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十九章 死里逃生

gaoyu19840128 收藏 1 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混沌中,罗士信只觉得被一团令人窒息的腥臭之气所罩,自己周围兀的变做一片漆黑...

原来,那巨蟒张开血盆大口,从上往下,已然将罗士信胸部以上的半个身子吞进了嘴里。

此时的罗士信虽然还有着很强的求生欲望,不过手脚都被蟒身缠得结实,根本没办法挣扎反抗。他心中明白,这次自己要玩完了。

不过老天似乎还很眷顾罗士信这苦命的娃儿。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现场又徒生变故。

那只躺在一边呻吟的犬獒,趁巨蟒攻击罗士信的空当,已经缓回了一些元气。不过它并没有明智的选择逃跑,而是更加搏命的向蟒头飞撞了过来。那巨蟒口中含着罗士信,没办法躲闪,脑袋硬生生和那犬獒撞个结实。

其实凭着巨蟒那硕大的身躯,犬獒这一撞根本伤它不到。不过这畜牲却被犬獒的搏命一撞分散了一些注意力,紧缠着罗士信的蟒身也出现了一些松动。

罗士信虽然不知道这巨蟒为何出现了这一丝异动,不过有一点他明白,那就是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活命机会,若是把握不住,那自己真就万劫不复了。

明白这点,罗士信将全身仅存的力量全部集中于握柴刀的右臂,然后猛一发狠,将右臂硬是从紧缠的蟒身中抽了出来。巨蟒的大口因为含着自己,所以没办法完全闭合。罗士信就顺着巨蟒张开的口缝儿,将那柄蕴含了生之希望的柴刀,猛捅进了蟒口。

这巨蟒的皮鳞虽然坚韧无比、刀枪不入,但它嘴中却并没有鳞甲的保护,肉质柔嫩得很。罗士信这一柴刀正从蟒嘴的上堂刺入,径直刺进了巨蟒的脑中。黑红色的蟒血顿时就流了出来,这畜牲猛吃疼之下,便松开了罗士信。

罗士信虽然摆脱了蟒口,可危险程度却丝毫未减。巨蟒因为剧痛,庞大的身体在那不住的挣扎翻腾,由此所产生的破坏力非常可怕,当真是撞树树倒、碰石石崩。

罗士信甫一落地就瘫躺了下来,他虽然知道这样很危险,但刚才那一击已然耗尽了他最后的气力,现在根本是一动也动不了。所以他干脆把双眼一闭,一切就都听天由命吧。不知不觉中,他竟沉沉的晕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许久,正在神游虚空的罗士信隐约听到远处有人在不断的呼唤着自己,那些呼唤声充满了关切和焦急,渐渐变得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就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罗士信元神刚刚归壳,随之而来就是从周身上下传导进大脑的酸痛之感,全身的骨头都好像散了架一样。

“啊......”

罗士信痛苦的呻吟一声,缓缓睁开双眼,看见自己眼前挤了四张熟悉的面孔,正不断的呼唤着自己。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师傅无良道人乾坤子,以及自己的三位师兄二狗子、马清风和陈罗汉。

“士信你可算醒过来了,当真吓死为师了...”

率先说话的是师傅乾坤子,这无良老道一只手正把着罗士信的脉门,另一只手抠着罗士信的人中穴。乾坤子的两旁是二师兄和三师兄,皆是一脸的焦急之色。大师兄在自己的后边,自己现在正倚靠在大师兄的怀里,这大汉的一张凶面现在已经憋成了紫茄子色儿,一脸的愧疚之相。吭哧了好半天,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

“师兄对不起你啊...呜呜...”,这厮说着说着,居然哽咽起来。

罗士信真的没怨恨大师兄,毕竟人家想提醒自己来着,只是脑子不好使,忘了是什么事儿。于是他劝慰大师兄道:

“这怎能怪师兄呢,是士信不小心。”

“行了行了,既然小师弟已经没事了,这事儿就不要再提了...”

说话的是三师兄,他看大师兄不善言语,又在那兀自内疚,于是出言调节下现场的气氛道。

“师弟你太厉害了,竟然能将这 ‘山龙王’击杀,真是为五台山除了一大害呢,明日我就去宣扬宣扬,让周围的百姓知道师弟的事迹。”,这次说话的是二师兄马清风。

“山龙王?哦,二师兄说的是那条大蟒吧?它...它死了吗?”

“喏,你自己看...”,说罢马清风用手指了指旁边。

罗士信扭头一看,只见那畜牲张着个大嘴,摊在地上扭成了一大团,那柄柴刀还嵌在它的口腔之内,地上流了茫茫一大片的黑血。夕阳的余光下,这巨蟒的鳞甲还闪耀这黑亮的光芒。

马清风看了看罗士信,接着道:“你那一刀刺进了‘山龙王’的脑子,现在那畜牲脑子里的东西差不多都流光了。”

“这畜牲将这一带祸害的不轻啊,不仅攻击牲畜,还有几十个人也命丧它腹!”,乾坤子看着死在一旁的巨蟒,双眼流露出一种凄然的神色,悠悠的道。

“啊!”,罗士信闻言一惊,追问道:“那人们没想过消灭它吗?”

