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十四章 夜光佛(下)

gaoyu19840128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URL] 不仅慧明被罗士信的一番说辞问得哑口无言,就连慧明身后的一帮众和尚也都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驳倒了慧明,罗士信又很得意,他回头看了看师傅和众师兄,除了大师兄还是那副天真无邪的表情外,一个个全是一脸的骚样:乾坤子这老货好像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一样,在那不住的抖着双腿,还一脸的淫笑,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不仅慧明被罗士信的一番说辞问得哑口无言,就连慧明身后的一帮众和尚也都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驳倒了慧明,罗士信又很得意,他回头看了看师傅和众师兄,除了大师兄还是那副天真无邪的表情外,一个个全是一脸的骚样:乾坤子这老货好像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一样,在那不住的抖着双腿,还一脸的淫笑,表情甚是可恶;三师兄陈罗汉站在那掐着腰,不住的向自己抛着“媚眼儿”;而二师兄马清风就更过分了,直接过来就要抱起罗士信,罗士信天生就长得个大,现在的身高和马清风也差不多,被他这么一抱,总让人感觉不伦不类的。

罗士信这边都在为罗士信的表现而欣喜,慧明那边就不好过了,一众人等全是一脸的颓废相。

“看来这夜光佛真不是马施主所盗!老衲代表法雷寺众僧向马施主赔罪了!本寺还有些私务要处理,就不留各位了,诸位请自便吧!”,慧明看捉贼无望,颓然的道。

“留步...”,慧明旁边的一个老和尚突然道。

“慧聪师弟休要再言!刚才这位小施主已然把话说得明白,夜光佛并非马施主所盗。我等出家之人冤枉好人已然犯了嗔戒,岂能继续执迷不悟。”

这老方丈虽然有些糊涂,但人品却不得不让人佩服,知错就改。

“方丈师兄误会了!师弟是看这位小施主慧智聪颖,心思敏捷,想请他帮忙找寻那夜光佛。”

慧聪的一句话点醒了慧明,老方丈如同在苦海里找到一盏明灯,一路小跑的来到罗士信面前,拉着罗士信的双手,“满目含情”的恳求道:

“请小施主救救我法雷寺吧...”

“这...”

罗士信不是不想帮慧明,问题是这玩意儿根本没法找,满寺那么多和尚找了那么久都不没找到,凭什么自己一去就找到了。

罗士信向师傅乾坤子递了个眼神儿,让他帮自己推脱掉。乾坤子向罗士信回了个‘收到’的眼神,然后向慧明道:

“既如此,士信你就帮帮他们吧,若是找回了那夜光佛,也是功德无量的一件事。”

晕!这老东西是什么领会力?不帮忙灭火不说,还往上浇油。敢情不是他去干活,站着说话他不嫌不腰疼,真是岂有此理!

罗士信虽然在心里不断的鄙视着乾坤子那老货,但却不能真的驳了他的面子。没办法,只好应了。

“小子可以一试,但能否找到那夜光佛就要看天意了!”

这事先的预防针必须打好,不然最后很可能是费力不讨好。

“那是那是,成与不成全看佛祖的意思了。”

“如此,还请方丈大师带我去那失物的现场看上一看。”

“施主这边请!”

慧明领着罗士信等人出了大雄宝殿,穿过法堂,径直来到后面的藏经阁。这藏经阁是一栋两层建筑,虽没有天王殿的华丽和大雄宝殿的宏伟,却也自有一种古朴典雅的气息。

罗士信正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却赫然发现藏经阁楼下有一坨金黄色物体,仔细一端详,发现那竟是一坨大便。罗士信一皱眉,这些和尚也太不象话了吧,怎么可以随地大小便呢!就没人管管吗?

“这是后山的猕猴留下的,它们经常来寺里,我们偶尔也会给它们些吃食。本来这是会有人收拾的,不过今天大家都忙着找夜光佛,所以就没人来清理了。来啊!那个谁,把这收拾一下...”,慧明看到罗士信等人的表情,老脸羞得通红,急忙解释道。

“哦,无妨。”

进了藏经阁,罗士信一眼看到的是茫茫一堆的文献,书、卷、简、锦帛应有尽有,很多看起来都已经很古老了,不过所有文卷都很干净,想来这些僧人天天都会打扫。

慧明领着众人径直来到了藏经阁二楼。二楼之上要比一楼宽敞许多,只是在四周放了些小型书柜,所有的文献都被包裹的很精致,看来这二楼放置的应该都是些比较重要的经书。

二楼尽头是一扇铁门,铁门之上系着两个大铁锁。众人来到铁门前,慧明从衣服中翻出一把钥匙,又向身后一个老和尚要来另一把钥匙,哆哆嗦嗦的将两个铁锁打开。

“方丈大师,佛像丢失后,这门锁不曾毁坏吗?”,罗士信一眼就发现了一个疑点,遂向慧明问道。

“不曾!”

“那这门锁的钥匙平常都由谁来保管?”

