业界打拼了数十年的惠特尼一眼就看出了这个东方女孩在这个领域的潜力。迫切的希望她能够在毕业之后,加盟历史悠久的美国第一大报—《纽约日报》

“在美国当记者太穷了。”但是面对自己的盛情邀约,这个曾经表现出对新闻无比热爱的女孩子反应却异常的冷淡。她微笑着摇着头说道。她的同学们大都将职业目标锁定投行等金融机构,虽然刚刚经历过次贷危机,但是在美国华尔街的精英们依旧是手捧着金饭碗。与动辄年薪数十万美金的金融业者相比,即便是树大根深的《纽约日报》,刚到报社的新手年收入不过6万美元左右。相较之下的确差距悬殊。

虽然对方的回答仍在情理之中,但是身为一名曾经资深记者,采访过美国社会三教九流各个阶层人士的惠特尼却依旧从对方流转的目光之中读到一丝闪烁和不甘。“你出生自一个富裕的华裔家庭,除了收入的考量之外,或许你更应该问问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些理想。”惠特尼举起自己的手边的咖啡,却意外的发现灯光下在深褐色的泡沫之上浮现着一头狮子忧郁的面容—那是纽约的酒吧招徕生意的新手法,招待们将冲咖啡变成一种造型艺术,调制的咖啡不仅要求香浓可口,表面还要在呈现出各种可爱有趣、创意十足的卡通头像。为了不破坏这一难得的艺术品,惠特尼不得不强忍着口渴将杯子再度放下。

“理想?!是的!在报考斯坦福大学传播学系的时候,我的确曾经对新闻行业充满着理想。但是现实呢?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一直以来都自诩是世界上新闻传播最为自由的地方。但是事实呢?”在幽暗的灯光下,惠特尼可以看到艾琳杯中的咖啡图案,那是一个充满着自信的太阳神。

一直以来媒体在美国的社会之中都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传媒的记者们常常自认为是独立于行政、司法和立法体系之外的“第四中权力”,是美国社会中不受政府制约,也不必像总统和国会那样经过大选产生的“无冕之王”,与政府之间是针锋相对的“对手关系”,同时也是代表民众监督政府的“看门狗”。美国民主制度的创始人之一的托马斯.杰斐逊更曾表示:如果他必须在没有报纸的政府或没有政府的报纸之间选择,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确给了媒体很大的自治和言论自由权力,这是不容质疑的。然而媒体最关心的不是自治与否,不是言论自由与否,而是经济利益的大小。它为了追求最大的经济利益,就要利用宪法给予的这些权力,只去报道娱乐、犯罪等公众感兴趣的话题,而不会关注媒体责任感的下降。随着媒体集团的不断扩张,它也将这种商业主义和市场第一的价值观推向了全世界。诚如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伯特.纽莱在1997年2月11日接受《圣路易斯快报》的采访时说,美国的媒体大公司正在“以《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文字来反对《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精神”。他说:美国社会正在滑向这样一种情形:一小撮媒体集团,在利润最大化的驱动下,对人们的所见所闻施行巨大的控制。这就是说,对媒体而言,言论自由不能影响媒体的经济利益。

“美国的媒体正在强奸着美国的民众,纯粹的言论自由在美国主流媒体是不存在的。惠特尼先生,我在NBC电视台的实习已经让我见识了所谓公正客观的美国主流媒体的新闻,也要经过多重‘过滤’。据说我所知至少有五重“过滤”网在扼杀着真实:一、必须是代表政治权力的官方新闻来源。二、利润的追求。三、广告的压力。四、媒体对外部反击的忧惧(如担心遭到诽谤诉讼)。五、针对象我的祖国—中国那样的反共的意识形态。”艾琳抬起头来,从她那坚毅的目光之中,惠特尼竟有些无所侍从,他无法否认对方所说的真实性。

“我虽然是一名华裔,但是我从不曾回到那个抚育过我先祖的国度。直到去年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那片曾在我的祖辈口中无数次被提起的地方。它的一切都是那么令我震惊,我去那里起初是为了报道那并不为西方世界所看好的北京奥运会。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却让我深切的感受到我血脉深处的震撼。地震让刚刚走出与印度战争的中国再度进入了战时状态。我坐一辆平板卡车前往北川的那个下午,三架军用直升机在我头上轰然飞过,中国军队车队从我身边驶过。路边建起帐篷村庄,其中一些住着年轻的士兵,另外一些则是数千来自北川县的群众。士兵们整齐的站立着,然后被浑身喷洒难闻消毒剂,随后拿着镐锹进入了一个充斥着毁灭的灾区,在他们的前方余震和持续的山体滑坡已经夺去了一些救援人员的生命……。”说到这里这位虽然成长在星条旗下,却始终流淌着炎黄血脉的女孩眼眶竟然湿润。

