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史上10个未能侦破的谋杀案

1,开膛手杰克(1888)


杰克只是一个设想的名字,为什么这里将他排在第一呢,因为我们在世界的每处地方几乎都能听见他的名字,描写恶魔杰克的书多得数不胜数.肢解者杰克是个不知名的谋杀者,他至少在伦敦杀死过5个妓女.她们的尸体都被肢解,许多器官被除去,这些都说明凶手是一个医生或医学院的学生.


2,新奥尔良的带斧子的人(1918—1919)


这可能是个白人,他对意大利人开的杂货铺似乎特别仇视.他至少杀害了8个意大利杂货商.他总是在夜晚先撬开门,然后又用斧子将里面睡觉的人砍死.但是这样的谋杀到了1919年的10月就完全停止了——也许因为这个带斧子的人死了——他的谋杀动机究竟是什么无人知道,但显然不是为了钱财.


3,月光下的谋杀者(1946)


这一事件被收进《谋杀百科全书》,书上称这个谋杀者是"性虐待狂",但似乎并无证据可以说明这一点.1946年上半年,在阿肯色的一些小镇里共有3个男人和2个女人被杀,他们都是在满月的那天晚上被谋杀的.在最后一次谋杀事件的几天后,一个很有嫌疑的人自己趴在铁轨上,自杀身亡了.


4,克利夫兰的"无头"谋杀者(1933—1937)


这一定是个很有力气的家伙.他每次行动都要同时杀死两个人,然后将他们的尸体剁碎,混合在一块,只是拿走了他们的脑袋!这样相同的谋杀在1937年突然停止了,很可能凶手自愿地住进了精神病院.(那位著名的警长艾利奥特·内斯负责侦察这件案子.)据分析,这个谋杀者可能住在一个平静街区的房子里,他肯定有一辆汽车,但非常可能没有妻小——或者是个同性恋者.


5,莉齐·鲍顿(1892)


有很多人相信是莉齐进行了这次谋杀,虽然她始终没有承认,陪审团也得出了她无罪的结论.莉齐·鲍顿是一个32岁的老姑娘,她被指控用刀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和继母.虽然她最后无罪获释,但人们知道,她对继母一直怀恨在心,而在谋杀发生的前一天,她曾预言了将要发生的事.


6,布赖顿的卡车女尸谋杀案(1934)


这也是最神秘的谋杀案之一,本来它是应该能侦破的,但直到今日却还依然是个谜.在1934年的6月17日,布赖顿火车站旁停着的一辆卡车里飘出阵阵气味,引起人们的怀疑.警方在里面发现了一具女尸,20多岁,从衣着打扮看显然是个上流社会的姑娘,而且还有3个月的身孕.尽管全英国的警察都尽了力,但是这个死者的身份始终都没能得到证实.她的身上还涂着橄榄油,是为了防止出血而涂的,看来谋杀者是一个懂医的人.有证据显示这辆卡车曾经过伦敦桥.警方调查了很多年,但既没有发现谋杀者的线索,也没能查清死者的身份,虽然他们双方可能都属于"有闲阶级".而弄不清死者的身份似乎更是一件令人气馁的事情.后来,人们将这一案件形容为"完美的谋杀".


7,缺页疑案(1947)


1947年1月发生在洛杉矶的案件,从心理学角度看是很有趣的.这次谋杀非常残忍——尸体从腰部被切成两段,被害的姑娘(伊丽莎白·肖特)活着时曾被倒挂着,受了百般凌辱.警察始终未能找到凶手.事实上,凶手在事后将死者的一本通讯录寄给了警察局,警方调查了上面的每一个人,但毫无结果.最后,警方发现通讯录中有一页已被人撕去了.


8,华莱士案件(1931)


朱莉娅·华莱士被谋杀一案,读起来很像一个侦探故事:这天,华莱士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说是国际象棋俱乐部打来的,要他按某个地址去拜访某个人.华莱士先生走后,他的妻子就在家里被人残酷地杀害了,而谋杀动机却无法判断.华莱士所去的那个地方是个假地址.华莱士也受到了审讯,但伦敦的法院裁定他无罪.现在一些研究谋杀案的专家相信,谋杀华莱士夫人的人还活在世上,很可能依然住在伦敦.


9,墨尔本的神秘案件(1953)


1953年9月12日,住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14岁的姑娘雪莉·科林斯应邀去参加她的第一个成人晚会.邀请她的那个男孩和她约好晚上8时在里奇蒙车站见面,那里离墨尔本不远.但她没到那里.第二天早晨,有人在离墨尔本40英里的地方发现了她全裸的尸体.她是被人用啤酒瓶砸死的,虽然她衣服的碎片遍地都是,但是并没有受到性侵犯的痕迹.这一案件的神秘之处在于:当母亲晚上7时将她送到汽车站直到第二天早晨发现她尸体的10个小时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她是个文静腼腆的姑娘,决不会跟随一个陌生人离开.而在另一方面,当她和母亲告别前,曾经说过自己要去西里奇蒙车站见男朋友罗恩.而西里奇蒙车站和里奇蒙车站完全是两处地方,因此她有可能走错了地方.但即便如此,人们还是要问,既然没有等到男朋友,她为什么不赶紧坐车回来呢?


10,泰晤士河裸体女尸案(1959—1965)


报纸将作案者称为"剥去尸体衣服的杰克"这一案件是1959年6月到1965年2月在伦敦发生的,死者全都是妓女,而且都是被扼住颈项窒息而死.持续不断地有人猜测说凶手是一个很出名的拳击手弗雷德·米尔斯,他也恰恰是在谋杀中止后不久死去的.谋杀者显然是单独行动的,他驾驶着一辆大篷车,在伦敦市区兜来兜去.在其中一个案件中,警方曾追踪到曾经放置过尸体的地方——在伦敦工业区的一个仓库里——但线索到此就中断了.负责这一案件的警长名叫约翰·罗斯,他深信凶手在最后一次谋杀后已自杀身亡.他还曾暗示说,已经弄清了凶手的身份,但这一案件终究未能大白于天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