“噢?这门有两把不同的钥匙,一把放于老衲这里,另一把由我慧聪、慧智两位师弟轮流保管。不过小施主多虑了,这佛像是丢了,可这铁门却并未打开过。老衲清楚的记得昨日午时锁门后的样子,今日午时再来之时这门锁还是那个样子,并未动过。”

“哦?这就奇怪了...”,罗士信自言自语道。

“是太蹊跷了,否则老衲之前也不会断定此事是马施主所为。有本事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盗走佛像,在这一带,也就只有号称‘夜无痕’的马施主了。”

“嘿嘿...哪里哪里!都是些虚名而已。”

马清风这厮听不出好赖话,还当慧明在夸他,真是什么师傅教什么徒弟。罗士信看到马清风这货猥琐的表情,很是为自己的前途担忧。

推开铁门,门内是一个很小的房间,只能勉强立下五个人,房间最里面立有一张华丽的供桌,供桌之上有香炉,香炉之后是一个表面镀金的莲花供台,想来这就应该是供奉夜光佛的地方,不过现在已经是佛去台空。房间的一侧还开有一扇气窗,气窗很小,人是不可能通过它进入房间的。

因为房间太小,罗士信怕人多破坏了查找夜光佛的蛛丝马迹,于是就让众人先出去,只留自己一人在房内。

罗士信在房间内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四周散布了些许黄褐色的动物毛,供桌之上还有一些微不可查的动物爪印。结合刚才那坨猴屎,罗士信猜想这些兽毛和爪印应该是猴子留下的。罗士信又查看了一下那气窗,上面果然也留有一些痕迹。

罗士信由种种迹象断定这盗佛贼应该就是后山的某只猕猴。不过猕猴盗走这佛像干嘛,那东西又不能吃,难道还真像孙猴子那样改投佛门了?罗士信感到一阵的纳闷。

“小施主,怎么样,可有线索?”,罗士信一出房间,慧明等人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们这儿的猴子很有灵性吗?”,罗士信不答反问道。

“猴子?!”

慧明被罗士信问的一愣,倒是他身后的一个小和尚很是自豪的开口应道:

“猴子是畜牲,哪来的灵性!不过我了聪师叔喂养的那些猕猴就不一样了,聪明的很呢!”

“空文,休要在这里胡言!”,慧明对这个小和尚的唐突很不满,斥责道。

“哦?我倒想听听!”,罗士信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些门道,不过还把握不住关键,于是追问道。

那小和尚空文不敢再答话,看了看慧明,等他示意。

“这位小施主问你,你就说吧!”

“是,方丈。”,空文恭敬向慧明行了个礼,接着冲罗士信道:

“了聪师叔自上次去了趟扶风(今陕西凤翔)后,回来就开始照顾那些来寺里觅食的猕猴。久而久之,那些猕猴就和了聪师叔变亲密了,了聪师叔就教它们做些人做的事。”

“是吗?那他都教会了那些猴子什么呢?”,罗士信继续引导道。

“取个东西啊、报个警啊....对了,就是因为猕猴报的警,我们才发现这位马施主什么时候来的......”

“够了!”,对罗士信来说,知道这些已经足够了,于是打断空文道:

“你了聪师叔现在在哪?!”

“方丈让他收拾猴屎去了...”

“方丈大师,稍后我会问那了聪法师一些问题,还请方丈以及诸位高僧在旁边听着,但不要插言,可否?”

“只有能找到佛像,施主想怎样都行...”

了聪此时正在藏经阁下打扫那些猴粪,突然见一大帮子人冲他而来,表情就是一愣。

借助着火光,罗士信发现这个了聪就是一个满脸憨厚相的中年人,没什么特别的,可就是他提议教训二师兄马清风。看来人真的不可貌相,貌似忠厚的人也可能是一肚子坏水儿。

“了聪大师是吧?”

“贫僧就是了聪,不知施主有何事?”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大师几个问题...”

罗士信微微一顿,回头看了看慧明等人,示意他们不要说话,然后冲着了然高深莫测的一笑,道:

“请问大师为何要盗那夜光佛,还要嫁祸给我二师兄马清风呢?!”

罗士信的一句话好似晴天里的一声惊雷,将所有人都震在当场。

“你冤枉我!那夜光佛明明是马清风那恶人盗的...”了然很是惊慌的边辩道。

其实罗士信并不肯定了然就是盗佛贼,他仅仅是怀疑而已。不过后世那个李陵大公子对人的心理是很有研究的,罗士信继承了他的记忆,也继承了他的本领。

如果了聪真是盗佛贼,那他自然就会心虚,在听到罗士信的当头棒喝后,定然会慌了手脚,那罗士信就能从他的神态和言语中判断出来。

如果他不是!那不是就不是吧,反正被人冤枉又不会掉快肉。自己和二师兄马清风不都被冤枉过吗,现在不也都还活的好好的。

罗士信可能没发现,和这“四害”在一起待久了,自己都变得有些无良了。

“冤枉你!告诉你,我们已经铁证在手了!你是训练猕猴帮你盗的那佛像,是也不是!”

“啊!”,了然被罗士信一句话惊得目瞪口呆,一脸的不可置信。

“哼哼,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那夜光佛像应该还在你身上吧...”,罗士信悠悠然的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