“我遇到一个从贵州来的医疗队,他们早些时候刚刚从村子里救出了7名老人。当天下午他们又从山上的村子里救出了第8名幸存者。我到过地震损毁最严重的村镇,也听到了无数和类似的故事。美国民众习惯了在电视机前看到在伊拉克一、两栋建筑被汽车炸弹或者导弹夷为平地。但是在北川,成排成群的建筑倒下,人类使用各种各样的暴力手段彼此毁灭,但是大自然的发作同样冷酷无情和致命。大自然也能让普通人面对恐怖的场景。我们甚至不得不决定谁可以获救,而谁又不得不被送给死神。 但是我蘸着泪水写下的报道,却被一场并不精彩的NBA比赛冲掉了。美国的民众并非不想知道在太平洋彼岸正在发生着什么,但是美国的媒体却只告诉他们身边所发生的琐事。”艾琳苦笑着端起了手中的咖啡。

“《纽约时报》和他们并不一样……。”惠特尼试图用自己所供职的所份报纸的名望去尝试着说服这位年轻人。在20世纪70年代正是由于《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甚顾政府禁令交替连续刊登涉及侵越战争的政府机密文件长篇累牍的大量报道。在美国国内掀起了轩然大波,最终才激起了全国范围的反战浪潮。“一堆好苹果中有会总有烂苹果……。”睿智的中国女孩微笑着说道,并知道是陷阱的惠特尼用力的点了点头。但是艾琳却继续说出了她的下半句话:“那么一堆烂苹果中会有好苹果吗?”惠特尼的笑容却立即僵在了脸上。作为一份有着百年历史的承载美国传统左派言论的报纸,《纽约时报》尽管曾经享有“档案纪录报”的盛名,但是最近却在避开问题的实质,最迟自从2003年以来,它已经成了一系列作假、欺骗和政治攻击中的一员。众多编辑们很少对此承担责任。就像大多数主要媒体的精英们一样,除非受到逼迫,否则就不会反省自己。

“好吧!我想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给你看,在这个市侩的时代里《纽约时报》依旧保持着它的本色。”面对着这个年轻女孩咄咄逼人的话锋,即便是老练的惠特尼也不得不用虚晃一枪的方式来回避失败。显然这一次的招徕只能用失败而告终。匆匆结完了帐,惠特尼与对方话别,怀着满腔的郁郁踏上了归家之路。但是此刻一个熟悉的电话,却将他引向了另一条不归路。

纽约有许许多多的知名酒吧,每天总有两次、星期日总有一次处于高峰时期。午餐时间顾客总是济济一堂。下班后有同样是这些人到酒吧去享受更悠闲的“快乐时光”。酒吧犹如地铁车站一样,是纽约生活的镜子。有的酒吧顾客如织,大多是华尔街的权势人物;有的酒吧,气氛活跃,价格便宜;还有的酒吧,备有大型电视屏幕,供体育迷收看大型体育比赛;单身男女的酒吧里,坐的已不再是充满希望的单身男女了;纽约的咖啡馆生活,无论是清淡的还是浪漫的,无论是文雅的还是喧闹的,或是户外的,或是在篝火旁,都体现了美国多民族的生活色彩。而其中惠特尼最怕去的还是格林威治村的克里斯托弗大街一带的酒吧街,因为那里是纽约男女同性恋聚会的场所。

但是今天他却不得不动身前往,因为他的“线民”—马文.卡尔布刚刚表示有一个“非常具有爆炸性”的新闻线索要透露给他。在美国记者透过各种各样的渠道从政府部门、大型企业甚至五角大楼内部获取有价值的消息,因此大量“线民”的存在也就自然成为了必不可少的事情。而马文.卡尔布则正是惠特尼的众多“线民”之中最为神秘的一个。据卡尔布自己声称他曾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工作人员,只是在一次海外任务中被意外抹去了身份。这样天方夜潭般的故事显然不可能骗过老练的惠特尼。但是在接触了几次之后,惠特尼却意外的发现卡尔布所爆出的消息往往轰动而真实。久而久之对其的信任感也就日趋增强了。

