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二十一章 师门

gaoyu19840128 收藏 3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URL] 张员外等人也没带什么贵重的东西,不过是一些酒食之类的,他说时间太过匆忙,没准备什么,下次还会有人来重谢。   最后张员外给罗士信看了那块匾额,上面用隶书写着‘除蟒英豪’字样,不过还未镌刻。张员外的意思是让罗士信看看是否满意,若是称心的话,即可就着工匠去雕刻,改日再送到三宝观去。罗士信能有什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张员外等人也没带什么贵重的东西,不过是一些酒食之类的,他说时间太过匆忙,没准备什么,下次还会有人来重谢。

最后张员外给罗士信看了那块匾额,上面用隶书写着‘除蟒英豪’字样,不过还未镌刻。张员外的意思是让罗士信看看是否满意,若是称心的话,即可就着工匠去雕刻,改日再送到三宝观去。罗士信能有什么不满意的呢,推辞一番后,便也应下了。

刚刚送走张员外,乾坤子就急不可耐的张罗着收拾东西,今天他就想搬回三宝观。不过乾坤子师徒家什虽然不多,但收拾完后也已是傍晚时分,最后乾坤子不得不耐着性子,在这四宝观又住了一夜。

第二天天色刚亮,罗士信就很不情愿的被乾坤子从床上拽了起来。由于四宝观处在一个人烟罕至的地方,所以这也没有什么通向外界的路,就更不用说“通车”了。乾坤子师徒只能将那些家什背回到三宝观。大师兄自然是这一行人中最主要的劳动力,背的东西是他自身体积的两倍还多,其他两位师兄也大包小包扛了一大堆。绕是如此,罗士信分到的东西也把他压得够呛。而乾坤子那老货,竟然只捡了两个最小的包袱,丢下众人自己先跑去了三宝观。罗士信虽然不服,不过几位师兄都没说话,自己也就忍了。

这三宝观的位置就在五台山的西台半山腰处,往下则是五台县,往上就是法雷寺了。这里的确要比那四宝观好上不知多少倍。几人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山道逐级而上,山涧流水至上而下川流不息,阵阵山风透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响声,风声、水声混合起来,仿佛是天籁之音。这三宝观也不甚大,只有一正一偏两处殿宇和几间山房,殿宇和亭阁大都深藏于枝繁叶茂之间,感觉格外幽深,而大多建筑又取材于大自然,像竹木、藤条、树皮、树根等,看上去虽然不似法雷寺那般庄严华贵,但那些没有丝毫人工的修饰,与四周的山林岩泉融为一体,反而令人感到分外和谐。

其实在什么地方修建道观和修道是紧密相连的。道教的基本信仰是“道”,认为“道”是“虚无之乐,造化之根,神明之本,天地之元”,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说的就是这个意思。道教信仰中与“道”并提的是“德”,道教经书中解释为:“道之在我者就是德。”《自然经》中说:“德言得者,谓于道果。”

这三宝观所在之地,正合了道家“清静无为”、“离境坐忘”所要求的境界,还真是一处修道的圣地。难怪乾坤子宁可选择与那巨蟒“山龙王”对决,也不肯放弃这三宝观。

回到三宝观,罗士信脚跟儿还没着地,就被乾坤子叫到了偏殿去。老家伙看来很高兴,见罗士信进来,笑吟吟的招他过去。

“士信啊,过来,这个还给你。”

乾坤子说罢从怀里掏出一把纯银匕首交给罗士信。罗士信一看,此物正是白衣道姑韩若冰交给他的引荐信物“冷刃”。此物自从那日被乾坤子“拣去”之后,罗士信就再也没见过了。

“这不是‘云中子’韩仙姑让我交给师傅的引荐信物吗?师傅怎的又将它给我?”

罗士信认为,这引荐之物即以交给了要引荐之人,那没道理再还给自己啊。

“呵呵呵,此物对于那‘云中子’来说是很重要,她不过是将它借给你当做信物而已,迟早是会来取走的,你要好生保管。”

“噢...”,罗士信做恍然大悟状,道:“此物乃纯银所制,的确精贵异常,韩仙姑过来取回也是正常的。”

“呵呵呵,傻孩子。说此物重要不假,但却不是因为它用何所制、价值多少。”

乾坤子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一物递给罗士信。罗士信一看之下大吃一惊,乾坤子交给罗士信的东西也是一把匕首,造型材质与那“冷刃”几乎一般无二,唯一不同之处就是匕首套上的浮雕花纹,冷刃上雕的是神鸟朱雀,而这把匕首套上雕的却是龟蛇玄武。

“难怪那韩若冰把自己介绍到这老货门下,敢情这是一对儿狗男女...不对,不能叫狗男女,怎么说也是自己师傅...”

