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十三章 夜光佛(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乾坤子师徒五人随着三个和尚出了四宝观,在山中小道上走了约莫两盏茶的时间才上了大道,上了大道后速度就快了许多,大约在子时,八人赶到了法雷寺山门。

隋朝时期对佛教的虔敬与笃信令后世感到不可思议。隋文帝杨坚出生在一尼庵中,由尼姑智仙抚养成人,自小迷信因果报应。隋王朝统一天下后,他首先把人间变成了佛国,在全国建寺塔五千所,佛像数万身,有专职僧尼五十余万人。隋文帝更被称为“大行菩萨国王”,后隋炀帝杨广亦被称作“主持菩萨”。隋文帝下诏在五台山建造的五座寺庙是比较著名的,即东台望海寺、南台普济寺、西台法雷寺、北台灵应寺、中台演教寺,每座寺庙又供奉法号不同文殊菩萨,这西台法雷寺供奉的就是狮子文殊。

这法雷寺整体上是一座宫殿式的建筑,寓意“佛”的至高无上,在一条南北走向的中轴线上,依次建有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法堂、藏经阁。藏经阁后面是供奉高僧骨殖的塔林。此外,在法雷寺的东面还建有几座配殿。僧房则是建在了西侧。

若在平常的这个时候,法雷寺早已是人眠灯息,幽静无声了。不过此时的法雷寺却是人声鼎沸,比白日里还要热闹许多。

进了山门以后,三个武僧就好像变成了押解犯人的公差一样,一人前头领路,两人在后面殿后,生怕这师徒几人临时变卦,转身逃去。不过若是他们想跑,这几个和尚又哪里拦得住。一行人从山门而入,过天王殿再到大雄宝殿,这一路上,罗士信看到满寺的僧人都乱糟糟的不知在忙些什么,好像一堆热锅上的蚂蚁,毫无秩序可言。

来到大雄宝殿,罗士信略微打量了一下,大殿之内香烟缭绕,四角由四根红漆的大柱子撑起,四周摆有许多的油灯和火烛,把偌大个殿宇映照得亮如白昼。大殿最里面立有一尊巨大的文殊菩萨像,佛像表面镀金,双膝盘坐、手捏佛珠,给人一种安详之感。

大殿之内已经早有一群和尚在这里等着他们了,其中为首的老和尚甚是显眼,穿着锦袍袈裟,须眉皆白,一张老脸虽然因为焦急而扭曲的有些不成人样,但罗士信看到出,若是这老和尚像平时那样气定神闲的话,应该也会是一副慈眉善目。看架势此人应该就是大和尚所说的法雷寺方丈慧明了。

“见过方丈,人我们带回来了!”

“是你们带回来的吗?!你们有这个本事吗?也不看看自己那双手...”,二师兄马清风以一种十分不屑的语调抗辩道。

“无良道长!无良道长啊!您就把那夜光佛还给本寺吧!老衲这厢有礼了!”

慧明方丈带着哭音儿向乾坤子说道,言罢居然还深深的鞠一了躬。一路上罗士信预测了各种可能发生的状况,唯独没猜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别说罗士信等人愣在当场,就连慧明身后那些大大小小的和尚们也全都被慧明这一出儿弄得目瞪口呆。当即就有一个老和尚不满的跳出来阻止道:

“方丈师兄,你怎可向这些贼人行礼?他们盗了我寺之宝,怎的还有功了...”

“师弟呀,师弟!你就少说两句吧!若是能将那夜光佛找回来,莫说行个礼,就是用老衲这把老骨头去换,又有何妨?”

慧明言罢又向马清风行了一礼道:“马施主!今日老衲的那些师侄对你妄动了棍刑,是老衲管教无方。老衲听闻之时施主已然离去,事后老衲惩戒了那些师侄。你若还有怨气就尽管撒与老衲吧。只求施主将那夜光佛交还于本寺...”

“方丈师兄不可啊...”

“方丈...”

“方丈师叔...”

......

“都给老衲住口!”,慧明一声断喝阻止了那群跃跃欲试的和尚们。

要是跟马清风玩横的,他还会对付,现在这老方丈玩悲剧、装可怜,马清风倒不知如何是好了,赶忙还礼道:

“这如何使得...方丈何苦如此,晚辈怎能受您一拜...这不乱了礼数吗...”

马清风求助的看了看乾坤子,这老货却回了他一个无奈的表情,那意思就是:你先上,我掩护。马清风一阵的气结,转脸又向慧明抱拳道:

“老方丈,马某真的没拿那个夜光佛,马某也是先前听那三位僧人说道,才知道世上有此一物...”

“说谎是要下拔舌地狱的啊!马施主,你可莫要欺老衲年老糊涂,你那‘夜无痕’的名声谁不知道,白天从来就不出门,早已成为五台山一带的一害。若非你三番五次的潜入本寺行窃,我那些师侄怎会设计擒拿于你。你若肯将那夜光佛还于本寺,此事老衲绝不追究,如若不然,哼...”

罗士信一阵暴汗,这老和尚情绪变化也太快了吧。看来这老和尚真是急糊涂了。想想也是,那夜光佛值多少钱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名头。那是什么?那是先皇杨坚所赐之物。偷它的人固然是杀头灭门之罪,丢他的人也别想好过,轻则判你个看守不利,停业整顿;重则直接定你个欺君罔上,全体和尚一起充军分配。慧明也算个得道高僧,最后若落个晚节不保,岂不是给人留了个大笑柄。他能不着急吗?

