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十五章 弥勒教

gaoyu19840128 收藏 2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罗士信说夜光佛在了聪身上并不是完全没有根据。在第一种假设成立的情况下,也就是那夜光佛确实是被这个了聪盗走的话,那么他就只能将佛像藏在身上。因为整个法雷寺上上下下全都被翻了个遍,夜光佛根本无处可藏,最保险的就是藏在身上。

了聪闻言脸色吓得苍白。罗士信从他的脸色和闪烁的眼神断定出这个了聪就是盗佛贼。

“你是自己交出来呢,还是我们来拿?!”,罗士信威胁道。

了聪眼见事情败露,狗急跳墙之下将手中的扫把丢向罗士信,然后转身就跳。罗士信闪过扫把,却并没有追去。罗士信懂得困兽犹斗的道理,他可不想为了别人家的事儿去拼命。

“害了我们还想走,哼哼!”

说话的是三师兄陈罗汉,这娘娘腔言罢目光一寒,罗士信只见他猛一抬手,月光之下一道寒光直飞向已然跃出数步的了聪。

“啊!”

随着了聪的一声惨叫,众人就见了聪右腿凭空迸出一团血雾,人也跌倒在地。

众人跑到了聪跟前,就见了聪躺在地上,双手捂着右腿,在那不住的哀号,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流了一大片。

慧明不理会了聪中了什么招,急不可耐的就去翻了聪的衣服。果然,那夜光佛就藏在了聪里怀之内。

找到了夜光佛像,慧明这老和尚也一扫方才的颓相,根本不顾仪态,拉住罗士信的手,高兴得几乎都要跳了起来。

“小施主大才啊!大才啊!您就是佛祖派来拯救我寺众僧的智者啊!天佑我法雷,天佑法雷啊!”

罗士信看这老和尚几乎都要疯了,很怕这老家伙受不了这大悲大喜的煎熬,再突发个脑淤血什么的,那就悲剧了。于是赶忙劝阻道:

“方丈大师不用谢我!您还是快些将那了聪处理一下吧。”

“正是正是,看老衲高兴过头儿了。”

慧明放开罗士信,转身指着了聪怒冲冲道:

“你这厮为何要盗本寺之宝,不知这样会害了全寺的僧人吗?你到底是何居心?!”

“哈哈哈哈哈”,了聪不顾腿伤之痛一阵狂笑,怒视着众人嘶吼道:

“你们这些伪僧伪道,全是些趋炎附势之徒,哪里是真心研习佛法,整日与那朝廷狼狈为奸,欺瞒天下众生。弥勒我教才是真义!弥勒下生成佛!弥勒下生成佛!”

慧明听闻之下大惊,道:“啊!你...你这孽障入了弥勒教!”

罗士信的记忆中对这弥勒教还是有些印象的,弥勒教最早于北朝梁武帝时期创立,创始人傅大士自称“双林树下当来解脱善慧大士”,广弘菩萨行,门下有傅宣德等人。其后数百年间,不断吸收佛教、道教、摩尼教诸教部份思想,最后形成著名的白莲教。

说来也怪,不论弥勒教也好,还是它的后继白莲教也罢,这教中之人都是天生反骨,弥勒教数百年来于民间流传,并不断有人藉此造反。北魏宣武帝时冀州沙门法庆,自命“新佛”,以李归伯为“十住菩萨”,创“大乘佛”;所谓的新佛就是引用佛经中“弥勒下生成佛”之说,力倡杀人,认为杀一人者为一住菩萨,杀十人者为十住菩萨,“屠灭寺舍,斩戮僧尼,焚烧经像”,“又合狂药令人服之,父子兄弟不相识,唯以杀害为事”,史称“大乘教起义”,后来被元遥所灭。此后,假弥勒降世为旗号的事件就此起彼落,从未断过,直至清末的白莲教。

隋末也有弥勒教起事,大业六年弥勒信徒发起的突击端门事件,被史学界当做是隋末农民大起义开始的信号;大业八年扶风沙门向海明聚众数万人、河北唐县宋子贤拥众千余家,用“弥勒出世”煽动群众,武装暴动。只是他们闹腾的规模不如山东王薄或是瓦岗军那样大,所以一般人不太了解。不过尽管如此,弥勒教在民间的影响却是还是相当大的,从慧明的表情就看得出,是没人敢小觑他们。

慧明经过初时的惊讶,旋即冷静下来,沉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信了这邪教的?又为什么要盗走夜光佛?快说!”

“说与你们听也无妨!你们听好了,天下即将大变,到时弥勒佛祖将再临人间解救众生!这夜光佛本就是杨坚那窃国贼从民间收刮来的,你们这些伪僧哪有资格供奉,我将佛像拿来献于我弥勒教主,也是替你们积德...”

