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十七章 命悬一线

gaoyu19840128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URL] 三师兄陈罗汉低头沉默了许久,眉宇间好似有着无尽的忧愁,无神的双目淡淡的看了看罗士信,微微道: “你睡会儿吧,师兄出去了...”   看着三师兄落寞的背影,罗士信没来的一阵心酸,也许这娘娘腔师兄并不是像表面上的那么令人讨厌,也许他也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辛酸故事...   罗士信确实是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三师兄陈罗汉低头沉默了许久,眉宇间好似有着无尽的忧愁,无神的双目淡淡的看了看罗士信,微微道:

“你睡会儿吧,师兄出去了...”

看着三师兄落寞的背影,罗士信没来的一阵心酸,也许这娘娘腔师兄并不是像表面上的那么令人讨厌,也许他也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辛酸故事...

罗士信确实是累坏了,一倒在榻上,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直到正午,他才被那炙目毒辣的日光炫醒。

罗士信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透过窗子正好看见在院中洗衣服的三师兄陈罗汉,或许一早的那段谈话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罗士信现在对他居然隐隐有了一丝亲切感。罗士信出屋来到院中,向三师兄打招呼道:

“三师兄,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呦,怎么不多睡会儿,这有师兄就行,你去歇着吧...”,陈罗汉看到罗士信,大惊小怪的道。

“总闲着人会颓废的,还是让我做些事吧。”

“呦,看我们小师弟这词儿用的,还‘颓废’,师弟没少读书吧?”

“哪有,瞎说的...”

“竟糊弄师兄,那昨夜你在那法雷寺的高论也是瞎说的?师兄我还是读过书的人呢,也说不出你那套来。快说,你是不是读过书?”,陈罗汉佯作嗔怒道

“嘿嘿,就是在私塾外偷听了一些,不算数的。”,罗士信一摸后脑勺,嘿嘿一笑,又把糊弄白衣道姑韩若冰的那套搬了出来。

“小样,那你说说你是怎么认识师傅的?师傅又为什么收你?”

陈罗汉“怜爱”的拿指头戳了一下罗士信的黑脑门,问道。

为什么收自己倒还好办,就说是韩若冰介绍的。至于两人是怎么认识的就不好说了。怎么说?说乾坤子那老东西骗自己替他背黑锅,然后俩人就这么认识了?这么有传奇色彩的邂逅不能说,绝对不能说,不然一定会被乾坤子那老货打击报复的。

“是韩若冰仙姑介绍我来的,他说师傅本事好,能学到真本领。”

“韩若冰?是那个‘云中子’韩若冰韩仙姑吗?”,听到罗士信的回答,陈罗汉一脸惊讶的追问道。

“嗯,就是她。”

罗士信很奇怪,那个白衣道姑就那么出名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

“师弟是怎么有缘认识的韩仙姑?她可是很少现世的,总是游寄于仙山名观之间,要不人们怎么会称她为‘云中子’呢。”

“其实也是凑巧了,遇见韩仙姑,还是因为一个小女孩儿呢......”

罗士信将自己前前后后的遭遇述说了一遍,陈罗汉也放下了手里的活计,用心的听罗士信说完,然后才暧昧的向罗士信挤了挤眼儿,风骚的道:

“呦,原来我们小师弟还有这样的侠义心肠,难怪能交上那样的桃花运呢!”

桃花运?跟谁?尹绛雪还是韩若冰?一个五岁女童,一个快到花甲之年的老妪,这厮的想法还真是令罗士信费解呢。

“士信不明白师兄的意思。”

“别跟师兄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你和那绛雪小姑娘相互留了信物却是为何?还不是做了定情之物,好为了将来再续前这未了之缘。”

“罗汉师兄...”

“呵呵,师弟们起来啦!”

罗士信正欲争辩,却被刚睡醒出来的大师兄打断了。

“大师兄起来啦!”

“士信见过大师兄!”

两人见大师兄出来,纷纷打招呼道。

“呵呵,不睡了,该去砍柴了!”

