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二十七章 杀机(下)

gaoyu19840128 收藏 1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URL] 虽然罗士信发现这场“意外”根本不是意外,不过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因为在场的除了黑子能感到虬髯客等人的杀机外,在别人眼里,这事儿确确实实不是虬髯客的责任。   罗士信看出了这里的端倪,不过脸的表情上却未有任何改变。既然说了也不会有人想相信,那还不若保持缄默充好人。   不过罗士信暗自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虽然罗士信发现这场“意外”根本不是意外,不过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因为在场的除了黑子能感到虬髯客等人的杀机外,在别人眼里,这事儿确确实实不是虬髯客的责任。

罗士信看出了这里的端倪,不过脸的表情上却未有任何改变。既然说了也不会有人想相信,那还不若保持缄默充好人。

不过罗士信暗自决定,今天结下的梁子,有机会一定要找回这个场子。他们不是怕自己出去乱放炮吗?那自己就偏偏要出去到处宣扬他们的“大计”,反正他们已经想要干掉自己灭口了,对自己来说,还会有比这更糟糕的结果吗?

打定主意,罗士信向虬髯客抱了抱拳,满含深意的道:

“这事儿不怪仲坚兄,就好像昨夜我不小心路过诸位的山房一样,都只是意外而已!”

虬髯客等三人闻言同时一惊,他们不知道罗士信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这黑小子已经看出了他们的把戏,还是仅仅随便说说而已。

李靖和红拂看了看虬髯客,虬髯客会意,哈哈一笑向罗士信道:

“哈哈,贤弟这么说,昨夜果然还是听见了我们师兄妹的战术布置啊!”

“听见也好,没听见也罢,今日的比试,仲坚兄几位不还是会那样做吗?”

罗士信的话把这风尘三侠问的是哑口无言。的确是这样,他们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说明罗士信确实听见了他们的秘密,不过那不重要,只要有这样的可能性,他们今日都会想方设法干掉罗士信。

罗士信的这句话已经明确的告诉他们,你们的把戏玩穿了。张仲坚淡淡一笑,道: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罗贤弟啊!”

“你们在说什么啊?好像在打哑谜一样。”

问话的是乾坤子,其实不光是他,除了当事者,其他人都被罗士信和张仲坚这些高深莫测的话弄得满脑袋大问号。

“哈哈哈哈”,虬髯客一阵大笑,道:

“这是我和罗贤弟的一些小秘密,不便告知前辈。是不是啊,贤弟?”

“哼哼...”,罗士信没回答,只是冷冷一笑,然后向乾坤子和昆仑道行个礼,道:

“师傅,昆仑前辈,那这场怎么算?”

俩老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用眼睛神交了一下,由昆仑道宣布道:

“这场就算打和了吧!”

..................

正午时分,三宝观山门外的一处树荫下,正有两男一女围坐在一起,讨论着什么事情。

“上午要不是那只畜牲,我们就得手了...师兄,要不我今夜就去结果了他。”

说话之人正是红拂女张出尘。

上午比试完武艺,时间已接近正午,大伙吃过午饭后,便都各自散去,等到未时过后,众人才再回到大殿之中,进行文斗的比试。虬髯客三人今日的计划被一只恶犬给搞乱了,所以他们才聚在这树荫下,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

“师妹莫要冲动,那小子的师兄都住在他的隔壁,且他们个个都非易与之辈。贸然动手,怕是要弄巧成拙的。况且这事儿还不能让师傅他老人家知道,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李靖不像张出尘那么鲁莽,听到红拂这样说,忙出言劝阻道。

“从长计议!那干脆等那小子把我们的事儿都抖出去再计议好了。大师兄,你说该怎么办?”

红拂女对李靖的谨慎很是不屑,转而向虬髯客问道。

“药师说的有道理,况且那罗士信绝非像我们想的那样简单啊!”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吗?”

虬髯客看了看有些烦躁的红拂,悠悠道:

“见机行事吧......”

刚过未时,众人便陆陆续续来到大殿之内。俩老道见人来齐了,便由乾坤子宣布了文斗比试的科目。

“第一项比的是诗道。这诗中必须以‘道’为宗旨,双方各赋一首,孰优孰劣,由贫道与昆仑道兄来定断。那么,开始吧!”

听完乾坤子所说的题目,风尘三侠几人便开始冥思起来。罗士信这边,除了三师兄陈罗汉皱眉苦想外,其他几人全是一脸的无知相。大师兄自不必说,比试者中本就没他,况且他也不识字。不过罗士信和马清风的模样就显得非常可恨了,好像在看热闹一样。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红拂女率先站了出来,向众人一抱拳,道:

“红拂这有一文,还请诸位品评。”

说罢她清了清嗓子,咏道:

“道教初兴,释门微显,一兴一废如然。三千年一遇黄仙,大教甲子天年。丘公阐教,万朵金莲。上界群仙。在世诸魔,难道化才贤?君知否,今番不遇,更待万余年。”

红拂所作之文,虽以道教为旨,却以诸魔暗示当今朝廷无道,一兴一废如然更隐含了天下更迭之意。

“嗯!”

“不错!”

