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二十三章 有朋自远方来(中)

gaoyu19840128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URL] 听闻此女就红拂,罗士信只感到一阵的头晕目眩。眼前三人,正是隋末大名鼎鼎的风尘三侠虬髯客、李天王、和红拂女。按道理想见到这几人其中的一个都很困难,没想到今天居然让自己一起认识仨。   “小弟弟,你没事吧?”,红拂女张出尘看罗士信在那晃晃悠悠的,总感觉眼前这个大黑小子不太正常,于是出言询问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听闻此女就红拂,罗士信只感到一阵的头晕目眩。眼前三人,正是隋末大名鼎鼎的风尘三侠虬髯客、李天王、和红拂女。按道理想见到这几人其中的一个都很困难,没想到今天居然让自己一起认识仨。

“小弟弟,你没事吧?”,红拂女张出尘看罗士信在那晃晃悠悠的,总感觉眼前这个大黑小子不太正常,于是出言询问道。

“哦,我没事,没事。就是今天一起认识了仲坚大哥、药师二哥还有出尘姐姐,心里高兴得紧啊...当然还有昆仑道长...真是高兴的紧啊!”

“你瞧这孩子高兴的!”

听见罗士信如是说,乾坤子这才释然。

“敢情我这爱徒是在那整景儿呢,吓得老夫还以为他脑袋被门挤了呢,嗯,装的不错,果然给老夫长脸,孺子可教,...”,老家伙还以为罗士信是装的,心里一阵龌龊的想到。

“行了,士信,你去给客人收拾几间山房。我这老道兄还要在这住上几日...”

“那就叨扰乾坤子道兄了...”

“士信这就去办。”

出了大殿,罗士信有点回过味儿来,这事儿不对啊!根据后世的记忆,这风尘三侠现在应该是互不相识的!

据记载,虬髯客从小师从昆仑奴,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成年后更是意欲凭借自己的才华和万贯家财成就大事,现在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在草莽之中积聚力量,蓄势待发才对。怎的跑这儿来厮混?

而那李靖本是三原县一位文武兼通的才子,他精通兵法谋略,心怀大志,现在应该是在长安城乱转,到处兜售他那一身的才华才是。

至于那红拂女张出尘,史书上明明说她是司空杨素的侍妓,后来是因为李靖跑去杨素那推销自己,红拂见他谈吐不凡,气宇非常,就恋上了,便偷偷跟踪李靖。一来二去,两人慢慢勾搭到一起,最后更是决定私奔。在私奔的路上,两人才认识的虬髯客。后来大家喝的开心,就拜了把子,人称风尘三侠。

罗士信感到十分的费解,这几人怎么现在就凑一起去了,还成了同门师兄妹,这没道理啊!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罗士信索性也就不去想了,史书都是人写的,准确性哪会比自己亲眼见到的高。

晚上就在偏殿中摆了一桌酒宴,酒菜丰盛的很,都是由三师兄和红拂女所烧。

酒席上众人显得甚是亲切,好像就是同门一般。俩老道坐在最上首,一边两男一女三个徒弟,另一边三男一“女”四个徒弟,两边推杯换盏好不热闹。虬髯客张仲坚最是豪迈,他一人就喝掉了整整两坛子酒。

酒过三旬,乾坤子见众人也差不多了,清了清嗓子道:

“昆仑道兄此次到来,除了要与为师叙叙旧,也是要兑现那四年之约。在座的小辈,除了士信我徒,彼此早就认识,也都知道那四年之约。罗汉,你就向你师弟说说那四年之约吧。”

“是,师傅!”,陈罗汉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身来向两个老道行了个礼,略微整理了一下语言,道:

“事情是这样的,昆仑道长与我们师傅年轻时就认识,彼此虽然相互欣赏,但却互不相服。于是两位长辈决定斗法比出高下,可两人都是身怀绝技的世外高人,斗了几十年也没分出个胜负。后来两位长辈感觉年纪大了,再这样斗下去不成体统,于是就决定让徒弟们比试,哪方赢了,就说明那边的师傅更厉害些。四年前,师弟还没拜在师傅门下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比试过一次了...”

陈罗汉说到这里看了看乾坤子,乾坤子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于是陈罗汉顿了顿又道:

“那次我们不敌昆仑道长的几位高徒,丢了师傅的脸...”