“住口!”,慧明再也无法忍受了聪在这里宣扬他那套教义,暴喝一声打断道。

罗士信很诧异,倒不是因为了聪入了弥勒教,他是没想到弥勒教现在就开始为起事做准备了。现在不过是大业初年,距罗士信记忆中的那次端门事件还有五年的时间,难道他们早就开始计划了?

“你...你...寺门不幸啊!”,慧明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可见他真是气得不轻。

一旁的慧智眼看慧聪就要失控,忙出言劝道:“方丈师兄莫要气坏了身子,还是把他送官吧!”

罗士信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发飙的了聪,微一皱眉,暗叹了一声,心想帮人索性就帮到底吧。于是向慧明言道:

“方丈可否借一步说话。”

“哦?小施主有何话说?”

现在慧明对罗士信那真是感恩戴德的不得了,就是罗士信让他脱光了跑两圈,估计这老和尚都能满足他,何况是说几句悄悄话

两人来到一旁,罗士信见没人偷听,低声向慧明言道:“方丈大师真想将这了聪交给官府吗?”

“哦?小施主有话请直说!”,慧明看出来罗士信是话里有话。

“这个了聪看来已经中那弥勒教之毒甚深,若是去了官府再胡言乱语,对贵寺的名声岂不...”

这弥勒教在当时算是一个典型的邪教组织,和它扯上哪怕是一点关系,都会被官府查个底儿朝天。法雷寺是先皇杨坚所立,也是一所名寺,若是寺内出了个弥勒教徒,哪怕官府不追究法雷寺的责任,那寺中的僧人以后也是抬不起头做人的,从此以后这法雷寺之名怕是就要沉沦了。

“这个....”,慧明听后脸色一阵的发白,罗士信虽未明言,不过慧明却已经领会了罗士信的意思。他回头看看众人,又冲罗士信请教道:

“小施主天资聪颖,既是如此说了,想必已是有了解决的办法。老衲愚钝,还望小施主不吝赐教!”

老家伙很懂事,先把马屁拍上,然后才一脸诚恳的请教道。

“我们师徒等人和现场的众僧人自是不会出去乱说,不过他吗...”,罗士信说着指了指了聪。

“施主是说了聪?不过若不把他交予官府,那又该如何处置呢?”

“我有三策,方丈可以斟酌一下。”

“老衲洗耳恭听!”,慧明态度很不错,罗士信很满意。

“这下策,就是向那了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将其感化以后,要么放他离去,要么让他继续留在寺中。”

“哎!小施主你也看到了,那了聪中毒之深岂是我等还能感化得了的...”,慧明无奈的一摊手道。

罗士信早知道慧明不会采用次策,于是继续说道:

“中策就是将他软禁于寺中,让他面壁思过,什么时候醒悟了什么时候才还他自由!”

慧明沉吟了一会儿又道:“那小施主的上策又是什么?”

罗士信看看躺在一边了聪,目中凶光一闪,不答反问慧明道:

“方丈以为什么样的人最是能缄默不言,安全可靠呢?”

慧明一阵的茫然,不解的问道:“什么人?”

罗士信一字一顿的道:“死——人”。

“啊!”

慧明一声惊呼,引得众人都望了过来。罗士信一阵的鄙视:你听就听了,叫唤什么,不就是建议你干掉了聪嘛,至于那么大惊小怪吗?弄得别人以为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影响多不好。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慧明双手合什,低头在那嘀嘀咕咕的念了半天不知道是什么经。罗士信估计他是在做思想斗争,也不打扰他,毕竟那是人家的家事,自己出了注意,决定还得由人家自己做。过了半响,慧明又抬起头,向罗士信行了一个佛礼,道:

“施主好意老衲心领了,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可因为此事就去伤了一条人命,老衲决定还是采纳施主的中策,将那叛徒了聪软禁于寺中,让他面壁思过!”

得了,人家都做决定了,自己还跟着瞎参乎什么。于是罗士信也向慧明回了一礼,道:

“方丈果然慈悲为怀,罗某佩服,佩服!”

注意也出了,客套话也说了,这也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于是乾坤子师徒向慧明告辞离去。慧明方丈也请他们留下用些斋饭,不过这都是客气话,人家寺里还一大堆烂摊子等着收拾,哪有功夫陪他们。

不过有一个小插曲倒是令罗士信哭笑不得,慧明乾坤子不注意的时候,语重心长的告诫罗士信道:

“罗施主当真是天纵奇才,不过老衲奉劝你还是早些离开无良道长那师徒几人吧,莫要受了他们的影响。施主若是无处可去,法雷寺的山门永远向施主敞开。”

当罗士信婉言谢绝了慧明的好意后,那老和尚还不无惋惜的叹道:“哎!施主若执意如此,那就好自为之吧。不过,小施主永远都是本寺的上宾,若是有何需要本寺效劳之处,请自来便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