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二十六章 杀机(中)

gaoyu19840128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URL] 昆仑道话音刚落,虬髯客就出列跳进了场中圆圈,他向罗士信抱了抱拳,道:   “罗贤弟,可否赏脸陪为兄玩两手?”   “这个...”   罗士信双眉微皱,感到一阵的为难。在这三年中,师傅和师兄教自己的是如何运用自己的身体,包括力量、敏捷、反应以及内息内功这些基本课业,除了偶尔在练“气”时能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昆仑道话音刚落,虬髯客就出列跳进了场中圆圈,他向罗士信抱了抱拳,道:

“罗贤弟,可否赏脸陪为兄玩两手?”

“这个...”

罗士信双眉微皱,感到一阵的为难。在这三年中,师傅和师兄教自己的是如何运用自己的身体,包括力量、敏捷、反应以及内息内功这些基本课业,除了偶尔在练“气”时能耍耍宝剑外,根本没练过什么专用的兵刃。现在虬髯客张仲坚向自己挑战,应战,自己真是没什么可卖弄的;不应,自己的两个师兄都出过手了,再让他们下场,虽然规则允许,不过于情于理都太说不过去了。

“我小师弟没练过什么兵刃,让我来陪仲坚兄玩玩吧!”

三师兄陈罗汉看出了罗士信的窘态,急忙出来替罗士信解围道。

“哦?罗贤弟不是乾坤子道长最钟爱的徒弟吗,怎么还没练过什么称手的兵刃?”

“啊,是这样的,小弟入师门不过三年有余,除了偶尔耍耍宝剑外,还没来得及修炼什么兵刃...”

“不碍的,既然罗贤弟只会用宝剑,那为兄也用宝剑陪贤弟玩玩。”,张仲坚没等罗士信说完,便插口打断道。

“我师兄根本不会用那种轻飘飘的宝剑,他本来用的是一把两百四十斤重的金背砍山刀,现在用宝剑与小弟弟你比试,应该不算欺负你吧?”

红拂女张出尘看罗士信还有些犹豫,遂帮腔道。

“难道仲坚兄看不上罗汉的‘水蛇剑’吗?”

陈罗汉说罢从腰间抽出一柄四尺短剑,此剑是由软铁所制,平时缠在腰间。抖开以后,亦剑亦鞭,很难控制,还真是非常人所能练得。

“怎么会呢,罗汉贤弟的水蛇剑为兄是见识过的,当真出神入化。不过我们的比试乃是六个人的比试,若是将罗贤弟刨除在外,那不是小看了罗贤弟吗?”

这虬髯客还真会说话,既不得罪人,又让罗士信难以拒绝。罗士信无奈一叹,道:

“既如此,小弟就陪仲坚兄玩两招。”,说罢罗士信纵身也跳进圈内。

“好,我们只是切磋切磋。药师,红拂,将你二人的宝剑借来一用。”

李靖红拂二人闻言,齐齐抽出手中宝剑,递将过来。虬髯客略一端详,将李靖那柄剑递给了罗士信。

“仲坚兄,还请手下留情!”

“请!”

“请!”

言罢两人就在场中亮开架式,斗将起来。剑走轻盈,用剑者大都以刺为主,以砍为辅。不过虬髯客原本用刀,刀却是以劈砍为主,所以虬髯客的剑用起来很像刀法,让人感觉不伦不类。

罗士信就好一些,道家在炼生养气的时候都爱舞舞剑、练练拳什么的,就好像后世的太极拳一样,虽然都没什么杀伤力,不过看起来还是像模像样的。

两人你来我往,斗得虽然不乏激烈,但却总显得很斯文。其实也是没办法,张仲坚力大无穷,罗士信更是天生神力,两人若是全力搏斗,这两柄铁剑根本不堪一击。

两人斗至十招时,虬髯客手上突然加快节奏,抢攻数剑。罗士信被他节奏的突然改变弄得有些手忙脚乱,张仲坚眼看时机成熟,剑尖猛向罗士信颈部横扫去,同时口中大声提醒道:

“贤弟小心了!”