说罢大师兄转身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把开山巨斧。没错,是巨斧,两百多斤那是往少了说。但是罗士信却没太多惊讶,毕竟自己也是天生神力,只是现在年纪小而已,若是再长大些,气力应该也不会逊于大师兄。

“你若想帮忙,就去帮大师兄吧,那些才是你们男人的活!”

..........

罗士信已经无语了。

砍柴的地点离四宝观很远,也并不是固定的,大师兄总是走到哪里感到满意了,就在那砍柴。这一路之上罗士信也试图和大师兄说说话,不过这个二狗子师兄大多数时候只是在听,很少说话,还总是“呵呵,呵呵”的回应着罗士信的问题。后来罗士信也就索性不再开口了。

两人走了很久,终于在一处树木茂密的地方,大师兄停下脚步,他看看四周,点了点头,满意的道:

“这里柴木不错,就这吧!”

言罢从腰间抽出一把铁柴刀,交给罗士信,道:“师弟去砍些藤条回来吧,我要在这里伐木。”

你伐木要藤条干嘛?罗士信很纳闷,以一种询问的眼神看着大师兄。或许是大师兄神经太过大条,他压根没领会罗士信的意思,把柴刀交给罗士信后,就自顾自的转身去找砍伐的目标。

罗士信很郁闷,不过算了,让砍藤条咱就砍呗,管他干嘛呢。

罗士信刚想去找藤条,却见大师兄已然相中了一根两人来粗的乔木,往两手吐了口口水,抄起大斧子 ,抡圆了双臂,大喊一声:

“倒!”

就见那乔木咯吱吱的一声“惨叫”,应声载到。

罗士信知道这厮力大,但不曾想居然大到这个程度,可以一斧就将一棵两人粗细的大树砍倒。罗士信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很怀疑传说中的那个隋唐第一猛将李元霸是不是也能做到这一点。真不知道为什么历史上没有留下“二狗子”这个名号。是他没出山呢,还是英年早逝?罗士信暗自决心将来一定要搞清楚这点。

大师兄砍倒了这棵树,也不耽搁,立马本下一个目标而去,就这样撂倒了五六棵大树后,他才发现罗士信还张个大嘴直呆呆的杵在那。

“呵呵,师弟怎的还不去砍藤条,我还有绑这木柴呢!”

“哦,士信这就去。”

罗士信被大师兄这一问才从震惊中回过神儿来。正转身欲走,却突然想起个问题来。

“大师兄,我们为何要砍这么多柴。一根就够我们用很久的啊!”

“呵呵,是卖的,不是用的。”

“啊?!”

“不卖柴哪有钱买米吃啊!”

也对,这几口人又没工作又没产业,哪来的收入?就靠那个“夜无痕”去偷,也不是办法!

“哦,那我去了!”

“师弟等等...”

罗士信刚走出去没几步,又被大师兄叫了回来。

“大师兄还有何事?”

“嗯...我想不起来了。”

晕,叫住自己又不知要干嘛!罗士信一阵的气结。

“师兄若是没事,那我去砍藤了。”

“有一件事儿,很重要,可我就是想不起来了...什么事儿来着...”,大师兄紧锁眉头在那苦思道。

“士信就去那边,若是大师兄想起来了,大喊一声就行了。”

罗士信没管在那冥思苦想的二狗子,自去找藤蔓去了。

向林子中走了很深,罗士信才发现藤蔓的踪迹。隋朝的时候这五台山几乎还是一片原始森林,那藤蔓的型号也是超大个的,藤蔓的韧性有很强,所以砍将起来也是很吃力的。

罗士信正在密密的灌木中砍着藤蔓,就听大师兄那大粗嗓门在远处就号到:

“师弟,我想起来了,那边不能去,危险!回来!”

危险?这没什么危险啊,罗士信站直了身子,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半步,突然感到脚下一滑,整个身子就悬空跌了下去。

原来此处已是悬崖绝壁,而藤类植物都喜欢攀附在绝壁之上,再加上这四周灌木茂密,便将这悬崖的危险隐藏了起来。不过罗士信哪里知道,那大师兄二狗子脑子也忒的不好使,别的事儿你忘了也就罢了,这等事情是应该忘的吗?现在才想起来,晚了!

罗士信带着满腔的幽怨,直直的就跌落了下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