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罗士信带着满腔的哀怨,直直的摔下了悬崖。

这处绝壁大约有二十多米,也就是七层楼那么高,从上跌下来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不过这几秒对罗士信却好像是过了很久,眼前不断的浮现着自己所经历过的那些点点滴滴。

“也不知道绛雪这丫头过得怎么样了...自己这一摔,会不会把本就不属于自己的那些记忆还给后世的那个李陵呢...我要死了...”

“嘭——”的一声闷响,罗士信只感到一阵的头晕目眩。难道自己还没死吗?没道理啊!罗士信双手撑着试图坐起身来,却从两掌传来一阵光滑冰凉之感,用力按了按,坚韧又不乏弹性。看来自己是正好落在此物之上,才捡了一条性命。

罗士信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这身下之物呈圆条状,比一个成年人的腰身还要粗上两圈,表明散发着黑亮的鳞光。这东西像蚊香一样盘成了一个很大的圆盘形,罗士信就落在了这圆盘的边缘处。

这情形,怎么看都像一条特大型号的蛇!

正在罗士信为自己这种无稽的想法而感到发笑之时,身下之物却突然动了一下。罗士信一惊之下闪身滚下这巨大的“圆盘”,骇然的发现这“圆盘”中央正缓缓升起一个巨大的蛇头。

这东西还真他娘的是一条大蟒蛇,不过这体型也未免太大了吧。叫蛇已经太委屈它了,叫龙还差不多。

大蟒蛇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直盯着一旁的罗士信,嘴里不住的吐着那巨大的信子,时刻准备一击而拿下这从天而降的猎物。罗士信被这物盯得是心胆俱寒,两腿不住的打颤。

自己怎么就这么背呢?眼前这物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很明显是不准备放过自己的。若是被它擒住,必定被缠个骨断筋折,那样还不若直接摔死掉算了,省得遭这份活罪!

难道老天真的要自己今天葬身于此吗?

罗士信当真是心有不甘,握柴刀的右手也不自觉的紧了紧。今天就是死,也要与这畜牲拼上一拼!

那巨蟒盯了罗士信一阵,凭着它自己以往捕猎的经验,认为眼前的猎物现在应该已经被自己的眼神完全摄住,丧失了抵抗的意志,只能在那坐以待毙。于是它张开血盆大口,向罗士信猛扑过来。

罗士信早已做好思想准备,见那畜牲扑将过,身子向右一跃,让过巨大的蛇头,双手握刀,使出全身的力气,照着大蟒就猛刺了下去。

罗士信之所以选择这种攻击方式,是经过缜密思考的。这蟒蛇体型太过巨大,若是以平常的方式横刀去砍,那最多只能伤到它的皮毛,无法伤其根本。而以双手下刺,却可以将全身的力气集中于一点,以这柴刀之长之宽,若是破体而入,就算不能伤它性命,也应该能将其击退。

罗士信这一刀结结实实刺在了巨蟒身之上,不过出乎罗士信意料之外的是,巨蟒身上的受力点虽然产生了巨大的形变,不过刀锋却并未穿破坚韧的蟒皮。罗士信更是因为巨大的反作用力而被弹飞出去数步。

不过罗士信这一击虽未刺破蟒皮刺伤蟒体,但蟒身上被罗士信所击中之处,也留有明显的下凹痕迹,那里的骨头应该已经被击伤变形了。

这畜牲受了罗士信搏命一击,巨大的蟒身因为疼痛登时扭曲翻腾起来,好像一条翻江倒海的巨龙,掀起了一阵阵的尘土。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罗士信瞧准机会,三步并两步,以自己最大的潜能飞奔向密林深处。那畜牲见罗士信想跑,更是恼羞成怒,它何曾见过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猎物,居然违反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凶悍的向自己发起攻击。这要然他跑了,以后还怎么在山里混。于是这畜牲忍着疼痛,在罗士信后面是紧追不舍。

罗士信在前面跑,巨蟒在后面追,开始罗士信还专挑些树木茂密的地方跑,以为这些树木可以拖延巨蟒的速度。后来发现这根本没用,因为这畜牲采用的是犀牛式的前进方式,根本不懂得绕行是什么概念,对于一切障碍物一律视若无睹,直接撞到。