罗士信见对方剑身扫来,慌乱中忙用剑刃格挡,这一挡不要紧,就听“当”的一声巨响,两柄铁剑硬碰硬的交在了一起,虬髯客的剑身更是应声折断。折断的前半部分由于巨大的惯性,旋转着向罗士信的脖颈飞去。

说时迟那时快,罗士信眼见剑尖飞来,心中就一凉,自知避无可避,索性把眼一闭,等死吧!

生命中永远充满着惊喜!

就在罗士信认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背后突然被一物猛撞了一下,身体猛然失去重心,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倾。就这一倾,让罗士信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断刃从他后颈飞划过去,落在了不远之处。

众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在当场,待那断刃落地之后,才反应过来,齐齐飞身入场。

乾坤子和罗士信的三个师兄当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乾坤子拉着罗士信,对他的脖颈好一顿查看,确认没有受伤,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悠悠道:

“士信啊!你可吓死为师了...”

罗士信刚刚在阎王殿前走了一遭,心中惊骇不已,愣在那里好半天,直到乾坤子这一唤才缓过神儿来。

元神刚一回壳,罗士信就想起刚才救他一命的那一撞,遂开口问道:

“刚才是谁救了我?”

“汪汪汪...”

“刚才你们比斗之时,黑子这小畜牲就飞扑过去,不想竟无意中救了你的性命...天意啊!”

说话的是三师兄,他指了指蹲在一边摇尾乞赏的黑子言道。

“好样的!今天晚上,咱们就不吃狗肉了。”,罗士信有气无力的言道。

罗士信刚才断刃飞来之时并没有太多的感觉,现在反倒一阵阵的后怕,身上冷汗直冒,说话间也没了底气。

“罗贤弟无恙吧!?你瞧瞧这事儿闹的,为兄真不知道那宝剑会这样折断,还险些害了贤弟的性命。哎呀,真是的...”

虬髯客丢下手中短剑,来到罗士信面前一阵的忏悔。罗士信又能说什么,虽然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不过这是意外嘛,也怪不得人家了。

“小弟没事,此事怪不得兄长,意外而已...”

罗士信虽然不想追究了,不过那黑子却好像不肯善罢甘休,冲着虬髯客一阵的狂吠,若不是陈罗汉挡着,怕就要扑过去撕咬一番了。

“黑子莫闹!”

罗士信刚欲喝止黑子,脑中突然灵光一现,这黑子从不乱吠,即便是虬髯客刚才险些伤了自己,那黑子也显得太过狂躁。罗士信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李靖和红拂一眼,只见这两人脸上虽然是一副焦急的神色,可眼神中的失望之意却是显露无疑。

别人不明所以自然看不出来,不过罗士信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这师兄妹三人早就算计好了,先由李靖出面将大师兄二狗子赶出比赛,然后再一步步的设计让自己对阵虬髯客,最后再制造一场“意外”,将自己杀掉灭口,那他们的“秘密”,就永远都是秘密了。

难怪黑子能先知先觉,在剑未断之前就能提起启动,原来在这两剑相碰之前,虬髯客就起了杀机,人感觉不到这种杀气,不过畜牲却能感觉得到。

罗士信猜的一点儿都没错,昨夜罗士信走后,这风尘三侠就研究怎么才能将罗士信灭口而又不引起别人的怀疑。最后虬髯客想出这么个招,他将红拂女的佩剑事先砍出了一个缺口,凭借虬髯客的功夫,对决时何时想让剑的缺口与对方相碰,那真是易如反掌,最后在比试时引罗士信发力。两相发力,重压之下宝剑必然断开,由于惯性的作用,断刃必然按着原来的轨迹飞出。这样,一切就变成了一场事故,罗士信死了也就白死了。

“你们还真够狠的!”

想通了事情的原委,罗士信心中一阵的暗恨。为了保住他们的秘密,就想至自己于死地,还真是应了那句无毒不丈夫。看来在他们眼里,和事业比起来,人命还真是一文不值。

“你们既然不仁,那就休怪我罗某不义了...”

罗士信暗自决定,就算不能把他们怎样,也要找找他们的晦气!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