乾坤子和昆仑道不知道这风尘三侠的雄心壮志,还真以为这是歌咏道家修仙的辞赋,所以一齐点头赞道。

他们听不出来,可罗士信却明白得很,雄心倒不小,岂不知后来尚未起事就被李世民吓跑掉了呢。

自从上午那件事后,罗士信对这风尘三侠也没了开始的好感,听他们说什么都感到不顺耳。想想也对,这风尘三侠再神奇、再出名,可他们想要自己的小命,换做谁都是没办法接受的。

由于心里压着一股邪火,罗士信这次也没谦让,没等三师兄说话,便率先跳了出来,接口道:

“小弟这有一诗,看能不能入得了红拂姐姐的法眼。

昨日花开满树红,今朝花落万枝空。滋荣实藉三春秀,变化虚随一夜风。

物外光阴元自得,人间生灭有谁穷。百年大小荣枯事,过眼浑如一梦中。”

罗士信这诗看起来像是在说道家无为修心的思想,其实也是暗含深意,意思是告诉红拂几人,你们折腾也是白折腾,到头来都是镜花水月一场空,就想做了一场梦一样。

“好!好啊!”

“好诗啊!”

罗士信一诗吟完,在场众人皆是眼前一亮,俩老道更是拍案而起,高声夸赞。

“好诗啊!虚随一夜风、 生灭有谁穷、百年荣枯事、浑如一梦中,真是一言道尽我道门千年之修为啊!道兄这闭门弟子果然非同凡响!貌似如无其事,其实是成竹在胸。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

“嘿嘿,哪里哪里......士信啊,这诗做的还行,不枉为师平日里对你的教导......”

罗士信师兄弟四人都感到一阵的恶寒,这老货真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他何时教过罗士信诗词,现在居然恬脸把功劳全揽了过去。可罗士信能把他怎么样,只好讪讪的向这老货行礼道:

“都是师傅平日教导有方.....”

罗士信说这话自己都感到脸红,可乾坤子却听着舒坦。他向罗士信摆摆手,示意他退下,然后很以一种很欠揍的表情向昆仑道问道:

“道兄,这场比试你怎么看啊?”

“当然是道兄的高徒更胜一筹!”

还得说人家昆仑道气度不凡,傲骨仙风。在大比分两负一平的情况下,依然能这样客观的品评、洒脱的认负。不像乾坤子这老货,输了还找理由不认账,非要四年后在行比过。

“哈哈哈...,那后面的两场还比吗?”

罗士信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有必要这么嚣张吗,这么大岁数了,却一点儿不懂得收敛!

“一定要比,一定要比!贫道还想看看道兄的高徒还有哪些本事呢!”

“哈哈哈...,那就继续吧!士信啊,你可莫要让昆仑道长失望啊!”

乾坤子嚣张一笑,接着宣布下一场的比试科目道:

“文斗第二场比的是兵道,以三国时蜀魏之战为题,研论蜀国为何会败亡。”

“药师,莫要给为师丢脸啊!”

昆仑道虽然很有风度,可碰上乾坤子这么个无良老道,也被勾起了斗胜之心,脸阴阴的向李靖道。

“是,徒儿定当尽力而为!”

说罢李靖踱步入场,向罗士信三人抱了抱拳,道:

“不知哪位兄弟愿意出来李某论上一论!”

四场比试一场未胜,再加上乾坤子那货不断的嚣张挑衅,李靖这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言语间也没了开始那般客气。

马清风和陈罗汉对视一眼,又一起望向罗士信,那意思,我们不行,你上吧。

罗士信也不推辞,他正想杀杀这风尘三侠的锐气,让他们知道,我罗某人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罗士信迈前一步,也向李靖抱了抱拳,不客气的道:

“药师兄请了!”

李靖略一沉吟,道:

“靖以为,蜀之失利,最大的责任乃姜维一人尔。

初,先主留魏延镇汉中,皆实兵诸围以御外敌,敌若来攻,使不得入。然姜维掌兵以后,弃守险要,使魏军顺利进入,使得蜀地之门户——汉中很快失守。失之汉中,蜀亡不远矣!此其一。”

李靖说罢看了看众人的反应,见大伙都在竖耳聆听,于是继续道:

“其二,魏军大举来攻之时,蜀军主力滞留沓中,不速回援,此乃姜维之过也。

其三,邓艾偷渡阴平小道成功,亦是由于姜维未查先机,致使蜀军疏于防备,才让魏军直捣成都平原。

最后,魏军攻成都,姜维未能及时分兵增援诸葛瞻,导致诸葛瞻孤军奋战被灭,也最终导致了蜀国败亡。”

听李靖悠悠道完,罗士信心中不由得向李靖竖起大拇指。罗士信因为拥有后世的记忆,自然知道在蜀汉亡国的过程中姜维的军事责任,不过那是数千年来后人总结出来的,李靖却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凭借自己的分析,推断出姜维最重要的几点指挥失误,看来这大唐军神还真不是盖的。

李靖说完看了看罗士信,道:

“不知贤弟对为兄的说辞有何指教?”

罗士信又向李靖抱了抱拳,道:

“药师兄分析的果然透彻,小弟是打心底里佩服的!不过...”,罗士信突然话锋一转,道:

“药师兄的观点虽然正确,却未言中蜀亡之根源。”

“哦?那贤弟倒说说蜀国败亡的根源是什么?”

李靖对自己的观点很有自信,他并不相信眼前这大黑小子还能道出什么更独到的说辞。

罗士信环视一周,然后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道:

“蜀亡之根源,乃诸葛亮尔!”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