这一人一兽把个宁静的森林搅得是一塌糊涂,一路惊起了无数的鸟兽。

这巨蟒体型虽然巨大,但速度可一点儿也不慢,还幸亏罗士信有着一双快逾奔马的飞毛腿,若是换做别人,怕早就被追上了。不过即便是这样,罗士信也坚持不了多久,毕竟人的体力不能和禽兽相比,更何况罗士信现在还只是个十岁不到的少年。

就在罗士信即将力竭之时,他惊喜的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小山洞。若是进了那山洞,巨蟒庞大的身躯就没有办法施展开来,那自己逃出生天的机会就能大增。

有了希望,人就有了动力。见到了生的机会,罗士信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大劲,脚下徒然加快了许多,竟然与那畜牲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冲到山洞口,罗士信刚想一头扎进去,却猛的发现洞中突有两道寒光一闪,一只猛兽迎着自己就扑了出来。

罗士信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已经前倾的身子猛地向后一跃,竟然跌坐在地上。罗士信定睛一看,只见这猛兽体大若狼,一身灰毛,满嘴的锋利森白的牙齿好像要择人而噬,一双凶目更是警惕的盯着罗士信和他身后刚刚追到的巨蟒。原来这竟是一只野生犬獒。

一般人都认为獒就是藏獒,其实不然。其实原本獒的说法这样的:犬生九子,将这九只小犬从小就放在一处,每顿只给它们一份吃食,这样它们就会竞争,甚至于相互而噬,最后能够存活下来那只犬,就称为“獒”。后来这个概念就淡化了,獒就被用来泛指体型硕大的犬。藏獒只是獒中的一个种类。

这只犬獒冲着罗士信和巨蟒一阵狂吠,示意这是它的领地,生人生兽统统勿进。罗士信倒无所谓,你的地盘你做主,咱不过去就是了。不过那巨蟒可没甩犬獒的警告,径直朝罗士信冲过来了,那犬獒好像不太了解这一人一蟒之间的恩怨,还以为巨蟒是冲它而来,猛的一声咆哮,很无畏的向巨蟒扑了过去。

罗士信知道獒都很勇猛,一只藏獒敢单挑一头熊,谁赢谁输还不一定。不过这巨蟒可不比那狗熊,就你这样的小狗狗就算是再来十个八个,人家蟒兄也不放在眼里。罗士信很是费解,它凭什么去单挑巨蟒,这不等于是找死吗?不过罗士信乐得这只笨狗狗帮忙拖延下时间,自己好赶快闪人。

可是这只貌似凶猛无畏的犬獒却连一个照面都没挡住,上去就被巨蟒一头撞飞,倒在那里呻吟。

那巨蟒将犬獒撞飞后,就不再理会它,径直冲罗士信而来。罗士信暗叫了一声我命休矣!看来自己和这条蟒兄的梁子真是结大了,不然它干嘛穷追不舍的非要至自己于死地。现在的罗士信已经是筋疲力尽,根本没力气再跑了。

算了,今天跟你拼了!

罗士信摆开架势,还想向上次那样攻击巨蟒。不过这次巨蟒学聪明了,它不再贸然的进攻,而是凭借自己修长庞大的身躯,先将罗士信围在当中,然后慢慢收缩,直到将罗士信缠在当中。

罗士信被粗大的蟒蛇身体紧紧缠住,直感到一阵的窒息,浑身的骨头好像都要被挤碎了。其实那巨蟒并没有发力,若是平时,它都是先将猎物缠死,然后再整个吞下去。这畜牲凭借庞大的体型和狡猾的“头脑”,在这五台山不知横行了多少年,不想今天却被罗士信所伤,这畜牲何曾吃过这样的亏,所以它对罗士信那真是恨之入骨,非要活吞了他不可。因此它才没用力挤死罗士信。

罗士信全身被牢牢缠住,眼睁睁的看着巨蟒那张血盆大口从自己头顶下来,他只闻到一阵腥臭之气,然后自己的周围就变得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