罗士信讶异而又暧昧的看着乾坤子,心里龌龊的想到。

其实这也不怪罗士信思想不健康。在隋唐时期,道家虽然也讲究“清修”,不过他们并不提倡禁欲。喝酒吃肉、娶妻生子都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而且这两人一个男道士、一个女道姑,年纪相仿,又都身怀绝技、出尘脱世,再结合这两把“情侣刃”,怎能不让罗士信浮想联翩!

“混账东西!都想哪去了?”,乾坤子看罗士信的眼神很不着调儿,知道这厮一定是想歪了,赶忙喝止道。

“没想哪,师傅请说。”,罗士信赶忙恭顺的低下头,不过心里还是在暗笑。

“咳咳!”,乾坤子咳嗽两声清了清嗓音,接着道:

“这样的匕首一共有四把...”

“什么!?还是一个四角恋?咱这师傅还真什么都敢玩啊”!,罗士信心中更龌龊的想到。

“你又想什么呢?!”

“没有,士信听着呢。”

“这四把匕首分别是烈火刃雕东之青龙、水刃雕西之白虎、冷刃雕南之朱雀、金刚刃雕北之玄武。云中子借你的是朱雀冷刃,而为师这把就是玄武金刚了。”

“弟子不太明白...”

“坐下,听为师与你慢慢道来。”,示意罗士信坐在自己对面,然后接着道:

“在百十年前,天地间有一位世外仙人,号曰玉清真人。是时,我华夏大地还掌握在五胡之魔掌,不过这玉清真人虽有经天纬地的道行,却信道‘逍遥’,不喜尘世,整日游寄与山水之间,不问人间疾苦...”

罗士信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没有责任心的所谓“高人”,根本不懂得能力越大责任就越重的道理。于是不屑的道:

“枉费了上天赋予他的天禀,哼!以士信之见,那玉清真人不过是一自私之人...”

“混账!先人前辈岂是你这黄口小儿能评论的!”,乾坤子以从未有过的严肃语气斥道。

“是,士信只错了。”

乾坤子很满意罗士信的态度,微微点点头继续道:

“玉清真人座下有三男一女四位高徒,分别是老大薛士雄、老二程铭甫、老三江玺骆、老四邱洛霜。这四人都尽得玉清真人的真传,皆为人中之龙凤。不过这四人虽为同门,性情却相去甚远。老大薛士雄一心想要匡扶宇宙、拯救天下黎民苍生;老二程铭甫玩世不恭,不拘礼教,喜好游侠人间;老三江玺骆热衷权利荣华,总想出人头地;老四邱洛霜与那玉清真人一样,钟情于山水,信道逍遥。在玉清真人临终之时,交予他们每人一把匕首,烈火刃给了薛士雄、金刚刃归程铭甫、水刃归江玺骆、冷刃归邱洛霜。真人仙逝以后,这师兄妹四人便因为志向不同,各奔东西了。现在你可明白这匕首为何重要了吗?”

听完乾坤子娓娓道完,罗士信才弄懂了这之间的联系。韩若冰向尹绛雪介绍师门时曾说过,她师傅就叫邱洛霜。后来虽然分家了,不过要严格算起来,那云中子韩若冰还是自己的师叔呢。那样的话绛雪这小丫头岂不是就成了自己的师妹?

“士信听明白了。那些匕首之所以重要,是因为那都是玉清真人留四位高徒的传门之物,必须代代相传。那冷刃的主人便是韩仙姑的师傅;而金刚刃的主人就是士信的师祖了!”

“恩,好!我果然没看错人!”,乾坤子很满意的点点头,道:

“你师祖仙逝后就将这金刚刃传给了为师。将来为师是要将它传给你的...”

“师傅...”

“莫要多说!为师想将这金刚刃传于你,是因为经过这段时间的查看,发现你不仅天赋异禀、善恶分明,而且还是一个授命于天之人,不然你也不会将蟒蛇毙掉。这一切,都是天意使然!为师知道你想说什么,你那几位师兄虽然品性良善,不过资质上与你相差甚远。他们非是小肚鸡肠之人,自会明白为师的苦心。”

乾坤子说完看了看罗士信,老慰开怀道:

“老天待我不薄啊,在我垂暮之年将士信赐予了为师。”

“师傅精、气、神如此壮硕,怎的是垂暮之人。师傅以后莫要再这么说了。”

“哈哈哈...好!为师以后不说便是。不过从明日起,为师要将你师祖的衣钵,尽数传授于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