“那是因为你大师兄二师兄都不识字,不然绝不会输!不对,没输,那次已经不算了...”,乾坤子听到陈罗汉说的这里,急忙诡辩道。

这个无良老道,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师傅呢?罗士信感到一阵的脸红,再看看自己的三个师兄,脸也全都羞得通红。输就输了呗,能是多大个事儿,输完就翻脸不认账,大家一起跟他丢人。

“咳咳...”,陈罗汉不好出言打断自己的师傅,只能咳嗽两声提醒下乾坤子。

“哦,你继续说。”

“因为...因为一些原因,那次比试就不算数了。于是师傅就与昆仑道长约定,在四年之内寻个好徒弟,四年之后再行比试。到时候不论谁输谁赢都不许再反悔。后来师傅就云游天下去寻找徒弟,再后来师傅就将师弟领了回来...”

听三师兄娓娓道完,罗士信这才明白,难怪这老家伙对自己这么用心,敢情他从见到自己的那一刻起,就想把自己当枪使,好为他找回这个面子。他还真是个老无赖!

罗士信心里虽然一阵的愤恨,可又能怎么样呢?再说别管这老家伙出于什么目的,毕竟他对自己有授业之恩。而且这老家伙除了偶尔把自己当成苦力用用,或者让自己帮他背背黑锅什么的,基本上还是很关心自己的。

事情都过去好几年了,算了吧。

“师傅是想让士信参加这场比试?”

“哦...其实为师是见你天赋异禀,就生了爱才之心。比试之事,不过是碰巧而已...”

无耻!这老货现在居然还死不承认。

罗士信无奈的点点头,道:“那是,师傅怎会只为比试一事而收士信呢...”

“呵呵,好!你知道为师的苦心就好!”,乾坤子恬不知耻的一笑,道。

“不过你既然赶上了,就参加吧。”

......

“是,全凭师傅安排。只不知是如何个比法?”

“罗汉你告诉你师弟。”

“是,师傅。这比试分共分六场,三场文斗、三场武斗。每场双方各出一人,人员可以重复。”

“那这文斗是如何个斗法?这武斗又是如何个斗法?”

“三场文斗分别为:论世道、论兵道、论诗道;三场武斗分别是:比兵刃、比拳脚、比暗器。”

“哎!”,三师兄说着叹了口气,接着道:“上次比试,兵刃上二师兄胜了药师兄,而我也在暗器上侥幸胜了红拂姑娘。拳脚上大师兄虽然没能赢过仲坚兄,可也没输给他,两人战得筋疲力竭,最后握手言和。不过在文斗上嘛...”

三师兄虽然没把话说完,不过罗士信哪里听不出来。武斗两胜一平,但最后还输掉了比试,不用说,那文斗一定是三场全败了呗。

难怪乾坤子不服气,陈罗汉不算,就自己剩下那俩徒弟,跟他们斗文,别说对方是大名鼎鼎的风尘三侠,就是在大街上随便拽俩认字的活人,赢过他们都易如反掌。

“的确如此!道兄的几位高徒不善文斗,我那几个徒儿也是胜之不武,于是我与道兄便定下这四年之约。其实我那三个徒儿早在一年多以前就该艺成下山了,不过为了这次比试,他们又陪了贫道一年有余...”

昆仑道说到这里显得有些落寞,悠悠的道:“此次比试完后,他们也该各奔前程了!”

“师傅...”,虬髯客师兄妹三人看的昆仑道这个样子,同时站起身来,异口同声道。

昆仑道大袖一摆,阻止道:“不要说了,为师想你们的时候自会去看你们。”

随后众人商定了明日开始比试的时间,便留下了俩老道商议比试的内容,其他人都各自回去休息了。

罗士信躺在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感觉自己不应该错过这次机会,毕竟对方一个是腰缠万贯而又轻财重义的虬髯客,一个是胸中有沟壑、运筹帷幄中的未来军神,自己不趁他们还未出人头地的时候去套套近乎,那还更待何时?以后这样的机会不可能再有了。

想到这里,罗士信也不耽搁,立刻穿上衣服出了自己的房间。罗士信想先去找李靖聊聊,毕竟这个人看起来比虬髯客顺眼,而且也好说话,以后再通过李靖跟虬髯客张仲坚拉拉关系,也弄个桃园三结义什么的。

此时室外月色当空,群星璀璨,虫鸣蛙叫此起彼伏。罗士信估么了一下,现在应该是刚过亥时。风尘三侠所住的山房在三宝观的另一侧,与罗士信师兄弟等人的住所中间隔了一小片灌木林。

罗士信穿过灌木林一看,还真是凑巧,独独李靖的房间油灯还亮着,旁边虬髯客和红拂的房间已经全黑了。罗士信害怕吵醒两人,于是蹑手蹑脚的来到李靖房门外。他刚想抬手敲门,却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仔细一听,原来他们师兄妹三人都在李靖房中。罗士信在踌躇还要不要敲门的功夫,却无意中听到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