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二十五章 杀机(上)

gaoyu19840128 收藏 3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URL] 回到自己房中,罗士信感到一阵的郁闷,感情没联络成不说,还差点翻了脸。罗士信恶狠狠的瞪着黑子,要不是看着它老娘的面子上,真想把它变成一锅香肉。   罗士信虽然知道今夜自己因为无意中听见了风尘三侠的隐私,得罪了他们,但从没想过他们会因为这事儿就想除掉自己灭口。躺在床上还在天真的想着如何才能同那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回到自己房中,罗士信感到一阵的郁闷,感情没联络成不说,还差点翻了脸。罗士信恶狠狠的瞪着黑子,要不是看着它老娘的面子上,真想把它变成一锅香肉。

罗士信虽然知道今夜自己因为无意中听见了风尘三侠的隐私,得罪了他们,但从没想过他们会因为这事儿就想除掉自己灭口。躺在床上还在天真的想着如何才能同那三个名人修补关系。

第二天天明,大伙起得都很早,众人吃过早饭后,便来到大殿前的空场。因为这场比斗只是俩老道“友谊赛”的延续,不赢天不赢地,只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所以对比赛的规则、场地、器械什么的并没有搞的那么正式。只是在大殿前的一片空场中画了一个圆圈,作为比试的场地。空场一边是风尘三侠师兄妹三人,另一边是罗士信师兄弟四人外加一条黑狗。空场正首位摆了两张胡椅,算是裁判席了。

为了避开正午日头的毒光,所以先进行的是武斗的比试,武斗比完后,文斗将在室内进行。

昆仑道和乾坤子在上首坐好,见众人已然立定,俩老道沟通了一下,决定由昆仑道来宣布比试的科目。

昆仑道站起身来刚想说话,就见李靖跨前一步,向俩老道行了个礼,道:

“师傅,乾坤子道长,比试前,靖有句话不知当将不当讲?”

“靖儿有话便说。”

李靖在昆仑道眼里就好像是罗士信在乾坤子眼里一样,都是最受宠的人物,所以在平时,昆仑道对李靖从来都是有求必应的。

“两位长辈明鉴,我们师兄妹只有三人,而道长的徒弟有四人,这以三敌四,我们自然知道这比试的规矩乃是每场双方各出一人,以一敌一,败了也自无怨言。不过外人不知所以,若是传出去,必然给人家落了口实,说乾坤子道长门下以多欺少,这样恐怕...”

后面的话李靖虽然没说,不过大家也明白他的意思。这失节是小,面子是大啊!

“师弟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今日的比试只有我们这些人知道,怎会传到外人的耳朵里去呢?试问在场的人谁会出去乱说?”

说话的人是虬髯客张仲坚,他这话说得很有水平,他只说了在场的人不会把今天的比试向外传出去,却对李靖说的“以多欺少”只字未提,那意思就是“你们是多欺少了,但我们不介意,更不会出去乱说。”

乾坤子哪里忍得了别人这样小看他的徒弟,还没等昆仑道开口,他便出言应了下来道:

“靖儿说的对,这比试也要讲个公平才是,就是别人不知道,我们也不能乱了规矩。这样吧,我就从四个徒弟中挑选三人与你们比试...”

乾坤子说着看了看自己的四个徒弟,略一犹豫,指了指大徒弟二狗子道:

“狗子,你就别参加了,让你几个师弟来比吧。”

“哎,师傅!”,这二狗子性格淳厚,对师傅把自己踢出大名单丝毫没有怨言,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其实乾坤子选择把二狗子刨除在外,并不是因为这个徒弟朴实好说话,而是在自己这四个徒弟中,只有大徒弟是一点儿文化都没有的。二徒弟马清风至少还认识几个字,在后边的文斗中虽然不能胜出,不过也不至于输得太丢人,所以乾坤子才选择让二狗子退出。

昆仑道见乾坤子已经决定,就接着宣布比试科目,道:

“好,既然如此,那现在就开始吧。第一场比试的科目是——暗器!比试的规则是这样的...”

昆仑道说着从袖中拿出一个鹅蛋大小的小纸球,纸球由几根细竹丝做骨架,内部中空。他向众人示意了一下手中的纸球,然后接着道:

“这纸球就是目标,待会儿我会将这纸球抛向空中,比试者便以暗器击之,最后纸球落地之时,上边嵌入谁的暗器多,谁就是胜者。”

罗士信一听乐了,还以为是什么高难度的题目呢,敢情就是这样,自己也能办到。

在罗士信看来,这题目就有一个难点,那就是如何把握发暗器的力道,小了不行,那样就无法击中纸球;大了也不行,大了暗器就会破球而出。至于准头,那根本不是问题。

“红拂不才,敢问对面的诸位师兄师弟,哪个愿意出来与红拂较量一下!”

虬髯客那边红拂第一个出来挑战,罗士信虽然认为这比试没什么技术含量,不过也不能跳出来装大半儿蒜,毕竟自己这边还有个三师兄,还轮不到自己出来装叉。

果然,见红拂率先跳了出来,三师兄也悠然的步出了己方的队列,一双眉眼儿瞥了瞥红拂,风骚的道:

“那就让罗汉陪红拂妹妹玩玩吧...”

幸亏大家都知道这陈罗汉是个娘娘腔,不然换做别人这么说,还不被人当做流氓暴揍一顿才怪。

张出尘也不挑他的语病,嫣然一笑,道:

“好,上次输给了罗汉师兄,小妹心中一直不服呢。今天,我们就再比个高下吧!”