马清风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听慧明这么一说,当时也来了邪火,威胁道:

“啊呀你个老秃驴!说了没几句人话就变回原形啦。那夜光佛是我盗的又怎样?我偏偏不还你又怎样!?”

“阿...阿...弥我的陀佛,你...你欺人太甚!”,慧明已经气得有点儿脑充血,说话都变得没谱儿了。他若是有头发,估计此时也一定会‘怒发冲冠’,不过当然不是为‘红颜’而冲,是为‘佛’而冲。

罗士信看势头不对,眼瞅着矛盾越来越激化。乾坤子那老货却明显没有出面解释的意思,再这样下去,两方岂不又要动手?这边数自己年龄最小,武艺最菜,若真打起来,那些和尚还不都得挑自己这个软柿子捏。

“罢了!罢了!看来我就是一个挨累的命啊!”,罗士信暗自可怜了自己一把,然后步出人群,向乾坤子请示获准后,出言道:

“方丈息怒!可否听小子一言?”

“你这小娃还有什么可说的,那厮都已经承认了!”,旁边一个壮和尚帮腔道。

“方丈,您是想找回那夜光佛还是在这儿做无谓的争辩?方丈请想,若真是我们盗了那夜光佛,又岂能笨得再回来自投罗网呢?”,罗士信没甩那壮和尚,继续冲慧明道。

“这个...”,罗士信一句话让慧明有点儿犯合计了,“那他刚才不是承认了吗?”

“我二师兄刚才的话明显是因一时恼火而胡乱说的,又岂能当真?”

“那不是他偷的,还能是谁?”

“方丈这话就不在理了。为何那夜光佛就一定是我二师兄偷的?您又有何凭据?”,罗士信不卑不亢的道。

“他昨日夜里来我寺偷盗,被老衲的那些师侄设计当场擒住。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敢问方丈,昨日你们擒住我二师兄后可曾搜身?”

“搜了!”

“那可曾搜到那个夜光佛?”,罗士信引导着慧明道。

“这个...那说不定是他盗得那夜光佛后藏于某处,事后再行取走呢!”

“多说无益,方丈可否找一个当事人与我二师兄当面对质一番?”,罗士信看出慧明现在是认定马清风就是那盗佛贼,倒不如找别人来对质一下。

“有何不可!了然师侄何在?”,慧明向身后问道。

“了然在此!”,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中年和尚。

“你向这小施主说说当时的情况!”

“是,方丈。”,中年和尚略一沉吟,整理了一下语言,道:

“这位马施主是一个惯犯,夜里屡次来我寺行窃。他不仅在账房偷些银钱,连那未用的香火他也时不时的盗些去。我们忍无可忍,于是在账房外的树上摆了张大网,派武僧蹲守。昨日夜里他又来行窃,正好就被抓个正着。了聪师兄说,这人屡次作恶,必须给些教训,于是我们就打了他十戒棍,然后就放他离去了。”

罗士信安静的听他说完,看了一眼二师兄马清风,马清风向他点了点头,示意那和尚没说谎。略一沉思后向慧明道:

“方丈,你们是何时发现这夜光佛不见了的?”

“每日午饭后老衲都会检查一遍。”

“这就对了!”,罗士信自信满满的说道:

“方丈请想,您最后一次见到那夜光佛是昨日午饭后,说明那时夜光佛还在。昨夜搜身之时又身并未在我二师兄的身上搜到那夜光佛,说明当时我二师兄没偷那夜光佛。而后我二师兄又实实在在的挨了那十戒棍,现在走路还一瘸一拐的,更不可能在那之后返回寺内盗走夜光佛。所以可见,那夜光佛并非我二师兄所盗!”

“说的好!”

“师弟果然高才!”

“不愧是我徒儿!”

“呵呵呵呵...”

乾坤子师徒对罗士信的表现很是自豪,没想到他的思维如此敏捷,同时赞不绝口道。

马清风纵然不在乎那些和尚的看法,但被人冤枉还是感觉很不爽的,现在罗士信替他正名,他自是最为兴奋。

“师弟说的好!看那些秃驴还有何话说!”,马清风愤愤的道。

罗士信一皱眉,总这么秃驴秃驴的叫着,对方不翻脸才怪。于是罗士信来到马清风跟前低语两句,马清风嘿嘿一笑道:

“给师弟你面子,我不叫他们秃驴便是!”

嘱咐完二师兄,罗士信又冲慧明问道:

“不知方丈还有何话说?”

“这个...他也可能是盗完夜光佛后先藏匿起来,然后才被擒的呢?”,慧明兀自狡辩道。

“方丈此言差异!敢问方丈,你认为我二师兄事先知不知道你们要设计擒他?”

“当然不知!不然他怎会落网...啊!”,慧明说完这句话,自己也想到了不妥之处。

“正是!我二师兄既不知晓账房外有陷阱在等他,又何必将那夜光佛藏匿起来呢?再者说,他若真偷了价值那连城的夜光佛,何必还要冒险去盗账房那些小钱呢?再退一万步说,哪怕真是我二师兄盗了那夜光佛然后藏匿起来,时间那么仓促,我二师兄也只能将那夜光佛藏于寺内,可据刚才我所见,整个法雷寺怕是要被你们翻个底朝天了吧,那么你们找到那个夜光佛了吗?”

“这个...这个...”,慧明被罗士信掷地有声的一段话问得是无言以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