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二十四章 有朋自远方来(下)

gaoyu19840128 收藏 1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罗士信来到李靖房门前,刚好听到屋中有人在说话。罗士信正犹豫还要不要敲门,却听屋内一人言道:

“师妹,你再想想,这样做是不是太委屈你了!”

罗士信从声音听出,说话的人正是昆仑道的大徒弟虬髯客张仲坚。

“大师兄不用多说,出尘已然决定。如果能助大师兄成就大业,这点牺牲不算什么!”,红拂女张出尘以非常坚定的声音应道。

“可是女子贞洁不比别的,你是不是...”

“大师兄,你现在怎变的如此婆婆妈妈?我们江湖儿女,怎能在意那些凡俗礼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将来若是起事,不知将有多少人为大师兄的大业抛头颅洒热血,又何况红拂区区的贞洁呢?”

罗士信听得一阵的惊叹,好家伙,这红拂还真是一个悍妇啊!所谓贞洁在她眼里是一钱不值,真不知道李靖是怎样的感受。

罗士信这样想着,那李靖还真是说话了,就听他以一种非常低落的语调言道:

“师妹,你真想这样吗?要不...要不再商量商量...有什么担子让二师兄来扛好了...”

“二师兄,你就是缺少大师兄那样的霸气,堂堂七尺男儿,怎能像个女子一样优柔寡断。红拂都不在意,你又紧张什么?!”

“紧张什么?这红拂女还真是个傻妮子,李靖那么幽怨的语气都没听出来,这不明摆着是喜欢你吗。”,罗士信心中一阵的暗笑。

其实是人就都很八卦,尤其是听了故事的上半段后,就会想方设法的把下半段也听到。罗士信也不能跳出这个怪圈。听了他们说的这些话,罗士信很想知道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事,于是蹲在那儿听得更起劲了。

“好!师妹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再言倒显得师兄不够豪气了。师妹既然决定,那我们就按照原计划去做。待明日比试结束后,我就遁入草莽,结交江湖好汉,为起事做准备。二弟便去都城大兴,想办法混入军中,尽量在军中多培养些亲信,待举事之时,你我二人遥相呼应,同时举起反隋大旗。小师妹,你就潜入司空府去色诱那老贼杨素,一来多打听些朝廷内部的消息,二来也为二弟多铺铺路子...”

哦!听他们说完,罗士信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难怪这风尘三侠的实际情况与自己的后世记忆有那么大的出入。史书上记载的是那些史官从表象上了解到的所见所闻,并不知道其实这风尘三侠原本就是师兄妹。而他们那些传奇,更是他们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帮助虬髯客张仲坚上位登基。

罗士信猜想,后来他们举事不成,李靖就有了投奔李世民的念头,那样也不枉费了自己一身的学识抱负。然而虬髯客却是个一心想当皇帝的人,他不甘心永远屈居人下,但他又不想耽误了自己师弟的前程。于是对外他们讲的就是下山以后的那段故事,这样既不会让李世民因为李靖与虬髯客的关系而对他心存芥蒂,又可以光明正大的保全师兄妹三人的亲密关系。还真是个一举两得之策。

高!实在是高!罗士信在心中暗赞一声,然后就欲转身离去。毕竟人家讨论的是一件会掉脑袋的大事,自己蹲在门外偷听已经不对,若是偷听完再骚骚的去找人家讨论一番,那自己纯是没事儿找抽型的。

可能由于刚才偷听时太过投入,罗士信丝毫没察觉有只一活物已经悄悄地趴在了自己的身后。罗士信这一转身,正踩到了那活物的尾巴,宁静的夜空中,就听“嗷——”的一声惨叫,灌木中顿时惊起飞鸟无数。

罗士信刚刚做了亏心事,现在突然来这么一出儿,小心肝儿顿时被吓得扑通扑通的乱跳。罗士信借着满天星光定睛一瞧,这活物原来是黑子那小畜牲。

罗士信当年恶斗巨蟒‘上龙王’之时,就是这黑子的狗妈妈救了罗士信一命。后来罗士信为了报答那母犬獒的救命之恩,就收养了它的遗孤。因为这小犬獒周身漆黑如炭,所以罗士信就给了个它起名字叫黑子。这黑子平时虽然由三师兄喂养,不过不知怎地,它总是爱缠在罗士信身边。用三师兄陈罗汉的话说,那就是这犬獒母子前世与罗士信有一段孽缘,今生是来续缘的。虽然罗士信认为这种说法很无稽,也很暧昧,不过算了,毕竟那狗妈妈救过自己一命,自己赔点儿名誉不算什么。

不仅罗士信被黑子这声惨叫吓得够呛,屋中的三人更是吓得心胆俱裂。他们所讨论的事情,都是杀头的大罪,是绝对不能见光的。若是被旁人听了去,功亏一篑是小,严重的话,他们很可能会被官府天下通缉。现在他们毫无根基,从此之后,这中原大地怕是再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了。

三人飞身来到门旁,虬髯客隔着门沉声问道:“什么人?”