虽然拥有着极高的专业素养和情报嗅觉,但是马文.卡尔布的私生活却是令人不堪恭维的。除了是一个不为常人所接受的同性恋之外,他还是一个可卡因的“瘾君子”,当走进名为这家名为“圣堂”的同性恋酒吧,见到搂着一个壮硕男伴的卡尔布,惠特尼多少有些后悔起来,因为对方看起来显得极不清醒。完全沉浸于毒品的迷幻之中。

“把帐单给我,你送他回家。”惠特尼第一时间把对方召唤自己的行为理解为是没钱会帐的一种手段,为了不在这里久留。他慷慨的从钱包里掏出信用卡。“不!”卡尔布显然有些神志不清,他竟然拉住了惠特尼准备接帐单的手,同时对身边的男伴笑着说:“你先走……。”

卡尔布拉着惠特尼在酒吧的角落里坐下,在只剩下两个人的情况之下。这位“瘾君子”突然变得认真起来。“还记得2年前我透露给你的关于华盛顿秘密监控银行转帐的消息吗?”出乎惠特尼意料之外的卡尔布给他的并不是新闻而是“旧闻”。 2006年在卡尔布的帮助之下惠特尼在《纽约时报》报道了“9.11”之后,美国政府通过设在比利时的一家国际银行信息数据中心对全世界8000家机构的金融交易信息进行秘密调查,批评人士认为美国政府这种做法有违保护消费者隐私的法律。紧接着,《洛杉矶时报》、《华尔街日报》等也纷纷刊载类似文章。最终甚至激怒了华盛顿,共和党议员彼得.金甚至在电视上愤怒地表示要起诉《纽约时报》,称“狂妄自大的《纽约时报》公布秘密信息,背叛了美国”。

“我当然记得……这则消息的确很有爆炸性。”惠特尼无奈的点了点头。和每次大胆的新闻曝光后一样,这次对《纽约时报》的行为仍是有人叫好、有人叫骂。斥责该报的人称,身在“9。11”受害地的《纽约时报》似乎完全忘了当年的创伤,竟然站到了“反恐”的对立面,成为国家和公众利益的敌人,恐怖分子的帮凶。也有人坚决支持该报的做法,认为政府无法无天,媒体报道的新闻非常有价值,起到了舆论监督的作用。至于其他媒体,都纷纷报道了这一事情,但对于谁是谁非都选择了沉默。

“事实上这个情报是我在中央情报局工作时的同事透露给我……给现在通过这个国际银行信息数据中心,我的朋友发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事情。”卡尔布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说说看……。”惠特尼为自己点燃了一枝烟,一边故作专心的听着,脑子里却在想着明天如何撰写关于法属圭亚那的库鲁航天中心人质危机的报道,据说今天晚上欧盟的反恐部队将采取行动。

“我们发现美国政府在最近的几年里一直从大量的秘密帐号中抽取资金贴补一项命为‘狄安娜计划’的绝密工程之中。而在这些秘密帐号之中我们发现了众多华尔街著名投行公司的身影,甚至包括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注1)以及雷曼兄弟公司(注2)、美国国际集团(AIG)(注3)等总金额可能已经超过了6000亿美元。”但是当听到“狄安娜计划”之时,惠特尼便无法再分心想别的事情了。而关于美国政府秘密从华尔街抽血的可能,更他无法集中精神。“你是说是我们的政府在制造金融危机或利用次贷危机?”惠特尼紧张的追问道。虽然不是资深的华尔街金融分析人士,但是所谓一名新闻从业者,惠特尼同样清楚这一切背后可能隐藏着的巨大阴谋—用美国乃至世界投资者的热钱养大了美国政府羊圈里肥羊之后,再剪羊毛,事实上已经美国政府的惯用伎俩。但是这一次华盛顿显然已经不满足于剪羊毛,而是试图杀羊吃肉了。