“你们两个可都准备好了?”,昆仑道见两人站定,便开口问道。

“好了!”

“嗯!”

就见昆仑道的手掌微微一震,那纸球呼的一声就飞向了半空。

那红拂反应甚快,纸球刚一脱离昆仑道的手掌,她就率先发招。众人就见寒光一闪,一支袖箭直奔纸球而去。那陈罗汉也不耽搁,红拂暗器刚一出手,陈罗汉的双手也同时扬起,两道电光瞬发出去,一道是奔那纸球而去,另一道却是飞向了红拂的袖箭。

说时迟那时快,陈罗汉的飞针正击中了红拂所发的袖箭,两支暗器在半空中“当”的一声碰在了一起,蹦出了一点火花,然后双双掉了下来。

几乎就在陈罗汉双手出针的同时,那红拂也是双手扬起,三支袖箭同时脱手而出,同样是一支奔向陈罗汉的飞针,另两支则把目标锁定在了半空中的纸球...

两人就这样你几支袖箭,我几支飞针的,半空中不断的有暗器相撞,叮叮当当的火花四闪。而那作为目标的纸球,却安然无恙的飞到了最高点,然后快速落了下来。

就在纸球快要落地之时,两人都使出了看家的本领,只见红拂双手飞扬,四支袖箭同时出手,一并飞向了目标纸球,这是她所能操控暗器的最大数目了。不过那陈罗汉却已经练到了双手发六针,虽然这六针不能保证针针命中,但即使这样,他也要高出红拂一筹。

“当,当,当”

三声脆响,红拂的四支袖箭中,有三支被陈罗汉的飞针击落,另一支命中了目标纸球。不过陈罗汉所发的六针中,却有两支击中了那纸球。

这一场,算是乾坤子这边赢了。

罗士信看的是目瞪口呆,貌似平庸的比试其实是暗藏玄机,就这手暗器对决,再没个三年五载的,自己绝达不到这种程度。罗士信暗自庆幸刚才没有跳出来装大尾巴狼,不然的话,这人可就丢大了。

“罗汉师兄技高一筹,小妹甘拜下风!”,张出尘向陈罗汉抱了抱拳,很有风度的说道。

“嗯,几年不见,罗汉的飞针更是出神入化啊!这场是道兄这方胜了...”

昆仑道夸奖了陈罗汉一句,宣布了这场暗器比试的结果。然后顿了一顿,接着道:

“那么,现在开始第二场的比试,比拳脚!这规则嘛很简单,就是在这场中有一个圈,双方选出的两人在这圈中比斗拳脚,认输或是被击赶出这圈子的一方,都算输。”

昆仑道话音刚落,李靖就一个箭步蹿进了场中圆圈,立定身形后,他向马清风抱了抱拳道:

“马兄,上次你我比的是兵刃,小弟在兵刃上造诣不深,败了下来。今天小弟斗胆想领教一下马兄拳脚上的功夫,不知马兄可否赏脸?”

李靖这么说很有挑衅的意味,意思是说“兵刃上我不如你,那是我学艺不精,可拳脚上孰高孰低,可就不一定啦!”

马清风不疑有他,还真以为李靖是对上次的失利不服气,想在拳脚上找回面子。于是很爽快的就应了下来,飞身跳进了圈中。

马清风甫一进场,便立即摆开了架势。马清风冲着李靖嘿嘿一笑道:

“药师贤弟,那当哥哥的我就不客气啦!”

“那是当然...”

马清风废话不再多说,瞧准李靖一个破绽,脚下突然一发力,双掌伸出,飞身向李靖的胸口递了过去。李靖早有心理准备,见马清风双掌递来,向后微一躬身,双臂交叉,准备硬接马清风这两掌。

不过马清风这两掌只是虚招,眼见马上就要掌臂相碰之时,马清风脚下一转,好似鬼魅一般转到了李靖身后。李靖早就知道马清风这身高来高去轻功,他见马清风在自己面前突然消失,知道事情不妙,转身御敌已是来不及了。所以他纵身向前一跃,尽量避开可能来自身后的攻击。

待李靖立定身形,转过身来,却发现马清风立在不远处,手里把玩着一样东西,那张猥琐脸正在可恶的向自己“微笑”。李靖定睛一看,不由倒吸了口冷气,就见马清风手中所把玩之物,竟是自己腰间的玉佩。若两人是在搏命相斗的话,刚刚马清风摘玉佩的功夫,只要他在自己腰间的中注穴轻轻那么一点,那自己这条小命今天就搁这儿了。

没办法,李靖的长处是领兵打仗,不是单打独斗,两人在武艺上的差距实在太大,再斗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李靖向马清风抱了抱拳,道:

“马兄的轻功实在是神乎其技,靖甘拜下风!”

“哪里哪里,雕虫小技尔!”

罗士信一阵的暴汗,虽然你胜了,难道就不会谦虚一点吗?看看人家风尘三侠的气度,再看看自己这帮人的德行,罗士信悲叹一声,人的差距怎么能怎么大呢!

“哎,这场又是道兄的高徒胜了。”,昆仑道微微一叹,继续道:

“下场的比试科目是斗兵刃,兵刃自选,胜负规则同比斗拳脚相同,认输或被赶出圆圈者为负。那么现在就开始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