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话骂人(易中天)

justdoit127 收藏 7 243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说起来,武汉人骂人的“水平”,大概算得上全国第一。本书前面引用过的民谣里,就有“武汉人什么娘都敢骂”这一句。武汉市的“市骂”很多,最常用和最通用的主要是“婊子养的”(次为“个板马”),使用频率比咱们的“国骂”(他妈的)还高。武汉并非中国妓女集中的地方,不知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婊子养的”?真是怪事!

其实,这句话,有时也不一定是、甚至多半不是骂人,只不过表示一种语气,甚至只是一种习惯用语,什么意思也没有。比方说,武汉人称赞一本书或一场球赛好看、一场游戏或一件事情好玩,就会兴高采烈地说: “个婊子养的,好过瘾呀!”夸奖别人长得漂亮或事情做得漂亮,也会说:“个婊子养的,好清爽呀!”甚至当妈妈的有时也会对子女说:“你个婊子养的”;或者说到自己的兄弟姐妹,也会说“他个婊子养的”。池莉小说《不谈爱情》中吉玲的姐姐们就是这样相互称呼的。每到这时,吉玲妈就会不紧不慢满不在乎地提醒一句:“你妈我没当过婊子。”想想也是,武汉人这样说话,如果认真算来,岂非自己骂自己?不过武汉人既然“什么娘都敢骂”,当然也就敢骂自己的娘。一个连自己的娘都敢骂的人,当然也就所向无敌,没人敢惹。

这就和上海人很有些不一样。上海人是“派头大,胆子小”。平常没事的时候,一副“高等华人”的派头,不把外地人放在眼里,一旦外地人凶起来,“乖乖隆地洞”,立刻就“退兵三舍”,声明“君子动口,不好动手的喏”。武汉人可没有这么“温良恭俭让”。他们不但敢“动口”,而且也敢“动手”。武汉人到上海,看上海人吵架,常常会不耐烦:“个婊子养的,吵半天了,还不动手!”他们觉得很不过瘾。


鲁迅先生有中国人的国骂是:“你他妈的”。说起骂人,我个人以为武汉话最脏,听起来最恶心。武汉日常的话语也是脏话不断,如果没有脏话可能就不算正宗的武汉人,因为武汉这个地方小市民气息非常浓厚,又是传统的商埠,云集各地的人,加上气候炎热,养成了一种小市民野习。我是从武汉最古老最市中心的地方长大了,可以说是在脏话声中长大。小时候亲眼见一个妇女一边脱开上衣喂小孩吃奶,一边在大街上大骂,一骂就是个把小时,其语言极尽淫秽污语,吓得马路边的行人都缩着脖子走路。我认为,武汉话中骂人最高境界大体分为三类:一是辱骂其生殖器官,二是辱骂和其亲人**,三是辱骂其出生。

1)辱骂生殖器官

武汉人辱骂生殖器官很普遍,好像生殖器官是比较难于启齿的事情,谁说出来了谁就厉害一样,例如:“你妈逼!”、“狗卵子样的!”、“鸡巴日的”、“臭逼”、“伢滴摆摆”。这里“逼”、“狗卵子”、“鸡巴”等都是指生殖器官。

2)辱骂和其亲人**

为了羞辱对方,伤害对方,就要让对方觉得痛苦,直接的方法就是说我和你最亲近的人**。例如:“老子日你妈妈”、“老子日你婆婆”、“我操你妈吗”、“我干你老婆”、“你老婆偷人”。这里“日”、“干”、“偷”等都是指的**的动作。

3)辱骂出生

一般都认为妓女是低贱的人,她那个地方犹如公共厕所一般,谁都可以去撒一泡尿。所以说一个人是妓女的孩子,就是说那个出身低贱,连自己爸爸是谁都不知道。例如:“个婊子养滴”、“娼妇养滴”、“烂鸡巴养滴”、“狗日滴”。或者说自己是你的长辈,例如:“老子”、“拐子”等,老子是说我是你爸爸,拐子是说我是你哥哥。

正宗的武汉话通常是三段式,开头必定是“你母妈”或“老子”,说话的中间要穿插“个婊子养滴”或“个棒棒养滴”,结尾要有“你妈的逼”等生殖器用语。例如要说一句话:“我昨天去江汉路,遇到几个小偷,差点把我钱包偷了,我很生气。”用武汉话这样说:“你母妈,老子昨天去江汉路,遇到了几个小偷,个婊子养子差点偷了老子的钱包,你妈的个逼,把老子气死了,臭鸡巴养滴。”

现在社会已经文明发展,已经很难看到我小时候的喂奶骂街盛况了,偶尔我还能听到几个人说地道的武汉话,但是能说这样一口武汉话的人不多了,儿时的记忆和时间一样,一去不复返。


14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