“我...”

被发现了,想不现身也不成了,罗士信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答道。

虬髯客三人一听声音是罗士信,顿时放松了警戒,推开门一看,门外站的果然是罗士信那大黑小子,他旁边还蹲着只黑犬。

“罗贤弟这么晚还不睡,跑到我们师兄妹这儿来,不知所为何事?”,张仲坚警惕的问道。

“啊!小弟...小弟是出来遛狗的。”

罗士信实在不知怎么说,于是瞎诌道。

“这么晚出来遛狗?哼哼,小弟弟好兴致啊!”,红拂女张出尘冷冷一笑,插嘴道。

“是是是,这小畜牲今晚失眠,我就带它出来遛遛...我刚路过这儿,这畜牲就不知为何突然叫了一声,没有吵到诸位哥哥姐姐吧?”,罗士信急忙嬉皮笑脸的解释道。

“呵呵,那倒没有。不过...贤弟真是刚刚经过吗?”

这虬髯客张仲坚的城府果然比那红拂深得多,脸上丝毫没露出一点儿的不快,只是言语上对罗士信稍微试探了一下。

“当然,我带这畜牲路过这里,见到药师兄房间的灯还亮着,刚想过来打声招呼,于是就...”

“那你听到什么没有?”,这红拂女还真是沉不住气,急急的问道。

“没有!”,罗士信昂首挺胸,信誓旦旦的应道。

罗士信跟了乾坤子这么多年,学的本事可不光在武艺和见识上。这脸皮上的功夫,那也不是盖的。

“真的没有?”,虬髯客问话的语调总让罗士信有种阴嗖嗖的感觉。

“真的没有!难道仲坚兄几位在谈论什么秘密,不想让士信知道吗?”,罗士信一脸纯洁的问道。

“哈哈哈哈...”,虬髯客突然一阵爽朗的大笑,接着道:

“我们师兄妹几人还真是在说些不能让贤弟知道的秘密事情...”

虬髯客说到这里,用鹰隼一般的锐眼看了看罗士信。

罗士信被他看的一阵发毛,颤颤巍巍的问道:“那是什么事情啊,还不能让士信知道?”

“大师兄...”

张仲坚抬手阻止了还想说话的张出尘,微微一顿道:“我们师兄妹正研究在明日的比试中,该如何对付贤弟等人。贤弟说这样的秘密,能让你听去吗?”

“哦——”,罗士信做豁然大悟状,然后哈哈一笑道:

“哈哈,仲坚兄你们也太狡猾了,上次明明赢得那么轻松,这次还想来算计我们兄弟,你们真是...”

罗士信自己干笑了一阵,假装看看天,然后道:“哎呀,时候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哥哥姐姐们在这研究战术了。小弟告辞。”

“贤弟...”

罗士信刚走出没两步,就被虬髯客叫住道。

“仲坚兄还有何事要吩咐小弟?”

“贤弟当真没听到我们的说辞?”

“哎呀,仲坚兄真是的,明天比试过,诸位不就知道小弟有没有说谎了吗?”

“到时候再知道,恐怕为时已晚...”,虬髯客话有深意的道。

.............

“大师兄,你真的相信那小子刚才说的话?”,罗士信刚走,张出尘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药师,你怎么看?”,张仲坚没有回答红拂的问题,而是略一偏头,向李靖问道。

“此地无银三百两,他一定是听到了什么...”

“那怎么办?要是他把话传了出去,我们岂不是功亏一篑?”,红拂女张出尘听闻李靖这样说,焦急的问道。

虬髯客看着罗士信背影消失的那片灌木林,略微沉思一会儿,两只虎目猛然凶光一闪,向红拂和李靖道:

“明日比试,想办法让那小子与我比斗兵刃,到时候...”,虬髯客化手为刀,向两人做了个下劈的手势。

“这样行吗?对方每场由谁出战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再说......要是那样的话,师傅和乾坤子道长能看不出来吗?”

“药师,怎么让那小子与我比斗兵刃由你来想办法。至于其他的事情,为兄自有办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