“这一切都是猜测而已……。但是这个却是我们的朋友在第51区隐秘拍摄到的。”卡尔布从自己的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张照片,摆在了惠特尼的眼前。在世界闻名的赌城拉斯韦加斯西北145公里的沙漠中,有一处同样“著名”的军事管制区,未经许可,任何飞机、车辆都不得进入那里。这个神秘的地方就是位于马夫湖畔的第51区—美国空军秘密基地。1950年当美国政府在内华达州建立核武器试验地时,51区也在其中。在军事地图上,试验地被分区编号“51区”因此得名,整个地区的面积为144平方英里,是一块位于内华达州沙漠地带的干涸河床。这里内有许多神秘军事设施,其中就包括马夫湖基地。在以公布的资料之中美国空军的3代高空侦察机—U-2“黑寡妇”、SR-71“黑鸟”和A-12“牛车”都曾在这里进行验证飞行。美国情报部门获得的苏联先进战斗机米格-23也曾出现在马夫湖畔。在这里,美国人对这种苏联飞机进行了仔细的研究,验证美军战斗机和雷达系统捕获米格机的各种方法。但是更多的秘密却已经在不可知的黑幕之后

“这个是‘曙光女神’?” 惠特尼透过酒吧灰暗的灯光努力的辩别照片中那一团模糊的黑影。“不!它比‘曙光女神’大三倍以上,是真正的UFO。”长期以来第51区在美国文化之中一直与外星人画上等号,因为在这个基地周围可以经常发现一些球形,三角形以及类似飞盘形状的不明飞行物,有相片和一些视频证据可以证明这些观察到的现象。甚至在传说在其中在其中有所谓的“绿屋”,其中内仅仅包括外星人的残骸,可能还有外星人乘坐的飞船碎片,该飞船是1947年坠毁的,每一位新当选的美国总统都会前去参观。

“这个消息你要卖多少钱?”仅仅是这些就已经足够震撼美国读者的视线了,而惠特尼相信对方的手中还有更多的猛料。“这次的消息不收钱,我只要你公布我是这些消息的发布者就可以了。”但是卡尔布却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这些消息已经为我惹上了杀身之祸,除了借助公众的视线。我绝无生计。”显然卡尔布深知怀壁其罪的道理,才为自己铺设了唯一的生路,将一个厚厚的档案袋递到了惠特尼的手中。

“好吧!我会安排它上明天报纸的头条的。在记者找到你之前多保重。”惠特尼深知此刻任何一个分秒的耽搁都有可能断送自己和卡尔布的生命。他以最快的收回所有资料,和卡尔布握手话别。酒吧门外冬天的纽约已经有几分寒意了。惠特尼裹紧了自己的大衣,快速向着报社的方向走去。但就在他刚刚走上空无一物的马路,一辆越野车却突然高速飞驰而来,根本没有给惠特尼任何避让的机会便重重的将起撞飞出去。

脏器的破裂令大量的鲜血从惠特尼的口腔和鼻腔涌出。他挣扎着抱紧自己手中的档案袋。但是从车上跳下的两名男子却径自走上前来,毫不客气的从虚弱的他手中抢走了他的新闻。“相关资料已经回收……现在可以拨打911了。”惠特尼最后听到了两名男子冰冷的交谈。他永远不会知道作为一名曾经撰写过无数头版头条的他,死亡的消息竟只在F版的花边新闻中出现。而在几个街区之外,正在徒步返回公寓的华裔女孩—艾琳突然重重的打了个喷嚏。

——————————————————————————————————

注1:房利美和房地美—美国最大的两家非银行住房抵押贷款公司。房利美和房地美分别设立于1938年和1970年,属于由私人投资者控股但受到美国政府支持的特殊金融机构。两家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从抵押贷款公司、银行和其他放贷机构购买住房抵押贷款,并将部分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后打包出售给其他投资者。是美国住房抵押贷款的主要资金来源,所经手的住房抵押贷款总额约为5万亿美元,几乎占了美国住房抵押贷款总额的一半。一般财经界人士认为的巨大规模和融资行为造成了次贷危险的不断升级。

注2:雷曼兄弟公司—为全球公司、机构、政府和投资者的金融需求提供服务的一家全方位、多元化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公司通过其由设于全球48座城市之办事处组成的一个紧密连接的网络积极地参与全球资本市场,这一网络由设于纽约的世界总部和设于伦敦、东京和香港的地区总部统筹管理。不仅是全球最具实力的股票和债券承销和交易商之一。同时,公司还担任全球多家跨国公司和美国政府的重要财务顾问。

注3:美国国际集团(AIG)—世界保险和金融服务的领导者,也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国际性保险服务机构,业务遍及全球一百三十多个国家及地区,其成员公司通过世界保险业最为庞大的财产保险及人寿保险服务网络,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