听闻罗士信所言,三师兄陈罗汉噗哧一笑,道:

“消灭?!师弟你可知道,这畜牲根本就不把人放在眼里,它不仅凶猛狡猾,那一身的皮鳞更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官府几次组织围捕,除了枉搭了些人命,根本就没伤到这畜牲分毫。师傅带我等离开三宝观来到这深山之中,真实目的就是想寻个击杀这畜牲的法子。不想师弟刚入师门,竟帮师傅完成了心愿。”

乾坤子闻言不无自豪的点了点头,对自己收的这个徒弟非常满意。

原来还有这样一段故事,罗士信没想到这老东西还这么有公德心。

不过这蟒蛇也的确够神奇的,难怪自己发了全力也不能刺伤它,敢情这东西还真是一个怪物。若不是自己碰巧从它嘴里刺入,还真伤它不到。

“那师傅师兄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大师兄见你跌下山崖,便下去找你,却发现你根本不在崖底。他找你不到,便回去寻了我们来帮忙。你二师兄轻功好,先发现了蛛丝马迹,我们拒就追踪而来。”

乾坤子向罗士信解说完,接着问道:“士信是怎么击杀的这畜牲?”

“情况是这样的.....”

罗士信把自己前前后后的遭遇向师傅和众师兄详细讲述了一遍,听得众人一阵阵的惊呼。

听到罗士信说起巨蟒那次决定双方命运的异动,乾坤子略微沉思了一下,道:

“想来是那犬獒救了你的性命啊!”

“哦?”

师兄弟四人同时向乾坤子投来疑问的目光,等着无良老道的解释。

“在你被那畜牲攻击之前,那只犬獒可曾身死?”

罗士信想了想,摇摇头道:“没死,不过伤了。”

“那就对了,我们来的时候,那犬獒已然脑浆迸裂而死,看来是与那畜牲博了性命。不过却也救了你的性命。”

原来如此。听了师傅的分析,罗士信一阵的感慨,虽然他不知道那犬獒为何如此拼命,但它至少救了自己的性命,也不知这到底是自己幸运,还是那犬獒不幸。

........

罗士信略一沉吟,向乾坤子道:“师傅,那犬獒虽非出自本意,但却也救了徒儿的性命。徒儿想将它的尸身葬在它的巢穴。”,说着罗士信指了指不远处的小山洞。

乾坤子没做声,只是点了点头。不过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对罗士信有恩必报的做法很满意,哪怕那只是一只畜牲。

“师弟歇会儿,让师兄代劳吧。”

说话的是二师兄马清风,言罢他先从蟒口中拔出柴刀,作为掘坑之用,然后就拖着一边的犬尸进了那边的山洞。

“哎哟,瞧你这一身血呼呼的,刚看见你的时候可吓死我们了,原来都是蛇血!回去以后你可得好好给我洗洗...”

趁着马清风去葬犬尸的空当,那个娘娘腔师兄又开始絮叨起来。

不多时,二师兄就从山洞中走了出来,不过手里却多了一团黑乎乎、毛茸茸的小毛球。他来到众人跟前,向大家示意了自己手中之物,道:

“我想那犬獒就是因为这小东西才那样搏命...”

众人仔细一看,原来马清风手中之物竟是一条黑色的小犬獒。难怪那大犬在面对巨蟒那样的怪物时丝毫不肯退让,原来它是想保护洞中的幼仔。众人一阵的唏嘘感叹,看来不论是人还是兽,这护犊之心,都是那样无私而又可敬的!

“好啦,士信毙了这畜牲,那几十条葬身蛇腹的冤魂也能安息了。”,乾坤子说完看了看罗士信,问道:

“士信感觉如何?能动吗?”

罗士信躺了那么久,体力也回复了一些,虽然被那巨蟒缠得浑身骨头酸痛,不过想来走路应该不成问题。于是罗士信肯定的向乾坤子答道:

“徒儿无碍!”

“那好,既然无碍,那就去帮你几位师兄把那畜牲弄回去吧...”

.........

我靠!你这老货还有没有人性,刚刚从蟒口逃生,现在却要替你当苦力,自己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罗士信心中一阵的幽怨,却又没法反驳,谁让自己说无碍的呢!

“我们几人就够了,用不着师弟...”

“是啊,师傅!”

“让师弟歇歇吧...”

这几个师兄倒还知道疼人,不过话是这样说,自己也不能就这么心安理得的受了啊!

“士信无碍的。不过士信不明白为何要费事把这畜牲带回家去?”

“我的傻徒弟,这畜牲浑身上下可全身宝啊,不说别的,就它这一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鳞甲,若是做成防具,那都是一件宝贝呢!还有那蛇筋、蛇胆、蛇牙....”

听着这老货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罗士信还真没想到这畜牲身上居然有那么多宝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